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神箓 > 松烟风云 第八十五章 河

    第二更!收藏999了,谁是第1000枚收藏的好汉?

    ——

    河图!

    一刹那间,陈汐心中掀起万千巨浪。

    “听说过河图吗?荒古时期最为神秘的一幅画,凭借它,诸多荒古神魔领悟出属于自己的道途,窥尽天机,掌控大道奥义,登顶道之极致。也正因此,河图每一次出现,无不伴随着腥风血雨,令得三界动荡、六道不安,各方大神通者厮杀争夺,那宛如末日般的场景,想想都令人不寒而栗。”

    “幸好,河图在荒古时期终结之后,便已消失不见,那群魔乱舞,众神混战的恐怖画面也再没有上演,直至今日,恐怕已有百万年之久,若非娘在幼时翻阅过族中典籍,根本就不知道河图这个名字。”

    脑海中,母亲左丘雪的话再次响起,犹如琴弦流水,叮咚轻灵,令陈汐又是恍惚又是震撼。

    竟然是河图!

    对,也只有这等神秘的存在,所逸散出的一丝气息,才会如此恐怖,才会禁锢这南蛮深山百万年之久!

    陈汐不禁又想起识海中那尊古朴浩渺的伏羲神像,伏羲前辈他也是观河图而衍天机变化之大道,登临大道极致,成就无上辉煌。以此可见,河图究竟是何等恐怖的存在,简直就是天下一等一的宝贝!

    并且陈汐曾听季禺说起过,在自己识海的伏羲神像中,蕴含着一丝河图真谛,不过他至今也没弄明白其中奥妙,此刻听玄睛老鼋王谈及河图之事,不由心中一动,难道这家伙察觉到什么,所以才会来寻找自己的?而他所求之事,莫非也跟河图有关?

    “河图?不可能,那等神秘的存在,岂会流落到这片稀松平常的破烂山脉中。”季禺的声音突然在心中响起。

    他似乎也有些惊疑不定,沉吟道,“不过,你还是再确定一下吧,毕竟那河图神秘之极,若真遗落此间,那可就是天大的机缘,万万不可错过。当年我家主人也是在洛水之畔参悟大道时,偶然得到它的,可惜在主人刚悟出大道之际,它便凭空消失,任凭主人如何寻觅,也是再也找不到,极为神异。”

    “我现在疑惑的是,他们怎么会找上我?难道他们知道我识海中拥有着一尊伏羲前辈的真身烙印吗?”陈汐疑惑道。

    “嗯?”季禺一怔,沉默许久,似乎发现了什么,恍然道:“我明白了,原来是一头老鼋,在荒古时期,老鼋一族通晓占卜星象,尤为擅长观气之术,想必这头老鼋便是通过占卜,察觉到什么,方才找上你的。”

    “原来如此。”陈汐也随即明白过来。

    “不行,此事关系重大,河图一出,必然会引起天地间的大能者注意,看来我也不得不现身见见他们了……”季禺决然道,声音中带着一丝无法言喻的凝重。

    ——

    在陈汐陷入沉思的时候,玄睛老鼋王和青丘狐王相视一眼,并没有打搅他,而是拈着酒杯细细品尝着,以传音交流。

    “看来你说对了,这小家伙也知道河图。”

    青丘狐王飞快说道,声音中难掩激动,“已经被滞留在紫府圆满境界几千年了,若再无法破开这南蛮深山的禁锢,我恐怕也活不过多久了。幸好,幸好这家伙出现了!”

    玄睛老鼋王也是慨然道:“是啊,若非我等妖族寿命极长,恐怕根本熬不过这无数岁月。此等契机,咱们这次务必要抓住了。”

    青丘狐王点点头,突然道:“对了,你说他能收取河图吗?”

    “不是河图,是……”声音戛然而止,玄睛老鼋王霍然抬头,眼眸中有着一丝骇然。

    青丘狐王一怔,抬头一看,当看到旁边不知何时出现的清癯老者时,也不由暗自吸了口凉气。

    他面容清癯淡然,眼眸深邃如同深渊,懒洋洋拿着一青皮葫芦咕噜咕噜喝着酒,神态说不出的惬意洒脱,看起来就像个世俗中经常能够见到的知足常乐的长者。

    然而两位妖王目光何其毒辣,几乎瞬间,就从这清癯老者身上察觉到令他们感到心悸、恐惧的气息。

    这种感觉,就好像面对一座巍峨不知其高的大山,只能仰望,只能敬畏!

    “一头修炼三万一千二百年的老鼋,一头修炼八千三十三年的青丘之狐,偏偏还是紫府圆满境界,若非自身寿命悠长,恐怕早已化作一堆白骨了吧?”

    季禺扫了两位妖王一眼,淡然说道。

    玄睛老鼋王和青丘狐王神色一变,无法遏制地升起一抹骇然之色,显然,季禺一语道破了两人的一切。

    “季禺这家伙一眼就看穿人家的底细了?”虽早已知道季禺实力深不可测,陈汐心中依旧禁不住惊叹不已。

    “前辈目光如炬,敢问前辈尊姓大名?”玄睛老鼋王神色已是变得恭敬之极,起身恭声道。

    青丘狐王也是不敢怠慢,跟着起身,看向季禺的目光中尽是震惊之色。

    “我是谁你们不用知道,你们只需回答我的问题就够了。”

    季禺看似轻松随意的声音中,却是透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息,直接开口问道:“河图是否真的在这片深山中?”

    “正是,不过应该不是完整的河图,是碎片的可能更大。”玄睛老鼋王答道,他已经看出来了,季禺跟陈汐的关系匪浅,自是知道该怎么做。

    不过他心中还是禁不住升起一丝震惊,这小家伙身上的古怪可真是不少啊,在斩杀鲲鹏王时哪怕没有悟出完整的风之道意,有这位神秘的老者在,也绝对不会被鲲鹏王杀害了。

    “河图碎片?”季禺讶然道。

    “的确如此,若是完整的河图,恐怕早已被发现了。”玄睛老鼋王回答的很痛快。

    “完整的河图怎会碎裂呢,莫非在这百万年的时间里,又发生了什么变故不成……”季禺喃喃自语,陷入了沉思之中。

    陈汐却是不理会这些,说道:“既然是河图碎片,两位前辈怎么不去收取了它?”

    “陈汐小友莫要再如此称呼,老鼋我可是担当不起,咱们平等论交就好。”老鼋王连忙纠正道。

    “正是,正是,若是陈汐小友不嫌弃,称呼我一声青丘老哥就行了。”青丘狐王也是笑容满面地说道。

    面对这种变化,陈汐心头一时无限感慨,怪不得那些大势力子弟走到哪里,都会被一群人围着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不是忌惮于其实力,而是忌惮于其背后靠山啊。

    “那河图碎片力量太过神异,非我等之力能够降服。”老鼋王神色一正,说道:“据我推测,能够降服它的,只有小友你啊。”

    “我?”陈汐指了指自己,惊愕道。

    “对,就是你。”老鼋王言之凿凿,“我前日自损十年寿元占卜一卦,潜心揣摩,发现所有迹象都一一指向小友你,绝对不可能出错。”

    自损十年寿元占出的卦象?陈汐还是觉得很荒谬,不过他也知道,星相占卜一类的秘术自古有之,倒也不怎么怀疑老鼋王所说。

    “无论真假,待你实力恢复,就去看一看吧。”季禺从沉思中醒来,果断说道:“若是河图碎片,你降服它的几率的确很大。别忘了,你识海中……”

    话没说完,陈汐却明白季禺的意思,自己识海中的伏羲神像中,本身就蕴含着一丝河图真谛,凭借这种若有若无的联系,的确有可能收服了那河图碎片。

    “前辈说的对,陈汐小友与鲲鹏一场恶战,恐怕早已身疲力竭,待实力恢复再去收服河图,最为妥帖。”玄睛老鼋王振奋不已,季禺的出现,无疑令他又看到了新的希望。

    “这是一万斤灵液,可供陈汐小友恢复所用,这是我的一片心意,还望莫要推辞。”青丘狐王拿出一个白玉瓶,递给陈汐。

    “恭敬不如从命。”陈汐拱了拱手,爽快接了过来。

    “哈哈哈。”玄睛老鼋王和青丘狐王齐齐大笑出声,似乎陈汐能够收下这一万斤灵液,令他们很开心。

    陈汐明显感觉,自己收下这份馈赠之后,跟这两位妖王的关系又拉近了许多。有时候接受别人馈赠,反而能促进彼此关系,此话倒也不假。

    当然,陈汐并不排斥这种感觉,在他看来,玄睛老鼋王和青丘狐王皆是有能力,有手腕,知分寸,又懂得做人情的老练之辈,跟他们建立关系,有利无弊。

    一旁,季禺看着陈汐与两位妖王交流,言辞沉稳,进退有度,举手投足之间,已是褪去了许多青涩,形成了属于自己的人格与气度,显得如此卓尔不凡,器宇轩昂。

    “小家伙终于长大了……”季禺心中慨然叹息一声,欣慰不已。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陈汐时,他那张清隽脸颊上的木讷与警惕,像一只时时刻刻准备拼命的孤独幼兽,像一只用尖刺把自己伪装起来的刺猬,好像不如此,他就不知该如何活下去一样,执拗而坚狠。

    相较而言,此时的他已把棱角烙印在骨子里,像一颗圆润的鹅卵石,释放着属于自己独有的璀璨光芒。

    不需要怜悯,不需要同情,不需要扶助,仗心中之剑,磊落而行,快意恩仇。

    这,才是一名强者必须具备的心态!

    ——

    PS:小汐汐年方十六,历经南蛮冥域、南蛮深山的锻炼,该当利剑出鞘,把天刺出个窟窿啦。

    另外,以后不PS小汐汐了,有剧透嫌疑……希望大家看书之后,在书评区留下一些脚印,让俺也看到你们的吐槽、或者是表扬咩?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神箓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