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神箓 > 松烟风云 第六十八章 陈汐的战斗力

松烟风云 第六十八章 陈汐的战斗力


    第二更!

    无自由,不成风!

    陈汐心神沉浸在一股玄妙境地,道,存在于天地间无穷岁月中,而风之道,存在于山川、河流、碧草、岩石……无处不在。

    风吹过山岗,那被吹散的云霭就是它的影子,吹过荷叶,那摇摇欲坠的姿态就是它的痕迹,这是道之韵,道之意!

    陈汐静静跏趺坐于山巅,隽秀的脸颊上一片宁静,心神则跟随着天地,跟随着那虚空中飘舞的风在翱翔,在追逐。

    悟道!

    季禺立在远处,大袖翩翩,衣衫猎猎,眸光湛然如电,望向陈汐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欣喜和愉悦。

    悟道可遇不可求,但必然存在于厚积薄发之时,没有前期的勤修苦练,哪怕有机会碰摸到一丝道谛,也很难把握住。

    只有积累了诸多经验,方才能在机运到来的一刹那,心神与天地完全契合,才能于冥冥混沌状态中观摩领悟到道的一丝存在。

    斗转星移,皎月升,昊日落。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缕缕风开始在盘膝而坐的陈汐身边汇聚,吹拂着他的头发,抚摸着他的脸颊,温柔得像久别重逢的情人。

    “桀!”一头秃鹫从远处飞来,它锐利的目光盯着崖畔上的少年,像看到一顿美味的大餐。

    作为灵智未开的一只空中野禽,它并没有感到从陈汐身上感到一丝危险的气息,它很饿,饿了很久,饿得让它根本就考虑不了那么多,一个俯冲,便迅猛地冲了过去,张开锋利的爪子,朝那少年狠狠抓去。

    可就在它距离陈汐身体还有十丈距离时。

    嗤啦!

    犹如一抹飓风凭空出现,凌厉无匹的风之痕迹蕴含着天地之力,瞬息就将这头秃鹫彻底绞杀成碎末,由于风痕太过密集,太过锋利,那迸溅而出的鲜血也被粉碎成一团团血雾,而后被风一吹,消散无踪,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丝的血腥味逸出,速度达不到一种可怕的程度,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

    “悟了,他的实力已然得到蜕变,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闯过天峰第一重试炼之地了。而我……只怕以后也再难从洞府出来了。”

    季禺的神情复杂中带着一丝恍惚,旋即被一抹坚定之色代替:“帮他的已经够多了,如今以他的实力和心智,已完全能够独挡一面,我再留在他身边,只会阻碍他的大道之路……”

    七天后的清晨,昊日升起,光照天地。

    盘膝坐在崖畔上的陈汐睁开眼睛,唇边罕见地涌出一丝笑意。

    刷!

    下一刻,不见陈汐动作,他的身影已出现在半空中,身后仿似凭空出现了一对飓风凝聚而成的羽翼,瞬间划过长空,在空中肆意翱翔,那蹁跹犹如闪电的身影,在云层中破开无数道气浪,在晨光的照射下,显得如梦如幻。

    风!

    自由!

    陈汐的身影变得更加的快,更加的自由自在肆意洒脱,整个人就像那飘渺的风,踪迹杳杳,身影难寻。

    ——

    ——

    山中无甲子,花落不知年。

    三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木奎的心情也由最开始的焦虑不安,渐渐变得平静起来。

    崆水洞黑猿王迟迟没有出现,令木奎愈发坚信,熊罴是在诓骗自己,诓骗陈汐前辈,那厉虎根本就不是黑猿王的心腹,黑猿王若是睚眦必报之辈,岂能容忍陈汐前辈三个月之久?

    一山不容二虎?扯淡!

    木奎拎着一个酒壶,惬意地躺在洞府前畅饮不已。

    他喜欢这样的日子,清静,安宁,山上又有陈汐前辈坐镇,他根本不用担心附近的其他大妖赶来骚扰自己,吞并自己的地盘。

    刷!

    一道人影凭空出现,犹如瞬移一般速度,吓得木奎身子一僵,手中的酒壶当啷掉地,定眼一看,赫然正是陈汐前辈。

    木奎不由一阵尴尬,自己现在一定很狼狈吧?不过……陈汐前辈的速度实在太快了,眨眼间就出现在身前,谁不吓得半死?

    “帮我准备一支笔,一碟墨汁。”陈汐说完,便即进入洞府。

    “噢,好的,前辈稍等。”木奎蹭地一下爬起身子,飞快去准备,心中却是暗暗奇怪,陈汐前辈这是要做什么呢?

    ——

    洞府中,陈汐从储物戒指中摸出一部书册,并非什么修炼功法,而是他修炼以来的一点点心得和体会。

    在脑海中沉思许久,陈汐拎笔蘸墨,把这段时间的修炼体会和新路历程一一书写其上。

    “笔法飘逸洒脱,神韵却是遒劲锋锐,字字珠玑,见字如见人,这段时间你的进步的确很大。”在陈汐书写完毕后,季禺飘然出现,颔首点评。

    陈汐头也不抬,拿出一张纸笺,刷刷刷又飞快地写了一行字,递给季禺。

    从修炼身法和剑法那天起,季禺便要求他每一个月抽出一天的时间,用来自省,体悟实力变化和总结战斗经验。

    这种书写自省的纸张,被陈汐称作《自省录》。

    “以后莫要再写这种东西了。”

    季禺看罢,把纸笺还给陈汐,“自省是为了督促你进步,避免走入歧途,如今你已奠定道基,真正踏入道途,再写这些东西已经没有意义,你要做的就是时时上体天道,恪守本心。”

    “上体天道,恪守本心……”

    陈汐在嘴中重复一遍,若有所思,半响才回过神来,想起当下困惑自己的一个问题,当即问道:“前辈,敢问我现在的实力如何,和其他紫府修士相比又如何?”

    “你自己觉得呢?”季禺反问道。

    陈汐想了想,摇头道:“我只跟紫府境的李淮交战过,并且那时的我还只是先天圆满境界,这方面还真无法做出准确判断。”

    陈汐的确无法对自己的战斗力做出判断,毕竟他的战斗手段严格来说有两种,一种是神魔炼体流,凭借肉身之力与之近身战,一种是炼气流,历经这些天的苦修,已能施展出道之意境界的剑法和身法。不过由于缺乏与紫府境修士的战斗,战斗力时强时弱,他也是不好做出结论。

    “杀一般紫府修士如杀鸡宰猴!”季禺语出惊人。

    陈汐哪怕早有心理准备,也不禁感到一阵愕然,杀鸡宰猴?难道自己已经厉害到这种程度了?

    “很惊讶?你要知道你的剑法已蕴含一丝道意,一般紫府境界也就是天人合一的境界,只论剑法,你的实力已超出大多紫府修士。”

    “再说修为。”

    “炼气方面,你已有紫府一星的造诣,那《冰鹤诀》功参造化,在我看来也是一种珍品的炼气法术,可惜只记载着修炼紫府境界的九重法诀,不过即便如此,你的真元无论是威力,还是数量都远非一般紫府修士能够比拟。”

    季禺侃侃而谈,旋即露出一丝遗憾之色:“可惜,你这段时间勤修武道,反而忽略了炼体,若是能把炼体臻至紫府境界,凝聚巫纹星图,实力起码还要增强两成。”

    “当然,凭借你如今的神魂念力,已足以修炼《幻神》这部神魂攻击之术,若能悉数掌握,对敌时胜率也能提升许多。”

    季禺很快便即恢复如常,继续为陈汐剖析战力,“总而言之,你如今的实力应该能够与紫府五星左右的修士抗衡。”

    “紫府五星?连跨四重境界?”陈汐张了张嘴巴,有点不敢置信。

    季禺嘿然道:“不过你也别小觑紫府修士,从先天境界到紫府是根本性的跨越,已能够使用入阶法宝,这些家伙手段众多,擅长各种不同的攻击方式,阵法、傀儡、灵火、法术……在这些紫府修士手中,都有可能发出滔天威力。”

    “说这么多,其实你仅需记住一点,紫府修士也是有强有弱,紫府一星灭杀紫府九星,也是大有人在。甚至有那紫府修士能够斩杀黄庭修士!”

    陈汐倒吸一口凉气,他突然感觉听了季禺的讲解之后,自己反而愈发混乱了。

    “有什么惊讶的,你不是也在先天境界都杀掉一个紫府修士?那时你可是还没有奠定道基、不能遁空飞行、不能操纵法宝啊。”

    季禺似是也明白陈汐的心情,笑道:“说了这么多,我只是要提醒你,永远不要小觑任何一个敌人,但也不要畏惧战斗,打不过就逃,没什么大不了的。有些强者就是被人追杀着一点点成长起来的,最终反而把追杀的人一个个歼灭了。”

    “那这家伙的逃跑手段肯定厉害异常,否则早被人围歼了。”陈汐心头一轻,也不由调侃了一句。

    “的确是,我记得那位强者好像性韩,人送绰号‘韩跑跑’,可惜那是荒古时期以前的人物了。”

    季禺眼中露出追忆之色,喟然叹息了一声,便即转移话题,说道:“我建议你从今日起把心思都花费在炼体和神魂修炼上。待你把炼体修至紫府境界,就应该能闯过天峰第一重试炼之地。”

    天峰第一重试炼?

    陈汐低头看着掌心,血肉皮膜之下隐隐有着一枚玉坠图案。

    一幅幅画面悄然从脑海滑过,母亲左丘雪留下的精神烙印、星辰秘境、季禺前辈所藏身的滚滚河流、那大河中央矗立的险峻入云的黝黑天峰……

    PS:写这一章,听着许巍的歌像风一样自由,想起了多年前看《凡人》时的痴迷,想起韩跑跑……如今时光流逝,俺也码字两三年,真是令人不胜唏嘘啊。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神箓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