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神箓 > 松烟风云 第四章 敌人

松烟风云 第四章 敌人


    爷爷和弟弟才离开半天就出事了?

    不可能!

    这些年来,那些厌憎自己的人,骂自己扫把星的家伙,连躲避自己还来不及呢,怎会去害死爷爷和弟弟?

    难道是仇人?

    是当年杀害我陈氏上千族人的家伙?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他们为什么不早早地把自己爷孙三人斩草除根?为什么非要等到今天?

    陈汐只觉全身气血翻腾,脑袋痛苦得快要炸掉!

    他就像头陷入困境的野兽,发疯似的冲出家,冲出街道,冲向城外。

    爷爷和弟弟,不会有事的,不会……

    他在呐喊。

    深夜的松烟城,依旧明亮如昼。

    各色流转着缤纷光芒的灯光挂在整个城市的每一处,灯火通明,犹如一条条火龙盘踞其中,喧嚣壮阔。

    街道上行人如织,城门外更聚拢了密匝匝一大群人。

    地上躺着一个枯瘦嶙峋的老头,衣衫染血,眼眸紧闭,明显早已死透。

    在旁边,一个十一二岁的孩童跪地不语,稚嫩的脸上没有眼泪,眼神却是灰白空洞,仿似没有灵魂的木偶。

    “我认识他,他是天星学府的陈昊,跟我是同学!”

    “啊!原来是扫把星的弟弟啊,旁边的老头不会是他爷爷吧?”

    “唉,肯定是了,当年咱们松烟城鼎鼎有名的陈氏族长,如今却被杀害于城外荒野之中,可怜!可叹!”

    ……

    人们议论纷纷,却无人愿意伸手援救。因为一个是扫把星的弟弟,一个是扫把星的爷爷,他们可不愿沾上霉运。

    “大家赶紧躲一边,扫把星来了!”

    一个尖利的声音骤然响起,闻言,偌大的人群轰然让开一条道路,如避蛇蝎。

    在人们怪异的目光中,一道瘦削的身影,像发疯似地冲来,赫然就是陈汐。

    “爷爷!”

    看到地上安静躺着的那个熟悉的身影,陈汐彻底断绝了心中希望,痛苦得犹如万箭攒心,身体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他一步步来到爷爷的尸体旁,那张木讷冷峻的脸依旧没有变化,但那对眸子却因充血变得通红,像头困兽。

    “哥……”一个极为沙哑低沉的熟悉声音响起,陈汐心头一震,却见弟弟陈汐像个木偶似的看着自己,两眼空洞无神。

    是谁?

    究竟是谁做的?

    陈汐心头愈发痛苦,指甲深深陷入手掌血水流溢,他却浑然不觉。

    这一刻,多年在心中积攒压抑的愤恨,犹如熔岩迸发一般涌遍全身。

    他好恨,恨自己太过无能,恨自己面对周围的嘲笑讥讽,却无力去改变……

    老天!

    你若要惩罚,就惩罚我一个人,为何不放过我陈氏家族、我的父母、我的爷爷?

    为什么!?

    陈汐内心在疯狂咆哮,几近失控。

    砰!

    陈昊似是再也坚持不住,无力地闭上眼睛,晕倒在陈汐怀中。

    陈汐看着怀中的弟弟,看着他稚嫩脸颊上的疲惫无助,猛地从无尽愤怒中惊醒过来,爷爷已经死了,千万不能再让弟弟出事了。

    他背着弟弟,抱着爷爷的尸体,步伐蹒跚地走进城门,走在回家的路上,

    “扫把星终于走了,哈,这下可好了,时隔多年,他又克死了他爷爷,啧,果然是霉运肆虐,倒霉透顶啊。”

    “小声点,你小子不活了,再诅咒扫把星,小心沾上霉运,把你这条小命也给坑了!”

    “切,还说我,你不也叫他扫把星?”

    “哼,懒得理你。”

    “你就装吧,说不定你这家伙还在心中想着,扫把星什么时候把他弟弟克死呢!”

    ……

    一路前行,嗡嗡的议论声伴随着凛冽的夜风,飘进陈汐的耳朵,就像一根根尖锐的银针,深深扎进他的心中。

    但他依旧自顾自走着,像块饱经海浪拍打的碣石,痛在骨髓,倔犟照旧。

    麻木?

    不,我会永远记住这一刻。

    我若不死,终有一日,必将踏天梯,入云端,揽九天星河,高高在上!

    你们——

    就等着嘲笑自己吧。

    ……

    郊外,阴雨绵绵,如丝如线。

    “爷爷,安息。”

    一座孤零零的坟头前,陈汐站起身子,低声说道,声音平静平淡,却透着一股执拗铿锵的味道。

    从那天回来,陈汐已经跪在坟前三天了,不吃不喝,风吹日晒也自无动于衷,脸色苍白憔悴到了极致。

    见陈汐恢复如常,一旁的白婉晴暗自松了口气,说道:“先回家吧,陈昊昨天夜里从昏睡中醒过来了。”

    陈汐点头答应。

    “白姨,谢谢了。”

    快到家门口时,陈汐顿住脚步,神色郑重地向白婉晴道谢。这三天,白婉晴一直在家帮着照看弟弟,宛如自己亲人一般,令他极为感动。

    当所有人都只知道讥讽自己时,有一个人却在默默地为自己奔波劳累,这样的人,当得起他陈汐一辈子铭记感恩。

    白婉晴似是没想到陈汐会如此郑重地向自己道谢,怔了怔,笑道:“只要你好好活着,并且活得比谁都要好,就是对我最好的谢意了。”

    陈汐再次郑重点头。

    白婉晴莞尔一笑,没有再逗留,转身离开。

    看着她绰约窈窕的背影消失,陈汐心头不由地涌出一抹暖流,令他精神一振,眉宇间的阴郁少了许多。

    “哥。”

    房门打开,陈昊看着门外的陈汐,轻声叫了一句。

    陈汐走上前,牢牢把弟弟揽进怀中:“右手废了不要紧,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那天夜里,陈汐的爷爷遇袭身亡,而陈昊也付出了一只右手的代价,右臂生机被废,哪怕寻来起死人肉白骨的无上妙药,也无济于事。

    陈汐极为清楚,失去右手带给弟弟的痛苦究竟有多大,弟弟自幼痴爱剑术,曾发下宏愿,立志开创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剑道之路。如今右手不在,无疑于彻底葬送了弟弟坚守多年的梦,其痛苦可想而知。

    “哥,我已经决定了,修炼左手剑!”

    陈昊挺直脊梁,眸光湛湛,整个人仿似浴火重生一般,坚定道:“失去右手也是一件好事,一只手,一把剑,能够让我更专注,剑术更专一。”

    陈汐看着仿佛一夜长大的弟弟,看着他瞳孔中重新焕发的坚定之色,一时心潮起伏,难以自禁:“好!好!好!”

    一连三个好字,已把陈汐心头的喜悦表达的酣畅淋漓。

    ……

    “我和爷爷是在青狼峡谷遭到伏击的,是三个蒙面人,爷爷临死前说,他们皆有紫府境的修为。”

    吃过饭,陈汐开始询问爷爷和弟弟出城后遭遇的事情,他要搞清楚,杀死爷爷的凶手究竟是谁。

    不过,当听到弟弟谈及是三个紫府境修士,陈汐心头突然一跳。

    修炼一途,分作后天、先天、紫府、黄庭、两仪金丹、涅槃、冥化真人、以及破劫地仙。

    后天九重,内炼真元,通达脉络,寿元暴涨一甲子。至此境界,身强力壮,精血如潮,百病不生。

    先天九重,吐纳天地,炼心定性,寿元暴涨一百年。至此境界,已洗褪凡胎,体魄蕴灵,然世人万万,能踏入先天者,寥寥无几!

    而紫府之境,则窃天地之力,于丹田内开辟紫府,境界每提高一层,紫府内便多出一颗真元星辰,九星连珠,才算紫府圆满。

    此境界又被称作点星辰之境,至此境界,寿元暴涨五百年,方才称得上奠定修道根基,真正意义上踏入修仙之途。

    据陈汐所知,先天强者,想要开辟紫府,万中无一,在偌大的松烟城,紫府修士绝对是最顶尖的强者。如今听闻杀死爷爷的凶手,竟然是三个紫府修士,陈汐心头之震惊就可想而知。

    他如今才修炼至先天三重境界,这还多亏了爷爷陈天黎自幼对他的悉心指点。

    想当年,他陈氏一族可是松烟城强盛之极的大家族,陈天黎身为陈氏族长,本身便是紫府七星修士,虽然修为被废,但一身传承却不曾丢失,哪怕陈汐资质再普通,有陈天黎的细心传授,进阶先天境界根本不在话下。

    不过,他想要进阶紫府修士,却是希望渺茫之极。毕竟,他的修为已滞留在先天三重整整五年,是否能再进一步还很难说。

    “对了,我这里有一张留音符,记录了那三人的一段话!”陈昊猛地一拍脑袋,突然出声,从怀中摸出一张幽蓝色的符箓,递给陈汐。

    留音符是一种辅助符箓,在修行界,修士外出时,为避免登门拜访的朋友找不到自己,往往会留在家中一张留音符,予以提示。

    这张留音符,是陈汐制作给弟弟玩耍用的,却不想竟派上了大用场,一想到下一刻有可能听到杀死爷爷的凶手的声音,陈汐心头一阵激动。

    真元灌注其中,留音符表面蓦地泛起幽蓝色的亮光。

    “公子交代,要把他们活活困在松烟城,要让他们在世人的嘲笑唾弃中痛苦活着,直至自己把自己逼死……”

    “布下天罗地网,一旦他们出城,就把他们抓回来!此事关系到公子和龙渊城那位的亲事,若敢怠慢,杀无赦!”

    尖利阴冷的声音就像一条躲在暗处的毒蛇在吐信,从留音符内飘出。

    啪!

    留音符化作一抹烟尘飞散无踪。

    陈汐的脸色已是铁青一片。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神箓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