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神箓 > 松烟风云 第三章 噩耗

    陈汐默默走在回家的路上,想着心事。

    爷爷和弟弟的离开,并没有让他太过伤感,据他所知,龙渊城的千剑宗在整个南疆都颇有名气,松烟城内开设的各类学府,根本无法跟千剑宗相比。

    几千年来,随着修行体系的完善,在修炼一道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新鲜事物,学府便是其中之一。

    这些学府设立在城镇之中,聘请一些知识渊博的修者坐镇,教授各种各样的基础修行知识,并以此来赚取钱财。

    学府针对的人群没有限制,无论你之前是山民、奴隶、还是富商、小贩,只要交纳足够的元石,就可以进入学府学习。

    学府的种类同样五花八门,按照名目的不同,分成不同的学府。

    像在松烟城内开设的各种学府,就有炼器、傀儡、制符、炼丹、种植、豢兽等等。陈汐的弟弟陈昊,之前便是在天星学府学习基础剑术。

    不过,学府也有其局限性,所传授的知识,皆是最基础最浅显的东西,若想学得更高深的知识,还是必须进入宗门。

    而宗门,往往有大修士坐镇,山门一般设立在灵气浓郁的名山大川之中,择徒条件极为苛刻。非资质绝佳、根基牢固之辈,根本通不过宗门收徒的考核,远非那些烂大街的学府能够比拟。

    陈汐很清楚这些年弟弟受了多少委屈,因为自己,他被同龄的孩子讥讽为小扫把星,没人愿意跟他接触,更是连一个真正的朋友都没有,若能够拜入千剑宗,对痴狂于修习剑术的弟弟而言,无疑是一件喜事,并且对其成长也将大大有利。

    弟弟今年才十二岁,天资聪慧,早已修炼到后天大圆满境界,在爷爷悉心调教下,根基扎实无比,通过千剑宗的考核,应当不是问题。

    临近家门口,陈汐远远看到,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女孩捧着下巴坐在自家门口,她头扎冲天辫,眼睛漆黑乌亮,模样很是可爱。

    “陈汐哥哥,小昊呢?我拿了他最喜欢吃的青柠糖果,可就是等不到他。”小女孩看见陈汐,一路小跑过来,兴冲冲地说道。

    小女孩名叫兮兮,活泼可爱,没有父亲,跟着母亲白婉晴生活,母女俩是前些年搬进松烟城的,跟陈汐家是邻居,两家关系一向极好。

    “他去远方拜师学艺了,这几年恐怕都不会回来。”

    陈汐揉了揉兮兮的小脑袋,他内心也极为喜爱兮兮,小丫头比弟弟小几岁,每当弟弟从天星学府回来,小丫头就跟屁虫似的缠着陈昊玩耍,时不时拿一些糖果分给陈昊吃,俩人关系极好。

    尤为重要的是,兮兮和她的母亲白婉晴从没嫌弃过陈汐一家,也从不把陈汐当做扫把星看待,这份不掺杂任何东西的信任,让陈汐格外地珍惜。

    “远方?远方是哪里呀?”兮兮仰着脸,迷迷糊糊问道。

    陈汐想了想,说道:“去不了的地方,就叫做远方。不过等兮兮长大了,就能去了。”

    兮兮噢了一声,垂头丧气,一副闷闷不乐的小模样。

    陈汐安慰道“要不,你去我家玩吧。”

    兮兮眼睛一亮:“好啊,我要去看陈汐哥哥制符。”

    “跟我来。”

    见小丫头开心起来,一抹微笑出现在陈汐唇角,转瞬即逝,又恢复了那幅冷峻木讷的模样。

    牵着兮兮肥嘟嘟的小手,陈汐走进了家门。

    ……

    桌上放置着一沓空白的浅青色符纸、一碟殷红的墨汁、一根黝黑的符笔。

    陈汐腰杆挺直,端坐在木桌前,兮兮则乖巧地坐在旁边小板凳上,小脸上尽是好奇。

    “这是松纹符纸,是市面上最廉价的一种,质地坚硬,纹理粗糙,一般用来炼制最简单的基础符箓。”陈汐一指那一沓浅青色符纸,轻声解释道。

    兮兮像个学生,狠狠点头道:“陈汐哥哥,我记住了。”

    陈汐哑然,摇了摇头,又一指那一碟殷红墨汁,说道:“这碟墨汁则是从赤焰鹿的血液中汲取的,赤焰鹿本身是修行界最低等的妖禽之一,除了血液能用来制作制符的墨汁之外,浑身上下再没有一丁点的利用价值。就连城中专门靠豢养妖禽来营生的商家,也不愿驯养这种没什么用处的妖禽。”

    兮兮点头道:“那支笔呢?”

    “那是符笔,符笔也有优劣之分,在制符时,品质上佳的符笔勾勒出的符纹不仅笔画流畅,痕迹匀称,并且能够提高制符成功的几率。这支符笔仅仅是普通的符笔,不过,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用了。”

    话音刚落,陈汐猛地察觉自己今天说的话,好像比寻常要多的多,难道是因为爷爷和弟弟的离开,自己把兮兮当做了倾诉对象么?

    想到这,陈汐扭头看向兮兮,却发现这小丫头不知何时已趴在桌上睡着了,嘴角挂着一丝晶莹的口水。

    陈汐没来由想起弟弟幼年时也是这般模样,不由心中一暖,小心把兮兮抱起来,放在自己床上盖好被褥之后,这才重新坐回木桌前。

    没有再耽搁功夫,陈汐拿起笔,饱蘸墨汁,挥笔书符。

    沙沙沙……饱蘸殷红墨汁的笔尖轻轻地在空白符纸上滑过,红色的纤细线条自笔端喷涌而出,如有灵性的蚯蚓一般,依着曼妙流畅的轨迹在浅青色的松纹符纸上快速蔓延。

    制符时的陈汐认真专注,他的眼眸紧紧盯在笔下符纸上,脊背笔直如刺空长枪,右臂悬于半空一动不动,就像崖岸碣石缝隙中横生出的一截虬劲松枝,自始至终都完全没有挪动分毫。

    动的是他的右腕!

    他的右腕灵活之极,操控着手中符笔,以一种惊人的频率在符纸上勾划顿抹,动作娴熟流畅,非但没有一丝滞涩之感,反而像淙淙流淌的溪水一般,带着一种轻灵协调的韵律。

    当一个繁复玄妙的图案如同花朵一般,悄然绽放在符纸上时。符纸表面骤然一亮,旋即暗淡下去,恢复如常。

    看也没看,随手把这张一品火云符放在一旁之后,陈汐再次捻起一张空白松纹符纸,挥毫而下,不肯浪费一丁点的时间。

    五年前,陈汐的爷爷陈天黎拿出所剩无几的积蓄,让陈汐去一家制符学府学习,待陈汐成功掌握了一品基础符箓的制作之后,制符便成了爷孙三人维持生计的唯一来源。

    不过,陈汐只会制作一品基础符箓,没办法,在学府学习的符箓制作之法,也仅仅只有一品。想要学习更高品阶的符箓制作,就必须花费大价钱购买相应的书籍,代价太高,根本是陈汐无法接受的。

    即便如此,陈汐也很满足了。

    刚开始制符时,他每天只能制作出五张一品符箓,而如今,他已能够制作出三十张符箓,兑换成元石,也有十块之多,搁在以前,完全能维持他们爷孙三人的生计,并且还能供给弟弟陈昊在学府修习剑术。

    如今,爷爷和弟弟前往南疆,只剩下他一人,只要省吃俭用,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攒下许多元石,如此一来,购买更高品阶的符箓制作书籍,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在这之前,他首先要还回在张大叔那里欠下的一百颗灵石。

    时间点滴流逝,逼仄昏暗的房间里,陈汐伏案挥毫,神情专注集中,动作流畅熟稔,整个人沉浸在一种浑然忘我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那一叠空白松纹符纸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化作了一张张图案繁复玄妙的符箓。

    呼~

    当制完最后一道符箓,天已经黑了,陈汐小心把符笔搁置在墨砚之上,这才长长吐了一口浊气,眉宇间流露出一股深深的疲惫之色,让他本就削瘦的脸颊愈发显得苍白。

    以他先天中期的修为,体内的真元勉强能够支撑到他制作三十张一品符箓,想要制作更多,除非境界提升,真元暴涨。

    不过,说来容易,但对陈汐而言,想要进一步提升境界,却是艰难异常。

    他的资质并不差,家传的《紫霄功》也并非普通货色可比,可偏偏地,他的境界滞留在先天中期已经整整五年,毫无进展。

    也正因此,爷爷陈天黎才会把一切希望转而寄托在陈昊身上,而他,也被安排去学习制作符箓……

    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太笨了吗?

    陈汐不止一次地质疑过自己,否定过自己,其中的挣扎与惘然,痛苦与失落,只有他自己最了解。

    咚!咚!咚!

    一阵轻缓的敲门声响起,伴随着敲门声,还有一道悦耳柔和的女声,“陈汐,兮兮在不在你家?”

    陈汐从沉思中清醒,打开门,一个容颜秀美的女人立在门外,布衣荆钗,却难掩其身上的婉约风韵,正是兮兮的母亲白婉晴。

    “白姨,兮兮睡着了。”陈汐道。

    白婉晴松了口气,笑道:“小家伙没打扰你吧,我这就把她抱回家。”

    陈汐摇了摇头。

    白婉晴知道他性子沉默寡言,不爱说话,笑了笑,进屋抱着熟睡的兮兮便即离开。

    然而过了不多久,房门再次响起,这次的敲门声急促密集,仿似鼓点一般。

    陈汐眉头一皱,再次打开门,却是白婉晴去而复返,神色焦急。

    发生了什么事么?

    就在陈汐疑惑之际,白婉晴已飞快叫道:“快!快去城外一趟,好像是你爷爷出事了!”

    什么?

    爷爷出事了?

    陈汐脑袋一嗡,如遭雷击。

    ————

    第二更,晚上还有。另外说一点,本书不是虐文,以后会很爽的,这点是可以保证的。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神箓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