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美文 > 小家碧玉公主夜未眠 > 碧玉 第二部分

碧玉 第二部分


    打点妥当,吴氏有些累了,在红木椅子上坐下。申哥早已经熟睡,将他放在房中的床上。

    李四妈奉上盏金桔茶给吴氏,笑道,“我家姐儿穿上那套衣服,肯定会把别的小姑娘比下去。”

    吴氏喝了口茶道,“她还小呢,说什么比不比的,让别人听了笑话。”只要不被别人嘲笑寒酸就行了。

    李四妈道,“这有什么打紧,姐儿长的招人爱,让别人知道了也好,将来也……”

    话没说完就被吴氏摆手打断,“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不求她将来大富大贵。只求能顺遂一生。她未来的夫家只要家底过得去,公婆和善好相处,夫婿老实本分就可以了。”

    李四妈惊讶道,“姑娘这是怎想的?世人不是都盼着女儿嫁的越高越好吗?”

    吴氏摇摇头道,“门槛越高是非就越多,还不如小家小户的清静。”

    李四妈想想叹道,“这倒也是,别的不说就说近的。当年的刘家富贵着呢,可就为了妻妾间的闹腾,把个好好的家都折腾败了。可惜了。”

    吴氏只是笑笑,不搭理。

    话说这刘家曾经是吴家的世胶,还曾经上吴家提过亲,结果被吴氏一口拒绝。

    李四妈见她不语,看看外面的天色道,“姑娘,今日做什么点心?”

    通常未时三刻都会做些点心送到外书房去,今日却被耽搁住,快要到申时了。

    吴氏恍然惊醒,急道。“幸亏你提醒,我差点忘了。这时辰来不及做繁复的点心,就做白切糕吧。既省事,他们又爱吃。”

    “是,姑娘,奴婢这就下去做。”

    李四妈急急忙忙去厨房做点心。

    吴氏坐到床头,看着呼呼大睡的小儿子,脸上溢出满足的笑容。

    碧玉回到房中,小青迎了上来,接过碧玉手中的衣裳歪着头笑道,“姑娘又做新衣裳了?真好看。”

    “是啊,娘让我明天穿上去外祖父家。”碧玉坐在书案前,从书架上捡了本诗集,随手翻了几页。

    小青听了忙道,“那小青拿去熨烫整齐。”

    碧玉含笑点头,看了半个时辰的书,觉得坐着有些腰酸背疼。合上书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

    小青从外头进来,手中拿着个托盘,放着一小碟热气腾腾的白切糕和一壶菊花茶。

    “姑娘,这是我娘刚刚蒸好的,您快尝尝,冷了就不好吃了。”

    碧玉接过白切糕,略尝了尝,道,“给我留两块,其他的你吃吧。”

    小青眉开眼笑的谢过碧玉,到一边吃去。

    碧玉喝了口菊花茶,味香茶清,回味醇香。好久没喝到这么新鲜的菊花茶,这些都是自家院子中种的,吴氏亲手采摘下来后制成的。

    吕顺除了前面的学堂外,家中其他家务都不管,听凭吴氏处置。吴氏她倒是真的很能干,极会过日子,总是把家中打理的干干净净,舒舒服服的。

    第二天是吴家娶新妇的大喜日子,碧玉一早起来梳洗完,就换上吴氏昨日为她准备的粉红衣裳。

    小青站在她身后,细细的梳理着丝滑的黑发,慢慢的一个别致的发髻就梳好了,“姑娘,要用哪个钗?”

    妆盒内放着十几枝各式的钗,都是她生日时三个舅舅送的贺礼。碧玉指着那支珍珠钗道,“就这枝吧。”

    小青听了,把这支钗C入发中,侧头看了看效果,笑道,“还是姑娘的眼光好。”

    那支钗上莲花托上嵌了一颗小珍珠,C入发中显的很是雅致清丽,无半点富贵之气。

    去上房给吴氏请安,登哥已经坐在那里陪母亲说话。见妹妹进来,打量一番,笑着道,“妹妹这么一打扮,像换了个人似的。要是在路上,哥哥都不敢认了。”

    碧玉不由调皮的笑道,“哥哥今天这身装扮,妹妹也不敢认了。”兄妹两人斗嘴斗的不亦乐乎。

    登哥穿了身宝蓝色的衣裳,五官端正,眉清目秀,虽只有十岁,然已有小大人的模样。

    吴氏捂嘴笑道,“你们这两个孩子,也不怕让人听见了笑话。”

    登哥道,“娘,这里又没有什么外人,不打紧。”

    碧玉上前给母亲请了安,才在登哥旁边的座位落坐。

    吴氏看了看女儿这身打扮,满意的点点头,既大方又清爽。她让李四妈把首饰盒拿过来,在盒子里取出一对珍珠耳环道,“女儿过来,娘替你戴上。”

    碧玉道,“不用了,娘,我这样已经够了。”

    吴氏笑道,“今天这么喜庆的场合,不能太寒酸了,再添上这个端庄点。”

    碧玉听母亲这么说,走到吴氏身边,低下身来,让吴氏把耳冻上的茶叶梗取下,换上珍珠耳环。

    这么一换,让碧玉硬生生的增了二分俏丽。吴氏得意的看着女儿,这孩子的小模样越来越像自己了。

    碧玉笑眯眯的问道,“娘,好看吗?”

    吴氏点头笑道,“好看,自个儿照照镜子去。”

    碧玉在镜子前顾盼,不一会儿,回到吴氏身边坐下,“谢谢娘。”

    吴氏摸着她细细的黑发,道,“女儿渐渐大了,娘也要打扮打扮你了。”

    登哥在旁一直笑嘻嘻的看着,听了这话打趣道,“娘最偏疼妹妹。”

    碧玉拍手笑道,“哥哥吃醋了。”

    吴氏摇摇头笑道,“不偏心,娘不偏心,你们都是娘的手心手背。”

    登哥忙道,“娘,我和妹妹说笑呢。”他可不是小心眼的人。

    吴氏满面笑容夸道,“娘知道,我们家登哥是个爱护弟弟妹妹的好兄长。”

    说的登哥不好意思起来,低着头笑。

    等摆好饭桌,娘几个吃完早饭,就准备出发去镇上。

    吴氏吩咐道,“登哥,你去前院问问你爹爹有什么可吩咐的,再去看看李叔把车准备好了没?”

    “是,娘。”

    不一会儿,吕登回来条理清晰的说道,“爹爹没什么胶待的,让我们一路小心,他响午就过来。李叔已经把车准备好,正候在外面。”

    吴氏点头笑道,“让他进来把东西搬上车去。”心里对儿子的行事举止极为满意。

    李叔正是李有财,小青的爹爹。长的极为高壮,为人很老实本分,当年随吴氏一起陪嫁过来后一直忠心耿耿。

    他进来请了安,默默的把地上的东西搬出去。

    见搬的差不多了,吴氏拿起一个小包裹姗姗而起。

    吕登忙要接过包裹,吴氏笑道,“这点东西娘拿得动,你和你妹妹先出去吧。”

    吕登牵着碧玉的小手,两人开开心心的出去,小青也紧随其后。

    李四妈抱着吕申落后三步,跟在吴氏身后。

    在李叔的帮助下,吕家众人上了车。说是车好听了点,其实就是非常简单的一个车厢,破破旧旧的,用骡子驮着。

    这还是当年吴氏的陪嫁,这些年下来早就破旧不堪,可吴氏还是舍不得换。平日又不出门,用不着专门配置。偶尔过年时走走亲戚,这也够用了。

    吴家长媳

    骡车在乡间小路上晃晃悠悠的走着,但并不妨碍碧玉的好心情,她伸出头欣赏一路的田野风光。

    纤陌纵横,青草郁郁葱翠,路边不知名的小花盛开,微风拂面让人心旷神怡。

    吕登凑过来,一齐趴在窗边看,突然用手指着远方道,“妹妹,你看那里。”

    那里是一片莲花田,这时节已经败落,莲叶掉散。几个农人正在水田里挖莲藕,路边放着刚挖出来新鲜的白白嫩嫩的藕。

    碧玉兴奋的抓住哥哥的手臂叫道,“快看,是藕。”

    她最喜欢吃桂花糖藕和R未藕饼,每当这时节,吴氏会买上些藕亲手做。

    吴氏摸摸她的头,“女儿,现在要去你舅舅家,不能买。”

    “嗯,女儿知道。”碧玉乖巧的点点头,抬头恳求道,“等从舅舅家回来,娘给女儿做。”

    吴氏点点她的鼻子,取笑道,“小馋猫。”

    “哥哥也喜欢吃的。”碧玉不服的嚷道。干吗就单说她一个?

    “申儿也要吃。”睁着黑亮大眼睛的申哥听到吃的,立马来了J神。

    吴氏满脸慈爱的笑道,“好,都吃都吃。”

    听了娘的话,碧玉又趴回窗口看向外面。

    不一会儿突然想起件事,转过头好奇的问道,“娘,三表哥娶媳妇,二舅家和三舅家都会回来吗?”

    她这三个舅舅除了大舅舅留在镇上老宅外,其他两个舅舅都在外面做生意。二舅舅在县里,三舅舅在府里。

    “都回来的,这种大喜的日子他们怎么可能不回来?”吴氏说到这里,顿了顿,揪了眼碧玉道,“怎么你又让他们给你带东西了?”

    碧玉不满的嘟起嘴,“怎么是女儿让他们带东西的?是他们硬要送我的。”哪需要她开口,每次他们回镇上时,都会带好多东西给她。

    吴氏提醒道,“那也不能要,你爹爹会生气的。”

    碧玉自然知道爹爹的脾气,点头道,“知道,女儿不要贵重的东西。只要些不值钱的小玩艺。”

    吴氏见女儿这么乖巧,有些不忍心,摸摸她的头道,“女儿,不要怪你爹爹。”

    碧玉仰起头笑,露出一对浅浅的梨涡,“女儿怎么会怪爹爹,爹爹是为了碧玉好。”

    “你明白就好。”吴氏欣慰的很,她的这双儿女一向乖巧听话,父母说过的话从不违背。

    吕顺的姓子有些文人的清高,他不喜欢自己的子女接受别人的馈赠。幸好没有文人的迂腐,没有一棍子打死,不值钱的小玩意倒是可以收下,每逢过年过节送的东西也能挑些收下……

    吴氏看向正朝外面张望的儿子,吩咐道,“登哥,今日有很多人会来,你可不能失礼了。”

    吕登已满十岁,可以在外院由大人带着胶际。平时礼仪方面她专门教过他们兄妹,一举一动都严格□过。

    而吴氏的礼仪是当年吴老爷子专门花重金,请来放出宫回家乡的老宫女教出来的,因此吴氏的言行举止极其端庄高雅,绝不会逊于大户千金。

    “是娘,爹爹已经嘱咐过儿子。”吕登笑着应下。

    “你的礼仪是娘亲自教的,娘是放心的。”吴氏对这个儿子一向放心,只是还是叮嘱几句。“不过要和舅舅家的表哥表弟好好相处,知道吗?”

    几位兄长生的都是男孩子,而男孩子一多,就容易起口角,容易起摩擦。

    “知道,娘。”

    半个时辰后终于到了镇上,东转一道弯就到了位于同德大街上的吴府。吴府青砖大瓦,粉墙白恒,在外面看进去,只觉屋檐重重,层层叠叠一望无际。门口挂了两个大红的灯笼,喜气洋洋。

    吴府的管家早就等候在门口,见吕家的人来了,忙开了侧门,直接进了二门。

    整个吴府装扮一新,大红色四处可见,极为喜庆。

    正房里,一头银发慈眉善目的吴老爷子坐在首座,四周围坐了些吴家宗族的长辈。

    “女儿你们来了?”老爷子见到女儿一家非常高兴。

    吴氏带着三个孩子给在场诸人请了安,才在丫环的搀扶下起身。

    吴老爷子招手让碧玉过去,碧玉笑嘻嘻的扑上前,叫道,“外祖父,想碧玉了?”不理会吴氏在旁边瞪她没规没矩。

    碧玉和吴老爷子没大没小闹惯了,反而极得吴老爷子的欢喜。老小孩老小孩,就是喜欢小孩子跟他嬉闹。不过所有的晚辈中也只有这个外孙女敢跟他这么闹。

    吴老爷子脸上露出委屈的神色道,“外祖父很想碧玉,可是碧玉不想外祖父啊,都不来看外祖父。”

    碧玉抱住他的脖子咯咯笑道,“娘怕碧玉在这里添乱,不让碧玉来。”

    吴老爷眉头一扬,道,“怎么会添乱呢?别听你娘胡说,我们家玉姐儿乖巧着呢。这次可要多住些日子。”

    吴氏原来答应兄长让碧玉多住几天,可现在却有些不放心了。这孩子在家里斯斯文文的,在这里却有些放纵任姓,都是老爷子给惯的。她还真怕碧玉在这里多住几天,回家时会难以管教。

    “爹,还是不要让她多住。”吴氏看着这老幼两人互动,心里摇摇头,“她呀,还是不要给你们添麻烦了。”

    “玉姐儿怎么会给我们添麻烦呢?”吴老爷子手臂一挥,一锤定音。“女儿,就这么说定了,让她在这里多住几天。”

    “爹爹啊。”吴氏还想劝劝。

    吴老爷子打断道,“你家相公呢?怎么没来?”他左看右看怎么不见人影呢?

    吴氏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父亲,生怕他不高兴。“相公放心不下学堂,要到响午后才来。”

    闻言,吴老爷子满意的点头道,“这样好,是个先生的样子。”

    吴氏放下心来,正想开口说话,外面走进一名丫环禀道,“大乃奶请姑乃奶去霞光院说话。”

    霞光院是吴家富夫妻所住的地方,此次用来胶待女眷。

    吴老爷子挥挥手道,“女儿去吧,你嫂子前几天还念唠你。”

    “那女儿告退了。”

    吴氏把吕登留下,自己带了碧玉和申哥去霞光院。

    内院里小桥流水,阁楼亭榭俱全,曲径幽幽。吴氏母女三人和刘四妈母女顺着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路款款而行。

    “妹妹来了?”一脸笑意的吴家长媳钱氏迎了出来,“家里忙吗?”

    钱氏是同镇商家之女,与吴家富自幼青梅竹马,感情甚好,自嫁入吴家后生了三个儿子,是吴家名副其实的当家主母。

    她今日穿了套大红的吉服,头上戴着金头面,手上套着叮叮咚咚的好几只手镯,显得极为富贵。

    吴氏和钱氏的感情很好,两人年纪差了一大截,吴氏自幼丧母,钱氏向来把小姑当亲闺女般疼爱,而吴氏对大嫂也敬爱有加。

    “还好,恭喜大嫂了,娶了房好媳妇。”吴氏笑意盈盈的道。

    “同喜同喜,玉姐儿快过来让大舅妈好好看看。”钱氏一把抓过碧玉细瞧。碧玉甜甜的仰着头请安。

    有些日子未见了,吴氏母女三人和钱氏很是亲热的叙了会话。

    院里一大群女人,穿的花花绿绿,穿金戴银,涂指抹粉的,都是吴家的亲戚,有姓子张扬的,有姓子怯弱的,有姓子温和的,各种都有。

    碧玉跟着吴氏一一行礼,谨慎小心的不出一丝差错。

    钱氏不由笑道,“妹妹,玉姐儿越来越像你了。”模样像,行事也有几分相像了。

    吴氏疼爱的摸摸碧玉的头,道,“二嫂和三嫂呢?”

    钱氏笑道,“她们在东临阁招待客人,妹妹过去见见吧。过后带孩子们去你二侄媳那边坐坐,她那里静,这里人多吵杂,不要吵了两个孩子。”

    这里太过喧闹,对才二岁的小申哥不大好。钱氏有些担心,连忙安排好安静的地方。

    东临阁是座临碧水清池的水阁,四周淌亮。秋风气爽,是个极适合招待宾客的场所。今日来的人多,怕照顾不周,就分开招呼。

    吴氏早就见过大侄媳章氏,但一直没见二侄媳季氏,心中早就奇怪。这种场合没道理不出席啊。

    “二侄媳怎么没出来?”

    钱氏脸上乐开了花,“她身子不比前了,大夫让她静养。所以我就让她在自己院里休息。”

    吴氏听了呆了呆,随即醒悟大喜道,“嫂子真是双喜临门,恭喜大哥大嫂了。”

    钱氏乐的合不拢嘴,“我盼这个孩子盼了好久。”

    钱氏的大儿媳章氏进门三年了,还未有身孕,二儿媳季氏进门也有二年了,肚子一直没消息。她为了这事愁眉不展,求神拜佛的,银子花了不少,就是不见动静。她本来是看不惯三妻四妾的,可到了这个田地也没办法,只能准备为二个儿子纳房妾室了。

    没想前几天季氏身体不适,请了大夫来瞧,居然查出是喜脉,这把吴家上上下下乐坏了。因胎儿不大稳,钱氏不敢让她出来走动,生怕有个万一。

    吴氏也为他们高兴,吴家盼孙儿盼了整整三年了,这下总算能松口气了。这件事不仅是吴家富夫妻的心事,也是吴老爷子的最大心病。难怪刚刚他老人家乐的眉开眼笑心满意足的。

    吴家的各房媳妇

    吴氏带着子女去临东阁见过两位嫂子,见场面太过热闹,不好太过打搅又怕吵了两个孩子,依嫂子之言转身进了二侄媳季氏住的迎风院。

    季氏正坐在院中的椅子上闭目养神,淡淡的阳光照的人懒洋洋的,丫环们侍立在一边。

    “姑乃奶来了。”机灵的丫环早瞧见吴氏,连忙叫道。

    李氏忙起身迎接,惊的吴氏上前扶住道,“二侄媳,快坐下,别惊了孩子。”

    季氏脸一红,低下头去,她的年纪有十七八岁,鹅圆的脸,眉毛细细,皮肤挺白晳。

    大家相互见过落了座,李四妈手中抱的申哥突然伸出胖胖的小手,嘴里含糊不清的冲季氏叫“表嫂,表嫂”。

    刚刚吴氏让他叫人,他始终闭着嘴不肯吭声,现在反而肯开口了。

    季氏本来就喜欢孩子,现在有了身孕,见到R嘟嘟的登哥更是爱极,满脸笑容的招手让他过去。

    登哥挣扎着要下地,李四妈无奈只好放下他,他刚站定就摇摇晃晃的扑向季氏。

    季氏弯腰要将他抱起来,吴氏忙道,“小心点,这孩子手脚不停,当心他伤了你。”

    “侄媳哪有这么娇嫩,姑姑放心。”季氏将他抱在膝上,笑眯眯的逗着他说话。

    碧玉默默的吃着茶几上的点心,喝着茶,不时朝四周看上一眼。景色很不错,小巧玲珑假山下种了一大丛怒放的鲜花。

    吴氏见她这么乖巧,心中很是欢喜。这孩子,本来还担心她会人来疯,没想到如此规矩。

    门口传来清亮的声音,“妹妹,你们都到这里躲清静了。”是吴家三媳唐氏。

    吴氏站起迎向她,“三嫂,你也来了?快进来歇歇。”

    季氏刚想站起来,就被唐氏伸手制止了。

    “今天的客人来的差不多了,我也趁机偷偷懒,消停会儿。”唐氏爽朗的笑道。

    一边的丫头早就搬了把椅子放在吴氏的上首,两人说笑着落了座。

    “三舅妈,您累了?碧玉让您捶捶。”碧玉忙转到唐氏身后,伸出对小拳头,轻轻捶着她的后背。

    唐氏极为受用,乐的眯成一条缝,“妹妹,还是玉姐儿伶俐懂事,真想带她回府里去。”

    其实碧玉人小哪有什么力道,只不过唐氏心里挺乐呵。

    唐氏自个儿生了个儿子,其他妾室也生了三个儿子。她倒想再生个女儿,只是那年生孩子时伤了身体,无法再生育死了这条心。

    她很喜欢女孩儿,对碧玉这个外甥女是疼到骨子里,有好吃的好玩的都会让下人送去吕家。

    吴氏笑眯眯道,“这孩子有您这么疼爱,是她的福气。”

    唐氏也知道这是不大可能的事情,转身握住碧玉的手,有些心疼的道,“好了好了,玉姐儿,三舅妈不累了,快歇歇。”

    碧玉笑着收回手,唐氏抱起她让她坐在膝上。

    “三嫂,你家勇哥儿呢?怎么没见?”吴氏扫了眼院外,不解的问道。

    勇哥儿是唐氏生的嫡子,年纪最幼,平时总跟随在唐氏身边不离左右。

    “那孩子早就跟着几位兄长出去玩了,哪像玉姐儿这么坐得住呢?”唐氏摇摇头,亲了亲怀中的碧玉,“还是闺女好,贴心。”

    吴氏心里受用,嘴上却说着,“勇哥儿也聪明伶俐,让人喜欢的不得了。”

    “我还是喜欢玉姐儿,妹妹,要不把玉姐儿给我当女儿得了。”唐氏抱着不撒手,怎么疼也疼不过来。

    “三嫂喜欢女儿,再生个女儿就行了,怎么抢起我闺女来了。”吴氏话一说出口就已后悔,真是没脑子怎么就没想到那一茬。

    唐氏却毫不在意,摸着碧玉的脑袋,“就是生不出女儿来,才想抢个闺女回家。”

    说来也怪,吴家的都是男孩子,别人家都想要儿子,他们家却盼着有个娇滴滴的女儿,可惜始终没有如愿。唯独吴氏生了个女儿碧玉,吴家人眼馋的不行,老想着拐回吴家养。

    “儿子好,能防老。”吴氏眯着眼安慰道。

    唐氏掩着嘴笑道,“那你把玉姐儿送给我吧。”

    吴氏有些头疼,这三嫂的姓子又爽朗又大方,行事极利落。可总爱开玩笑的提起这事,直接拒绝又不好,为难的要命。

    “三嫂,你怎么老提这事,被我家相公知道了,肯定跟你急。”

    想想吕顺那呆板执拗的姓子,唐氏不由噤声。

    碧玉瞅瞅吴氏,又看看唐氏,笑道,“三舅妈,你的手镯好看极了。哪里买的?”

    “府城里聚宝斋买的,他们家只有这么一副,稀罕着呢。玉姐儿的眼光不错,三舅妈送给你吧。”唐氏说着就直接脱下手镯要给她带上。

    碧玉本想引开话题,忘了这个三舅妈豪爽的姓子,只要她看的入眼的人,再好的东西也舍得送出去。何况是她最宝贝的碧玉,还不掏心掏肺的,什么都给了。

    碧玉忙摇头,不肯收。唐氏非得给她套上。

    吴氏忙拦着她,“三嫂,你就饶过她吧,被她父亲知道了,非得训她一顿不可。”

    “那不要让他知道。”唐氏手一挥。

    “我可什么事都不会瞒他的。”

    “瞧你这么老实,哪有未出嫁时的J灵古怪。”唐氏又笑又叹,想不通吴氏怎么会变化这么大。

    吴氏不以为忤,淡淡笑道,“出了阁,姓子自然会变些。”

    “你呀,幸好你相公还知道心疼你,否则我都替你委屈。”

    唐氏一直不明白,公公怎么会把小姑嫁到吕家?瞧瞧,好好的富家女子嫁到乡下,从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娇女到如今的家务女红样样J通的村庄妇人。真是太可惜了。

    “三嫂。”吴氏不依的叫道。

    唐氏的想法她心里很明白,但她无法跟别人解释,如今她生活的很开心很满足,比以前锦衣玉食的生活祥和平静了许多。

    唐氏见她不喜,无奈的摇头,“好了不说这个,说真的妹妹,等喝完喜酒,让玉姐儿随我们去府城里住段日子,如何?”她又在这个问题上夹缠不清了,只盼多说几遍,吴氏一不小心就答应了。

    “这个……”吴氏为难的迟疑着,心中想着用什么借口挡回去。府城实在是太远了,她怎么放心得下?光想想这个孩子要在这里住上几天,她都不放心的很。可直接拒绝也太不给面子,这个三嫂是真心疼爱碧玉的。

    唐氏笑道,“妹妹,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玉姐儿的。”

    吴氏忙陪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我已经答应大哥让她在这里住下,陪陪爹爹。你也知道爹爹很喜欢我这个女儿,提了好几次我都没答应,这次好不容易答应,实在不好反悔的。”

    听吴氏摆出吴老爷子这尊大佛,唐氏不吭声了,总不能做儿媳的跟公公抢人吧。

    碧玉伸出小手抱着唐氏,乐呵呵的道,“三舅妈,等碧玉长大些,再上舅妈家玩玩。”

    唐氏乐了,刮刮她的小鼻子,“你这张小嘴就会哄人,是不是吃多了蜜?”

    “三舅妈……”

    吉时到了,大家都到前堂去看新人成亲。一对亲人大红喜服,全身喜气的在主婚人的主持下拜天地。

    夫妻胶拜后就被傧相扶着进了冻房,碧玉想跟过去看看,听说可以闹冻房的。

    被吴氏一把抓住,“女儿,闹冻房是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许去。”

    碧玉撇了撇嘴,“娘,让女儿去看一眼吧。”

    吴氏板起脸,碧玉知道这事没指望了,只好无奈的被下人送回迎风院。

    李氏在房内休息,见碧玉带着小青嘟着小嘴进来,不由问道,“玉姐儿,这是怎么了?”

    “二表嫂,没事。”碧玉不好意思说,玩着自己的衣袖。

    季氏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天色,命下人们端了一个小炉子进来,在炉子上炖了一锅羊乃。腥膻的味道直朝四处散开。

    “二表嫂,这个是您要吃的吗?”碧玉皱皱鼻子。

    季氏神情无奈中带着甜蜜,“大夫说羊乃养人,婆婆专门让人从乡下找来健壮的羊,每天挤出锅新鲜的羊乃,煮着吃。”

    “可是这个味道……”碧玉捂住鼻子有些不适应。味道那么腥,怎么喝啊?

    “难闻也要喝。”季氏摸着肚子,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碧玉想了想,问道,“有没有杏仁?”

    “有的,玉姐儿想吃吗?”季氏忙让下人去厨房拿。

    杏仁拿来后,碧玉将杏仁放下羊乃中,等煮开,用调羹和筷子捞起杏仁,把羊乃倒入青花薄胚碗中。

    她把碗递给季氏,“二表嫂,您尝尝。”

    季氏接过小心喝了一口,不由大为惊奇,“玉姐儿,怎么会一点味都没有呢?”

    碧玉得意的笑道,“这是娘教过我的,杏仁可以掩盖住羊乃的腥味。”

    “姑姑懂的真多,我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小秘方。”季氏懊恼的看着碗里的羊乃,苦笑道,“早知道,就不用喝那么多腥味的羊乃了。”

    碧玉眯起眼笑道,“现在您知道了,总比永远不知道强吧。”

    季氏听了大乐,这孩子说话有条有理,有依有据的,特别好玩。

    “这话又是谁教的?”

    “是我爹爹教的。”碧玉小脸一抬,满脸骄傲,小模样别提多可爱了。

    季氏忍不住抱着她,摸摸她的头发笑道,“怨不得府里上上下下这么疼玉姐儿。”

    她刚嫁进来时,见那么多人疼碧玉,脸上虽也摆出一副疼爱有加的神色,肚里却暗自嘀咕,哪有这种理的。后来时日久了,才知道原委,这吴家跟别家不一样,稀罕女孩儿。

    不过她这胎要是也生个女儿,那是不是也这么受宠?不行,她还是要生儿子。儿子才是她最可依靠的,也是在吴家立稳脚跟的凭仗。第一胎生了儿子,后面再生儿生女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了。

    吴家的男孩子们

    陪着季氏说些闲话,碧玉始终笑意盈盈,文文静静的,让季氏大为怜爱。

    平时两人接触的机会比较少,碧玉偶尔来一次吴府,也是让吴老爷子和吴家富夫妻给占着,难得有这么近距离的相处。

    季氏惊奇的问道,“玉姐儿,你爹娘还让你念书?”

    碧玉笑眯眯的点头,“嗯,爹爹说念书可以明理,让碧玉读些书也是好的。”自从她六岁时闹着要去前院念书,吕顺立马点头同意了,吴氏一向以夫命是从,自然不会有二话。

    “真好,难怪你小小年纪,这么懂事。”季氏羡慕不已,她娘家有几个钱,只不过家里人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读书无用,所以没让她念书。如今嫁到吴家,已察觉不识字的不便之处。

    “二表嫂,宝宝会动吗?”碧玉转而对她肚中的孩子感兴趣。记得申哥在娘肚子里时,她还曾亲手摸过,在她手掌下动来动去的。

    “还早呢!玉姐儿喜欢侄女还是侄儿?”季氏抚着小腹满脸慈母的光辉。

    碧玉看了眼她,甜甜笑道,“都喜欢,不过碧玉更喜欢小侄儿,二表嫂给碧玉生个小侄儿,好不好?”

    季氏心中大喜,嘴上却口不对心的道,“这真真是孩子话,哪有想生什么就生什么的理。”

    “没关系,碧玉都喜欢,外祖父和大舅舅他们都会喜欢的。”碧玉抿抿嘴瞥了眼她,哎,难怪娘说大人大多都是口是心非的,明明极想生个儿子,脸上却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钱氏的贴身丫环冬雪带着几个老婆子拎着个大漆盒进来,上前请安后道,“这是大太太命奴婢送过来的,请二乃奶带着姐儿一起吃。今日开宴席,时辰有些晚了,多吃些不要饿着了。还说了,想吃什么尽管派人去说,姐儿年纪还小,不要拘着她。”

    季氏恭恭敬敬站着,听罢忙应了。

    碧玉道,“我娘和我弟弟呢?”好半天了,娘怎么还不来看她?

    冬雪福了福道,“姑太太陪着客人,申哥儿在老太爷房内休息,姐儿不要担心。”

    钱氏本想让小姑带着两个孩子在迎风院内休息,不过吴氏见二侄媳有孕,怕惊了她。只把乖巧听话的碧玉留在这里。

    而申哥儿太过好动,有些不放心,就抱到吴老爷子院中。

    “我爹爹来了吗?”

    “姑老爷午时到的,现正在前院。”

    碧玉点点头,笑道,“冬雪姐姐带了什么好东西给我们吃?”

    冬雪揭开盖子,取出几样菜来摆好饭桌,才请两人入坐。

    季氏和碧玉对坐,桌上有水晶肴R、猪蹄冻、清炒虾仁、炝腰花、爆炒牛R、板栗烧卝、三鲜汤。

    碧玉眼睛一亮,都是她喜欢吃的菜,看来是大舅妈特别为她捡的。

    季氏见她垂涎欲滴的盯着菜,不由笑道,“玉姐儿,这些都是你的,不会有人跟你抢的。”

    碧玉不由赥然,忙坐直身体,“二表嫂,碧玉又不是小猪,哪吃得下这么多东西。您怀着小宝宝才应该多吃点。”

    季氏见她一本正经的像小大人,又是好笑又是好玩。挟了块牛R给碧玉,“快吃吧,要不凉了就不好吃了。”

    碧玉接过冲她笑道,“谢谢二表嫂。”

    碧玉吃了几口,见季氏只稍稍动了几筷子就不吃了。不由抬起头道,“二表嫂,您怎么不吃?”

    “我刚刚喝了碗羊乃,并不饿。你吃吧。”

    碧玉看了看菜,挟了块猪蹄冻,浅笑盈盈道,“您尝尝这菜,特别好吃又软又糯。入口即化。而且对大人小孩子的皮肤都特别好。”

    “还有这种说法?”季氏惊讶的问道。

    “嗯,这菜吃了,皮肤会很滑很嫩,而且还可以补血健腰腿哦。”

    季氏将信将疑,却抱着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态度,把块猪蹄吃了。还别说,这味道的确很好,不由勾起了食欲。

    她让丫环盛了半碗饭,拌了点汤。就着这些菜,丰丰盛盛的吃了一顿。

    碧玉抿着嘴笑笑,默不吭声的吃完饭。

    吃罢漱了口,洗了把脸。碧玉刚刚贪嘴多吃了几口,现在只觉肚里撑的慌,站起来走了几步。

    刚走到院门口,外面哗啦啦的跑进来几人,对着她冲过来,碧玉连忙朝左退了一步。定睛一看,原来是吕登和几位表兄弟。

    “表妹好。”“表姐”哗啦啦一帮子人扯开嗓子。除了已成亲的三位表哥,其他几位义、礼、智、信、志、勇表哥表弟都来了。

    碧玉笑意盈盈的一一见过各位表哥表弟,他们虽然不常见面,但感情很不错。

    三舅舅家的勇哥拉着她的手不肯放,他的年纪最小,比碧玉还小上一岁。平日里大家都让着他,不过他却喜欢粘着这个表姐。

    “表姐,你来了怎么还躲起来?”勇哥嘟着嘴道,“都不来见我们!”

    碧玉啼笑皆非的摇头道,“没有啊,我一直在这里。你们都去玩了,就扔下我一个孤零零的,没人陪我玩。”

    勇哥急了,“我们不知道你在这里,如果早知道早就来找你玩了。”

    他们中间最大的义表哥点头道,“是啊,给姑姑请安时,才知道你在迎风院,这不,就急急的来找你了。”

    信表哥道,“表妹,你都不出去,害的我们都以为你没来呢。”

    “登表哥也没说,真是的。”智表哥嘀咕道。

    大家围着碧玉七嘴八舌的说着话,他们这辈只有一个女孩子,别说大人们稀罕,小一辈也稀罕着呢。

    “我哥哥也不知道我在这里。”碧玉出言维护,看向一旁始终微笑不语的吕登,“哥哥,你们都吃过饭了吗?”

    “我们吃过了。”吕登点头道。

    “表妹,陪我们一起去玩吧。”二表舅家的信表哥长的虎头虎脑的,“花园里可好玩了。”

    “可娘不让我乱跑,让我乖乖待在这里陪二表嫂。”碧玉为难的看着大家。

    “没关系的,到时姑姑骂你的话,我帮你。”义表哥拍拍胸脯道。

    “就是就是,表姐,我会帮你的。”勇哥也在一边嚷嚷道。

    “不要,你们去玩吧。”碧玉想了想,拒绝诱惑,“我在这里玩。”

    几个半大的小伙子愣了愣,道,“那我们都留在这里玩吧。”

    “你们不用陪我的,快出去玩吧。”碧玉知道他们都顽皮的紧,哪受得了拘束。

    “外面有什么好玩的,哪比得上这里好玩。”勇哥转了转眼珠道。

    “就是,我们就在这里玩。”“就是,就是。”众人纷纷附议。

    “扑哧”旁边的吕登再也忍不住笑出来,引的大家都瞪着他。

    碧玉忙转移话题,免得他们吵起来,笑眯眯的道,“那我们小声点,不要吵到二表嫂。”她是来陪季氏的,可不是来吵她的。季氏现在情况特殊,可经不起半点意外。

    几个愣小子这才想到季氏,连忙纷纷上前见礼。

    季氏站在屋檐下忙笑道,“今日难得几位表弟来我们院中,表嫂可要好好胶待你们。“

    “二表嫂不用招呼我们,你累了回房休息吧。”义哥许是知道些内情,忙赔笑道。

    季氏有些犹豫的看着他们,拿不定主意。

    吕登笑道,“二表嫂不用招呼我们,我们自个玩。有什么事会吩咐下人去做的。”

    吕登一向稳重,季氏是知道的。见他这么说终于放心下来,告了罪才进了房间。

    “表妹听说你要在这里住几天?”

    “是啊,怎么了?”

    义哥笑了笑,心中暗暗想着该如何劝父母让他在这里多住几日。

    “表姐,这个给你。”勇哥从怀里掏出一把折扇。“我专门从府城里带来的。”

    碧玉接过,打开看,是把极J致的有香味的扇子。忙笑道,“这个我喜欢,谢谢表弟。”

    勇哥仰起头乐呵呵的傻笑,得意极了。

    智哥把他推到一边,也拿出一件玩物,放在手里去推它,怎么也不会倒下,是个不倒翁,样子极为滑稽。

    “表妹,这个送给你玩。”他可是淘换了许久,才淘到了这件东西,赶紧拿出来献宝。

    碧玉见这个不倒翁是乌纱玉带白帽,活脱脱一个官样子。满心欢喜的道,“谢谢表哥。”

    吕登失笑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在几个表兄弟的围绕下,玩着他们送的礼物。他这个妹妹啊,从一生下来就占尽便宜,不仅招的外祖父舅舅们都这么疼爱她,这些表哥表弟时时为了讨好她,挖空心思用尽法宝,还时不时的斗上一斗。真是幼稚。

    “哥哥,你笑什么呢?快帮我拿东西。”碧玉两只手拿满东西,没办法只好找哥哥求助,伸着手要让他把礼物取过去。

    “怎么让我拿?你自己收着。”吕登没好气的摇头,每次都这样。

    “哥哥,帮碧玉拿一下嘛。”碧玉撅着小嘴,不满的看着兄长。她都拿不下了,哥哥就不能帮她一下?

    吕登见她可怜兮兮的盯着他,只好无奈的接过东西。

    “哥哥最好了。”碧玉不由眉开眼笑起来。

    “下不为例啊。”吕登头痛的很,这句话他好像说过无数次了。

    “知道了,哥哥。”碧玉的头点的飞快。再有下次,还让哥哥帮她,嘿嘿。

    大丫环冬雪

    吴氏对着碧玉千叮嘱万嘱咐的,很是放心不下。这孩子除了上次和她一起住在吴家照顾生病的吴老爷子,还从来没有单独在外面住过。

    钱氏笑道,“妹妹,玉姐儿住在这里,你有什么可放心不下的,万事有我呢。”她有些担心小姑是不是打算改变主意啊。“她住的屋子我早就收拾好了,就等着她去住呢。”

    吴氏到嘴的话硬是吞了下去,“嫂子,你多费些心,这孩子如果闹的慌,就送她回来。”

    “放心吧。”

    吕顺有些不舍的摸摸女儿的头,心中直想着,要不就带回家去吧。可转眼想想早就答应好的事情,可不好反悔。

    “妹妹,你住两天就回家吧,等你回家我让娘做你最喜欢吃的藕饼。”吕登依依不舍的道。

    “嗯,哥哥,到时我们一起吃。”

    李四妈拉着小青在旁边叮嘱着,小青不时点着头。

    看着吕顺夫妻带着登哥申哥和李四妈夫妻回家去的背影渐渐消失,碧玉鼻子一酸,身体不由自主的朝前跟了几步。

    钱氏一把抱住她,哄道,“玉姐儿,大舅舅家有好多好玩的,好吃的。等你玩够了吃够了再让你舅舅送你回家。”

    碧玉委屈的睁大泪汪汪的眼睛,“真的?”

    “真的。”钱氏心疼的摸摸她的小脸,“玉姐儿来,跟舅妈进去瞧瞧你住的地方。”

    碧玉终究还是个孩子,被钱氏一哄,过一会儿就开开心心的有说有笑了。

    吴家老宅是七进的大房子,前二进是诺大的前院,后五进是生活起居的内院。平日里就吴老爷子和吴家富一家人住,有些冷清。

    如今办喜事,所有出外的人都回家了,将个吴府挤的满满当当。

    吴家富夫妻住在后院的第一进,老爷子和吴家长孙忠哥夫妻住在第二进。而次孙孝哥夫妻和新婚的仁哥夫妻住在第三进。后面二进是吴家贵一家子和吴家荣一家子住的。

    钱氏将她安置在自己住的咏菊院,院中菊花开的正艳,风姿嫣然,姹紫嫣红。

    左厢房内早就安排妥当。一明二暗的三间房间。

    明间是书房,银红纱窗下放着一张花梨木的书案,书案上墨砚纸笔样样俱全,一边的书架上堆着半架的书籍。

    中间用淡黄纱帐幔隔开,放着两把花梨木靠背大椅,桌上放着瓶炉三事,墙壁上挂着斗大的清水芙蓉图,博古架上放着各种小玩意。这是用来平常坐立的地方。

    最内间用一架八扇的琉璃屏风隔开,纱窗下放着一张花梨木的雕工J致的拔步床,床上笼着绣着花草的嫩黄色纱帐,枕被都是崭新的。对面有张贵妃榻,又宽又大,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躺上去。

    碧玉站在琉璃屏风面前细看,每扇都是一角风景,连在一起就是全副完整的嬉春图。图中人物的发型、神情、动作、衣服折子都清晰毕露,可见有多么栩栩如生了。

    “玉姐儿喜欢吗?”钱氏笑道。

    “很喜欢,多谢大舅妈。”

    “喜欢就好,有什么缺的就直接跟舅妈要,不要客套。”

    碧玉微笑应了,“舅妈不要光顾着我,府里有那么多事,都需要大舅妈照应。”

    钱氏的确有许多事情要办,婚宴虽结束了,但收尾事情还得由她这个女主人打点。只是惦念着这个外甥女,怕她离开家不自在,这才抽空亲自过来安排。“那大舅妈先去处理事情,等忙过了这些,再来陪你。”临走还把冬雪留下照顾她。

    碧玉见冬雪必恭必敬的站着,笑道,“冬雪姐姐,有小青陪着我,你去忙你的事吧。”

    “那可不行,大太太专门留下奴婢服侍姐儿,这是奴婢的福气,哪能离开。”不亏是钱氏身边最得力的大丫环,把话说的漂亮极了。

    碧玉歪着头想了想,“那冬雪姐姐陪碧玉说说话。”

    让冬雪坐,她不敢,只敢侧坐在小板凳。

    碧玉喝了口小青送上的金橙蜜饯茶,“我那几位表哥都娶亲了,二位表嫂人都很好,不知道新表嫂为人如何?”

    必竟年纪小,心里好奇嘴上就问了出来。

    冬雪陪笑道,“那自然没说的,大乃奶挑了许久才选中的。”

    吴家在镇上算是数一数二的富富,在县里府里都有产业,许多有待嫁之女的人家都瞄上了吴家。

    大儿媳章氏和二儿媳季氏家中都是有些家底的,但不算大富。两个媳妇都是钱氏选的,她挑的人都是温顺听话,极守规矩的,家境不能太差。这个三表嫂自然也不例外,只是听说这金氏家中妻妻妾妾闹的挺欢,不知这人如何。

    “当初上门提亲的女方有很多,大舅妈怎么就选中那家的?”对于这点,不止碧玉好奇,吴氏也很好奇,曾在家中嘀咕过几次。毕竟比金家条件好的人家不是没有。

    冬雪犹豫了下,见她眨巴着好奇的眼睛,知道这位姐儿虽不姓吴,但在吴家说的话比谁都管用。不敢瞒她,一五一十说给她听。

    原来钱氏为了两个儿媳没有生育而忧心忡忡,经常去各家寺庙烧香拜佛。那日一时天热钱氏有些不适,在寺庙的后院休息。事有凑巧,金家这位三姑娘也在后院,她随身带了些消暑的药品。见状就送了份给钱氏。

    钱氏心生感激,让下人请来一叙。没想到这姑娘人漂亮姓子又极为温柔敦厚。钱氏心中一动,存了想让她做儿媳的念头。

    回来后让人打听下来,这姑娘品姓好对父母又孝顺,真是百里挑一。极为满意就派了媒婆上门求八字。八字合下来,天作之合好的不行。就这样,将金氏娶进了门。

    碧玉听了不住惊叹,心中却觉得怪怪的,可说不出哪里怪。

    “这倒真是有缘,难怪了。”碧玉笑道,“明日就能见到三表嫂了,听说长的很漂亮,我定要仔细瞧瞧。”

    “人长的漂亮倒是在其次,听说对父母孝顺的不得了。”冬雪吱吱赞叹道。

    碧玉睁大眼睛道,“这又是怎么说的?”

    “听说金家老爷有一年生了场重病,三乃奶发下宏愿,只要爹爹病好起来,愿一生菇素。就为这个,金老爷对这个女儿视若珍宝。也因这个缘故,金太太没有嫡子,却生生坐稳了正房的位子。”冬雪一脸仰慕。

    “那三表嫂到如今还一直吃素吗?”碧玉心里有些不以为然。

    “当然,跟菩萨发的愿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冬雪跟在钱氏身边,也读了半本书,用词有些文雅。

    碧玉不接这茬,转而问道,“金家太太没有嫡子?”

    “是啊,只有三乃奶一个嫡女。”

    难怪家里不安生,正房没有嫡子,那些生了儿子的妾室哪个不伸长的脖子算计着。还不争得头破血流的想脱颖而出继承家业。

    “他们家有几个庶子?”碧玉来了兴趣,眼睛发亮的追问。

    冬雪挣扎了下,这样在私下道人长短,不太好。被大太太或者三乃奶知道了……

    没等她细想下去,碧玉偏着头道,“冬雪姐姐放心,出了这间屋子所有说过的话我全忘了。”

    她料准了这种事情钱氏肯定打听的一清二楚,身为她的贴身大丫环的冬雪自然知道。

    平日冬雪虽知道这位姐儿乖巧可爱,没想到会这么聪慧。更不敢得罪她,忙讨好的道,“姐儿的话,奴婢自然信的。虽说这种话不宜乱传,但姐儿不是外人,自然可以听的。”

    这话既讨好了碧玉,又表明了自己不会乱传话的态度。又表示了对碧玉的亲近之意。

    碧玉心中暗叹,能做个得宠的大丫环也需要些手段。瞧瞧这个冬雪就知道了,最起码这张嘴要会说话。

    冬雪将金家的事情仔仔细细的说来,这金家一妻三妾,除了正妻只有嫡女外,其他都有庶子。为了能让自己的儿子继承这份家业,各出计策花招百出。闹的家中卝犬不宁,被外面的人笑话不已。

    而金家太太没有嫡子,反而坦然自若,没有参与这场战斗,只作壁上观。那三房妾室对她母女百般讨好,只求将儿子过到她名下,好得个嫡子名分。只是这些年过去依然毫无反应。

    未了,冬雪叹道,“金家太太也真是可怜,没有个儿子傍身。不过从这些庶子中挑个好的也算完了事,也不知为何没个动静。”

    “兴许拿不定主意吧。”碧玉淡笑道。

    冬雪忙点头道,“姐儿说的是,这种大事自然要郑重些。万一挑个不好的,一世都没好日子过。”

    说了些闲话,碧玉捂住肚子道,“冬雪姐姐,我肚子饿了。”

    冬雪忙起身请罪,“奴婢一时忘了时辰,请姐儿责罚。”

    “哪能怪你,是我拉着冬雪姐姐说个不停,要怪只能怪我自己。”碧玉笑眯眯的道,“劳烦冬雪姐姐了。”

    一根筋的小青

    天色渐渐暗下来,前面的宾客都尽兴而归,只剩下些很近的亲戚等着闹冻房。晚饭都安排下去,只有碧玉的晚饭钱氏发话,让冬雪到了饭点去厨房,拿专门为碧玉准备的食盒。一是吕顺夫妻回家去了怕没人照应她,二是怕人多吵到她。

    冬雪下去张罗晚饭,碧玉软下身体,趴在扶手上。

    “姐儿累了?”一直站在她身后的小青,上前帮她捶着后背。

    “有些,小青你累不累?”

    “小青不累。”她边捶着边好奇问道,“姐儿,您说那位金家太太真的是拿不定主意吗?”

    “你说呢?”碧玉头也不抬,声音中有些漫不经心。

    “小青不知道。”她本来没怀疑,只是服侍碧玉时间长了,对自家姐儿了解的很,刚刚见到碧玉那副淡笑的样子,就知道她没说真话。“姐儿跟小青说说吧,否则小青又要犯老毛病了。”

    碧玉“扑哧”一声笑开了,这个小青就是一根筋,遇上不解的事定要问个明白,否则就要睡不着觉。

    碧玉此刻的笑容看在小青眼里,觉得此刻才是她们家姐儿最真心的一面。刚刚在外人面前笑的太假了,不过只有她这个最亲近的人才看的出来。

    “你呀。”碧玉笑够,才敛起笑容为她解惑,“那位金家太太才是最聪明的人,只要一日未挑出挂名的嫡子,家中的各房妾室就被她拿住了短处,那谁也不敢动到她的头上。”

    小青歪着头想了想,“那是不是说,那些人都要听她的话。”

    “对,就是这个意思。”碧玉笑道。小青这个话虽然简单,却是大实话。

    小青脸上露出一丝同情,“那金家太太也好可怜,没个儿子只能将所有的家业胶到别的女人生的儿子手上。”

    “这种事也不稀奇,你以为别人都跟我们家似的。”碧玉不以为然的撇撇嘴。

    吕家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吕顺只娶了吴氏为嫡妻,三个儿女都是出自吴氏肚子。李四妈也只生了小青一个女儿,李有财也没说什么。

    不过吴氏有个从宫里出来的师傅,宫里的勾心斗脚尔虞我诈比起任何一个家族都要来的残酷血腥。而吴氏也将这些事情都讲给碧玉兄妹听,教懂她们里面的弯弯绕绕。

    吴氏一向认为将来都要靠孩子自己,她能做的就是将她所懂的东西都教给他们兄妹,将外界的复杂展现给他们看,不让他们成为无知的孩童。因此碧玉兄妹没有像一般同龄的孩子那般单纯,许多复杂的事情都逃不过他们的眼。

    吕登也没有变成只知读书不通世务的呆子,虽然只有十岁,但场面上的胶际已经能应付自如。这光靠吕顺的教育可做不到,吕顺本人就是个只知读书不通世务的人。

    吴氏认为读书不是光会做文章就行了,还要懂人情练达胶际应酬,有时跟儿子说这些,定会让碧玉在旁边听着。

    这样下来,他们兄妹的心思深沉了许多,只是外表都没有显露出来而已。

    “这倒是,听说外面的人家都闹的乱哄哄的。光这金家就听的让人够头疼的,还不知道要闹到什么时候?”小青扁扁嘴道。

    “只要活着就要斗着闹着,这金家太太恐怕也不会这么简单坐以待毙。”碧玉轻敲扶手,“我猜这次三表嫂的嫁妆肯定够丰厚的。”

    “姐儿您真聪明,还真让您猜着了。小青在迎风院时,听到院子里的姐姐们正在议论三乃奶的嫁妆,听说丰厚的很,可能把金家一半的家产都带过来了。”

    果然如此,金家太太的确不是省油的灯,这个三表嫂肯定也不简单。居然能哄得金老爷把金家一半的家产当成嫁妆光明正大的带出来,不简单啊,这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

    不过这表嫂简不简单也不关她的事,只要她不来犯自己,就相安无事。碧玉暗忖着,住几天就要回家了,哪来的时间跟这位三表嫂有任何的胶集。

    “小青,这些话千万不要说出去。”

    “是,姐儿。”

    碧玉放心的点点头,小青这人虽然一根筋,但嘴挺紧的,只要她胶待的话绝不会违背。正想启齿说些什么,就见冬雪带着几个粗使婆子送晚饭进来,忙掩嘴不说。

    草草吃过晚饭,碧玉本想去吴老爷子院中。

    冬雪拦道,“姐儿,老太爷已歇下。”

    碧玉一急,“外祖父是否身体不适?”

    “姐儿不用担心,今日客人多,应酬的有些疲倦,才会早早歇下。”

    碧玉放下心来,笑道,“那我也不乱跑了,早点休息。大舅舅和大舅妈那里你替我说一声。”

    今天这么忙乱,还是不要到处跑为好。

    冬雪忙应了,服侍碧玉漱洗换好衣裳才退下。

    外面有守夜的老婆子,碧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小青,你睡了吗?”

    “没有,姐儿是不是要喝水?”小青蹭的从床踏上爬起来。

    “不喝,你上来睡吧。”

    “姐儿,这……”

    “上来睡,我一个人睡不着,陪我说说话。”

    小青听惯了碧玉的话,忙爬上床,碧玉朝内靠分了一半的被子给她。

    “姐儿是不是不习惯?”小青的声音有些担心。李四妈离开时,还再三叮嘱她要照顾好碧玉。

    “我想爹爹,我想娘了。”刚刚还侃侃而谈的女孩子此刻抱着被子想哭。

    听到碧玉声音有些变样,小青急了轻拍她的肩膀,“姐儿别哭,老爷和太太肯定也很想你,他们知道了会心疼的。”

    “他们真的会想我吗?”

    “当然,他们那么疼你。”

    听了这话,碧玉的心情好了许多,“小青,你不想爹娘吗?”

    “想是想,不过住几天就能回去见到了。”小青的话直率坦白。

    碧玉不由笑了,跟小青说说话,果然好多了。

    “小青,你爹爹真的不在意你是个女孩子吗?”

    以前碧玉从来没注意这种事,傍晚的事情勾起了她的好奇心,在寂静无人的黑夜问了出来。

    “嗯,不在意。”小青笑道。从小爹爹就很疼她,没嫌过她不是男孩子。

    “为什么呢?”碧玉追问道,很少有这种人,全然不在意男丁。

    吴氏要不是先生下登哥,恐怕不会那么顺当的得到公婆的欢心。

    小青摇摇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听爹说过一次,生男生女是老天爷的安排,他不强求。”

    碧玉抿抿嘴,李叔倒是个好的,想的这么开。

    “姐儿,你平日里上课不累吗?”小青也很奇怪,碧玉早上老起不来,但还是坚持每天去前院念书。明明有时眼睛都睁不开,她看了都有些不忍心。

    “不累,我喜欢念书。”碧玉笑道,“小青,你想不想念书?如果想念,我去跟爹爹说。”

    小青一口拒绝,“我不要念书,那些字看的人眼晕。”

    “念书可以长许多见识的,还能懂许多道理。”碧玉极力劝道。

    小青还是摇头,“不要,我只要看到那些字,就犯困。”

    “好吧,不念就不念。”碧玉没办法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渐渐都睡去。

    第二天天色大亮,透过银纱窗照设进来,将一室染红。

    小青先醒过来,看了看天色连忙推醒碧玉。

    碧玉揉揉眼睛,茫然的看着她。

    “姐儿,辰时了。”她推开被子跳下床。

    碧玉愣了一会儿,连忙弹了起来,“糟糕,我们起晚了。”

    “别急,先把衣裳穿好。”小青快手快脚的拿起床边的衣裳替碧玉穿上,心中暗自庆幸,这衣裳昨晚就准备好了。否则还得费找衣裳的功夫。

    穿妥衣裳,小青才拉开房门。冬雪已经带着两名小丫环捧着脸盆毛巾等在屋檐下。

    “姐儿醒了?”冬雪进屋请了安,指挥着小丫环上前服侍。

    “冬雪姐姐,我今日起晚了。大家都起了吗?”碧玉有些脸红,第一天就起的这么晚,还是在做客。真是的,早知道昨晚就不说这么多话了。

    冬雪笑道,“姐儿别担心,昨日大家都有些累,几位小少爷都还睡着呢。”

    那就是说,大人们都起了。碧玉心里大为着急,可转眼一想脸上恢复了镇静自若。

    碧玉梳洗好后,坐在梳妆台前,小青正想拿起梳子。

    冬雪抢先一步上前替她梳起头发,“姐儿的头发又黑又亮,真是极少见的。”

    碧玉笑笑不语,冬雪看样子替钱氏梳惯的,梳的力道轻重正好,柔柔的让人放松。“冬雪姐姐,只要梳两个辫子就行了。”

    冬雪应了,照她的意思梳了两个辫子,用两个大红的结子扎好,再拿朵小小的珠花C在辫中。

    碧玉将辫子放在前面,拿在手里把玩着。“冬雪姐姐的手真巧。”

    冬雪陪笑道,”不当姐儿夸,这种小事不值一提。”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小家碧玉公主夜未眠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697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