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觅仙 > 第二十章铜镜之秘

    “但愿今晚的运气要好一些!”李慕然微笑着自语道。

    制作炎爆符,需要绘制一字一印一咒一斗。对李慕然这些修炼没多久的弟子而言,只要牵涉到斗文的绘制,就绝不是可以轻松完成的任务。

    虽然炎爆斗文只是最简单的火属性五行斗文之一,虽然李慕然已经练习了上百次,但他依然没有绝对的把握。

    李慕然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二阶符纸,一支银背狼毫符笔,一块上好的符墨,和一壶灵泉水。

    细心的用灵泉水调好符墨后,李慕然闭目养神了片刻,将杂念抛开。

    然后,他将储物袋等放在一旁。

    心无杂念、身无杂物,始能作符。李慕然有个习惯,每次画符前都要将杂物放在一旁。

    此时,一阵微凉的山风吹来,桌上的符纸微微颤动。

    李慕然眉头一皱,从储物袋中取出了那面铜镜,压住了符纸一角,使其不再飘动。

    铜镜较有份量,本身又平稳,用来镇纸十分合适。而且铜镜与他相伴多年,早已熟悉,也不会给他带来任何不便和碍眼。制作一星元气符时,李慕然也经常用铜镜镇纸,今日他这么做,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一切准备完毕,稍作调整后,李慕然双目微闭,运起体内法力,依照炎爆术的口诀将法力压缩,并逐渐蓄积于右臂之中。

    这个过程如水到渠成,十分顺利,接下来他只须轻弹一指,就能祭出一个威力不俗的炎爆术。

    但李慕然却没有这么做,施展炎爆术的法力准备好后,他睁开了双目,右手迅速的提起符笔,沾上半满的符墨,立刻便在符纸中央点下了第一笔符文。

    只见他身体稳固如山、纹丝不动,唯有手腕灵活之极的转动着,一笔笔玄奥的符文,在他的符笔下画出,先是一个“炎”字符字,再是一段如蝌蚪般蜿蜒曲折的烈火咒文,再接下来,便是炎爆斗文。

    绘制符字和咒文的同时,他手臂中蓄积的炎爆术法力正缓缓的顺着符笔流入符纸中,一切平稳、迅捷而有序;但当他开始绘制那炎爆斗文时,手臂中的法力突然间疯狂的冲入符笔中,倾泄于符纸之上。

    李慕然一时间控制不及,眼睁睁的开着这张符纸在一瞬间燃烧起来,化为一缕青烟。

    “斗文的绘制果然很难!”李慕然暗暗摇头。

    稍微休息片刻,李慕然又取出了一张符纸,再次施法制符。

    这一次,在顺利画出符字、咒文后,他吸取上一次的教训,立刻将法力收敛,开始绘制炎爆斗文。

    虽然他极力控制法力,但手臂中的炎爆术法力仍然飞快的向符笔冲来,没入符纸之中;不过好在符纸尚能承受,不至于被烧毁。

    可是,两笔斗文绘出后,符笔笔身陡然间变得炽热滚烫起来,犹如烧红的烙铁!

    “啊!”李慕然惊呼一声,下意识的便将符笔一扔,察看握笔的右手。

    右手一如平常,别说烫伤,连一点红印都没有,再看那只被扔到一旁的符笔,也是没有丝毫变化。

    刚才那强烈的灼烧感,仿佛只是他的一个错觉,无迹可寻;然而,这张符纸也因为符文绘制的中断,自行焚毁。

    “气脉初期的修士,真的无法绘制出炎爆符么?”李慕然有些沮丧的自语道。

    两次尝试下来,他遇到的困难,远在意料之外。有一本专门介绍初级符箓制作的典籍中提及,一般只有气脉后期以上修为的修士,才能较为熟练的制作出炎爆符,少数天赋不俗、修为有气脉中期的修士也能成功制作出来,但成功率就稍低;至于气脉初期的修士,虽然能施展炎爆术,但却很难制作出炎爆符。

    这其中最大的困难,就在那并不算复杂的“炎爆斗文”上。

    那本典籍中还说道,每一个斗文,都暗含天地万物的演化规律,牵涉到天地间万物法则的运行,因此威力非凡;而要绘制出斗文,就要克服天地万物法则带来的各种潜在阻碍。所以要想成功绘制出一个斗文,制符人自身的修为就必须远在斗文蕴含的威力之上,这样才能克服重重困难,顺利制符。

    李慕然认为自己能熟练的施展炎爆术,又为制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所以有可能制作出炎爆符,想不到今日一试,果然还极为困难。

    “再试试!”

    李慕然毅然再取出一张符纸,压在铜镜下。

    然后,他第三次施法、画符。

    开始的那一字一咒,根本难不倒李慕然,到了绘制炎爆斗文时,才是真正的考验。

    这一次,绘制到斗文第三笔时,那股突如其来的剧烫感再次从符笔中传来,李慕然眉头紧皱、死死的要紧牙关,硬是没有松手撤笔,强忍着剧痛继续画符。

    才画了两笔,那灼烧的感觉又突然消失,李慕然尚来不及高兴,符纸居然又自燃起来,制符再次失败。

    “再来!”

    一股倔强和不服输的劲头在李慕然心中升起,一般弟子像他这样遇到困难,多半就会放弃;而李慕然却觉得,虽然每一次都失败了,但每一次都能吸取了真实的经验和教训,做出一些改进,并非是毫无收获。

    “只要能不断进步,总有一次,能成功制作出炎爆符!”

    李慕然一连尝试了五六次,均以失败告终。每次制作斗文时,总有奇奇怪怪的障碍和困难出现,来得突然而又猛烈,让他难以应对。

    他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是他已经将斗文强行绘制完成,眼看加上一道封印就能完成符箓,但符纸中蕴含的法力太过狂暴,不等他几笔封印画完,符纸就自爆成一片火焰,唯一幸运的是没有伤到自己。

    制作炎爆符用的是二阶符纸,一张就要花费一块灵石,每失败一次,就要浪费一块灵石,李慕然的做法,在同阶弟子中算是十分奢侈,若不是他有些身家,也不敢这么一直尝试下去。

    李慕然心道:“已经十分接近了,可惜法力消耗了不少;休息片刻,打坐炼化让法力充沛后,再尝试几次!哪怕耗尽这二十张二阶符纸,只要能得到大量而真实的经验体会,也不算浪费!”

    他相信,只要自己这么坚持下去,一定能够成功绘制出炎爆符。只要有一次成功的经验,就能有第二次,第三次!随着他越来越多的尝试,越来越多的练习,制符的成功率也会逐渐提高。

    朝元峰十分安静,李慕然就地打坐了一会。夜间的修炼效率奇高,不多久后,他觉得体内元气颇为充沛,便停止了打坐。

    李慕然睁开双目,取出一张二阶符纸,正要再次制符,忽然间发现,镇压符纸的铜镜,隐约间有了少许变化!

    “咦!”李慕然一惊,急忙拿起铜镜凝神细看,他发现,铜镜的表面凝聚着一层淡淡的辉光,虽然很弱,但仔细看便知与平时有明显不同。

    “奇怪,我几乎每天都要将铜镜拿出来研究,为什么以前铜镜没有异常,今日却有淡淡的光芒?”

    李慕然十分困惑,他极力的思索着,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铜镜发生变化。

    “上次铜镜发光,正是制作开光符时,这次也是制符,难道与制符有关?”

    李慕然想到这里,又摇了摇头,这段期间内,他少说也制作了一百多张元气符,几乎每次制符时,也都将铜镜取出来放在一旁或是压镇符纸,但从未发现有过异象。

    “如果不是因为制符,那是因为什么?为什么制作开光符、炎爆符时,铜镜会泛出光芒,而制作元气符时,则完全没有?这期间究竟有何区别?”

    李慕然低头沉思,极力的回忆着以往的种种片段。

    他相信,这一切并非偶然,一定是某个细节导致了铜镜的变化。

    “关注细节”,这恐怕是李慕然最喜欢也最擅长的事情了,他将绘制开光符以来的种种细节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又一遍,仔细分析着相同和不同之处。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李慕然喃喃的说道,他仰起头,下意识的看向那轮泛出银色光晕的明月。

    忽然间,李慕然脑中一道灵光闪过。

    “月亮!?对了,就是月亮!”

    李慕然突然想到,制作开光符时,也像现在这样,是在屋外露天的环境下,而且也是明月当空的夜晚,铜镜就暴露在月光之下;而制作元气符时,都是在屋内进行,月光照不到铜镜。

    李慕然再看看铜镜上泛出的淡淡光芒,果然与月亮周围的光晕有几分相似,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推测。

    李慕然激动的想到:“如果真是这样,让铜镜在月光下多放置一会,铜镜泛出的光芒就会更加强烈,甚至可能重现制作开光符那夜的景象。”

    李慕然暂停了制符,他将铜镜置于月光下,自己则在一旁静静的等候着。

    一个时辰后,看到铜镜表面泛出的银色光芒,李慕然心中又是紧张,又是激动:

    “终于要接触到铜镜真正的秘密了!”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觅仙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502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