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都市 > 娘子为夫饿了 > 第 49 部分T

    蓝建该不会是设下了什么全套,故意引自己来的吧!

    皇上自己当年就是被兄弟设计陷害过,所以说对这种事情也有些敏感,细细一想,前后确实有些太过蹊跷,尤其是蓝建居然不顾念手足情谊,在非常时刻非但没有替蓝天求情,反而迫不及待的一掌打死了蓝天,这个举动,太过让他震惊了。

    “庄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知道龙庄主肯定明白其中所有内情,皇上也不想猜测,直接转向龙庄主。

    “你们不用躲了,都出来吧!”龙庄主抬眼看了一下天空,顿然几个人影从空中落下,立足在了龙龙面前,龙夫人嘻嘻哈哈的上前抱起龙龙:“牛,嘻嘻!把狗逼急了跳墙了,哈哈,这出戏可真好看!”

    “龙庄主龙夫人,承蒙相助!”蓝天拱手给紫晓楠龙龙道谢,而后看向皇上,“父皇,今日之事,儿臣遭奸人算计,如非龙庄主龙夫人帮衬,儿臣恐怕真的就是躺在那的人了!”

    躺在那的男人,是蓝天的暗卫之一,武功高强,方才门面上一掌虽然蓝建用尽全力,但是那个暗卫依然用功力挡下,如今只是昏迷而已,并未死亡。

    “蓝建,蓝天,到底怎么回事?”皇上大致是看懂了,只是要一个完整的答案!

    蓝天并不打算顾念兄弟之情,浴室把蓝建,蓝瑜瑜,贤妃这些年对自己的迫害,以及这次对龙夫人的利用悉数和盘托出。

    罢了,皇上不敢置信的看着蓝建:“建儿,你和你皇姐还有母妃,当真如此吗?”

    蓝建不说话,蓝言凌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默认了是吗?你默认了!”

    “父皇,不是的,不是像太子说的那样的!”大树后一直在窥看情况的蓝瑜瑜,眼见着弟弟要被处置了,再也顾不得这么多,冲了出来,“父皇,一切都是女儿的安排,和弟弟无关,和母妃无关……”

    “啪!”重重一巴掌落到了蓝瑜瑜脸颊上,顿然在她那张惊悚的惨白的脸孔上,落下了五个手指印:“瑜瑜,枉父皇如此疼爱你和建儿,如此宠爱你母后,没想到你们母子三人,会做出如此下作的勾当,来人呢,把她们两还有贤妃给朕押入天牢,等候发落!”

    “是,皇上!”

    宫里出了这样的大事,当然很快就传到了袁府,这一日袁子清都心神不宁,没想到二皇子居然这么多年来一直虎视眈眈着太子的位置,当然更没有想到二皇子居然是那个放谣言陷太子于不利的人。

    当下,他去找了太傅,让太傅执笔,在朝上参二皇子一本,请求皇上废去如此心术不正之人的爵位,俸禄,发配边疆,永世不得回朝。

    这封弹劾,太傅自然是愿意动手写的,因为只要想到这个二皇子曾经陷害过太子,放出谣言中伤过自己的儿子,他就绝不姑息。

    他不但写了弹劾状,甚至找了许多的朝廷忠诚合力弹劾二皇子,两天后,二皇子蓝建被剥去皇爵终身,发配北疆见着牧羊,终身不得踏入京城半步。

    三皇女蓝瑜瑜,此女心思歹毒,刻意接近太子多年,与其母一并充为军妓。

    而太子蓝天,聪颖机灵,识破坏人歹心,特把他喜欢的荷花池整个御赐给他,另赏黄金百两,锦缎百匹,如意一对,贡酒三坛等等等等。

    看着这众多的赏赐,蓝天嘀咕了一句:“金山银山的,不如把子清赏赐给我算了。”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他想都别想。

    龙庄主和龙夫人在这事告罄后的下午就走了,却是把神医余代留下给袁子清继续治疗,还派了个特备来使,促进袁子清和蓝天的感情进步,这特别来使,日后会让蓝天看到她一次,就想掐死她一次,奈何她一身的毒,他是靠都靠不近。

    这个人,就是龙庄主同父异母的妹妹,江湖上素有毒蝎子之称的妖女——龙蓝!

    第十二章 天清结局【番外】

    身上扒拉着黏着的这条八爪鱼,真让蓝天有欲望想一巴掌劈死她。

    龙蓝嬉皮笑脸,完全不以为意的看着脸黑的蓝天,甚至不要死的亲了亲他的颧骨:“生气都这么帅,袁子清不爱你,我爱,蓝天,不如你就从了我吧,我和你说哦,我还是个处,让你捡到了。”

    “龙蓝,你最好从我身上滚下来,不然我就告诉龙夫人,把你送回龙府去。”

    “嘻嘻,威胁我呢?”似乎威胁根本就没奏效,反而起了反作用,“好啊,送啊,把我送回去了,你也就乖乖回宫,这辈子别想见到你的袁哥哥了!”

    “他不是我哥,是我的男人!”

    第一听到蓝天说袁子清是他的男人的时候,龙蓝承认,她差点汗毛倒竖,不过相处了三四天了,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甚至开始附和他:“好的,好多,男人行啦吧!反正我走了,你就再也见不到他就对了,哈哈哈!”

    蓝天的脸,一片黑绿,隐忍着不捏断缠在身上挂在脖子上的女人的脖子,他咬牙切齿,对她恨的牙痒痒,奈何现在他能住在宫外的福利,能天天看到袁子清的福利,确实是她给的,他不能恩将仇报。

    而且如果他恩将仇报了,不出两天,他就会被接回皇宫,再也这样天天与袁子清相见,那就是难上加难了!

    三天前……

    龙庄主夫妇离开,叫了龙庄主的妹妹龙蓝来接管蓝天和袁子清的事情。

    这个龙蓝一开始还挺尽心尽力的,让蓝天好不感动。

    第一步,她就把他弄出了皇宫,住进了袁府,与袁子清能朝夕相对。理由都不容他父皇母后拒绝:我哥哥说了,我想游玩京城就让蓝天做我的向导,可是我又不想住在宫里,我自由散漫清净习惯了,所以在城里买了一间别院,就让我和蓝天住那,然后玩够了我们就回宫。

    她是武林盟主的女儿,而且是龙庄主的妹妹,父皇怎么都要卖她三分面子,于是蓝天得意出宫,一出宫,住的却不是什么别院,而是袁府的西厢房。

    在蓝天的震惊中,她嘻嘻哈哈的上来攀住了他的臂弯:“喜欢吧!我买了袁府的西厢房,也不算是其君大罪吧!蓝天,这几天,你若是对我好好的,我就让袁子清短时间内爱上你。”

    “什么叫对你好好的?”蓝天有一种要被卖掉了的感觉。

    “第一不能凶我,第二我要买什么都要买给我,第三除了我以外的女人不能再看别人,第四要和我同床共枕,第五……”

    “停!”粗鲁的打断她的话,蓝天几乎是瞪着眼睛看着她,“龙小姐……”

    “叫那么生疏做什么,叫我蓝儿吧,我娘就这么叫我,想来我们也还真有缘,姓名中都有个蓝字,而且名字都是两个字的,如果我们有小孩,可以尝试叫龙蓝天,看,把我们的名字整个都套进去了。”

    “闭嘴……”打断了兀自臆想的龙蓝,蓝天的脸色很黑很黑,“我不是来和你谈情说爱的,我不是你的佳郎,你别妄想我会答应你这些无理的要求。”

    “答应不答应,可不是你说了算的,蓝天……”龙蓝黏糊了上来,“如果你要袁子清活命,就全要听我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嚣张的笑容,此刻似乎都还回荡在耳边,蓝天对龙蓝恨的咬牙切齿,却又无计可施,顶多摆摆黑脸绿脸红脸给她看。

    可这根本对她起不了作用,她的脸皮之厚,手段之高,心理素质之强大,蓝天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无人能敌。

    这会儿他之所以会生气,是因为龙蓝居然要求他亲她,从早上开始纠缠着他,似乎他要是不亲她,她今天都打算猴子一样挂在他身上了。

    当然,要蓝天亲她,除非蓝天去死,他只吻一个人,那就是他的子清。

    “蓝天,你斗不过我的,还是乖乖从了我,亲一口,不用亲嘴上,就亲脸上,嗯?亲一口,来吗,亲一口!”龙蓝厚脸皮的把巴掌凑过去给蓝天亲,蓝天嫌恶的避开头,龙蓝却不依不饶。

    两人之间,拉拉扯扯,你退我进,从背影看来,像极了打情骂俏的小两口。

    袁子清过来给蓝天请安,看到的正是这样的场面,他心口一阵痛楚,尴尬的转身就要离去,却被龙蓝唤住:“呦,这不是袁少傅吗?”

    语气有种青楼老鸨的调戏,蓝天不悦的捏住她的手,用力。

    她痛的皱眉,像是报复蓝天似的,顺势倒入他的怀中:“天,别这样吗,袁少傅在呢。”

    那叫做娇羞无限啊,龙蓝自己都佩服自己,连天则是脸黑唇青的想要咬断她的脖子。

    “既然,殿下和龙姑娘在忙,那子清先告退了!”袁子清一刻都不行再此处逗留,蓝天见状,恶狠狠的瞪视了龙蓝一眼。

    龙蓝依旧不以为然,回报他捏她的手,她恨恨的跺了他一脚,看他吃痛的轻呼一声,她才满意的甩开他,追上袁子清:“袁少傅,我们这会儿不忙,晚上有的是忙的时候,不差接待您这点时间,快进来快进来!”

    袁子清的心口,又是一痛,这几天他是亲眼所见的,蓝天对龙蓝宠到天上,几乎是龙蓝说一他就不敢说二,龙蓝往东他就不敢往西,袁子清明白了,蓝天为何会给自己赐婚,原来找到了内心所爱了。

    所以迫不及待的撇开自己吗?所以还过分的带着龙蓝入住袁府,明目张胆的在他面前秀恩爱吗?

    他是想要像全世界澄清,他对自己没有半分的眷恋,他只宠爱他的新欢吗?

    还是想告诉自己,袁子清以前对你的感情是一场误会,我喜欢的女人是这个叫做龙蓝的女人。

    说不出的心痛,袁子清的心口,似乎在一阵阵的裂开,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太子的性取向正常,他不是该高兴的吗?为什么会那么痛,宛如刀割?

    “不了,龙姑娘,我还是回去吧!”

    “唉,别啊,正好和你说说你的亲事,我嫂子飞鸽传书说她义姐明儿就到了,既然人到了,那也不要多等了,就挑选大后天九月初九,多好的日子,就挑这天成亲如何?”

    袁子清身形一怔,却根本没有说出决绝的话的余地。

    太子钦赐的婚姻,龙夫人的义姐,龙姑娘钦点的日子,他还能说什么:“一切都听凭龙姑娘的安排。”

    “那好,放心,我一定会让你的婚礼,成为全京城最轰动,最热闹的,好了,你回去吧!”说完,龙蓝就热情的把袁子清送到了门口,看着袁子清走远,她又回来扒拉上了蓝天。

    “哈哈,开心吗?有喜酒吃了!”

    蓝天一直隐忍着不发作,以为这个龙蓝是来帮忙的,但是现在他算是看透了,她那里是来帮忙的,她存心是来捣乱的:“龙蓝,人的忍耐力都是有限的,你明明知道我爱子清之深,居然还和我开这样的玩笑,娶亲,你让他娶亲,你是想看着我死是吗?或者这就是你真正的目的,我死了,你就霸占我的尸体,是不是?我告诉你,我的心我的身体都是子清的,你半分都别想要。”

    “嘻嘻!虽然你长的是不赖,但是死了就是副臭皮囊了,我也看不上了,所以你得给我好好活着,而且你死了,袁子清可没的救了,你没发现,他看到我们亲热死后,那眼睛里啊,藏着死水,死寂一片,哈哈,蓝天你好福气啊,虽然袁子清不肯承认喜欢你,那是咱们刺激还不够,继续刺激,刺激到顶点的时候,我就不怕他不发作!”

    龙蓝虽然嘻嘻哈哈的,但是却说了这些天蓝天最爱听的一句话。

    “你的意思是,我们这样,包括让他娶妻,都是在刺激他?”

    “那是,刺激他看清楚自己的心,看清楚自己真的想要的是什么,我嫂子临走之前就这么和我交代的,我只不过是让刺激来的更猛烈点罢了,来,亲一口,再刺激刺激他!”

    “滚开,他已经走了,找谁刺激去!”

    蓝天是明白了,这几天为什么她要把自己收的“服服帖帖”的像个二十四孝相公,原来都是在刺激他的袁子清。

    想到龙蓝说的袁子清眼神里一片死寂,他心里就高兴,如此,是不是子清在乎自己和别人亲热,如此,是不是子清开始看清楚自己的心了?

    回了房,心口依然痛楚,用力的压着心脏,才能稍微的舒缓一下,看着书桌上谎言的赐婚圣旨,袁子清的眼眶湿润成了一片,说不出的委屈,说不出的难受。

    “为什么,殿下,即使你不喜欢我了,也不必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告诉我。”贝齿咬着薄唇,心里有某种情绪开始泛滥,妒忌,应该是妒忌吧,妒忌龙蓝可以光明正大的搂着蓝天,妒忌龙蓝这一无所顾忌的亲吻蓝天,妒忌龙蓝可是肆无忌惮的爱上蓝天。

    而他却不可以,龙蓝能做的一切,他都不可以。

    心脏好痛,似乎里头有无数个声音在对袁子清叫嚣:“承认吧,承认你爱上了殿下吧。”

    “你还想欺骗自己到什么时候?你还有几天可以活了?你数数那续命丹,只有五粒了,你就不能放纵自己一回。”

    “袁子清,你想娶是谁?龙夫人的义姐吗?还是其实这辈子,你只想要做一个人的夫。”

    “子清,看看清楚,你心底深处的这个人是谁,看看清楚,这份感情是友情还是爱情。”

    “子清……”

    “袁子清……”

    脑袋好疼啊,撕裂一般的痛楚,无数个声音从心底开始叫嚣,一直刺激着他的大脑,他按着胸口捧着脑袋,眼泪落了满脸,脸色一片凄楚。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待他醒来,是躺在床上,子敬在边上伺候,一看他睁开眼睛,忙惊喜道:“少爷,你醒了?”

    头还是痛痛的,嘴巴里有些苦涩的味道。

    “怎么了?子敬,你这么在这里?”

    “啊呦少爷你真是要把人急死了,居然好端端的晕倒在书桌上,还好天下第一神医在我们府上,他说你只是伤心过度晕厥了,少爷,你在伤心什么啊,老爷夫人都还说你这几天天天都好好的啊,怎么会伤心过度!”子清连珠炮发的追问,让袁子清心口难开。

    他不能告诉子敬,他伤心的到底是什么。

    怕子敬追问更多,他只能疲累的开口打发他先出去:“我有些饿了,给我弄些吃的来吧,我看夜色夜深了,别告诉我爹娘我醒了,省的吵醒他们。”

    “是啊,这几日老爷夫人可算忙坏了,小姐都天天喊累呢!”

    子敬说这些的时候,满脸的喜色,袁子清不解的问:“高兴什么呢?老爷夫人小姐累坏了,你很高兴吗?”

    “哈哈我的少爷,你这句话可是在责备我呢!不过我确实高兴,因为余神医说你醒了就不碍事,不妨碍婚礼的进行,我的少爷啊,等到天亮了就是九月初九了,我们少夫人就要过门了,老爷夫人小姐啊,这几天都在张罗着你的婚事呢,今天布置了一天的喜堂……还有……少爷好福气,少夫人长的貌美如仙……而且……”

    子敬接下来说了什么,袁子清一概没有听进去,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原来,已经九月初九了。

    子敬以为少爷开心坏了,所以他说完一通后,就赶紧出去给袁子清拿食物,留袁子清呆呆一个人在床上发愣。

    眼前,似乎开始出现幻觉,是一张张蓝天的脸。

    新婚前夜,他的脑子里,心里,眼睛里,居然都是蓝天。

    生气的蓝天,开心的蓝天,孩子气的蓝天,暴怒的蓝天,俊美的蓝天,骑马的蓝天,念书的蓝天……

    各种各样的蓝天,在眼前一个个晃过,他伸手要去触碰,可是手却穿透了他的脸,一把抓,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了。

    “殿下,为什么,直到现在我才看清自己的心,可惜你已经不爱我了,可惜我也快死了,殿下,如果有来生,如果有来生……”

    哽咽的说不下话去,那落在空气中的手,却忽然被一把抓的稳稳当当,他欣喜的转头,以为是蓝天,却看到子敬一脸的迷惑:“少爷,你在说什么呢?”

    “我……没什么!”终究是见不得人的感情。

    “喝粥吧!明天你大婚,这几日太子殿下和龙姑娘都有帮忙布置礼堂呢,龙姑娘的手真是巧,一下就扎了一个大红花,一下又扎了一个大红花,殿下可能没有做过这些,手可笨了,哈哈……”

    子敬心情很好,一面给袁子清说着这几天的趣事,一面喂袁子清喝粥。

    袁子清什么都不愿意听,太喜庆的场面,只会衬的他内心更加的疼痛。

    “少爷,少爷……”子敬看他面无表情,以为他怎么了,忙轻唤了他几声。

    “嗯?怎么了?”袁子清看向子敬,茫然的问道。

    “我刚才说,少夫人长的可美了,你听到没?”

    “听到了!”淡淡的应一声,是美是丑又有何所谓,反正他快死了。

    想到这,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头起来,龙夫人该不会不知道自己快死了吧,为什么还要把她义姐嫁给自己当寡妇呢?

    这么说来,是很不对头,他看向子敬,皱眉问道:“子敬,余神医可睡下了?”

    “不知道,怎么了,少爷?”

    “你能帮我去找他下吗?就算睡下了,也说叨扰了,让他务必过来一下!逼不得已,就说我病情有些古怪。”心里怎么想都开始想不通起来,为何龙夫人会做这损己不利人的事情。

    特别是子敬说到那女子极美的时候,他就更加诧异了,如果是美极了,又不会愁嫁,何苦要来袁家做寡妇?

    余代还没有睡,听到袁子清找自己,他就跟着子敬过来了,一进来,袁子清吩咐子敬先出去,然后自己从床上爬起来,二话不说的就直接给余代跪下磕了个大头,弄的余代有些手足无措。

    “袁少傅,地上凉,起来说话,这是怎么了?”余代生性是淳厚又朴实,虽然贵为神医,但是对这一套一般都是受不来。

    袁子清不肯起来,哀求:“余神医,请你告诉我实情,为何明知道我要死,龙夫人还要把义姐嫁给我?”

    余代愣了一下,随后眼神飘忽了几下,底气不足的道:“谁告诉你你要死了?”

    “这瓶药!”从床头抽出一个青花瓷小瓶,送到余代面前,“小舞恩人曾经无意间透露过,这是续命丹,我早就知道续命丹的功效,一粒能延续人一日性命,余神医,如果我身体好好的,为何要服用续命丹,请您无论如何实话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余代没有想到小舞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徒弟,居然会把这信息给透露了,眼下要他撒谎,真的为难死他,他这人生平除非是被他庄主逼的,不然绝对不会撒谎。

    所以他只能支支吾吾不言语!

    “余神医,是不是你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殿下曾经和我说过,我的病需要三味奇药才能医治,可是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服用过那三味奇药,是不是我的病已经病入膏肓,灵丹妙药都救不了我了,可是若是如此,那为何龙夫人要让她的义姐嫁给我,嫁给我这个将死之人?”

    这分明是矛盾重重的,袁子清之前都太过执着于思念蓝天以及静候死亡,所以一时间居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待今日想到,他才发现,处处都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疑点。

    余代被他问的没法了,只能丢下一句:“唉,你以后会明白,反正别问我,我什么都不会说!”

    余代转身就要走,忽听的身后一阵刀剑出鞘的声音,他吓的赶紧停了步子,扭回头来,却看到袁子清一把匕首抵靠在脖颈上,白皙的脖颈上,渗出了点点血珠。

    “余神医,反正我最多也就四五天的光景了,呵呵,我不是想以此逼你说什么。我只是不想龙夫人的义姐守寡,我会觉得对不起那个女子,所以……”

    “别,别啊!你的病,有的救的,你听我说……”眼看着匕首就要嵌入皮肉,余代被他打败了。

    然后,把三味神药缺药引子啊!

    药引子是自己心爱之人的十指之血啊!

    蓝天知道他宁死不会承认自己喜欢男人啊!

    龙夫人龙姑娘设计刺激他看清自己的心啊!

    等等等等,悉数靡漏的都和盘托出。

    袁子清脖子上的匕首,软软的摔落到了地上,幽幽的喊了一声:“殿下!”既然是饱含深情。

    余代赶紧上前给他止血:“袁少傅,为了活下去,你必须爱上一个人,谁都好,但是一定要从心里爱上知道吗?还要那个人心甘情愿的为你贡献十指鲜血。”

    续命丹已经不多了,我最近在努力调配新的续命丹,但是那丹药练成就需要好几年,恐怕……

    “谢谢你,余神医,谢谢你们!”袁子清含着清泪,转头看向余代,满脸的感激之情。

    “谢就不必了,夫人是个善良之人,见不得你这么死去,所以才……才想做这些刺激你!”

    “我知道,殿下在哪里?”好像见到他,或许一开始他就和自己挑明自己的病需要心爱人的十指血,袁子清确实会宁死都不承认自己爱上了蓝天。

    可是现在,当蓝天做了这么多,当看到自己的心一点点的瓦解,露出心底深处那个人的脸孔的时候,他就知道,蓝天成功了,他成功的让自己从心底爱上了他,深深的,或许早就埋下了根,如今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的爱。

    余代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还是回了他一句:“估计是在西厢房吧,今天太子也累坏了。”

    不顾脖子上还在溢血,袁子清只着了里衣里裤,光着脚就往西厢房跑,一刻不停,石子嵌入脚底了,他都浑然不觉。西厢房里,还亮着灯,袁子清抬手敲门,来开门的是穿着个小肚兜的龙蓝,打着哈欠呼着热气。

    以为是丫头来敲门呢,待看到门口的人是袁子清后,龙蓝好歹也是个女孩子,忙一把关上了房门:“袁,袁少傅,你,你穿成这样过来干嘛!”

    “龙姑娘,在下无意冒犯,只是想问下,殿下在吗?”

    “在浴泉那边呢!”龙蓝不知道袁子清半夜三更的找蓝天干嘛,但是他居然穿成这样主动来找蓝天,呵呵,事情难不成不用走到最后一步,就成了,龙蓝贼贼的笑,热情的给袁子清指明去向。

    袁子清赶紧往浴泉那去,龙蓝为了看热闹,也穿好了衣服,往浴泉赶。

    浴泉处,蓝天光裸着身子,疲累的躺在温热的泉水中,背靠着光滑的泉石,双手展开,微闭着眼睛,心情沉重。

    明天就是最后一招了,如果还不能刺激到袁子清,那蓝天只能用最后的极端了。

    龙夫人说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使出那招,可若是袁子清持续“执迷不悟”,真的就只有那一招了。

    沉沉的叹息了一口,耳边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蓝天以为是龙蓝又来偷窥他洗澡,头也不回不耐烦道:“龙小姐,你有完没完啊,你就这么喜欢偷看男人洗澡,我告诉过你,不要偷窥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和我的心,只属于我的子清。”

    身后的脚步声停滞了,带着低微的哭泣声。

    男人的声音!

    蓝天这才发现来人不是龙蓝,赶紧转头,却见袁子清光着脚丫穿着里衣里裤出现在自己的身后,眼眶一片红润,模样楚楚可怜到让人心疼,更让人心如刀割的是他脖颈上,那斑斑干涸的血迹。

    “子清!”

    “什么都别说了!”

    袁子清出声制止了蓝天的发声,然后,径自走到泉池边,顺着石阶走了下来,靠近蓝天。

    “子清,怎么了?”

    “别说话!”袁子清已经近在咫尺,那打湿的里衣下,若隐若现的两点红梅,简直就是在引人犯罪,而那梨花带泪,楚楚可怜的两汪清泉,更是让人血脉贲张。

    蓝天的喉头,忍不住的翻滚了一下,他不知道袁子清这是怎么了,还想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唇上,陡然覆上了温热的两片香唇。

    浑身都僵硬了,蓝天水底的手,用力的捏着自己的大腿,痛楚的袭来,告诉他这不是在做梦。

    袁子清的吻,生涩却迷人,确定不是做梦后,蓝天反客为主,一把把袁子清压在石壁上,然后,长驱直入,用唇齿蹂躏他的舌尖,吮吸他的香甜。

    此刻,所有理智和伦理道德都全线崩溃,只剩下内心深处对他无止尽的期待与盼望,奔涌而出,势不可挡。

    袁子清心甘情愿的回应,承受,直到彼此呼吸开始急促,他才轻轻的推了下蓝天。

    蓝天知道自己快要把他的呼吸给剥夺了,不舍的放开他,捧住他的脸,稍显得有些惶然和猝不及防。

    “可以吗?真的可以吗?子清,真的可以吗?”他亲吻着袁子清的脖颈,耳垂,惴惴地问。

    袁子清羞涩的点头,伸手拉来自己里衣的腰带……

    也许是等待的太久,两人都倾尽全力,袁子清自蓝天的爆发中流下了眼泪,内心的快乐达到了顶峰,几乎让我我发承受。

    蓝天惶恐地搂着疲软的袁子清说:“对不起,对不起,是不是弄疼你了。”

    袁子清脸色绯红一片,极致欢愉后的全身酸软,让他如同一团棉花一样,倒在蓝天的怀里,轻轻的依附在他胸膛上,不停的喘息:“第一次,有点疼。”

    “多几次,就会好的!”蓝天的幸福感,如同这泉水边上的壶嘴,汩汩的不停冒出。

    袁子清攀附他的脖子,羞的满面通红,却是温顺的点头:“嗯!”

    “子清,爱我吗?”这是蓝天最想听到的答案。

    袁子清的回答,几乎让他等待一秒都是煎熬,可是当真正等到答案的那刻,似乎所有的煎熬,都化作了漫天的喜悦。

    “殿下,我爱你!”

    “哇,太好喽!”

    ……浴泉门口,传来一阵比他抢先了一步的欢喜声,袁子清闻声,赶紧推开蓝天,急忙去捞水上漂浮的自己的衣服,蓝天却一把拉住他,揽入怀中,轻吻他的唇瓣:“别跑,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

    然后,一改温柔,对着门口没好气的吼一声:“赶紧滚,让余神医准备好三味神药,我马上就到。”

    “殿下!”想到他要放血救自己了,袁子清心里就满是疼痛和不忍。

    “不要喊我殿下,喊我蓝天!”他诱哄,轻啄他的唇和额。

    袁子清羞赧无边,却并不逃避自己的内心:“蓝天!”

    “真乖!呵呵!”像是哄孩子的一声欢笑,让袁子清更是羞赧,伸手推拒了一下蓝天,“我是男人,不是孩子。”

    蓝天扑了过去,抱住他把他压入水花中:“我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丑人还是美人,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这辈子,下辈子,永生永世,答应吗?”

    “哪有这么霸道的,这辈子就够我受的了,你脾气那么差,动不动就砸东西,而且……唔……我错了,蓝天,我错了……唔,不要,余神医还在等呢,唔……”

    良久,火苗才熄灭,蓝天轻抚着袁子清脖颈上的伤口,心疼道:“这是怎么回事?”

    蓝天便把自己企图自杀,余代把所有和盘托出的事情告诉了蓝天,末了,握住了蓝天的手,一根根放在唇边吮吸:“我欠你的,这辈子都还不清。”

    “不就是一点血吗!不过,你确实欠了我,所以,这辈子你都别想走,知道吗?”要挟的捏了捏袁子清的腰肢,袁子清哈哈的轻笑起来。

    两人打打闹闹的从水中出来,龙蓝已经好心的送了换洗的衣服过来。

    然后,带领两人往余代那去。

    十指之血,连心而出,蓝天把袁子清哄了出去,不让他看,还骗袁子清只要每根手指一滴就可以。

    袁子清被拒之门外,心急的直敲门。

    “殿下,有点痛,请忍耐着!”十指同时割开,鲜血汩汩而出,下面一个海碗,要装满整整一碗才可以。

    龙蓝都有些看不下去,出门陪袁子清。

    “怎么样?怎么还没好?”袁子清心急的拉着龙蓝!

    “快好了,就是在处理伤口呢!我们先去收拾下残局吧!”龙蓝知道袁子清在门口,蓝天痛死也不会叫一声,所以想着法子把袁子清支开,让蓝天痛快的喊几声。

    “什么残局?”

    “还不是你的婚礼,为了刺激你,这婚礼可是玩真的,那姑娘是我租来的,不是我嫂子的什么义姐,先要派人把姑娘送回去,然后着喜帖都要收回来,然后这礼堂啊什么的都要拆掉,好了好了,随我来!”

    门外,脚步声渐行渐远,看蓝天忍的痛苦,余代于心不忍:“痛就喊吧,人已经走远了!”

    蓝天的额头全是汗水,背上也让汗水渗透,脸色一片苍白,却始终咬牙忍耐着。

    “不是很疼!”

    能不疼吗,十指连心呢!

    一海碗的血,加上三味神药,救了袁子清的命,可是剩下的残局,可真不好收拾了。

    首先这场乌龙婚礼,惹的袁家损失不少,损失事小,面子事大,大家都知道袁家儿子要迎娶龙夫人的义姐,结果忽然女方坐车回家了,然后狐狸也取消了。

    于是袁家二老的面子,可是落了一层又一层,大家口口相传龙夫人的义姐看不上袁家,所以主动退婚了。

    乌龙婚礼的倒面子传闻毕竟是传闻,可以平息下来,可是蓝天和袁子清的事情,该如何收场?

    不得已,龙蓝只能搬出了銮寿山庄,荒唐的以銮寿山庄的名义,给蓝天和袁子清赐婚。

    这一举动,天下轰动!

    太子好男色,喜欢袁少傅,再也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而是人尽皆知。

    龙蓝知道自己闯祸闯大了,还不如低调的用暂死药杀了蓝天和袁子清,然后把他们偷渡到荒郊野岭,醒来后全世界都以为他们死了,他们就可以逍遥快活呢。

    她夹着尾巴想逃跑,却被余代死死揪住:“你不怕你哥哥杀了你?把这事情处理好了再滚。”

    “干嘛要我处理啊,这是他们的爱情,又不是我的!”龙蓝委屈到要哭鼻子。

    “你闯的祸,谁让你用銮寿山庄的名义乱指婚,不负责,我就替銮寿山庄行道灭了你!”余代可不是说笑,所有涉及到銮寿山庄利益的事情,他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做。

    龙蓝知道怕了,于是只能绞尽脑汁的想办法。

    嘿嘿,有了!

    “皇上,虽然你对太子寄予厚望,但是太子根本无心朝政,只想喝袁少傅双宿双飞,如此之人,你真的觉得能扛起这蓝月王朝啊?我看了你的三儿子,虽然年纪尚小,但是文韬武略,他自幼丧母,不如过继给皇后,这样也算是蓝天的替代,你们好好培养,肯定能比蓝天还出色的。”

    龙居宫里,龙蓝不怕死的呈言,蓝天也在旁边,听到开口,他忙着帮腔。

    “父皇,让我当太子,不然杀了我吧!”

    “你给朕闭嘴!”黑脸看着蓝天,皇上其实早就知道,蓝天就算是登基了,他好男色的事情也是举国皆知道,百姓和群臣根本不会服他,而且蓝天自己也无心上位,就算是逼他,他宁可去死。

    呼,深深的吐了口气,皇上看向了龙蓝:“朕知道,朕现在唯一能做的,一个是杀了袁太傅……”

    “父皇,那儿臣……”

    “不是让你闭嘴吗?”冷冽一眼扫过来,蓝天不敢说话了,“当然我知道我杀了袁少傅,蓝天也不会独活!所以我只能做第二个选择,把他们送走!龙姑娘,听说你精通五行八卦,麻烦你布施桃花阵,把蓝天和袁子清送入其中,我不想世人那他们两个做文章。”

    哇,太好了,这岂止是一个好字能形容的结果。

    皇上如此发话,又召见袁家二老,袁夫人始终在哭,是不舍或者不甘就不得而知了。

    而袁太傅,则是一脸凝重:“也只能如此了,一切听凭皇上安排。”

    “老三的学业,以后就交托给袁太傅了,希望你依然如教导蓝天那样不遗余力!”

    这是信任的表现,袁太傅教出了一个“断袖”,皇上居然还把第二个太子交给他,袁太傅自然是感恩戴德:“臣领命,臣必当竭尽毕生所学,让三皇子成为出色的太子!”

    “回吧,唉,石崇啊,很久以前就想和你结亲家,没想到……唉,回吧,回吧!”

    皇上眼神里的无奈,袁太傅感同身受。

    或许全天下都感到无奈,只袁子清和蓝天,相拥而眠,彻夜兴奋不已。

    从今以后,他们便能与世隔绝,不用在乎世俗的目光,一辈子相守相爱,永世不离了!

    ………………………全文完………………………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娘子为夫饿了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392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