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都市 > 娘子为夫饿了 > 第 42 部分T

第 42 部分T


    我打败,然后甘拜下风,这样……”

    “你闭嘴!”蓝天暴吼一声,看着袁子清被吓坏的样子,心口一疼,语气放了柔缓,:“子清,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吼你的。”

    为何,袁子清忽然有种小委屈的感觉。

    “子清,我错了,是我太任性了,我不该上去比试的,子清,好子清,我们过去赔礼道歉花点银子,再不济把她安排给礼部侍郎家的二公子,这也算对得起她,子清,子清,好不好吗!”

    蓝天有些孩子气的拉着袁子清的手臂,不停的摇摆。

    袁子清无奈的叹息一口:“殿下,你不知道声誉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有多么重要,女人生来……”

    “不要和我讲这些大道理,我不爱听。”蓝天头疼的打断他,“总之我不会娶她,你,更是休想,你是我的,除了我,谁都没有权利支配你的婚姻,包括你自己!”

    心跳陡然漏掉了一拍,又来了,这样本该属于男女之间暧昧的,霸道的宣言。

    “殿下!”袁子清不折不饶!

    “在这等着,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去摆平,你若是敢过来,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君无戏言,这话是你经常教育我的,我这次就给你兑现,君无戏言,你不要过来搀和,听到没?”

    蓝天“恶狠狠”的警告了一句,拔身朝着方才的擂台而去,袁子清是臣子,君王的命令哪里敢不听,如今他一动不敢动的站在远处,脖子却盼的老长,祈祷着蓝天千万不要惹事了,也祈祷着他当真有法子摆平,别让人家闺女丢了脸面。

    蓝天回了方才的擂台,抬眼看了下下面,然后对俞老爷和各位道:“各位,其实我是礼部侍郎的门生,这次听说有比武招亲,所以替我们二公子参加比赛。我们二公子想必大家都知道,年纪轻轻,就官任从三品锦衣卫副指挥使,如今年二十有一,尚未娶亲,一表人才,前程似锦,早就中意了俞家小姐,奈何他公务繁忙,抽不出空,所以……”

    蓝天口若悬河,硬生生的把礼部侍郎家的二公子给出卖了,胡乱牵了一条红线,等他回宫找那礼部侍郎王贤德来谈个话,不怕王贤德不要这个二儿媳妇,这可是太子的亲自赐婚,是他王家的福气。

    玉老爷闻言,那喜色,就快要从眼珠子里迸出来,礼部侍郎家的二公子,当今少年有位的锦衣卫总指挥使居然看上了他的闺女,而且自己走不开,不喜让人代为比武来攻擂,这……这……这是他俞家祖上积德修来的福气吗?

    听蓝天絮絮叨叨一堆说完,他忙应和:“承蒙王指挥使厚爱,承蒙工资帮忙,承蒙各位赏脸……”

    一堆的客套话,蓝天懒得听他讲,于是打断了他:“十天后,王家会派人来送定亲礼,迎娶是事宜,你们再慢慢商量。”

    说完,他一跃下台,好心情的朝着袁子清走去,不忘对他挤眉弄眼,示意事情搞定了。

    “是,是,公子好走,好走!”走的老远了,好听俞老爷激动的半死的给他送别。

    袁子清回头看了下场面,那围观的人的脸上写满了羡慕和妒忌,一点没有对俞家的半分嘲弄,反倒各各都掐媚的给俞老爷道贺起来。

    他不由得有些纳闷:“殿下,你都对他们说了什么?”

    蓝天于是把自己方才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给袁子清听,直听的袁子清目瞪口呆。

    “怎么样?我聪明吧,如此一举两得,那王贤德,估计也得乐和坏,我这金口,可是第一次给人指婚,他儿子好福气啊!”

    “殿下,你这些旁门左道的歪点子,是心术不正的表现,你是和谁学的!”袁子清看着自己父亲一手教导出来的太子,居然尽是些小聪明的把戏,不由的有些来气。

    “什么叫旁门左道的歪点子,我这叫临机应变,哪里像你,笨蛋,居然想对别的女人以身相许,是不是娶了后还打算洞房啊——你要是敢,我就让你做太监!”明明是问袁子清话,却不给袁子清一个回答的机会,直接下了威胁论。

    袁子清脸色木然红了起来,争辩道:“我总要娶亲的,你总不能为此阉了我,这是哪一条国法规定的,太傅不能娶亲。”

    “没有国法规定,也没有枉法规定,是本太子的规定,而且,是只对你一个人的规定!哈哈哈!”蓝天爽朗的笑声,听的袁子清脸色又红了一阵。

    什么乱七八糟的规定,为什么他要给自己做这种规定,真是让人猜不透想不明白,心里却是莫名其妙的狂躁起来。

    以至于之后两个人都逛了什么铺子,买了什么东西,吃了什么食物,他一概都没记入心间,只记得最后要回宫的时候,他忽然变戏法似的从手里编出了一朵花:“送你!”

    这花怎么会从他手里出来的,袁子清很是奇怪,粉红色的月季,花枝上的刺已经削平,如今迎着微风,花瓣微微颤动,楚楚动人,他伸手接过。

    “谢谢殿下!”脸居然羞红了半边,他怎么会接过来了,这是花啊,这不是扇子或者衣服或者玉器,这是花啊,相赠鲜花的,一般都是男女之间传情,这个殿下,他到底要做什么,而他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手里的花朵,滚烫起来。

    却听的蓝天爽朗的哈哈大笑:“子清,这辈子,你是我第一个送花的,也是唯一一个,所以……”

    所以什么?袁子清害怕又期待的等着下文。

    “所以啊,你以后要加倍努力的陪我练字读书,父皇明天要催我背诵《国赋》,你今天留在宫里,给我温习吧,不然我背不出来,太傅也要受责骂!”

    搬出了袁太傅,不怕袁子清不留下。

    袁子清轻笑一声,算是自嘲,他怎么会有所期待这“所以”之后的内容,他当真是疯掉了。太子不过是把他当做朋友而已,他这都想歪去了哪里。

    “好!”简单利落的应了个好,他告诉自己,再也不许胡思乱想了,太子生性顽劣,却又很是真性情,有些话,当不得真,也绝对不能当真。

    第三章 窥听春事【番外】

    是夜,袁子清下榻在重阳殿西厢房中,本来以为当真是陪蓝天背诵《国赋》,只是到了夜晚,蓝天居然拉了他到清泽园,说要和他秉烛夜游。

    “殿下,你不用温习《国赋》吗?”袁子清怕蓝天玩物丧志,他和他父亲,更重要的是皇上皇后,都对蓝天抱了极大的希望,蓝天是蓝月王朝的储君和未来,所以教导上,他们都格外用心。

    本来以为蓝天当真是为了学习才留下自己的,没想到来个什么秉烛夜游,他有些微微气恼,却也不能发作,为人臣子,君臣之礼必当牢守牢记。

    “温习那做什么?”蓝天不以为意道。

    “你不是说皇上明儿个要考你吗?”

    “哈哈,子清,你可真好骗,父皇这几天忙着接待使臣,哪里有时间管我的学业!”蓝天哈哈大笑起来,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过分了。

    “殿下,你怎么可以!”

    “嘘,别出声,别让人发现我大晚上偷偷溜出去了,走!”蓝天把手指比划到袁子清的唇畔上,那温热的触觉,让袁子清面色一红,幸好是夜里,不然他真害怕他脸红,会让蓝天误会什么。

    “殿下!就算你欺骗了微臣,微臣也没关系,现在也已经深了,该是安歇的时候,你龙体为重,不能……”

    “子清,你好啰嗦啊,像个管家婆!”蓝天口无遮拦的把袁子清比成管家婆,袁子清脸色蓦然一篇通红,这下是真的说不出半句话了。

    管家婆,不就是娘子吗?这个太子,也太顽皮了,怎么把他比作那个!

    正了正心神,袁子清告诉自己,脑子里不要再有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了,太子不过是把他当做好朋友好兄弟,所以才没有什么顾忌的亲近和开玩笑,他怎么能当真,甚至想歪呢。

    思想之间,人已经被蓝天偷偷的拉出了重阳殿,到了重阳殿不远处的幽静园子——清泽园。

    “殿下,我们到底是要来这做什么,白天的时候不能来吗?”清泽园挨着重阳殿而建,白日里有时候两人会散步来此,为什么非要这么神神秘秘偷偷摸摸的大晚上打着灯笼过来。

    进了园子后,蓝天甚至把灯笼给熄灭了,弄的越发的诡异和神秘。

    “嘘!我和你说,我们是来探险的!”

    一听险字,袁子清不镇定了:“有刺客吗?清泽园里有危险吗?殿下……”

    “嘘,你听,奇怪的声音来了!”蓝天竖着耳朵,静静聆听,这认真劲儿,惹的袁子清浑身也紧绷起来,竖着耳朵细细聆听。

    “听到没……好像是女人的声音!还有男人的吼声!”蓝天边偷听,边和袁子清商量着。

    “嗯!”袁子清毕竟也才成年不久,虽然心智较为蓝天成熟,但是对于新奇的事情,总也有意欲去探究一番,于是,屏气凝神的,开始分辨这女人和男人的声音在说什么。

    只是除了嗯嗯啊啊的痛苦的呻吟,还有男人低吼的声音,他什么话都没有听到。

    蓝天也听不清楚远处隐蔽的假山后,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些痛苦又舒服点嗯嗯啊啊,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有人公然在宫里行凶,可是不可能,这声音他好几晚路过都听到了,第二天也没有听说宫里有人失踪啊!

    “我们去看看!”他的好奇心,可比袁子清重多了,而且他是太子,他说的话就是圣旨,袁子清不能不从,尤其是他一拉住他的手,他就无力反抗和劝说了。

    由着他牵着自己的手往前,清冷的月光下,他的手很黑,可能是因为他经常去围场骑射的晒的,而反观自己的手,白皙细腻,一黑一白,交握在一起,好像男人和女人……“怎么回事,袁子清,你是不是脑子坏了,怎么居然把自己比作了女人。”奇怪的想法,让他心里心里暗自嗔了自己一句,然后,暗暗呼出一口气,不让自己在胡思乱想。

    蓝天拉着他,悄悄的靠近假山,他心口突突的见长的跳动起来,他们真的像是来探险的。

    那双说话的男女,好像在背后这座假山的山洞里,蓝天推推他,指指上头!

    他抬头看去,边上有一条小道通向假山顶部,蓝天的意思是说让他上去!

    于是他很听话的蹑手蹑脚的上了山顶,蓝天随后跟上,山顶有一座亭子,蓝天拉着他的手坐在亭子上,压低着声音在他耳边道:“我们在这里听,即使被发现偷听了,我们也可以说是在赏月。”

    袁子清忽然觉得蓝天好好笑,他是太子,他就算要光明正大的听假山里的人在说什么悄悄话,又有什么关系,还要给自己找借口。不过想到蓝天那个变扭个性,他们如今坐在凉亭上,也不失是一种君子光明正大“偷听”的行为。

    陪着蓝天坐在凉亭上,假山里的声音,与在远处听的时候完全不同,这次不是单纯的只有一些压仰的嗯嗯啊啊的呻吟和男人的低吼,这次,伴随着让两人都脸红心跳,呼吸困难的羞人话语。

    “啊,好哥哥,摸我,摸我,啊……”

    “哥哥你好猛,哥哥,我爱死你了!”

    ……

    纵然两人都未娶妻,但是这么露骨的调情,他们又不是三岁的小孩,怎么可能听不懂,原来,原来里面是一双男女在偷情。

    袁子清脸色憋的通红:“回去吧!”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蓝天也觉得坐在这里,身体烧的火热起来,于是拉了袁子清的手,半真半假道:“先回去,这该死的狗东西,居然拿在宫里做这些苟且事情,看我不让父皇捉拿了他们。”

    手被拉住,袁子清再也不能像来时候那样自然的让他握,而是好像被烫到一样,忙抽回手。

    “路,路不好走,我,我们挨个下!”他给自己的举动,找了个自认为合理的理由。

    蓝天也没有强求,毕竟下山的路就一条一人的小通道,确实不好走,于是他走在前头,让袁子清跟在后头。

    上来的时候,让袁子清走前面,他走后面,是怕他摔下来自己可以接住,下去的时候,自己走前面,让袁子清走后面,也是同一个理由。

    这温情的小小举动,可惜袁子清没有在意,而是慌慌张张的下了山,然后和蓝天赶紧的离开这“激情”的地方。

    到了一处没有人的树丛里,袁子清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殿下,以后再也不要来探险了,则探险,一点都不好玩。”

    蓝天沉寂着,不知为何,一直没有说话!

    袁子清找了一棵可以依靠的大树,到现在想到刚才听到的那些妖媚露骨的话,还觉得面红心跳的不行。

    他也没有注意到蓝天的一样,等他注意到蓝天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黑暗的树林里的时候,他忽的,紧张了一下:“殿下!”

    莫不是被吓到了?毕竟殿下还小,这种场面,想来也是第一次碰到。

    他轻轻的试探的喊,蓝天忽然一个倾身,动作之快只粗鲁,差点弄疼袁子清。

    “殿,殿下!”感觉到把自己紧紧压在树干上的少年,袁子清有些慌。

    蓝天虽然比他小几岁,但是他的个头,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五官轮廓虽然稍显稚嫩,可是男儿气概尽显其中,尤其是尊贵的身份,更让他看上去特别的威武。

    如今这个已经长成男人露的少年天子,身子整一个压在他身上,把他抵靠在树干和自己胸膛之间,温热的气息,近在咫尺的扑打在他脸上,可以感觉的到,他气息很急促。

    “子清,我想摸你!”

    他突然的请求,让袁子清身子蓦然一怔,他,他说什么?

    “我只摸你上身!”蓝天近乎哀求,但是不得到袁子清同意之前,他也没有要主动无礼的亵渎他的意思。

    “殿下,我,我是男人!”袁子清语气不稳的解释着,未经情事的他,也不知道蓝天是因为受了刚才那双男女的刺激,对男欢女爱的事情动了心,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如果是第一个原因,那他真是找错了对象,他们同是男人,他的上身和女人的构造不同,没有——没有摸头的。

    “就摸一会儿!”蓝天的语气有些嘶哑的了,带着一份迫不及待。

    袁子清推了推他,显得有些有气无力:“殿下,你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子清,我只是忽然很想摸你而已,身体好烫,这里好痛!”蓝天拉着袁子清的手,就这样,在袁子清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把他的大掌,放在了自己灼热的疼痛处。

    袁子清好似手里握着个滚烫的铁球,几乎是触碰到的一瞬间,他就忙抽回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殿下,别胡闹了。”

    蓝天看着他好像有些生气的样子,有些慌了,以前虽然也半真半假的和他开过很多玩笑,亲过他,抱过他,签过他的手,但是这样的亲密接触,确实是第一次,是不是,是不是他太心急了,会不会吓到他的小少傅了?

    “子清!”他上前,轻轻抓他衣摆。

    “殿下,别胡闹了,赶紧回去吧,天色不早了!”袁子清并没有生气,只是震惊,震惊到一时间无法反应而已。

    如今回过神了,他只把蓝天这举动,当做蓝天真的长大成人了。

    下个月的十八,就是蓝天的十六岁生日,届时也是他的成人礼,皇上这几天也偶尔会和他父亲商量给蓝天纳谁家的女儿为太子妃,甚至问了他父亲有没有意愿将他妹妹子芳许配给太子。

    他父亲以子芳年纪尚幼为由婉言拒绝了,太子妃的人选,大概会在镇远将军的大女儿,吏部尚书的二女儿,锦衣卫总指挥使的妹妹三人之间角逐。

    蓝天这样子的举动,好似母猫发情了,看来,是该给他找个太子妃了。

    “好吧,不胡闹了,你不生我气吧?”蓝天上前,又恢复了往日的嬉皮笑脸。

    “不气!”袁子清轻轻的答了一声,而后轻笑了一声,“呵呵!”

    “笑什么?”蓝天不解的问。

    “殿下可知,前几天江小姐和吴小姐,看中了同一件成衣,差点大打出手。”袁子清口里的江小姐和吴小姐,蓝天大概知道是哪两个。

    “知道,镇远将军和吏部尚书为这事,还在朝堂上互相弹劾,被父皇责骂了一顿。”蓝天听他幕后说起过,至于两个女人为何要打架,他幕后是说,估计成衣只是个幌子,这太子妃之位,才是她们打起来的原因。

    蓝天懒得理这些,当时只是对他母妃道:“反正这两个女人,我都不会要!”

    对,他都不会要,他喜欢的人从小到大只有一个,虽然那份爱情只能埋藏在心底深处,但是他是知道的,随着两人年岁的增长,随着父皇母后隔三差五的让他见这个闺秀,看那个淑女,他最某个人的感情,更是浓烈身后,甚至想要和他私奔,走的远远的,那些什么名媛淑女,大家闺秀,他母妃喜欢,就留着自己用吧!

    可惜,落花有情,流水无意,袁子清对他,好似真的只限于君臣,而无半丝非分之想,而且袁子清饱读诗书,紧束于礼教,男男不伦之恋,他看来绝对不会接受。

    蓝天只能平日里有意无意的和他亲昵,让他慢慢的习惯,可是似乎这么多年了,他依然很是抵抗自己的这些亲昵举动。

    蓝天觉得很挫败,自怨自艾着,完全没有听到袁子清接下来在说什么。

    也幸好他没听到,如果他听到,估计会气炸,袁子清那个臭家伙,居然在和他分析是江小姐更适合做太子妃,还是那个吴小姐,甚至还给了他好一堆建议,说的头头是道,眉飞色舞,滔滔不绝。

    幸好,他魂游太空去了,什么都没有听到。

    第四章 亲密接触【番外】

    蓝月王朝言凌四年六月,宫里已经开始紧锣密鼓的准备太子的成人大典,一旦成人礼行过,接下来的,便是纳妃大典,这意味着,蓝天真的成了一个大人了。

    身为太傅和少傅,袁家父子的责任就是不厌其烦,反复一遍遍的教太子成人礼的一些细节的礼俗,太子成人礼之重要,仅次于皇上的登基典礼,所以出不得半分差错,皇上甚至要求袁子清入住飞华斋,每日督促太子勤习礼仪。

    袁子清知道自己责任重大,每天五更就起了,洗漱穿戴整齐,就去恭候蓝天起床,然后督导他把成人礼的宣词背诵一遍,蓝天看着每次看着他严肃又认真的模样,总忍不住要逗他,可是只要看到他因为自己不认真而生气了,他就会老老实实的把宣词的一字不差。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去,转眼就是初九,这日下午,皇后把蓝天叫去说话,半个时辰后,太子没有回重阳殿,而是去了袁子清暂时居住的风华斋,一脸的郁郁。

    “怎么了?挨骂了?”袁子清小心翼翼的问。

    蓝天鼓着腮帮子重重的吐一口气:“母妃已经把人定了。”

    “什么人?”袁子清不明所以。

    “太子妃!”蓝天的话一处,袁子清的心头,没来由的盾重了一下。

    太子纳妃,他不是该高兴的吗?为何,心里会堵的慌,甚至眼眶,好似有些泛潮。

    见蓝天抬头看向自己,他忙敛去了所有奇怪的情绪,轻笑着道贺:“那真是太好了,皇后亲自挑选到人,肯定查不到哪里去。”

    “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明明知道我不喜欢的!”蓝天有些懊恼的忿忿道。

    “身为王者,有很多的身不由己,殿下,和太子妃好好的相处,许你们素未谋面,没有什么感情,但是慢慢的相处,许能生出情愫来。”袁子清劝慰道,却感觉句句都言不由衷,这些话,好似并不像他要表达的,可是,却是他不得不表达的。

    蓝天看向他,眼睛里有些受伤的光亮:“你的意思,是让我和不喜欢的人日久生情?”

    袁子清愣了下,随即温柔笑着点点头:“很多感情都是靠婚后的培养的,我父亲和我母亲是指腹为婚的,在两人成亲前,我父亲甚至没有见过我母亲的模样,但是却也相濡以沫相敬如宾的过了这么多年。”

    “子清!”蓝天的语气,有些落寞,“你舍得吗?”

    “啊?”袁子清吃惊一声。

    蓝天看着他的反应,随即咧嘴笑了起来,“有了妃子,以后就没有这么多时间和你在一起念书玩耍了,你舍得吗?”

    呼……原来是这样啊,这个殿下,话也不讲完整,害他心脏漏跳了半拍。

    “等到殿下真有了太子妃啊,哪里还会惦记着和微臣念书玩耍,有这点时间,都陪了太子妃去了,呵呵,呵呵!”笑起来,怎么觉得有些苦呢?还是袁子清自己的错觉?

    “我不会赔她的,我又不喜欢她!”蓝天孩子气的一屁股坐到桌子上,他真的已经很高了,以前坐到桌子上,他都要跳一下,现在,只是这么顺势靠上去就可以。

    袁子清看着蓝天,眼底里泛着一点宠溺:“现在说不喜欢,不代表以后不会喜欢——哦,对了,一直没问,娘娘到底给你顶了哪家的闺女?”

    “还不是那个锦衣卫总指挥使的妹妹,姓林,名字没记住!真倒霉上次那个姓江的和姓吴的为了一件成衣吵架那是,母妃和我提起,我顺口说了两个我谁都不会要,倒好,给了第三个机会。母妃说了一大堆她的好话,在我听来,简直是折磨人,一个人要真有这么好,还不成菩萨了。什么既漂亮,又大方,既美丽,又端庄,才情卓越,诗词歌赋更是信手拈来,琴棋书画是样样精通,而且最重要的是,说她善良,乐善好施,体恤百姓,绝对是太子妃的不二人选,我当时就和母后说,这种女菩萨,我消受不起。”

    “呵呵,殿下,你可真顽皮!”袁子清轻笑一声。

    “怎么顽皮了,我说的是实话!”蓝天不以为然的把头偏向了一边。

    “林婉容,我有过一面之缘,听说是个才女,长相吗我倒没2可以去记忆,而且那次女眷太多,我也记不过来,只大抵记得长的不错。”袁子清回想着那次一面之缘脑子里落下的模糊身影,对蓝天描述着。

    蓝天脸色随着他的描述,有些拉长:“你在替她说好话?想我娶她?”

    “嗯?——对!”其实不是的,他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并不是特别的替林婉容说好话,不过既然蓝天还问了句是不是希望他娶她,那袁子清的回答是肯定的。

    蓝天脸色,更是黑沉了:“看来,你是巴不得我早日娶亲,好少来烦着你是不是?”

    没想到他会做如此反应,有些激动,有些赌气,又有些恼怒。

    袁子清一时之间尽然不知道作何反应,只楞楞的站在原地。

    蓝天把这不言不语的反应,当做默认。

    “你真的烦我缠着你?”他怒中带着哀,直直的看进袁子清的眸子里。

    “殿下,微臣没有这个意思,微臣是希望殿下早日纳妃,过几日就是殿下的成人礼了,行过成人礼,殿下你就真正的长大成人了,殿下你是一国储君,你是太子,所以……”

    “所以我要娶个不喜欢的女人来证明我是个男人,来稳固我太子的地位是吗?”蓝天近乎是粗暴的吼道。

    对他时不时恶劣的态度早已经习以为常,袁子清并没有被吓傻,但是君颜大怒,他一个臣子能做的,就是跪地:“微臣惶恐,微臣哪里说错了请殿下饶恕!”

    见他给自己行跪礼,蓝天眉头一紧,恶声恶气道:“起来,我不是说过,没有外人就我们两人的时候,不许给我下跪吗?让我说多少次!”

    袁子清无奈的呼一口气,站起身:“殿下,微臣并没有什么恶意,微臣也不是指代不纳妃就证明不了你是个男人,只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常理……”

    “那你怎么不娶?”蓝天一句回敬,袁子清被生生堵塞了所有的语言。

    “说啊,你怎么不娶?你都十九了,你还比我大三岁,你都不娶,你凭什么和我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逼我娶?”蓝天完全是无理取闹了,谁逼她娶了,又不是他袁子清,是皇上皇后,他的父皇母后啊。

    不过算了,袁子清这叫吃哑巴亏,就算知道蓝天这是迁怒,是无理取闹,他也只能随他,闷声不响,他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又说错了什么,徒惹蓝天发一顿脾气。

    这些年相处,他早就摸透了蓝天的法门,不能逆着他,逆着他,他会和你闹个没完没了,发脾气事小,砸东西可是他的强项,从小到大,蓝天只要气的不行了,就会关起门来砸东西,谁敢进去,谁倒霉,每次都要请皇上皇后出动,才能稳住场面。

    但是你顺着他,他就会得寸进尺,比如这次纳妃之事如果你顺着他了,那他就会怂恿你去皇上皇后面前给他求情,这种事情,可是要掉脑袋的。

    所以,对付蓝天,进退都不行,保持沉默才是最好的办法。

    果然,蓝天看他默然无语了,径自扯着嗓子发泄了一顿,也不说话了。

    “子清?”

    “嗯!”

    听他的语气,平静了许多,看来,沉默不语这招,对他是百试不灵,现在他的口气,就好了许多。

    “你过来!”他还坐在桌子上,朝对面的袁子清召唤。

    “是,殿下!”袁子清不疑有他,提步靠近,只是身子未近,蓝天忽然扑了上来,双腿迅速缠上他的腰肢,身子缠在他身上。

    蓝天很壮,所以也重,这样突然的扑过来,差点把袁子清扑的往后跌倒。

    幸好袁子清也有练过几天武功强身健体,所以勉强撑住了,双手几乎是本能的,托住了蓝天的双眼,这个动作,让蓝天身子猛然一颤,袁子清也跟着脸木然一红。

    虽然能暂时托住蓝天,但是毕竟袁子清清瘦,蓝天壮实,袁子清马上就撑不住了。

    “殿下,我松手了,你赶紧下来!”说完,一把松开托着蓝天双股的大手,急着催促蓝天下来。

    不说一个台子做这样轻浮滑稽的举动不成体统,就说两人都是男人,这般亲密的接触若是让人看到了还了得。

    “不下来!”蓝天撅着嘴,孩子气道,这样缠着他,把全身都力量都挂在他单薄的身体上,就是为了惩罚他刚才居然替那个姓林的说好话。

    “殿下,好累,微臣撑不住了,要把你摔地上了,微臣这罪就大了。”

    袁子清双腿都在颤抖,蓝天太重了,就算他想要走几步去撑桌面,但是却也一步都迈不开,只能站在原地,身形已经有些不稳,被蓝天挂的有些微微前倾,脸上也冒了细密的汗珠。

    蓝天忽然很想知道,那一层细密的汗珠是什么滋味,是不是和他嘴巴里的味道一样,是甜的。

    伸出舌头,他靠近他的脸,触不及防的,添上他的额头!

    “啊!殿下!”

    他在做什么?他到底在做什么?袁子清本就强撑着的身体,猛然由了胸前挂着的重物,朝着前面跌去,眼看着连带着身上这只“猴子”,要一起跌倒在地上,身上的猴子忽然松开了缠着他腰肢的双脚,伸手往身后的书桌一撑,整个人,呈半倾倒状斜斜的依靠在了桌边,而袁子清,也顺势跌入了他的胸膛。

    “呵呵,好玩吗?”抱着怀里惊恐未经的袁子清,蓝天本因为纳妃而恶劣的心情,陡然好转起来。

    “殿下!你……”袁子清骂他又骂不得,连数落都数落不来,谁让他是君,他是臣,他只能郁郁的咬着唇,从他身上起来,一张脸孔板的紧紧的,不理会他。

    “生气了?”蓝天见他抽离了自己的怀抱,忙直起身,腆着脸上前。

    “没有!”赌气的道,袁子清真是拿蓝天没办法,真不知道这个殿下,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长大,怎么整天爱喝他玩这些无聊的游戏。

    一如袁子清摸透了蓝天的脾气,蓝天也对袁子清了如指掌,他板着脸孔,言简意赅的说没有,那就是有:“干嘛生气,反正又没有摔着。”

    “殿下,你是金玉之身,方才若是真的摔着了怎么办?如果皇上皇后怪罪下来,微臣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够陪的,你总是这样!”

    “总是哪样?”蓝天故意道。

    “总是拿微臣开玩笑!”袁子清忿忿道,方才的事情还让他心有余悸,如果真摔着了,如果摔伤了,那可怎么办?虽然皇上皇后不至于要他的命,但是这么摔一下,肯定会摔疼的,搞不好还会磕伤后脑勺,他这个人,有没有想过后果啊。

    “子清!”

    “嗯!”

    “不生气了,以后不敢了!”他讨好的上前,揪住他宽大的衣摆,孩子气的摇摆。

    每次只要惹了他生气,他就摆出这一招,屡试不爽,袁子清肯定会原谅他。

    “唉!”叹息过后,应该就是那句了,“殿下,下不为例。”

    “嗯嗯!下不为例!”下次,他会换别的法子耍他。

    看着蓝天认真点头的模样,袁子清也不舍得气他了,轻笑一声,他整了整身上褶皱的衣衫,道:“殿下,成人礼的细节,你都巨细靡漏的记下了吗?”

    “记下了!不用担心了,出不了差错的。”蓝天对此胸有成竹。

    “殿下自幼记忆就非同一般,只是你不好学,不然别几个王子,就算加起来,也比不上你!”袁子清说的是实话,蓝天只要想学,厚厚一本书,他用不了三天,就能全部背下来,一字不差,这可是连袁子清都自认办不到的事情。

    只是蓝天就是个陀螺,你抽他一下他才转一下,你不抽他,他又懈怠了,平日里,袁子清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他父亲袁石崇那么严格,太子就算想偷懒也偷不来,不过这次事情非同小可,袁子清自然不敢怠慢。

    一天基本要问个百八十遍蓝天有没有记下,蓝天给他问道耳朵都起茧了,但是却还是喜欢听他关心自己的事情,每次都会不厌其烦的保证已经记下了。

    听袁子清这么夸赞自己,蓝天心里美美的,他知道袁子清绝对不是恭维,袁子清清澈如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官场的这一套阿谀逢横的气氛,他是一丝半点都没有沾染上,所以他的夸奖,绝对是真心的。

    “我真有这么好?”蓝天得意看着袁子清,有些小虚荣,换别人夸他他还不待见听,但是对方如果是袁子清,就不一样了,他非但跟乐意听,还想听更多。

    “呵呵!殿下,都快傍晚了,你该回去用膳了!”袁子清知道他又在讨夸了,轻笑了一声,心里头柔柔的,还真是个小孩子。

    “是啊,怎么都快傍晚了,和你在一起,时间过的真是快!”蓝天忽然一个跨步走到袁子清面前,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的脸,“都说恋人之间才有这种感觉的!”

    袁子清心头跳跃了一瞬,笑笑:“殿下,好朋友之间也可以有这样的感觉,把酒言欢,谈天说地,时间是过的很快的。”

    “呵呵,那倒是!”蓝天拍拍袁子清的肩膀,“要不今晚过去我那睡吧,晚膳也过去我那用,我们来个把酒言欢,谈天说地,怎么样?”

    “使不得,殿下,这样不和体统,你马上就要成人礼了,我们还嬉闹玩耍,要是让皇上皇后知道了,可不得治我个罪。”

    “你啊,总是瞻前顾后的,如果你能再放得开一点,或许我们……”蓝天欲言又止,很想告诉袁子清,你能不能再勇敢一点,能不能试着和我像恋人一样相处看看,能不能抛开君臣男女的身份,可是,怕吓到袁子清,他还是作罢了。

    “……我回去了,明天早上来叫我起床!”

    袁子清愣了下,明明他好像有什么要说的,怎么不说了?说他瞻前顾后,放不开,接下来要说什么?

    “傻愣什么?我说我回去了,明天早上记得来叫我起床。”

    这几天,蓝天很享受袁子清一大早就候在床边等待自己起床的事儿。

    “知道了,殿下,慢走!”袁子清缓过神来,觉得自己在期待什么,好好笑他到底在期待什么,忙是抚平了那拨动的心情,把蓝天送到门口。

    “子清!”蓝天走到风华斋门口,忽然那回过头对袁子清笑,夕阳让这个笑容,染上了一抹浅色的光晕,很迷人。

    “嗯?”

    “哈哈,没事,就是和你说声,明天见!”蓝天爽朗的笑着,那个弯弯的弧度,跟让人沉醉。

    “好,明天见。”

    袁子清的目光,至始至终都落在他的笑容上,好似被粘住了一样,移不开半分,他越来越俊逸了,原来,他是真的长大成人了。

    第五章 喊我蓝天【番外】

    蓝月王朝言凌四年六月十五,距离太子成人礼只剩下三天时间。

    袁子清比蓝天更加的紧张,每天除了严谨的督导他反复一遍遍的温习成人礼的必要程序外,还不忘叮嘱他当天一定要注意仪态,要严肃,要谨慎之类的。

    蓝天喜欢听他说话,这些话如果是别人一天在他耳边絮叨个百八十遍,他肯定厌烦的缝住对方的嘴巴。不过如果是袁子清说,就算是痛苦也成了最美好的享受。

    这日正午,他正在风华斋和袁子清温习成人礼当天的宣词,有太监来请,说皇后召见。

    “子清,我去去就来,你等我!”蓝天随着太监走到门口,不忘回头对袁子清调皮一笑。

    “是,殿下!”袁子清轻笑的应了声,目送蓝天离开。

    一路上蓝天心情不错,随口还和那小太监搭话:“母后找我什么事?”

    “奴才不知!”那小太监忙诚惶诚恐的回话。

    “哦!”蓝天又轻松的应了一声,想来也是叮嘱成人礼的事宜,没有太在意,只是到了凤栖宫,看着皇后身边的温文女子,他心里就明白了,皇后为何叫他来。

    “儿臣给母后请安!”蓝天当作没看到那个女人,正眼都没有瞧那个女人一眼,径自给凤銮椅上的端庄女子行了个跪礼。

    “起吧,皇儿!”皇后慈爱的唤他起来,从那温和如春风的语气上看,似乎心情不差。

    “臣女给太子殿下请安!”他放请安罢,那边的安静的女子,一而给他请了个安。

    “免礼吧!”有些不耐烦的随便对那个女子挥挥手,他厌烦的看到她,即使知道,自己这般有些对那女子不公平,毕竟她可能也是身不由己的。

    皇后见太子的态度有些冷淡,有意撮合一下两人,便对蓝天道:“皇儿,这就是你未来的太子妃,林指挥使的妹妹林婉容,本来婚前不该让你们见面的,但是幕后寻思着,反正你们以前也见过许多次了,不在乎多这一次。”

    许多次?他怎么没有半点印象。

    看着个林婉容,母后把她形容的天下地上,独一无二,也就是个样貌平平,至于什么气质谈吐还有什么乐善好施什么才能情操,他是半点都没看出来。

    “哦!”随便的应了声,他看先皇后,“母后若是让我来见她一面,也见了,我要回去了。”

    林婉容见状,本是满心期待,打扮的端庄华美的容颜,顿然白了一下,眼眶也有些微红,很显然,太子好像很讨厌她。

    “放肆,皇儿!你给本宫站住!”皇后毕竟是皇后,架子一端出来,纵然蓝天再怎么顽劣,也不敢违拗,停住了脚步,他心不甘情不愿的回身,不耐烦道:“母后,你到底要怎么样?人你也给选了,看我也看了,我那边忙着温习成人礼的事宜,那宣词我都还记不住,一直在死记硬背呢,你就让我在这耗着时间浪费着?眼看着就只有两天功夫了,到时候我出丑,就是母后出丑!”

    蓝天一张嘴巴巧舌如簧,楞生生让皇后原本气恼转为了紧张:“还没背下?那还不赶紧的背,不过是千把字,怎么会还背不下来?”

    “所以你?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娘子为夫饿了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392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