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都市 > 娘子为夫饿了 > 第 35 部分T

第 35 部分T


!终南山真的是个旅游胜地,而且更让人兴奋的是,这里有温泉——天然温泉。    只是让她郁闷到是,龙龙不许她泡。

    “为什么为什么吗!”她撅着小嘴,撒娇的抗议。

    “你说为什么?你个小傻瓜,你不知道这次有多少人冲着我们龙家来,多少人对手无缚鸡之力的你虎视眈眈,我又不能十二个时辰寸步不离的保护你……”

    他话还没说完呢,就让她打断了:“那有影子和黑白无常呢。”

    “你难道想他们陪你泡温泉吗?”

    “这有什么关系。”在她们那,男男女女共泡温泉,根本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你想气死我吗?”一双深黑的俊眸,含着薄薄的怒意,瞪视着她。

    紫晓楠这才发现,这里可不是二十一世纪,这里是保守落后的蓝月王朝,忙陪着笑脸道:“呵呵,你不要想歪我的意思了,我只是说,温泉池那么大,他们在那头泡,我在这头泡,这样子而已。”

    “我想歪还是你想歪啊!”龙龙眯着眼睛,“恶狠狠”的看着她。

    “好了好了,不泡行了吧!”肿么要泡温泉,这么困难,果然人在高处不胜寒,处处惊心,步步提防的,早知道这么无聊,她就不来了,还不如在銮寿山庄,和青衣聊聊天啊,谈谈地啊,总好过这边每天面对着一大群男人的好。

    见她有些赌气,龙龙心里一软,搂了她入怀!

    “真想泡?”他手揽着她的肩膀,柔声的开口。

    “不泡了!”果然在赌气。

    “明天袁子芳就来了,让她陪你吧,好吗?”他哄着她,大掌轻轻的摩挲着她的后背。

    “真的吗?”小小的赌气,在听到有人要来陪她后,顿时烟消云散,兴奋的小脸上,写满了欢喜。

    “我干嘛骗你,呵呵!”宠溺的笑声,伴随着一个温情的吻,落在她的额间。

    哈哈,终于有个来陪她的,能聊聊天谈谈地逛逛街泡泡温泉的人了。

    次日清晨,龙龙一早又出去了,紫晓楠照例没有问他去做什么,百无聊赖的一个人吃完早膳后,她托着腮帮子,坐在房间里数桌布上的小花。

    忽然间,一声脆生生的声音,在耳边想起:“龙夫人,做什么呢?”

    “袁子芳?”紫晓楠一脸兴奋的抬头,入目的,却是一张陌生的脸孔,“咦,你是?”

    “呵呵,初次见面,莫要吓到了龙夫人,我叫胡蝶,是铁府的二夫人。”女人一脸的温和,看着婉约至极,长的十分的柔美,有种弱风扶柳的林妹妹的感觉。

    紫晓楠有些脑子转不过来,大概是无法将彪悍豪爽的铁元霸和眼前柔弱无骨的胡蝶联系到一起。

    好半晌,她才意识到自己盯着人家看的太久,太过失礼,忙从椅子上起来,客气的和人招呼:“你好你好,没想到铁二夫人,幸会幸会!”

    说着,伸手就要去和人握手,看着对方有些诧异的眼神,她又不好意思的抽回手:“呵呵呵!”

    傻笑一通,胡蝶不明所以的也跟着弯起了唇角。

    “龙夫人叫我胡蝶便可。”

    “蝴蝶?好美的名字啊!”紫晓楠由衷的赞叹。

    “夫人不要误会了,不是飞舞的蝴蝶,而是古月胡。”

    “那也挺美的!”紫晓楠笑笑,继续道,“那我就叫你胡蝶了哦!你可以唤我晓楠。”

    “是,龙……晓楠!”

    知道她是一时没纠正过来,紫晓楠还是逗了她一下:“哈哈,不是龙晓楠了,要是让我爹知道我把我们紫家老祖宗的姓氏都给丢掉了,会追来砍死我的,我姓紫,紫色的紫。”

    “夫人的姓氏好生特别啊!”胡蝶给紫晓楠一种没话找话说的感觉,不过足以见得,这个女人确实不擅长言辞,刚好紫晓楠也不擅长和陌生人打交到,所以,两人的相处,都有些词穷的尴尬起来。

    “特别,是特别,呵呵,确实挺特别!”

    接下来,是短时间的沉默。

    不过很快,这沉默又被打算了。

    “看晓楠你的肚子,少说已经有七个月了吧!”

    这都能看出来,可见也是过来人,紫晓楠一下子找到了话题,不至于再度冷场。

    “呵呵,是啊,七个月了。胡蝶你是不是生过小孩?”

    “嗯,孕有一子!现在一岁多了,调皮的很。”说到小孩子,两个女人话题就多了。

    特别是紫晓楠,向胡蝶讨教了许多安胎,养胎,以及十月分娩后要注意的种种事宜,胡蝶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两个素未某面的女人,一来二去间,尽然熟络的好似相识已久的老朋友似的。

    直到翠绿来报袁子芳的马车到了,紫晓楠才意犹未尽的和胡蝶告别:“胡蝶,谢谢你,你教了我好多,现在我要出去接下我朋友,改天你一定要再来,我还有好多地方不懂要问你呢!”

    “嗯,那我先回别院了!”

    看着胡蝶起身离开,紫晓楠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胡蝶,下午可有时间?”

    “嗯?”胡蝶转身过来,一脸询问的看向紫晓楠。

    “她来了,我要去泡温泉,下午你有事吗?如果没有别的安排,一起啊,怎么样?”紫晓楠盛情邀请,胡蝶自是满口答应:“泡温泉吗?好啊,我她好久没去了,我做东,请你们,我知道城里最好的温泉馆在哪里。”

    “哈哈,那太好了,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接我朋友!”

    “嗯!”胡蝶温柔含笑点头,看着紫晓楠欢欢喜喜往外去的身影,她那嘴角的笑容,嗖然凝固,身侧的拳头,紧捏在一起,修长的指甲,几乎要潜入皮肉之中。

    这异样的脸色,在听到紫晓楠和袁子芳笑声盈盈的靠近时,又敛了干净,换上了之前温柔如风的模样。

    袁子芳路上便听了紫晓楠对胡蝶的介绍,再加上她江湖儿女的一股子侠气,所以见到胡蝶的时候,并不忸怩,而是落落大方的和胡蝶打招呼:“铁二夫人,下午你当真做东请我们去泡温泉?”

    “自然的,呵呵,这位就似乎袁子芳小姐了吧!”

    “呵呵,正是!”袁子芳笑应一声。

    紫晓楠有些纳闷,自己刚刚明明没有告诉胡蝶来的这位朋友叫袁子芳啊!胡蝶怎么可以看到袁子芳,一口就喊出袁子芳的名字,奇了个怪!难道袁子芳的知名度,如此之高?

    呵呵,或许是因为佟战的缘故,所以连带这袁子芳的知名度,也节节拔升了吧!

    紫晓楠只纳闷了一下下,就没有再往心里去,而是转而对翠绿招呼:“上午膳吧!胡蝶,你也留下来吃吧,吃完我们一起去泡温泉。”

    她自作主张热情的安排着,胡蝶道谢,也没有拒绝。

    袁子芳快人快语,见胡蝶落座,她口无遮拦的问了一句:“铁二夫人,你们这铁城主当真奇怪,像你这样的美娇娘,怎么不接到府里来住?我听说了,所有的夫人都被安顿在府外呢!”

    胡蝶有些尴尬的笑笑,紫晓楠觉得袁子芳这问题问的真伤人,赶紧出来岔开话题:“子芳,呵呵,一路舟车劳顿,累吧?”

    “还好!”索性袁子芳性子很单纯,所以成功被转开话题后,也没有再多追问。

    紫晓楠趁着给胡蝶倒茶的瞬间,对她抱歉的一笑,胡蝶笑的温柔,显然已经对别人问这个问题,习以为常了。

    “路上有遇见什么好玩的吗?”紫晓楠继续和袁子芳搭话。

    袁子芳摇摇头,安静了下来:“没什么好玩的,就似乎赶路了。”

    “怎么了?”紫晓楠心细的看出了端倪,柔声问道。

    “没什么啊!呵呵,龙夫人,我好饿哦,这上菜也上的太慢了吧!”这回,换袁子芳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紫晓楠不是个喜欢强人所难的人,每个人心里都有秘密,她若是不想说,紫晓楠也不会强逼,再说了有胡蝶在呢,有些话,或许不能当着外人的面讲。

    显然,紫晓楠已经不要脸的把自己当作了袁子芳的自己人,哈哈!1

    正催着饭菜,饭菜就上来,七菜一汤,味道一般般,紫晓楠没有龙龙难伺候,所以龙龙不在的时候,她都不会下厨做饭,就将就着吃些铁府准备的食物。

    一顿饭间,三个女人又有说有笑的,袁子芳说些朝野之中的趣事,胡蝶说些终南山这边的风景,紫晓楠则做个兴奋的听众,不时的插一两句嘴,也算是和乐融融,吃的颇有味道!

    第一百章 倒霉一天

    温泉池里有毒蛇,这想必是听所谓听,闻所未闻,可这种中五百万的大奖,就让紫晓楠给捡到了。

    当那滑腻冰凉的感觉缠上她的脖子时,她还以为是袁子芳和她闹着玩,闭着眼睛靠在光洁的岩石上,她还轻笑了一声:“子芳,别闹!”

    袁子芳也正在靠着岸边闭目养神,听到紫晓楠的话,慵懒的道:“怎么了?我闹什么了?”

    “把什么放我脖子上了,痒死了!”紫晓楠伸手去挠脖子,冰冷滑腻的触觉,让她心里有不详的预感。

    缓缓的睁开眼睛来,一瞬间,她的脸色苍白成了一张纸,随后,爆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蛇,子芳,蛇啊!”

    “晓楠,怎么了?”一边的胡蝶听到尖叫,也猛然睁开眼睛,却看到紫晓楠手里捏着一条蛇吓的在温泉池里跳脚。

    “啊,丢掉,晓楠,快丢掉!”袁子芳也被吓的不清,蛇,是个女人都会害怕。

    紫晓楠彻底给吓晕了,都忘记了要扔掉,如今被袁子芳一句话唤回了神志,双手往外用力一甩,把手里的毒蛇丢出了老远,身体是连滚带爬往岸上去。

    袁子芳赶紧上来扶她:“慢点,慢点,小心你的肚子。”

    胡蝶也过来帮忙:“晓楠,不要紧张,可能没有毒,水蛇都没有毒。”

    “不是水蛇,是多岩石上爬出来的,赶紧上去,好恐怖,快点!”心有余悸的紫晓楠,手脚并用的爬上了岸,惊恐的看着水里扭动挣扎的蛇。

    袁子芳也还没有缓过神来,倒是胡蝶,相对冷静多了,给两人拿了衣服来穿上,然后大声对外面喊:“来人呢,俩人呢!”

    不多会儿,温泉馆的老板娘胎诚惶诚恐的冲了进来:“怎么了?铁二夫人?”

    “你们这温泉池里,怎么会有蛇!”胡蝶厉声质问道。

    “蛇!怎么会有蛇?”显然这种情况,老板娘从来没有遇见过,一时之间,惶恐不知作何回答。

    “你看!从岩石上爬下来的,这东西,是哪里来的,你最好给我老实交代,不然,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胡蝶目露凶光,和紫晓楠之前认识的那个温文婉约的女人截然不同,不过紫晓楠当胡蝶是太担心自己了。

    “这,这……”

    老板娘说不出个所以然了,一张脸孔憋的通红。

    “你知不知道这是谁?这可是銮……”

    “嗯哼!”袁子芳适时的咳嗽,打断了胡蝶的话。

    胡蝶也假装自己说漏了嘴,抱歉的对紫晓楠笑笑。

    紫晓楠出行,从来都是不敢曝露身份,因为此次武林大会,龙家树敌太多,要谋害她的人更是层出不穷,是以龙龙帮会每天派人保护她,甚至叮嘱她不要拿出龙夫人的身份来,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方才胡蝶差点一时口急,把她身份给曝露了,幸好袁子芳给及时制止。

    “好了算了,可能是这温泉是天然温泉,紧靠着山麓,所以才会有毒物爬进来吧,算了,我们回去吧!”紫晓楠不想把事情闹大,反正也没有让毒蛇咬到,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好,不然龙龙要是知道了,保不准会把她关起来,哪里都不许她去。

    “既然晓楠这么说,那就算了吧!”袁子芳更是不希望事情闹大,如果让龙龙知道自己没有照顾好紫晓楠,让紫晓楠差点被毒蛇咬到,她这条小命搞不好会直接断送。

    温泉老板娘惶恐的给三人不停的道歉鞠躬,紫晓楠也有些过意不去了,毕竟也不是人家的错,柔声一笑:“算了,以后在四周下点药,你这温泉馆傍山而建,保不准这些毒物会钻进来。”

    “是是,谨遵夫人教诲,夫人走好,来人呢,给夫人备轿。”虽然不知道紫晓楠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看铁二夫人的脸色和那说了半截子被打断的话,老板娘就知道了,这个孕妇身份地位不一般,绝对不能怠慢了。

    “不必了,我们自己带了轿子过来!”紫晓楠婉言拒绝,和袁子芳胡蝶三人出了温泉馆,想到刚才的毒蛇,还有些心有余悸,不过庆幸没有产生可怕的后果。

    她没有被咬到,仓皇落跑的时候,孩子也没有被伤到,至少,肚子并不疼,这样,应该没事吧,大不了回去让舞哥看看,吃几贴安胎的药。

    她觉得自己的可真是有够倒霉的,温泉池里都会有毒蛇,而且还缠上了她的脖子,老天啊,她是不是该去买彩票了啊,但是……去哪买?

    三人一行出了温泉馆,因着方才的小插曲,也无心再闲逛,而且袁子芳执意要送紫晓楠回去看看大夫,紫晓楠拗不过她,只能和胡蝶道别。

    “胡蝶,那我们先回去了,你也回……家吧!”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呢?明明她们回的那个,才是胡蝶的家。

    “嗯,那下次我再请你们泡温泉!”胡蝶却并不以为意,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

    “那好,再见!”紫晓楠挥手向胡蝶告别,和袁子芳上了回府的马车。

    车上,袁子芳再三的确实:“肚子疼不疼?”

    “哪里有这么脆弱的啊,我娘说,她怀我的的时候,还要下地上山呢。”

    紫晓楠安慰袁子芳道,却不知道,自己不经意又提到了自己的家人。

    袁子芳一直来都听说紫晓楠是个孤苦无依的乞丐,如今也突然说起她的娘亲了,袁子芳倒是有些好奇:“你娘?原来你有家人的啊!”

    紫晓楠这才意识到,自己又提到了不该提的东西,忙干笑两声:“以前有,后来走散了。”

    是啊,散了不知道多少个时空呢!

    “呵呵!这样啊!那你想他们吗?”索性袁子芳没有像龙龙那样,深究她家人的问题。

    紫晓楠莞尔一笑,想吗?废话,当然想了。

    “很想!”她实话实说。

    “那你还想找到她们吗?”袁子芳看着紫晓楠,目光中喊着几分疼惜和善良。

    “找不到的了!”

    除非老天开眼,把她送回二十一世纪去,不过如果老天真敢开这个眼,她就戳瞎老天的眼睛。

    “怎么会找不到,以龙庄主在蓝月王朝的势利,别说一个人了,就算一条狗都能给你找出来……那个,龙夫人,我不是把令尊令堂和狗相提并论,只是想说,龙庄主能替你找到你的父母!”

    袁子芳对自己的这个比方,稍稍的有些尴尬。

    紫晓楠呵呵轻笑起来,模样甜美可人:“不说我了,说说你怎么样?你和佟战,怎么样了?”

    提到这个名字,袁子芳的眼神顿然黯淡了下去,嘴角的笑容,也显得有些苦涩:“龙夫人,你当时告诉我,嘴巴说的话不一定可信,所有的事情,都要问自己的心,我问了自己心,我也随着自己的心在走,只是,他似乎,已经不喜欢我了。”

    “嗯?”这怎么说?紫晓楠有些懵了。

    “我也不知道,我觉得他对我总是冷冷淡淡的。”

    “他对谁都这样!”那冰块脸,紫晓楠可是见怪不怪了,只是,佟战属于典型闷骚型,袁子芳难道没有发现吗?

    “不一样,他对那个女人不一样!”

    那个女人?怎么又冒出个女人来,看来佟战不是一般的闷骚,人真的不可以貌相。

    “谁啊?”1

    “我不认识,但是有过一面之缘。”

    吓,不认识,吃什么干醋,搞不好是佟战的妹妹呢!等等,佟战有妹妹吗?貌似——没有吧!

    那个女人到底是哪个女人,紫晓楠倒是好奇起来:“长的好看吗?”

    “美极!”

    简简单单两个字,紫晓楠听出了袁子芳的妒忌和自卑。

    其实袁子芳长的也不赖,怎么也是中上等姿色吧,尤其是胸前的那对傲人,就算紫晓楠现在怀孕了,乳房处于二度发育状态,方才在温泉池里把衣服一扒,她还是对着袁子芳的傲人峰波,羡慕妒忌恨了一番,感慨这女人是吃什么长大的,这胸怎么可以长的这么完美。

    这个破时代没有罩罩这东西,袁子芳那双胸器,居然又大又挺,极品中的极品,哪个男人得到真是三世修来的福气。

    只是她现在这么没自信的表现,倒是让紫晓楠对“那个女人”多了份好奇。

    “比我呢?”她指指自己。

    这问题不存心为难袁子芳吗!这老实孩子,又不敢说老实话,只能取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夫人的气质比她好。”

    上帝啊,天晓得这辈子,紫晓楠最讨厌被人夸气质好,因为被人夸气质好,反过来就是说,你长的不行,气质还可以。

    虽然知道袁子芳没有这个意思,但是紫晓楠还是有些小小的,小小的嗔怨了一下:“那就是她比我长的还漂亮喽,我还以为我是天下第一美女了。”

    见过不要脸的,这么不要脸的,袁子芳倒真是第一次见到,不过,她却很欣赏紫晓楠的这种自信。

    心情也让感染了一下,好了许多。

    “呵呵,夫人,你真滑稽!”

    好吧,袁大小姐,你不要这么自相矛盾好不好,刚说了她紫晓楠气质好,这会子,又来个滑稽,一个滑稽的气质女性,还当真是——很好笑!

    “哈哈,子芳,我大概知道佟战喜欢你什么了。”

    紫晓楠哈哈爽声大笑起来。

    袁子芳急问,又含着几分羞赧:“什么?”

    “直!”

    “直?”袁子芳纳闷,身意思。

    “你没发现自己的优良品质吗?你生在官宦人家,却没有染上官宦人家小姐的忸怩作态和刁蛮任性,喜欢就是喜欢,会风风火火光明正大的去追求,说话做事从来不拐弯抹角,不会拍马屁,不会说好话,不会奉承人,我猜,就是你这一点吸引了佟战!”

    袁子芳和袁子清这对兄妹,当真让紫晓楠喜欢。

    袁子清贵在谦和,年少有成却对谁都谦恭有礼。

    袁子芳贵在耿直,才貌双全却对谁都不矫揉造作。

    袁子芳让她夸的脸红:“夫人过誉了。”

    “哈哈,我从来不乱夸人,子芳,依你直言,你是不是看清了自己的真心,不如我帮你看看?”

    紫晓楠说着,小手朝着袁子芳的胸口摸去,袁子芳吃了一惊,却没有躲,任由紫晓楠把手放在自己在心房上,做视听状。

    “夫人,不用看了,对,我是看清了自己的真心,这些年,对龙庄主不过是一种少女的痴恋而已,对佟战,则是一种习惯。痴恋的心被打碎后,我看清楚了那陶瓷一样脆弱的心,其实不过是一层表象而已,这陶瓷心的内里,是对佟战的依赖。这些年我学者江湖人士跑江湖,遇到了许多麻烦,第一时间出来帮我解决的是他,帮我打架收拾烂摊子的是他,所以当被龙庄主拒绝后,我顶多只是伤心而已,但当佟战说要离开我的时候,我的心空荡荡的,好似散架了的木偶人,没有了支柱和依靠,行动一摊烂木块。”

    袁子清一口气说了许多,紫晓楠认真会心笑着听,果然,她是看清楚了自己的心。

    不过紫晓楠很奇怪,佟战那么喜欢袁子芳,怎么对忽然倒追过来的袁子芳,拒之门外呢?难道是报复?报复袁子芳让他耗尽心神,所以要反过来捉弄下袁子芳?

    不可能啊,佟战根本不是这样的人啊!那个闷骚男,知道袁子芳接受了他后,不是该欢天喜地的拥美人入怀的吗?

    感情这种东西,真是搞不懂,不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现在紫晓楠这个旁观者,也看的迷糊了。

    “子芳,你们到底怎么了?”

    “不知道,去年从銮寿山庄离开后,我就一路跟着他,逮住机会就会和他说我愿意和他在一起,可是他什么反应都没有,冷冰冰的似乎要把我的心都给冻结了,我猜,他已经不喜欢我了,那两年,耗尽了他对我所有的爱,如今,她又有了新欢。”

    “我都要大汗淋漓了,子芳,新欢这个名词,可不能随便定义的。那个女人是谁你都不知道,你只有过一面之缘,怎么就敢说是他的新欢。”

    如果这都叫新欢,那龙龙算不算隔三差五的换个新欢,她紫晓楠是不是该疯掉了。

    “虽然是一面之缘,但是,是在……在……”

    “别告诉我,是在床上看到的。”紫晓楠的第六感,告诉了她一个不好的猜测。

    垂下了脑袋,袁子芳微微叹息了一口:“是的!”

    吓!

    这个!貌似已经不在紫晓楠的控制范围内了,那个佟战,居然被袁子芳捉奸在床,不,这个成语用的不对,总之意思相仿就对了,怪不得袁子芳会如此的心灰意冷。

    一时之间,紫晓楠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劝她放弃佟战吧,可是古人的思想和她的不一样,或许袁子芳打算着给佟战做二房呢。

    说鼓励袁子芳吧!她怎么可能做得出这种事情来,鼓励袁子芳横刀夺爱做小三,或者是忍辱负重做二房,这都太残忍了。

    倒是袁子芳释然的吐了一口气。

    “下次见面,我问下吧,如果他挥手让我离开,我不会再有任何一丝留恋了,我们江湖儿女,讲究的是拿得起放得下。”她豪气万丈的话语,让紫晓楠微微心疼了下这个年轻的女子。

    拿得起,哪里还能轻易的放下,怕她也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算了,结局如何,紫晓楠无从左右,只能默默陪伴了。

    回到铁府,在门口遇见了铁元霸,紫晓楠本来想和他说,他的二夫人真是个好人,可是却看到铁元霸和一个女人正在纠纠缠缠,女人哭哭啼啼的闹个不休,边上有个七八岁左右的男童,紫晓楠这一时之间,也忘了胡蝶的事情,而是上前问道:“怎么了,铁大侠。”

    “家里事,夫人不如回先休息吧!”

    铁元霸说的挺客气的,但是意思也是很明了,我的家丑不想外扬。

    紫晓楠是个明白人,莞尔一笑,就要往府里走,忽然被那女人一声喝住:“站住。”

    叫谁呢?叫她?

    紫晓楠纳闷的回头,左右顾盼,对上那女人怨毒的眼睛,她算是明白了,就是在叫她。

    “请问,有事吗?”

    “夫人,不用理会这个疯婆子,你进去吧!”铁元霸一把说着,一把拽住了那个妇女的手臂,把她往外拖,口里,森冷的骂道,“贱人,好好的日子不过,再来寻晦气,小心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那个七八岁的男童,许是那女人的孩子,见状,哭喊跌撞着跑过去抱住了铁元霸的双手:“爹,放开娘,爹,你放开娘吧,我们以后都不来闹了,爹,晋儿求求你了,不要打娘!”

    “怎么回事?”紫晓楠悄悄的偏头,凑近袁子芳的耳边问道。

    袁子芳耸耸肩,示意她也不知道。

    “算了,进去吧,毕竟是人家的家事!”而且铁元霸似乎很不想让自己瞧见的样子,紫晓楠也不好意思看热闹,拉着袁子芳往里走。

    那个女人,看到紫晓楠事不关己一样要走,厉声叫骂起来:“你这个狐狸精,就是你,就是因为你,所以相公才不要我们的,凭什么你可以住大宅,我们只能住别院,你个狐狸精。”

    “骂我吗?”紫晓楠又凑近了袁子芳耳边,不解的请问道。

    袁子芳肯定的点点头:“估计是。”

    “郁闷,我冤枉死了,怪不得让我站住,还用这么怨毒的眼光看我,子芳,等等,我得过去解释下,这狐狸精的骂名,我可承担不起。”

    如果真的事不关己,她倒愿意高高挂起,毕竟她也不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人,不过被人冤枉成狐狸精,这她可不干了。

    “龙夫人,我去吧!你别过来!这女人看样子是个疯子。”袁子芳担心那个女人对紫晓楠不利,紫晓楠现在是个孕妇,不能有万分之一的闪失,所以主动请缨。

    紫晓楠想想也是,就对袁子芳叮嘱:“别动手打人啊。”

    “放心夫人,我从来不打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和小孩!”袁子芳一席话,倒带着几分男人的豪爽酷劲。

    紫晓楠随她走到了那个女人身边不远处,看着袁子芳和那女人交涉,她一心看着那个女人的反应,完全没有发现,本来是哀求的拉着铁元霸手臂的小孩,会忽然满脸狠毒的朝着自己冲过来。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突然到袁子芳和铁元霸还没有发现异样,那孩子就已经快要撞上紫晓楠的肚子了。

    她吓的呼吸都停滞了,太近了,那个孩子跑的像阵风,以她现在这大腹便便的样子,那点三肚猫的功夫,根本飞不起来,也自然躲不过。

    只能频频后退,那孩子显然有些功夫,她后退,还来不及开口叫袁子芳,那孩子就紧闭而至,眼看着就要撞上。

    电光石火间,那孩子忽然捂着膝盖惨叫一声跪倒在地,紫晓楠回头一看,几乎是惊喜的叫道:“佟战!”

    爱死了这个佟战,来的怎么会这么及时。1

    孩子的尖叫,总算让铁元霸和袁子芳发现了这边的异常,而铁元霸死死拽着的女人,看到孩子跪在地上,捧着膝盖痛苦的扭曲着面孔,尖叫了一声“孩子”,就挣开了铁元霸的手臂,朝着地上的孩子飞扑过来。

    “娘,疼!”小孩痛的满面冷汗,却并未流泪。

    “你,你太狠心了,你这个女人,你霸占了我的地位,还要谋害我的孩子!”女人完全失去了理智,袁子芳刚才给她的解释,想来她根本就是没有听进去。

    “佟战,你把他的膝盖怎么了?”紫晓楠也有些担心,虽然这个孩子有些狠毒,但是毕竟还是个孩子。

    袁子芳显然也看到了佟战,只是佟战的目光,一瞬间都没有朝她这射来,她心里痛痛的,站在远处没有再吭气。

    “放心,不过是中了点小毒,一天后,自行会解!”马车内,走出来个女人,紫晓楠惊讶了一声,“龙蓝。”

    “嫂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让这小兔崽子撞你一下,我哥还不得把这铁府的人杀光了。”

    龙蓝拍拍手上的粉末,从车上下来,袁子芳看到龙蓝的一瞬间,稍稍也有些诧异,她本来以为,马车上会是那天一面之缘看到的和佟战上床的女人,却不想会是龙蓝。

    和龙蓝也算认识,所以,她强扯了个笑容,向龙蓝打招呼:“龙二姑娘好。”

    “袁子芳啊,呵呵,好久不见啊,你哥哥还好吗?”

    “挺好的,多谢龙二姑娘关心!”回话间,袁子芳又偷偷的瞥看了佟战一眼,却见他自始至终,依旧没有看自己一眼,那张生冷的脸孔,好似一把把锐利的尖刀,刺戳着她的心。

    她想现在就转身离开,离开这冰湖一样的男人身边,可是眼下的情况,显然她不能擅自离开。

    “龙夫人,你没事吧!”山前走到紫晓楠身边,她搀扶着紫晓楠的手臂,留给佟战一个背影,不去看他,应该就没有关系,心里应该就不会这么痛了。

    “没事!”紫晓楠摇摇头,复回头看向龙蓝,“龙蓝,把这孩子的毒解了吧,你看他很痛苦的样子。”

    “小小年纪,就知道害人,活该!”龙蓝可不是什么善心菩萨,而且只是一天的折磨而已,这小孩方才的举动,换做她哥哥,早把这孩子大卸八块了,她这还算仁慈了。

    抱着孩子的女人,显然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也真正清楚了,紫晓楠不是什么狐狸精,她是身后这个姑娘的嫂子,她的夫君姓龙。

    看着孩子痛苦的模样,她后悔莫及,后悔自己听信谗言,冲动行事。

    忙跪在紫晓楠面前,不住磕头求她:“龙夫人,请帮小儿解毒吧,一切是我太过冲动,是我听信了下人的谗言,说夫君接了个新人进铁府,都是我的错,呜呜,龙夫人,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孩子计较,他才七岁,龙夫人,这个痛法,他会痛死的。”

    一边的铁元霸,显然对孩子也有感情的,七尺男儿,也给紫晓楠跪下身来:“龙夫人,是我家规不严,才会出现这种事情,小儿虽然鲁莽,惊了夫人,但是夫人若是肯饶他这次,我保证会把他囚禁起来,不再让他出来胡作非为。”

    看着小孩子痛的几乎晕厥过去,紫晓楠也于心不忍,孩子也是护母心切,以为自己是狐狸精抢走了他母亲的地位,所以才会做出那般过激的举动,算了吧,一个小孩子,没必要下这样的狠手的,这个样子,痛一天真会痛死的。

    “龙蓝,解药!”紫晓楠不是商量,是命令。

    嫂子有令,龙蓝也不得不从,无趣的从袖口里掏出一个药瓶,丢给铁元霸,念念叨叨起来:“看好你儿子,心肠不是一般的狠毒,铁元霸,你以侠义著称,却想不到你会有这样的儿子,小小年纪,心思坏的不得了,居然对一个孕妇下手。这孩子我刚才看身手不错,就是品性不好,多半是她娘教的,疯婆子一样的女人,也教不出个好儿子,这孩子我建议你就带身板自己养着吧,不然长大了,小心他杀兄噬父。”

    铁元霸听到最后四个字,身子一颤,确实孩子的教育问题,他从来不管,今天看到了晋儿的过激举动,他才发现了,这个孩子完全让他娘教坏了,善妒好斗,虽然可以理解为护母心切,但是会对一个孕妇下手,品行确实歪了。

    “知道了,龙二小姐!”

    看来龙蓝,也算是说到了他心坎里,所以他才会这样低声下气的应道。

    一场闹剧,有惊无险,紫晓楠后来知道了,这个女人是铁家的大夫人,在别院本来就是个斗鸡,被铁元霸罚在佛堂抄写三年经书不得出来,所以世面不太灵光,不知道銮寿山庄的龙夫人暂居在铁府。

    一次下人来送饭,她偶然听说铁府住了个大肚子女人,漂亮的和仙子一样,她就以为是铁元霸新娶的女人,甚至没有被送去别院,而是安排的铁府居住。

    觉得这个大肚子女人威胁了她大夫人的地位,所以才会像个刺猬一样杀过来,结果闹了这么大场乌龙,她失去了亲生儿子不说,被铁元霸彻底的打入了“冷宫”,把她关起来佛堂,并派了两个家丁看守,到她死都不许她出来。

    唉,妒忌,果然是种很可怕的东西,还好紫晓楠心境平和,这世界上,也没有值得她妒忌的东西,因为所以最美好的东西,都是她的了。

    这一天,真是多灾多难的一天,紫晓楠一回房就迷信的让人去取了黄历过来,看着上头不宜出行四个字,她的拍了下桌子:“子芳,你看,我就说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原来不宜出行啊,怪不得又遇见毒蛇,又遇见疯子,喂……子芳……子芳,你有没有在听啊你!”

    说了半天话,没有个回答的,紫晓楠便带了一眼袁子芳,发现她不知道魂游哪个地方去了。不由的拿胳膊肘捅了记下袁子芳。

    “嗯?怎么了?”袁子芳还魂了,果然没有在听。

    “怎么有心事?是不是因为佟战?”紫晓楠性子虽然粗,但是粗中也是有细的。

    袁子芳面前的勾勾嘴角,笑道:“不是!”

    “呵呵,说谎吧!”紫晓楠轻易就识穿了袁子芳的诺言,实在是她的眼神里,装潢了佟战,脸上也写满了佟战,让她不信她是因为佟战在烦恼都不行。

    “他好像,真的不喜欢我了!”是的,她在说谎,她现在满脑子都是佟战冰冷忽视的眼神,从佟战出现到他最后消失,整一个过程里,她的目光几乎都锁定在他身上,而他,却是一眼都没有看她。

    “嘴巴说的不算,而且你的嘴巴说的更不算了,去问问他不就知道了,喜欢不喜欢,来个干脆洒脱的,你不是说江湖儿女,要拿得起放得下吗?不过那个女人,好像没来耶!”

    紫晓楠还想看看比自己长的还漂亮的女人,是什么模样!

    “嗯,是没来!可能有什么事情,暂时分开了吧!”提到“那个女人”,袁子芳又是满腹的不自信。

    紫晓楠安慰的拍拍她的肩膀:“可能,只是露水姻缘。”

    “即便是露水姻缘,若是他已经不喜欢我了,我也不能死缠着他,我才不要做厚脸皮的女人!”袁子芳深呼吸一口,有些小小的赌气,为什么他喜欢她的时候,她看不清自己的心,等到看清楚了,他却已经渐行渐远了呢?

    “好吧,要不趁着现在去问问,我看到佟战护送龙蓝上山找她爹了,你去看看那个劳什子的武林大会,顺便问问清楚,也当上山散散心吧!”紫晓楠送了袁子芳一个鼓励的眼神,袁子芳想着事情拖着也不是个事儿,于是忽,和紫晓楠告了别,径自追着佟战和龙蓝的脚步上山。

    紫晓楠也有些累了,今天这几番折腾,虽然都是有惊无险,但是也够她受的,可谓心有余悸,如果不是佟战和龙蓝及时赶到,她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剧烈的后果。

    只是好奇怪,影子不是每天都跟着自己的吗?今天怎么会没有现身?

    难道影子觉得有袁子芳保护这自己,他就可以偷懒了吗?

    二十里地的溪边竹屋里,一个高手的男子身着一袭黑色的斗篷,手里拿着一块干净的手帕,轻轻的揩拭着床榻上女人的素颜,俯下身,温柔的轻吻女人的额头。

    “你这个傻瓜,不是要你好好在家里养胎的吗?怎么突然来了,如果不是看到你信号弹,我怕这辈子,我都会恨死我自己。”

    女人虚弱的睁开了眼睛:“擅离职守,庄主会杀了你吧!”

    “放心,有袁子芳在,而且来的路上遇见了佟战,还借了他一匹马,夫人不会有事的!”男人白皙的手指,轻抚着女人失血的红唇,看着她隆起的腹部,又忍不住责备:“你看你,唉!”

    “对不起,夫君!”女人抱歉的咬住红唇,惹的男人一阵心疼,吻住她的唇畔,松开她的贝齿。

    “幸好没事,你身子太弱了,不如,我们不要孩子了好吗?”

    “不行!咳咳咳咳……”女人激动起来,喘息不稳,不住的咳嗽。

    “可是余代说了,你受过重伤,这样的体质,不适宜生孩子,可能会……”

    “嘘,不会的,余代不是也说了,分娩的时候如果有他在场,应该可以的。“女人止不住了男人的声音,双手揽住了男人的腰肢,“影,我一直想给你生个孩子,这是我唯一的心愿,不要劝我,好吗?”

    “傻瓜!”大掌温柔的抚上女人的秀发,满是疼惜。

    终南山山麓。

    袁子芳紧追着佟战而来,却并未追上,一路往上,苍天古树,茂盛繁荣,郁郁葱葱,苍翠欲滴,夹道而上,尽是野花烂漫,一副朝气蓬勃的样子,这地方不适合血腥和杀戮,倒适合隐居山野,比如她哥哥和太子殿下那样。

    不过再往上,却是嘈杂起来,袁子芳举目望去,向来是比武大赛的举办地到了。

    遥远的看到几个举动的圆形石台,每个台子上有两个男人在对打,这些对打紫晓楠看着觉得无趣乏味的要命,袁子芳却是有些痴迷。

    她自幼习武,对于武功招式等也颇有研究,虽然武艺只是一般,但是也算是半个武痴,这样壮观的比武大会,她自出身来,从未见过。

    因为她生在官宦世家,自幼江湖和朝廷,就是被明文划分成互补相扰的两个圈子,她虽然很想从这个圈子跳到那个圈子去,但是身份的束缚,注定她只能是个自称的“江湖儿女”,而扮演的却是个“大家闺秀”。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娘子为夫饿了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392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