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都市 > 娘子为夫饿了 > 第 29 部分T

    心中大为温暖感动,龙龙翻身一把压住她,想用行动告诉他,自己有多么爱她,多么爱她方才的真心之言,可是紫晓楠却眼疾手快的跳下了床,站在床边一脸的娇嗔:“坏死了,我疼了,暂时不要了啦!”

    龙龙眉心稍稍一皱,既是失望,又是心疼:“很疼吗?”

    “没有很疼。”感动到他的心疼,就算是疼,都疼的甜蜜。

    不过现在她不想甜蜜的疼,看着天色,估计已经入夜了,想着一下午的疯狂,两人午饭晚饭都还没吃,又体力透支过度,早就饿的饥肠辘辘了,她得去准备晚饭。

    他走之后,她就再也没有下过厨了,就算是指点蓝萍萍,也都是在边上看着而已,并不亲自动手,两年了,也不知道手艺生疏了没有,不过不管生疏不生疏,今天这顿完饭,她准备了两年,久为了等待吃饭的那个男人回家,现在她要下楼,给她亲亲的相公做一顿美味的晚餐,喂的他饱饱的。

    “你好好躺着,今天我亲自下厨,等做好了,我会叫你!”说着,她打开衣柜找出了一套新的衣服,他却不知何时,来到了她的身后,从她手里拉过肚兜。

    “我替你穿!”他嘶哑暗沉带着压抑的情欲的声音,在耳后响起。

    “嗯!”紫晓楠娇羞的低应一声,并没有反抗。

    事实证明,他这哪里是给她穿衣服啊,这简直是吃豆腐还差不多,一件肚兜,一条亵裤,一套里衣,一件夹袄,一件外衫,外加罗袜绣鞋,本来不过是两分钟就能穿妥的东西,他居然前前后后,足足用了一刻钟。

    直到紫晓楠抗议他光着身子给自己穿衣服要着凉,他才勉为其难的加快了动作。

    “快躺回去,小心冻着。”紫晓楠掰开恋恋不舍的抱着自己的腰肢的男人,轻嗔了一声。

    “不冷,寒山比这更冷!我想抱抱你。”

    大男人居然拿像个小孩子一样撒娇起来。

    紫晓楠心口一疼,她早就知道了寒山的生活环境有多恶劣,仰起头,一双美眸疼宠的看着她孩子气的俊颜,她踮起脚尖,在他唇上印下薄薄一吻:“乖,回去躺好,盖好被子。”

    “那你再亲我一下!”他得寸进尺的道。

    再亲就再亲吧,孩子气,紫晓楠无奈的轻笑一声,复又踮起脚尖,送去香吻,只是这次没有能全身而退,而是被他扣紧了后脑勺,送个冗长的,霸道的吻过来。

    一吻落定,紫晓楠已经气喘连连,娇羞的捶打了下他的胸膛:“你坏!”

    他接话,很快:“你爱!”

    “谁爱了,回去躺好,不然我打你屁屁了!”被说中心思,她的连电脑烧红的像个小猴屁股!

    “嗯,屁屁贡献给你打好了!”他厚脸皮的转过身,露个白屁屁给她。

    她没打,而是一脚踹上去:“快滚去躺好了。”力道很轻,甚至可以说,很温柔!

    被踹了一脚,他倒是好像吃了糖块一样甜甜蜜蜜,总算肯乖乖上床,媚眼对着她一勾:“小东西,我耐心有限,你快点,不然我就这样下去抓你哦。”

    “你敢!”紫晓楠眯着眼,咬着牙,半笑不笑的看着他。

    龙龙做惊恐状:“大人,小的不敢,小的只是想你快些回来,大人,你快些回来好不好!”

    “噗哧!”被他那模样逗乐,紫晓楠轻笑起来,“好了,会快点回来的!”

    这一刻,紫晓楠有一种对着小孩龙龙的感觉,为什么觉得他在自己的面前,心智永远都长不大呢?爱撒娇,小孩子气,和而后,不知道以后的小宝宝,会不会是第二个他爹爹呢?

    厨房里,蓝萍萍正动作熟稔在处理着一只深海龙虾,这深海龙虾是大宝二宝一早上去沿海地区快马加鞭弄来的,总共三只,萍萍在处理的那只还活着,其余两只估计是冻死了,不过也看得出刚死不久,十分的新鲜。

    “萍萍,小心点别让钳了。”紫晓楠叮嘱一声,厨房里的人才注意到夫人大驾光临了,纷纷回头给她请安。

    “夫人晚上好!”

    “嗯,大家晚上好,辛苦大家了,我要的食材,都给我准备妥当了吗?”紫晓楠边说着,便掳起袖子,不知道是她神厨的气场太强,抑或是她夫人的身份太强,她一掳袖子,大家就有种杵在远处,不敢乱动的感觉。

    “都准备好了!”

    大宝二宝这会子正在和三宝一起熬参汤,参汤是用来炖乌鸡的,但是这个老山参品质太好,如果不多熬,就熬不出里头的精华,所以几乎从中午开始,这乌鸡参汤就一直在锅里炖,紫晓楠的要求是:乌鸡炖烂到成肉糜。小火已经熬制了两个时辰了,他们正说要请她下来看看炖好没。

    “那乌鸡文火保温,不用熬了,接下来大家该干嘛干嘛去,大宝二宝三宝萍萍留下,给我搭把手,其余人都出去吧!咦,四宝呢?”这四兄弟,和黑白无常是一样的,从来都是形影不离的啊,今天怎么不见四宝。

    “四宝哥可能是迷路了,反正阮大哥说他自己会回来的!”蓝萍萍轻描淡写的给紫晓楠汇报了一下,紫晓楠也当随便听听,可怜的四宝,如今徒步下山,冷的浑身发抖,这边的人,却对他不闻不问不关不心,人生何其悲惨啊。

    “那阮天和王胜呢?”本来还说让他们也进来帮帮忙,顺便在厨房撮合下蓝萍萍和王胜的感情,比如把他们安排洗同一只龙虾啊,不如让他们一起做恩爱竹筒饭啊,比如……只是为何男主角不在啊!刚才下楼在大厅也没看到。

    “阮大哥进城去了,不知道干嘛,王大哥在睡觉!”

    “吓,天都还没黑透,他就睡觉了?他也太乖了吧——大宝把菠菜洗干净,只取最里面的嫩芯。”紫晓楠手里也开始忙活起来,嘴上找着事儿和萍萍聊天。

    “累坏了,就睡了,师傅你不知道,那些过来参加你举行的活动的人,都让王大哥打趴了,他一人打了两百来个人,所以累坏了,晚上胡乱吃了点晚饭,就说要去睡觉了,养精蓄锐!”蓝萍萍提到王胜,话怎么就多了起来。

    “哦!这样啊——萍萍,洗大龙虾记得净虾腮和虾屎,这样做出来的龙虾才会鲜美而无异味。”龙虾以及各半死了,蓝萍萍现在正在用刷子刷虾壳。

    “嗯,知道了师傅。”蓝萍萍继续手里的动作,忽然转头对紫晓楠道,“师傅,为什么要弄三只龙虾来,你要做三种不同的龙虾吗?”

    “嗯,所以洗完这只,就去洗那两只吧!”指指躺在冰块上的,显然还是很新鲜的龙虾,紫晓楠也开始了手里的动作。

    接过蓝萍萍洗干净的龙虾,她深呼吸一口,两年没有动刀,这可是打破了她的罢工记录了,不过刀子一上手,她就面露红光,两眼有神,俨然还是当年那个神厨紫晓楠。

    手起刀落,就龙虾斩去虾脚,然后斩断,用刀轻后下下,先摆落碟。接着是虾头,只见她动作熟稔的将头部开边,外壳和虾肋去净,后斩件摆落在虾脚上面。尾部开边,连壳斩件摆在脚头上面。

    摆盘后,取了一只小碗,盛放白酒少量,加入精盐搅匀溶解后,均匀的撒落虾肉上,再让蓝萍萍葱,姜少量。一只龙虾搞定,进蒸笼孟获蒸煮。

    “师傅,这是清蒸龙虾吗?”蓝萍萍看着紫晓楠利落的动作,当真是佩服的紧,见龙虾入锅,她不忘讨教一声。

    “这龙虾的名字,叫做生炊龙虾,肉质脆嫩,味道鲜美,如果沾上桔油,还有开胃醒酒的作用!”虽然两年没有下厨,但是很多理论功夫,她是一直在温习的,比如今天的一桌佳肴,就是他为了某个目的而准备,至于是什么目的,嘿嘿,就只有她知道喽。

    第二只龙虾洗净,紫晓楠就让三宝过来洗第三只,而让蓝萍萍去雕刻胡萝卜花,蓝萍萍的刻画手艺,是紫晓楠最欣赏之处,可能是她舅舅和外祖父都是宫廷御厨,所以对于菜肴的平盘美观都颇有讲究,蓝萍萍耳濡目染,对这些艺术性的东西也特别的有研究,胡萝卜花更是刻的栩栩如生。

    第二只龙虾紫晓楠做之前,招呼了下大宝:“大宝,鲜柠檬,鲜草莓,香草叶子,月桂叶这些都准备好了吗?”

    如今快是冬季了,大宝去采购这些食材确实费了不少功夫,但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些东西都准备好了,巨细靡漏。

    “夫人,全都准备好了,都在这里!”送上一个篮子,篮子里除了这四样东西外,还有一碟子剥好的松子仁,自然,这也是紫晓楠需要的。

    “嗯,谢谢了!”赞许的看了大宝一眼,她手里马上开工。

    把洗干净的龙虾放入锅里,用清水没过龙虾一指,然后加入洋葱,黄酒,柠檬汁,胡椒粉,月桂叶,香草枝煮了约莫五分钟光景,闻到香味后,放入再放入一汤碗常温的水,关火盖盖。

    转身她叮嘱烧火的二宝,可以把生炊龙虾的火熄了,生炊龙虾为了保证肉质的鲜美,不宜久蒸,龙虾出来后,一屋子的香气缭绕,醉人三分。

    “嗯,知道了师傅。”蓝萍萍继续手里的动作,忽然转头对紫晓楠道,“师傅,为什么要弄三只龙虾来,你要做三种不同的龙虾吗?”

    “嗯,所以洗完这只,就去洗那两只吧!”指指躺在冰块上的,显然还是很新鲜的龙虾,紫晓楠也开始了手里的动作。

    接过蓝萍萍洗干净的龙虾,她深呼吸一口,两年没有动刀,这可是打破了她的罢工记录了,不过刀子一上手,她就面露红光,两眼有神,俨然还是当年那个神厨紫晓楠。

    手起刀落,就龙虾斩去虾脚,然后斩断,用刀轻后下下,先摆落碟。接着是虾头,只见她动作熟稔的将头部开边,外壳和虾肋去净,后斩件摆落在虾脚上面。尾部开边,连壳斩件摆在脚头上面。

    摆盘后,取了一只小碗,盛放白酒少量,加入精盐搅匀溶解后,均匀的撒落虾肉上,再让蓝萍萍葱,姜少量。一只龙虾搞定,进蒸笼孟获蒸煮。

    “师傅,这是清蒸龙虾吗?”蓝萍萍看着紫晓楠利落的动作,当真是佩服的紧,见龙虾入锅,她不忘讨教一声。

    “这龙虾的名字,叫做生炊龙虾,肉质脆嫩,味道鲜美,如果沾上桔油,还有开胃醒酒的作用!”虽然两年没有下厨,但是很多理论功夫,她是一直在温习的,比如今天的一桌佳肴,就是他为了某个目的而准备,至于是什么目的,嘿嘿,就只有她知道喽。

    第二只龙虾洗净,紫晓楠就让三宝过来洗第三只,而让蓝萍萍去雕刻胡萝卜花,蓝萍萍的刻画手艺,是紫晓楠最欣赏之处,可能是她舅舅和外祖父都是宫廷御厨,所以对于菜肴的平盘美观都颇有讲究,蓝萍萍耳濡目染,对这些艺术性的东西也特别的有研究,胡萝卜花更是刻的栩栩如生。

    第二只龙虾紫晓楠做之前,招呼了下大宝:“大宝,鲜柠檬,鲜草莓,香草叶子,月桂叶这些都准备好了吗?”

    如今快是冬季了,大宝去采购这些食材确实费了不少功夫,但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些东西都准备好了,巨细靡漏。

    “夫人,全都准备好了,都在这里!”送上一个篮子,篮子里除了这四样东西外,还有一碟子剥好的松子仁,自然,这也是紫晓楠需要的。

    “嗯,谢谢了!”赞许的看了大宝一眼,她手里马上开工。

    把洗干净的龙虾放入锅里,用清水没过龙虾一指,然后加入洋葱,黄酒,柠檬汁,胡椒粉,月桂叶,香草枝煮了约莫五分钟光景,闻到香味后,放入再放入一汤碗常温的水,关火盖盖。

    转身她叮嘱烧火的二宝,可以把生炊龙虾的火熄了,生炊龙虾为了保证肉质的鲜美,不宜久蒸,龙虾出来后,一屋子的香气缭绕,醉人三分。

    “师傅,不用放海肠粉或者高汤吗?”蓝萍萍记得这生炊龙虾里,只放了一点点的精盐和白酒,没有放调鲜的调味料,紫晓楠轻笑摇头,“用不着,还想本来就有其鲜味,萍萍,去调个桔油做蘸酱,接下来的盘子的美观装饰就都由你负责了。”

    “是,师傅!”

    第一道生炊龙虾,算是搞定了。

    第二道草莓松子龙虾,闷制一刻钟后起锅放冰块中冷却,然后剔出整龙虾肉,龙虾鳌并出整壳,剔出虾线、虾包。锅里下油,大家都以为是用来炒龙虾肉的,却见他居然把草莓给丢进去了。

    “朝草莓!”众人目瞪口呆,当很是听所谓听,闻所未闻,蓝萍萍也听了手里动作,专心偷师学艺,紫晓楠翻炒着草莓,加入了少量糖和醋,知道草莓汁浓稠后才起锅。

    将提出整龙虾肉,龙虾鳌用细竹签均匀的穿一排孔,把肉和虾鳌放入浓稠的草莓汁中,轻轻的翻动,以便吸收草莓的味道。把入味的龙虾肉用烤熟的松子仁点缀,又递给了蓝萍萍让她装饰盘子。

    两道龙虾,一道蒸的一道凉制,蓝萍萍猜这第三道,估计是油炸了,事实证明,她猜的没错,第三道,确实是油炸。

    而且紫晓楠没有自己动手,而是招呼她:“萍萍,过来,师傅教你步骤,你来做。”

    “啊!”蓝萍萍有些吃惊,师傅不是说要亲自下厨的吗?这第三道怎么要她动手了?

    “呵呵,我想考考你的手艺,也想考考龙龙的味蕾,看他吃不吃的出来,三道龙虾是出自不同人之手。”紫晓楠调皮一笑,蓝萍萍跟着轻笑起来,师傅真的好顽皮,这都有的玩的。

    “嗯,好的!”

    第三道龙虾,出自蓝萍萍之手,名曰酥皮大虾,制作繁杂,但是出锅后漂亮的让人垂涎三尺,之间一个个金黄色的虾球,边上镶着一圈绿油油的西兰花,黄绿相间,好像一片灿烂的油菜花一样。

    三道龙虾做好,乌鸡参汤完工,紫晓楠又炒了几个简单的蔬菜,就和蓝萍萍一起,把这些菜肴都端到了上去!

    “龙龙,快穿好衣服,我们要进来了!”

    站在房间门口,碍于蓝萍萍在,紫晓楠不好直接破门而入。

    里面传来一声慵懒的声音:“进来吧!”

    这么快?紫晓楠有些狐疑,推开门,才发现这个妖孽,居然裹着被子站在床边,两条性感的小腿,还露在被子外头,蓝萍萍黄花大闺女一个,平日里又总是待在厨房,鲜少接触男人,见着男人的大腿,还是第一次呢,顿然红了脸,低着头不敢去看!

    “你……”紫晓楠又好气又好笑,他穿个衣服会死啊!没见吓到人家小姑娘了啊!

    “师傅,我出去了!”蓝萍萍别开这眼神,急匆匆的把托盘放下,就烧红着一张脸跑开了,连门,都忘记给他们带上。

    “你耍什么流氓啊,看把她吓的!”

    紫晓楠是无所谓了,来自现在,女人看看男人的小腿有什么好稀奇的,大夏天的,哪个男人不是露个小胳膊小腿的。

    可是她知道蓝萍萍肯定是被吓到了。可是这是古代,男人一年四季都穿着长袍,里面还穿着里裤,所以这腿儿可不是轻易见得着,恐怕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男人的腿毛吧!

    龙龙瘪瘪嘴,显的很无辜:“我怎么知道你会带条小尾巴进来。”

    “你啊!”紫晓楠无奈的点了下他的脑袋,“不是在外头都只会你了,要你穿好衣服。”

    看着他,紫晓楠就忍不住想笑,放下托盘,反身过去关门,房门合上的瞬间,身子猛一把从背后被抱住,紧紧熨贴如一个结实温暖的胸膛。

    “我想你了!”他小小声的凑到她耳边,暖暖的喷涂出一口口甜蜜的气息。

    “死相,我才下去多会!”确实今天的菜肴都很简单,龙虾全筵,都很容易熟。

    “不管,就是想你!”又撒娇。

    “呵呵,好了好了,快长衣服去,吃饭了!”紫晓楠顺着他,小手试图掰开他箍着自己腰肢的大掌,他却顺势抓住她的手,把她纳入自己的手心,熨贴在她的小腹上。

    “给我生个小龙龙吧,好不好?”他柔柔的声音,带着无限的蛊惑,惹的紫晓楠心猿意马起来,忽然好想现在就和他滚到床上,制造个小龙龙。

    吞咽了一下喉头的口水,她发现自己像个欲求不满的小骚妞。

    扭动了下腰肢,她轻轻的太逗起他来:“为什么不是小楠楠,而是小龙龙?”

    “小东西,你这是在点火吗?”

    “啊?”身子猛一把被抱起,往床边如,紫晓楠惊叫了一声,忙讨饶的捶打着他的手臂:“我错了,我错了,咯咯咯咯,不要了,先吃饭,菜要凉了!”

    “可是我现在更想先吃人,怎么办?”一把把她丢到床上,不等她翻身过来逃脱,他就压上了她的背。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她被压在被褥间的通红双颊,他邪魅的笑。

    “死讨厌,放开了,我可是忙活了这么久才做好的饭,冷了就不好吃了,浪费了我一番心意。”紫晓楠现在是想要,但是更想填饱肚子,好饿哦,一天没吃饭加上一天的“运动”,她都快要饿晕了。

    “好吧,暂且饶了你,起来,伺候大爷更衣!”他从她背上爬起来,展开双臂,一副大爷模样。

    “去死!”紫晓楠轻嗔一句,却是乖乖的捡起地上乱七八糟的他的衣服,一件件给他穿上,然后,又去拧了毛巾给他净脸擦手,还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

    两人落座后,紫晓楠指着面前的几道菜介绍:“这是生炊龙虾,这是草莓松仁虾,这是酥皮大虾,这是蒜泥菠菜,这是椒盐薯片,这是人参乌鸡汤,主食竹筒饭。快吃吧,看看味道好不好!”

    “怎么这么多虾?”龙龙也察觉到了异样,总共六道菜,居然有三道虾。

    “呵呵,这不是为了生小龙龙吗,反正你多吃点了!”她羞红了下脸,低着头扒饭。

    龙龙没有忽略那句“这不是为了生小龙龙”,但是却更疑惑了,吃虾和生小龙龙有什么关系:“娘子,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哪有!”抬头嗔了龙龙一眼,她率先夹了个黄金虾球给他:“尝尝这个。”

    龙龙半信半疑的将虾球纳入口中,吃着吃着,有些小小的皱眉:“娘子,你的厨艺退步了,是不是这两年都没有下厨。”

    退步了?

    紫晓楠刚想说怎么可能,却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方才他吃的,是出自蓝萍萍之手,虽然蓝萍萍得了自己的真传,但是毕竟师徒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更何况这道菜,是蓝萍萍第一次做,当然味道上比不上紫晓楠的。

    她没有点破,只是夹了一串草莓松仁虾肉给龙龙:“再尝尝这个!”

    这次,他的眉头没有皱拢了,眼里甚至放了光芒:“好吃,此味只因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吃。”

    “又耍贫嘴,再尝尝别的!”紫晓楠殷勤的把所有的菜肴都夹来让他尝了个遍,那刁钻的味道,一口认定,“娘子,你说实话,这虾球,是不是非出自你的手?因为其余的味道都很好,就这道稍微有些差。”

    “呵呵,你这张嘴巴啊,都可以去做美食评委了,比那些吃货都厉害,居然能尝出来,对,这道虾球不是我做的,是我教萍萍做的。”

    “小东西,你试我呢,还好我的嘴巴,和我的人一样,只认你!”

    “又耍贫嘴。”夹了一筷子椒盐薯条,送到龙龙嘴边,她的心里啊,就和她的笑容一样,甜蜜蜜的,滋润润。

    而被她亲自喂食,龙龙又何尝不是心中甜蜜的酥麻呢!

    一顿饭下来,两人嬉笑玩闹,也不怕消化不良,龙龙的食量一如两年前那么惊人,桌上起码四人份的食物,居然被他扫荡一空,心情好的连蓝萍萍的“劣作”,他都来者不拒,一一消灭。

    紫晓楠吃的不多,只是三五个竹筒饭就饱腹了,之后一直在忍受龙龙的无理取闹。

    一会儿要她嘴对嘴喂他,一会儿让她嚼碎了喂他,一会儿又让她坐到他膝盖上喂他,简直不得消停。

    吃了一个多时辰,晚膳用罢,为了怕他积食,紫晓楠主动提议出去走走。

    寒山的天,几乎长年落雪,不过今天却难得的月明星稀。

    人烟罕至的郊外小道上,站着两个一高一矮的身影,相依相偎,踩着落雪往前慢行,落下身后两串深深浅浅的脚印。

    “娘子,这下可以告诉我,为何今天晚上这么多龙虾了吗?”男人停下脚步,身上一件紫金色的狐裘披风,衬的他俊美无俦的脸,益发的高贵动人。

    而被他注视着的女人,脸蛋因为冷气而微微红润,身着一件暖黄的鹅绒披风,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泛着狡黠的微光:“没什么了,就是买多了,放久了怕不新鲜,就一次做完了。”2

    “呵呵,你不老实哦,是不是要我用刑才肯实话实说?”男人说着,大掌探入女人的披风内,揽住她的腰肢,一把将她撞向自己的胸膛,额头逼近她的双眸。

    “这是野地里,不要了!”虽然打野战,或许别有一番滋味,但是她怕冻死。如果为了一时欢愉,第二天变成了一座裸体冰雕,那多丢人多不划算。

    “那你说实话啊,不然我手下可不留情喽!”披风里的手,移动到她腰间,抓住了她的腰带。

    女人脸红的滚烫,终于说出了自己私藏的小秘密:“我说还不成,让你吃那么多龙虾,是因为……因为,我想要儿子了。”

    “嗯?”男人不解,以为她只是要孩子,可是要孩子,吃龙虾做什么?难道不吃龙虾,就不能要孩子了。

    “就是多吃龙虾这类食物,更容易生儿子,我不是重男轻女哦,只是,第一胎我想要儿子。”她知道他没听懂自己的话,所以给他解释了清楚。

    不过也不算很清楚,因为她不能用太专业的名词来和他做解释,比如食用碱性食物,高热量的谷物更容易怀男娃娃之类的,她怕他以为她是外星球来的。

    但是纵然她不想解释的那么清楚,他依然会觉得好奇而询问:“为什么?”

    “这个你别管,我是个厨子,吃什么更容易生儿子,我会不知道啊!”她一句搪塞过去,“反正你不想要儿子吗?”顺便岔开话题。

    心里大动,身体也因为她的话而灼热起来,他真想压倒她,告诉她我们现在就来生儿子。

    “想要,只要是你生的,男孩女孩我都要。”他动情的吻她,目光灼灼。

    知道他“瘾头”犯了,紫晓楠忙抽开他三步之遥,原因:她不想在这里要,会冻死,她怕死,更怕丢脸。

    “那你知不知道,为何第一胎我要儿子?”她又挑了话题,来驱散他的欲望。

    “为什么?”他靠近,没有冲动的吻她,而是拉住她的手,温柔的注视着她。

    “因为……”她有些羞于启齿,抑或是,不敢说。

    “因为什么?”

    “因为这样你如果死了,还有个男人会保护我!”

    他充满情欲的脸,瞬间变黑,比掉到墨缸里还要黑,大掌一把揽过她的腰,另一只手紧紧的扣着她的下巴,他咬牙切齿道:“你个小东西,你在诅咒我死吗?”

    “咯咯咯!”她不怕反倒笑起来,“真好激怒,咯咯咯。”

    娇俏的笑声,更让龙龙恼羞成怒,一把咬住她的红唇,肆意蹂躏了一番,看着她呼吸困难了,他才松开她:“想死?”

    “不想!”她老实回话。

    “那好好说,为什么!”

    被他看穿了,那个不是理由啊!哈哈,她不过是想和他开个小玩笑而已,如果当真有一天他挂了,她估计有很大可能会殉情,虽然殉情这种东西太矫情,但是爱的生命同体了,他若是不在了,她又怎么能活的下去。

    手指轻抚着他俊逸的脸庞,她嘴角弯着最迷人的微笑:“因为第一胎生儿子,以后的小弟弟小妹妹,就可以由他来保护,我就算忽然不见了也无牵无挂了。”

    幸福的感觉越浓烈,她就会越害怕,有时候午夜梦回,她甚至害怕一觉醒来,自己又不知道穿越到哪里去了,抑或是一觉醒来,她发现自己还躺在那家大酒店的张天鹅绒大床上,关于蓝月王朝,关于龙龙,都只个冗长的梦而已。

    龙龙心头一紧,低喝了一声:“你能不见去哪里,我说过,你必须和我寸步不离,你是我的女人,这辈子,只能呆在我的身边,听到了吗?”

    那带着霸道的宣誓,让她轻笑起来:“是,相公大人,为妻遵命!”

    希望,希望她这辈子,真的能和他寸步不离到永远吧!

    第八十九章 热闹清晨

    在龙门客栈小住的十来日,紫晓楠和龙龙夜夜都在奋斗着生儿子,第十三天的时候,王胜进言,该回家了吧,夫妻两这才着手开始准备回家事宜。

    是啊,确实该回家了,虽然对龙门客栈很是不舍,毕竟这是自己一手创造的心血,而且在龙门客栈里,她把最珍贵的第一次给了龙龙,想着原本热闹非凡的龙门客栈就要人去楼空,紫晓楠生出了十二分的不舍。

    “龙龙,建这座客栈花了不少金子呢!”她试图和龙龙商量,这龙门客栈是斥巨资打造的,看龙龙有没有法子保住龙门客栈,不让它失去了主人,失去了客人,渐渐的再次萧条败落。

    “然后呢?”龙龙明知故问。

    “然后庄里有没有闲着的人,帮我过来管理下了,好好一个客栈,就这么荒废了,我会不舍得。

    “亲我一下,我就派人来管理!”龙龙媚眼一勾,满是挑逗的意味。

    紫晓楠这几日,已经对他这一副风流公子的模样习以为常。

    听他这么说,她抬头踮起脚就是送上一吻,顺便送上一句话。

    “说话算话哦!”

    心满意足的收了一个温热的香吻,其实要派人来管理龙门客栈有何难的,龙龙不希望这一间承载了她和紫晓楠一段美好回忆的客栈荒废了,所有就算紫晓楠不提醒他说话算话,他说的话也会算话。

    次日清晨,一个娇俏的人儿一大早就进了客栈,银铃般的笑声,划破了倾城的安宁气氛。

    店小儿正在打扫,见到这黄衣女子,均是吃了一惊,因为是哪里落下来的仙子:“敢问姑娘,是住店还是打尖?”

    有人谄媚的上去请示。

    “呵呵,我不住店,也不打尖,我来找人的,龙庄主在吗?”女孩清脆的笑声,好比他美丽的容颜,让人看着舒心,听着悦耳。

    店小二脸上露出一点点难色,因为庄主一般都会和夫人睡到中午才起来,所以他友善的回话:“姑娘,我们庄主还在歇息,你不妨正午再来。”

    “啊,还睡啊,他以前不贪睡的啊!”女子一声自言自语,倒是让旁边上的小二吃了一惊,再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后,壮着胆子问了一句:“姑娘你和我们庄主,一起生活过?”2

    这话问的很是隐晦,没有直截了当的问姑娘你是不是和我们庄主有一腿。

    女子不明所以的看着问话的小儿,忽然明白了什么,这会儿,银铃般的笑声,转为了哈哈的大声爽笑,和她的样貌气质一点都不符合的笑态,看上去却一点都不显别扭,反倒又一股子豪爽之气:“小二哥,你想哪里去了,你不认识我是吗?”

    龙蓝没有想到,自己的知名度会这么低,她以为以她的毒妖女的名号,加上龙家二小姐,龙庄主妹妹的身份,这江湖上没有几个不会不认识她。

    看来,她还真高估了自己。

    “姑娘是?”店小二抓抓脑袋,模样很是憨厚。

    “我叫龙蓝,这样你知道我是谁了吧!”龙蓝性子向来直爽,虽然长的小家碧玉,行为动作也都是一派小女人的模样,但是她这个性格,却随着年岁的增长,越发的爽落起来,和她的甜美长相,完全是格格不入,却又不显得突兀。

    店小二惊呆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娇俏甜美的女孩,会是龙庄主的妹妹,江湖传闻中,不会一点武功,但是却让所有武林中人都不敢靠近刚不敢轻易得罪的龙家二小姐,素有毒妖女之称呼的龙蓝。

    “毒,毒妖女!”店小二颤抖着声音,好似龙蓝是个怪物一样,前一刻还对她满怀欣赏和怜爱,这一刻,俱化作了惶恐的后腿。

    “唉,你别怕我啊,我又不会无缘无故对人下毒!”龙蓝有些无语,这个毒妖女的名号,也是这两年江湖上的人送的,说实话她一点都不喜欢,因为没有美感,她更喜欢仙女,美女之类的,妖女……一听就知道非正派人士。

    可是爹爹却很喜欢这个名字,说有气势,说她一个女孩子有这样的外号,别人也会忌惮她三分,不敢对她胡来。

    武林盟主都认同了的名字,她又能作何挣扎,只能生生受了,爹说的是没错的,这个外号,会让所有人都忌惮她三分,不但不敢胡来,更甚至……如眼前的小二,靠都不敢靠近她。

    店小二依然对她避退三舍,刚起床的王胜,一眼看到了大厅里的龙蓝,一点都没觉得意外,嘴角勾了一抹笑意:“你来了?”

    他也不称呼龙蓝二小姐,因为他现在已经不是龙府的人了,他是銮寿山庄的管事,除了銮寿山庄以外的人,他都没有必要用敬称。而且就算是很久以前,他也不称呼龙蓝二小姐,因为她们的关系,情同兄妹,用不着这样的生硬称呼。

    “嗯,王大哥,你起的好早啊!”龙蓝却好似亲昵的称呼王胜为王大哥,从很久以前,她就一直这么称呼他了。

    这个称呼,好巧不巧的落在了同样刚起床推门而出的蓝萍萍耳里,蓝萍萍脸色难看了一下下,随后立马恢复了笑意:“在屋里就听到了,这位是龙二小姐吧!”

    蓝萍萍的出现,让王胜心口突然跳一下,每次见到这小妮子,他的心脏总是不同使唤的乱跳。2

    粗犷豪迈的他,却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蓝萍萍那一瞬间脸色的黯淡,只是和蓝萍萍到了个早安:“萍萍,怎么就起来了!反正夫人和庄主也不用早膳,你可以多睡一会儿的。”

    “呵呵,谢谢王大哥关心,我习惯了早起了,既然有客人到,那我现在去准备早膳吧!龙二小姐,你随意坐吧!”蓝萍萍谦虚一笑,生的十分美丽,龙蓝心里泛酸,凭什么大家都是美女,人家的称谓这么动听诱人,她的称谓却不敢靠近,唉,同人不同命啊!

    “蓝姑娘,你喊我龙蓝就可以!”心里虽然对于称谓一事觉得委屈,但是龙蓝待人还是很友善。

    “那龙蓝,你以后也叫我萍萍就可以!”

    两个女人,眼看着热络在那里客气开了,撂了王胜一个人,无所事事。

    “那个,萍萍……”王胜终于逮了个两人说话的空隙插了句话!

    “嗯?”蓝萍萍转向王胜,眼底里威着单纯的疑惑。

    “不如,你先去忙吧,我有事要和龙蓝商量!”王胜这个死榆木疙瘩,他就算没有注意到蓝萍萍很介意他和龙蓝之间的关系,也应该注意到他现在是在追蓝萍萍,怎么可以在两女一男共处一室的时候,支开其中一个女的,和另一个女的单独相处,这无疑是在告诉蓝萍萍,她碍着他和龙蓝了。

    蓝萍萍身子一顿,鼻子猛一阵发酸,不过随后,却是莞尔一笑:“好,那你们聊,我进厨房了。”一转身,笑容就不见了,化为了一抹愁苦。

    她以为她不喜欢王胜的,她以为她的夫君不可能是王胜这种粗犷的高猛的男人,她以为她心里的男人是一个玉树临风面若桃花的男人,只是为何,现在看到王胜和别的女人亲近,她心里头这么不舒服,这么酸楚,这么难受。

    龙蓝毕竟也是不知道王胜和蓝萍萍之间的事情,还不等蓝萍萍走到厨房呢,她就是很热络的靠上来,撒娇的王胜的手臂:“王大哥,你还说每年会回来看我一次,哪里有,骗人的,害的都要望穿秋水,成望夫石了。”

    “小丫头,别胡说!”王胜刮了下龙蓝的鼻子,语气未嗔,却带着宠溺。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蓝萍萍的脚步停滞在厨房门口,较弱的身影,如同石化了一般,站在那好半响都没有动。

    原来,他们时间的关系,已经好到了这个地步,那么,王胜对她的追求,又算什么?世上的男人,难道真的没有一个靠得住的吗?没有一个能像庄主对夫人一样一心一意的吗?2

    深呼出一口气,蓝萍萍提步进了厨房,却有些心不在焉,淘米的水,居然直接又倒回水缸里,浑浊了整一缸水,择好的菜,好的部分丢到了废物娄里,不要的那部分却拿去清洗,揉面的时候,把土豆粉动作了面粉……总之,一切都乱套了。

    只因为,她心里一直有心事无法释怀,根本没有办法做早膳,她一直在关心着,王胜和龙蓝在做什么,她们好像刚刚去房间里了,有什么事情,要回房间商量?难道……是和庄主还有师傅一样,久别重逢,难耐相思之情,要去房间内舒缓?

    她不敢想,越想脑子里越乱,这不,一声吃痛的尖叫,切玉米断的菜刀,居然切上了自己的手指。

    如果不是痛楚让她一下子丢掉了菜刀,这白皙的葱指,估计要活生生给她切下来了。

    “师傅!”新手的小徒弟也在厨房帮忙,见状,心急如焚的跑上来,一把掏出自己的手帕,按住她汨汨冒出的伤口,“师傅你怎么了?”

    虚弱的叹息一口,看来她今天是什么都做不成了:“不小心却到手了,玉儿,早膳你准备吧,师傅回房清洗下伤口!”

    “师傅,要不要我陪你!”玉儿有些不放心。

    “不用了,切的也不是很深,洗干净上点药,包扎下就可以!”蓝萍萍送了个安慰的眼神给玉儿,玉儿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只说了句“师傅放心,早膳我会准备妥当的”。

    蓝萍萍如失去了魂魄的布偶娃娃一样往四楼的闺房走,路过三楼楼梯的时候,脚步居然不听使唤,鬼使身材的走向了某扇房门!

    “王大哥,太好了,你会留在我身边,呵呵,让我一个人打理这件客栈,我还真没有这个信心,我从来没有经商过,有你陪着我,我就放心了。”

    龙蓝的欢喜的声音,透过房门的缝隙传来,蓝萍萍心里一阵压抑痛楚:“原来龙蓝是来接手客栈的,而王大哥会留下来和她一起打理,夫唱妇随,呵呵,我有算什么?”

    自嘲了一声,她不想再听,反身就要上楼,房门却在此时被推开:“王大哥,说定了哦,你会留下来陪我!”

    一个俏丽的鹅黄色的声音,边欢笑着边从房间里走出,蓝萍萍忙闪身隐蔽,却躲不及了,飘飞的衣摆,吸引了蓝萍萍的注意:“谁!”

    见躲不过,她只好尴尬的笑着出来:“是我,蓝萍萍。”

    “咦,怎么是你,萍萍?”龙蓝大咧咧的性子,没有想到蓝萍萍是在外面偷听。

    蓝萍萍反应很是激灵:“我是过来和你们说一下,我手受伤了,早膳由玉儿负责,我要回房包扎!”

    “手受伤了,怎么会受伤的?伤的厉害吗?”一连串连珠炮发的问题,不是出自龙蓝之口,而是屋子里几乎是紧张的飞奔出来的王胜。2

    蓝萍萍的手,如今被他握在手里,一阵阵滚烫的热流,顺着两人合握的双手,转达到了脸颊上,烧起了阵阵滚烫。

    “不,不碍事的,就是不小心切,切了一刀。”她红着脸蛋,小小声道。

    “什么!”王胜的吼声低沉,几乎吓到了蓝萍萍,“切了一刀,怎么会切一刀,不行,去找小舞,让他给你看看!”

    “王,王大哥,不用这么小题大做的了,真的只是小小一刀而已。”蓝萍萍心里头居然因为他这样的紧张担心,泛起了一股子甜蜜,他是在关心她吗?他看上去好紧张,阮大哥挨一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娘子为夫饿了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392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