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都市 > 娘子为夫饿了 > 第 27 部分T

第 27 部分T


    是谁做的。

    再之后的五六个月,是空空框框的,没有什么滋味,因为很寂寞,空气里飘散的,都是寂寞,好似酒,这种寂寞越酿越醇。

    一年后,想念就变成了一种痴傻的习惯,想到他的好会一个人痴痴的笑,想到他的坏也会痴痴的笑,想到他欺负你,想到他被你欺负,依旧是痴痴的笑,整个人,就是个傻瓜。

    一年半的时候,想念就会决堤泛滥,想着他就要回来了,会坐立不安,会害怕他还爱不爱自己,还认不认识自己,还会不会像以前那样对待自己,两人之间,是不是会更幸福。

    到了快两年的时候,想念就是甜的了,甜蜜蜜的醇厚的,好像这杯酒,所有的疑虑都没有了,只想着见到他,那种迫切相见的滋味,是甜的,尤其是知道他马上就会出现,呵呵,所以,好甜,好幸福……”

    她是真的醉了,步子踉跄了起来,身后的婢女赶紧上前扶住她:“老板,不要喝了,回去歇下吧!”

    “不行!”嘟嘟着小嘴,一副可爱的小模样差点让底下的男人都流鼻血,“他回来后,肯定不许我喝酒了,而且他回来后,我们马上会要宝宝,有了宝宝后,更加不能喝了。所以我要多喝点,嘻嘻,翠翠,不要拦着我哦,我还没有醉!”

    这还没醉,要宝宝这样的话都可以在大庭广众下说了,这个女人!

    人群里,发出一声惊叹:“龙老板,原来已经有爱人了。”

    “有爱人如何,只要龙老板愿意,就算她爱人是皇帝,老子也会和皇帝抢人。”

    “算了吧,你看看龙老板的样子,就知道她和她爱人的关系有多好了。”

    “既然已经有爱人了,那还开什么入幕之宾的活动,难道龙老板是寂寞难耐了?”

    “你小心舌头被人割下来!”

    ……

    人群里,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紫晓楠躲着翠翠不肯给她的酒壶,身影已经一晃一晃站不稳了,蓝萍萍在厨房得报,不得不出来帮忙。

    “师父,不要喝了,明天会起不来的,师父!”蓝萍萍一把抱住紫晓楠抢救的身子,大家看着两个美女,都忘了喝酒吃菜,眼睛都直了。

    “对哦,我忘记了,他明天就回来了,喝醉了明天起来会头痛的,我要赶紧睡觉觉,萍萍,我要睡觉!”说完,紫晓楠乖宝宝一样一头栽倒在蓝萍萍的肩膀上,说睡就睡,当真是个猪猪。

    人群里,有个人摇头轻笑一声,看着蓝萍萍把紫晓楠扶进房间,离开了大厅,出了客栈,然后,终身一跃,轻易就上了屋顶,黑白无常正在屋顶的小棚子里喝酒吃肉,陡然听到动静,来人功夫显然很高,两人忙警惕的握剑起身。

    “谁!”

    对面的人一动不动,斗篷斗笠,加上夜色深沉,让人看不到他的容貌。

    “不好对付,小心!”白无常轻轻对黑无常道,两人全副心思放在了对面来人的身上。

    斗篷人动了一步,他们以为那人要动手了,随即拔剑,双面夹击而上,只是,剑锋却好似不听使唤一样,明明是朝着那人的要害处而出,但是每次都只能险险的从那人身边擦过,伤不到那人分毫。

    “好黑,去找帮手!”白无常自知两人绝对不是来人的对手,忙转身让黑无常去搬救兵。

    他想不到是谁会有这么高的功夫,他们兄弟武林排名已经是仅次于佟战阮天等零星的几个高手,莫非是什么隐世高人,为了他们夫人而出世。

    如果真是这样,他们就完了。

    王管事要来接庄主下山,所以现在应该已经在百里地外了,让黑无常去求救,他和店里的人撑住,可能还能勉强保护的了夫人。

    只是,黑无常还没能飞下屋顶,斗篷人一个瞬间移动,一把扣住了黑无常的手腕,从始至终,他只是一直躲避,没有出手,那样白无常已经觉得他功力高深,无从招架了,现在他只是一招擒拿手,就把黑无常扣住,无法动弹,白无常心惊,大喊一声:“放开他。”

    说完,剑锋继续呼啸而来,斗篷人一个巧妙的避闪,避开他的剑锋,而后,点住黑无常穴位,从他手里接过宝剑,与白无常过起招来。

    仅仅是二十招,白无常就落了下风,只是他很奇怪,来人招招留情,明明有好几次能刺伤他甚至贯穿他的心脏,为何他不这么做,难道他只是来劫色,不是来伤人的。

    “你到底是谁?我告诉你,屋子里的可是銮寿山庄的庄主夫人,不是你有命碰的了的,我们援兵马上就到,识相的你最好赶紧逃命。”

    对方不言不语,依然招招逼近,白无常只剩下被动的躲闪,连出招的机会都没有,来回十招不到,他户口猛然震痛,剑被打飞了,而脖子上,冰冷冷的触觉,在嘲笑他,他被生擒了。

    “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让你碰我们夫人的!”白无常临危不惧,一双亮眸里,闪着忠诚和无惧。

    “呵!”斗篷人突然轻笑了起来,“小白,武功有长进啊!小黑不行,居然一找就让那个我擒拿了。”

    小白!小黑!这对老黄狗一样的称呼,普天之下,除了他们的主子,还有谁,而且这声音!

    “庄主,是你吗?”白无常情绪有些激动起来。

    “除了我,你以为有谁?”斗笠摘下,一张倾世俊颜在黑暗中,好似沧海明珠一般明亮。

    “庄主,真是你!庄主,你……你……怎么自己下山了,王管事他说要去接你的,呵呵,庄主,呵呵!”难得平时口齿伶俐的白无常,也有激动的话音不稳的时候。

    龙凰没有答话,只是放下了搁在白无常脖子上的剑,丢给白无常,然后回身揭开白无常的穴道,佯怒了句:“这些年都坐什么了?是不是天天沉醉美女弯了,武功都让女人给吸干了?”

    黑无常脸色一红一白:“没,没有,庄主!”急着替自己辩白,他就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庄主心里落这么个坏印象,沉醉美人弯……他一世的英名啊。

    “好了,你们两都下去吧!别告诉任何人,我回来了,听到没?”

    既然他的小娘子这么爱玩,想给他个大惊喜,那他不妨,先给她个更大的惊喜。

    “是,庄主!”

    两人一走,龙凰几乎是迫不及待的从四楼的窗户处跃进了房间,房间里,蓝萍萍正在给紫晓楠净脸,忽然闯进来个人,吓得她花容失色,开口就要喊人,却被龙凰眼疾手快一把捂住嘴巴。

    “是我,蓝萍萍,庄主!”

    蓝萍萍瞪大了一双眼睛,不敢置信的把眼前的人从上到下,从头至尾的看了一遍,想要表达什么,但是嘴巴被捂住,她只能用手指来来往往的激动的比划着。

    龙凰见状,松开了她的嘴,让她有机会表达下自己的激动情绪。

    “庄主,你回来了?师父,师父,你醒醒,庄主回来了!”

    “诶,别叫醒她!”事实上是你想叫也叫不醒,喝了那么多,加上心情特别好,她现在睡的美美的呢!

    “庄主,你怎么现在回来了,你吃饭吗?我去给你做!”蓝萍萍镇定下来,便三句不离本行起来。

    “我不饿,你先下去吧!”

    迫不及待的想要和他心爱的女人单独相处,龙凰开口赶人了。

    “庄主,那个,你是真的庄主吗?”

    蓝萍萍不得不怀疑,她只见过龙凰本尊两次,一次是七年前在皇宫,第二次是在銮寿山庄里不经意看过,对他没有太大的记忆了,眼前的这个人,虽然和她印象中的龙庄主很像,但是样貌是可以易容的,把他单独留在紫晓楠的房间里,她不放心。

    “怎么,屋顶上两位都放行了,你难道还怀疑他们的眼光吗?,抑或你觉得我是懂得易容之术,那你可以来拉拉我的脸皮看看,是不是真的!”他的笑容更甚了,欣慰紫晓楠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把她保护的非常好。

    “不用了,庄主,那我先下去了。”

    蓝萍萍想来也知道自己多虑了,就算自己会认错庄主,黑白无常怎么可能认错,心中当真为紫晓楠感到高兴,日盼夜盼,盼星星盼月亮的,终于是把庄主给盼回来了。

    识趣的出门,带上房门,陡见黑白无常居然在房门外偷看,这非君子的行为惹的她嗤了他们一句:“小心眼珠子给庄主挖出来。”

    “不怕!我们屏住气息呢,庄主感受不到。”

    “都给我滚远点,听到没?不然,提剑自刎。”屋子里,陡然传来一声喝斥,吓的黑白无常和蓝萍萍夹着尾巴赶紧逃跑,不该说话的,这个该死的懒丫头,她引得他们两开口说话了,所以才暴露了气息,看不到庄主是怎么爱夫人的了。

    屋内,红烛摇曳,将龙凰的身影拉长在地板上,影影幢幢,脱下斗篷,他轻笑一声,眼角里都绽放着一朵温柔的花,唇畔上,荡着一抹宠溺的问情。

    走到床边,温热的大掌抚上正沉醉在睡梦中的娇俏容颜,一寸寸的,从整齐的发际线到光洁如玉的额头,再从额头到修长的两弯柳眉,反复摸索着,那软软的一线眉,好似羽毛般柔软。

    指腹在她眉心处停留顺着秀挺的琼鼻往下,最后停留在她红润的,吐着幽香酒气的檀口上,他再也忍不住对她的思念,俯下身,薄唇摄住了那迷人的红唇,灵舌探入了她的檀口,里面一股香甜的酒气溢出,惹的他浑身发颤了一阵。

    灵舌勾住她的丁香小舌,睡梦中的她,可爱的嘤咛了一声,惹的他情欲大动,但是却不想在她喝醉酒迷迷糊糊的时候要了她,只能强忍着,把所有的欲望灌输到那个吻中。

    大掌并没有闲着,而是探入被褥中,她的外衫已经扯去,只是一件菲薄的中衣,以及一个光滑的丝绒肚兜,大掌搁着衣衫拂过她的高耸,后脊梁骨忽然一阵轻颤,有一股暖流似乎要从身体里溢出,他忙克制住。

    他是处男之身,所以尤为敏感,身下这具软香酥骨的身子,是他心爱的女人,因为抚摸她的身体而把持不住,他为自己觉得羞赧,脸色红了一阵,他却不愿意离开紫晓楠的身体。

    大掌划过她的柔软,来到她的腰间,一把拉扯,解开她的腰带,手指左右拨开碍事的中衣,当那细滑如同白玉般的腰间肌肤毫无阻隔的贴上他的掌心时,他几乎要发疯,太晓得,他有多么想念她,想念她的人,想念她的身体,想念她的味道。

    两年的分别,日夜的煎熬,天寒地冻的寒山,这样的思念几乎让他崩溃。

    如她所说,想念一个人的滋味,一开始咸涩的,后来是寂寞的,后来是傻傻的习惯,最后是甜蜜的期待。

    刚分开的两个月,他完全无法静心修炼,如果不是师父师娘用铁锁把他困住,他肯定什么都不管,要下山回家找她。

    后来师父师娘轮番开导,他才渐渐的把对她的思念化作了练功的动力,每天在山洞里盘腿凝神,只要不练功的时候,他都在想念她,想着她的好,想着她的善良,想着她的可爱。

    如今,这善良可爱的人儿,就躺在自己的身边,不用想念,他便可以亲眼看着,不用想念,他可以触碰到她。

    触碰她精致的五官,触碰她白皙的脖子,触碰她柔软的腰肢,甚至是……

    “我好喜欢你现在的样子,娘子!”他的目光,落到了她的胸口,意有所指。

    褪下自己的衣衫,他钻进了她温暖的被窝,当有些低温的身体熨贴上她温热的娇躯时,他感受到了她轻轻的颤抖。小心的把她掰过来,如同她是个稍微大力点就会破碎的珍宝一样,他让她面朝他,然后大手在被褥里,退下了她所有的衣裳。

    一把抱紧她,将她整个熨贴进自己的胸膛,当她的柔软抵靠住他强壮的胸膛的时候,他猛然发出了一阵野兽般满意的低吼:“啊!”

    可惜怀里的小女人,似乎一点都不配合他的动情。

    “唔,难受!”被他压在胸膛里,他的身体有些冷,吸取了她的温度,他的胸膛太坚硬了,撞疼了她的鼻子,他的怀抱太紧致,把她胸前的白兔被压的扁扁的,好不舒服。

    睡梦中的女人,抱怨的嘤咛一声,然后嘎巴了几下嘴巴,挣扎了几下,翻转身去,背对着他,可爱的小屁屁,好笑不巧的,正好顶住了贲张的分身,惹的他又是一声野兽般的低吼:“啊!”

    第八十五章 心如刀割

    那圆润结实的小屁屁,就这么“过分”的抵住了他贲张的分身,而且还不时因为睡姿不舒服,而“使坏”的动来动去,肆意的摩挲挑逗着他的欲望。

    喉头不停吞咽着口水,呼吸也急促的好似得了喘病,太香艳,太刺激,他如何能忍受得了。

    可是,她现在睡的昏昏沉沉的,恐怕是叫也叫不醒她,他不想在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要了她,于是忽,这股焚身的浴火,他只能生生的压在身体里,不让它出来作怪。

    精壮的手臂都不敢去触碰熨贴着胸膛的赤果果的小女人,只能搁在自己的腰间,闭上双眼,一遍遍的深呼吸,一遍遍的念静心诀,一遍遍的……

    直到,再怎么一遍遍都没有用,他如同吃了媚药一样,已经到了忍耐的边缘,这样子光裸着身体同床共枕,看得到不能吃的情况,几乎要逼疯他。

    身体要崩溃了,那火苗在体内各处点燃,已经烧成了熊熊大火,怀里的小女人,还不安分的不停的翻身,翻身再翻身,直到在他臂弯里找到一个适合的位置,再甜甜的吐着酒气美美的继续睡。

    这样的翻身,对他来说,无疑是煎熬,再她又一次翻过身,小嘴嘴贪婪的凑到他的胸口红豆处,他猛一个激灵,一把抽回了自己的手臂,那枕着自己手臂的小脑袋,咯嘣一下撞到了床板,幸好被褥铺的够厚,所以她只是嘟嘟着嘴巴皱了皱小眉头,又翻身睡去。

    再也不敢和她有肢体接触了,再也不敢看着她光洁的身体,龙凰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狼狈的落荒而逃过,随便的穿好衣服,里头和外头的腰带系在一起了,他都没有发觉,然后,几乎是仓皇落跑。

    黑色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之中,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五十里地外,一辆马车有条不紊的赶着路,车内,点着一盏昏黄的油灯,两个男人对坐着,环手抱胸,分别靠在车臂上小憩,忽然,身着白色衣衫的男人猛一个激灵。

    “王胜,有气息在靠近,来者武功不低!”

    对面的男人。显然也察觉到了这股气息:“没有杀气,可能只是个过路的,静观其变!”

    “嗯!”阮天虽然这么说,但是心思谨慎的他,已经凝神屏息,集中了全副心思。

    庄主下山,这个消息虽然是封闭的,但是这些年,江湖上在窥觎銮寿山庄庄主之位的人依然层出不穷,所以不排除有人推算到了龙庄庄主下山的日子,设下埋伏。

    那股气息,越来越近,王胜身侧的拳头紧握着,处于随时备战的状态。

    气息和马车擦肩而过,没有停留,也没有发生任何事,王胜和阮天暗暗松了口气。

    好似受了蛊惑一般,大脑和嘴巴都不受控制了,脱口而出:“是!”

    “王胜!”阮天眉头一皱,一掌击打在王胜的后背心,王胜猛然回神:“怎,怎么了?”

    阮天却没有答他,只是转向面前的女人:“陆一凤,你若是再放肆,休怪我不客气。”

    “阮天,到底怎么了?刚刚你为什么打我?”

    “王胜,这女人会媚功,她和你说话的时候,不要闻她的气息,听到没?”

    “那刚才……”王胜好似意识到自己方才中了招。

    “没事,不过是个宵想庄主美貌的,让她知道庄主下山了又如何,有夫人在,你永远也得不到我们庄主。”阮天对谁都是温文尔雅的俊脸,如今抹了一层黑色。

    “呵呵,得不得的到,可不是你说了算的。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我这练的功夫,就是专门对付你们男人的,刚才王管事的不是中招了,呵呵,可以说,这天下,没有不中招的男人,阮天阮管家,我说的对吗?”

    妩媚的身姿,妖娆的如同蛇一样扭动着靠近,一口口热气,毫无阻隔的喷吐在阮天脸上。

    “你这个骚娘们,小心我不客气了!”王胜看阮天的脸色越来越黑,以为中了陆一凤的媚功。

    所以出了一拳,把陆一凤逼退三分,他粗俗的开口,看着那个陆一凤,心里就一阵恼火,方才居然自己会中了她的媚功,而且显然自己受了控制,把庄主下山的日子告诉看她。

    他这辈子最讨厌来阴的,尤其这种下三滥淫贱的手段。

    陆一凤被叫做骚娘们,可以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笑的花枝乱颤:“呵呵呵,呵呵呵!王管事的,我可以更骚,你要不要看看!”

    说着,开始拉自己的腰带,狐裘披风敞开,里头居然是一件贴身的肚兜!

    “你!”王胜别开头,不敢看,男女授受不亲,而且他对这样的骚女人一种刻骨的恨,如若不是知道对方是一线天的,不能随便取了性命,他真想杀了这个女人。

    “王胜,进车!不用理会她。她喜欢不自量力,就让她不自量力好了!”阮天拉着王胜进车,脸色依然黑沉。

    “可是……”

    “庄主要紧!”

    王胜知道阮天说的有理,如果再不赶路,就要耽误了接庄主下山的时辰了,所以,咽下了一肚子气,忿忿的看向陆一凤。

    “哼!陆一凤,你个骚妇,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勾引我们庄主,我就把你大卸八块!”

    “呵呵,那小女子就在床上等着王管事的来卸喽!”陆一凤娇笑一声,慢条斯理的系起被揭开的腰带,动作柔媚无骨的,简直就是个妖精。

    王胜不屑的唾她一口,和阮天上了车,马车起驾,车顶的人也下了车,遥遥的,只听得见一阵让人浑身不自在的娇笑声。

    “阮天,你怎么认识这女人的?”

    车子离那女人远了,王胜才问出了方才一直憋在心头的疑惑。

    阮天不答,脸色还是黑的。

    “阮天,你该不会是中了魅毒吧,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小……”

    “不用叫小舞进来,我没事!”

    “当真?”

    “嗯,不用担心,我小憩一会儿就可以!”

    本来还是想追问阮天怎么和陆一凤认识的,可是看阮天的脸色,他还以为他真的中了媚功,要修身养息,所以没有再打扰他,而是在他休息的时候,警备着陆一凤,她如果追上来,王胜可保不准自己还会放过她,不惜和一线天结仇,他叶瑶杀了这个骚娘们。

    对于风骚的女人,就像道士对于妖怪一样,他有一股子深入骨髓的痛恨。

    龙门客栈,四楼香闺。

    天色已经有些朦胧亮了,早上翠翠进来喊紫晓楠起床的时候,她当真是从来没有这么乖的不赖床过,一个骨碌就起来了,兴奋的满脸通红:“天亮了吗?王胜该已经上山了,已经要回来了吧!”

    许是太激动了,她没有发现,自己居然是赤身裸体的,直到同为女人的翠翠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她才冷的一个激灵,总算意识到了自己身上不着寸缕:“翠翠,我怎么光溜溜的?”

    “昨夜夫人您喝醉后,是蓝小姐照顾的您,奴婢也不知道?”翠翠确实不知道,只知道蓝萍萍进去后不久,黑白无常大哥就在门口鬼鬼祟祟的,后来蓝小姐又出来,三个人一起下楼了。

    别的,她一概不知,至于夫人为何会裸睡,她也无从知晓。

    “哦!”紫晓楠讷讷的应了一声,自己圆了个说法,“可能是昨天喝多了,把身上吐脏了,所以萍萍把我衣服都脱了吧!呵呵。”

    “应该是吧!夫人,今天是晴天呢?”翠翠打开窗户,让外头的阳光透了一小缕进来,紫晓楠嘴角咧的开开的,看着美美的阳光,心情更是好了起来。

    真好,晴天。真是个难得的大晴天,寒山这边,几乎终年飘雪,一年到头有几个日头,十个手指都能数的过来,今天的好天气,让紫晓楠心里欢喜,认为是个好兆头。

    看着天光也亮透了,想着龙龙也该回来了,王胜那边她之前就让萍萍去说过了,把龙龙带下来后,一定要想办法让他进来小坐,这样,她今天的活动,才有了真正的男主角。

    忙让翠翠给自己打水洗脸,然后取了昨晚就准备好了的衣衫换上,又让心灵手巧的翠翠给自己绾了个发髻,化了个淡妆,对镜自照,连她自己都忍不住的自夸了一句:“真漂亮,他肯定认不出来了,嘿嘿!”

    “是,夫人很漂亮!”翠翠被紫晓楠的好心情感染,也夸了她一句。

    紫晓楠眨巴着眼睛,摆出一副小天真的可爱模样:“真的吗?”

    “呵呵,真的,夫人天生丽质,稍施脂粉,就更加的倾国倾城了。”

    “呵呵,翠翠,你真诚实!”

    额,她还真好意思。又左右看了下自己的妆容,确定没有瑕疵,她穿上了绣花鞋,走到窗口,看向寒山小径的方向,双手合抱成拳,抵在唇上,眼底里泛着喜悦的泪光:“终于要回来了,呵呵,终于要回来了!”

    “夫人,蓝小姐做好了早膳,要给您送进来吗?”翠翠收拾了下梳妆台,柔声的问道。

    看着远处的小径,想来应该也没这么快吧,吃个早膳的时间还是有的:“嗯,拿进来吧!”

    这一双水眸,自始自终都没有离开过那条小径,连早膳,她都很不淑女的端了椅子放到床边,然后盘坐在椅子上,边看着小路,边用膳的。

    “夫人,您在这么看,要看成望夫石了,庄主总会来的,你不用担心,你下来好好吃饭吧!”

    “不要管我,我没关系,翠翠,你忙活去吧!”

    “夫人,那翠翠先出去了,你有事叫翠翠吧!还有夫人,楼下已经坐满了人,都等着夫人出去了,有些从寅时就在那等候了,呵呵,这些人要知道自己是被夫人拉来耍弄的,估计都该气死过去,呵呵呵!”

    翠翠咯咯轻笑起来,也觉得十分好玩。

    这些人都是听闻夫人要送出自己的一夜,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有头有脸的人物,平日里哪一个不都是不可一世趾高气扬的,今天要是知道了自己只不过是被拉来做陪衬,当绿叶的,活该气死他们!

    “小丫头,你看看去,有没有看的对眼的,看的对眼的,告诉夫人,夫人也给你弄个一夜情!”紫晓楠总算回头看了翠翠一眼,见翠翠因为自己的戏言而面色通红,心情更好了几分。

    “夫人你这坏,不理你了!”翠翠娇嗔一句,羞红着脸带上门就走。

    楼下看到四楼的房门打开了,发出了一阵喧哗:“龙老板来了,龙老板来了!”

    结果他们又一次失望了,两三次进进出出的,都只是龙老板的丫鬟,喧哗声变为了失望的唏嘘,有人等不及了,对着翠翠就问了句:“翠翠姑娘,龙老板什么时候出来?”

    “快了,用完早膳,各位公子,你们这点怜香惜玉的耐心都没有吗?我们老板昨天喝醉了,胃里难受,吃个早饭的时间,总该给她吧!”为了防止这群人动乱,翠翠伶俐的和底下少说有二百个男人斡旋着。

    “该给的该给的,那我们再等等吧,使我们心急了!”几个儒雅公子模样的,表达了自己对紫晓楠的体谅。

    只是他们不知道,这龙老板身体如此金贵,连吃个早膳,居然就花去了一个上午。

    那是个样的男人啊?

    身材欣长,身穿一袭蓝色精锻长袍,长袍上用金黑丝线,绣着一直神采奕奕的猛虎,猛虎自他的肩膀一直横亘到他的膝盖,呈倒立之姿,宛若下山猛虎,栩栩如生。

    衣衫已是华丽至极,而那容貌,更是让人惊为天人。沈腰潘鬓,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透着几分女子的灵动美态,漂亮的好似从画里出来,根本不像真人。

    然那气质风度,却又是透着一股子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气场之大,在大家注意到他的存在后,心里便打了退堂鼓,看来是绝对也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龙老板的入幕之宾,非这个男人莫属了。

    心头猛烈的突跳着,有那么一瞬间,紫晓楠嘴里的那句“相公,你回来了”就要脱口而出,但是在听到男人和身后的王胜说的话,她这认亲的话也忍住了。

    “王胜,你非要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这里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庄主,这里的菜肴非常美味!”王胜胡乱诌了个理由。

    “再怎么美味,能比得上我娘子的手艺,不要耽误时间,日夜兼程回去都要个两天,我不想在这种无聊的地方耽误时间。”

    龙龙扫了客栈一眼,补充一句:“而且我不习惯和这么多人一起吃饭,如果都是女人,倒可以考虑,可惜都是一群汉子。”

    听语气,很失望吗?紫晓楠有些恼火,这个死色胚,居然敢“口出狂言”他是不想活了吗?

    眼看着龙龙连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转身就要走了,紫晓楠急了,忙开口:“这位公子,来都来了,做什么急着走?是看不上我这小小的客栈,不肯赏脸留下吃顿饭吗?”

    “哦!你是在和我说话?”龙龙抬起头,进客栈到现在,总算注意到了紫晓楠的存在,那双眸子,在看到紫晓楠的一瞬间,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艳,就这么直勾勾欣赏的看着她。

    却只是欣赏惊艳的看着她,没有其余的情绪,难道……他当真没有认出她来?

    那眼波里的琉璃光芒,惹的紫晓楠心跳再度家具,妖孽啊,这个妖孽。真能迷死个人!

    只是,如果这个妖孽没有认出她,那他这样欣赏惊呆的眼神,也不是给紫晓楠的喽,而是只单纯的给一个美丽的女人的。

    又是恼了几分,她本来想着不是这样的,她本来计划着龙龙没有认出自己,自己百般勾引他都不上钩,然后再把他引入房内,亮出脖子上的狗链子,告诉她自己是谁,再和他春宵一度的。

    没想到,她的百般勾引都排不上用场,她就这么往他面前一站,和他说一句话,他就丢了魂一样,赤果果打量自己的眼神,让紫晓楠又气又恼。

    他居然看别的女人——虽然这个别的女人和她是同一个人,但是在龙龙眼里,就是个别的女人——看别的女人看的呆了。

    “呵呵!”轻笑一声,平复气恼心,她倒要看看,这个男人可以有多么经不起诱惑,妩媚展笑,她轻轻柔柔道,“是,小女子正是在和公子说话,公子,如何,肯赏个脸留下吃个午膳吗?我保证我这的厨师做的美味佳肴,不会比公子家里的娇妻做的差。”

    “既然是这么美丽的女人盛情邀请,那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本来是急着要回家见糟糠之妻的男人,现在为了一个“美丽的女人”情愿耽误时间了。

    紫晓楠心中有些小小的刺痛,酸酸的,麻麻的。

    从来都以为,龙龙用情专一,对自己痴心一片,美色面前,肯定会毫不动心,坚定不移。

    只是没有想到!

    呵呵,难道是她看错了他吗?

    有没有看错,再试试,不就知道了,如果当真是她看错了他,那她发誓,这辈子,和他老死不相往来,以前所有的一切,她当作没有发生过,而这两年煎熬的等待,她当作等一头猪了。

    浅笑盈盈,她素手纤纤,抽出秀帕,往下头一扔:“谁抢到了,小女子就和他喝一杯交杯酒!”

    菲薄的丝帕如羽毛般缓缓落下,所有的男人都窜了起来,哪个都想抢到绣帕,紫晓楠紧张的看着一动不动的龙龙,她在希望,希望他不要动,不要抢,不要和底下这些色男是一路货色。

    确实,他没有,也没有抢,紫晓楠放心了,松了一口气。

    果然,他还是有些操守的,之所以会用之前那种雄性被雌性吸引了的目光看自己,之所以会因为自己的邀请而留下吃饭,只是一个男人的正常反应而已,只是他肚子饿了而已。

    只是,她所有给他开罪的解释,在那个人儿电光石火飞向快要被人抢到的绣帕,并且精准的一把抓住绣帕的那一刻,全部宣布不成立。

    “龙老板,绣帕在我手里,这一杯交杯酒,是我上去和你喝,还是你下来和我喝?”他目光邪肆的挑起,看着紫晓楠。

    那样的目光紫晓楠不会陌生的,以前的他,也喜欢这么看着自己,透着邪气的妖孽一样的目光,总会看到她面红心跳,呼吸急促,可是这次,却是心痛。

    他真的被“龙老板”这个美丽的女人给迷惑了。

    “你上来吧!翠翠,拿酒来!”紫晓楠要多么的不容易,才能压住自己的心痛和怒火,如此娇笑盈盈的请他上来喝酒。

    且再试试他吧!她不愿意就此一竿子打死心目中那个痴情专情的龙龙,她不死心,不死心龙龙对自己的痴情专情,敌不过一个美丽女人三番四次的勾引。

    酒很快就上来了,两只白玉酒杯,各自满上一杯,底下的人,只能丧气的叹息。这个男人一出现,果然他们没有机会了,有几个有自知之明的,已经垂头丧气的出了客栈,不参与了。

    两百来个人,差不多走了五十来人,大厅也空旷了许多。

    “龙老板这酒可真香!”把着酒杯,送到鼻翼间,他轻轻一嗅,而后蓦的凑近紫晓楠,“不过也避不过龙老板人香。”

    “哦,公子当真是过奖了!”心如刀割,刀割啊刀割,紫晓楠忍着把酒杯里的酒泼到他脸上的冲动,扯着微笑,伸出手,“公子,交杯酒!”

    他的手,还真的环了过来,勾住她的手臂,媚眼如丝,勾魂摄魄:“喝了交杯酒,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手里的酒杯,就这样彭一声坠落在了地上,摔了个稀巴烂。

    他说什么?他说“喝了交杯酒,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是吗?是她听错了吗?他居然对“龙老板”说这些,他对着的不是“紫晓楠”,而是“龙老板”啊!

    “龙老板,怎么了?”龙龙轻笑一声,声音柔柔暖暖的吐在紫晓楠脸上。

    她别开头,不想闻他的气息,只是对翠翠道:“再去取给杯子,公子见笑了,手滑了下。”

    杯子很快取来,她环上他的小臂,仰头一饮而尽,酒入愁肠愁更愁,那本是温热的酒,如今却如同六十多度的刀烧子,一下子烧疼了她的内脏。

    第八十六章 修成正果【吃鸟

    本来设计的千般勾引,万般诱惑,到现在只用了一招,龙龙的整个人儿,眼看着就被龙老板勾引了,哪里还记得有个叫做紫晓楠的糟糠之妻。

    忍着要涌出眼眶委屈又愤怒的眼泪,紫晓楠不想玩了,她本来只是贪玩,想给龙龙一个惊喜,没想到,惊到的是她,喜了的是他。

    以为他是全天下最痴情和专情的男人,只是想来他居然也不过是个感官动物而已,也是,男人嘛,都是一类货色,是她的期待和信赖太高了,是她太傻了。

    喝完交杯酒,她对着龙龙盈盈一抹浅笑:“公子家里可有妻室?”

    她这前一直都给他机会,想告诉自己,他绝对不是能被美色所迷惑的男人,现在她已经看透了。

    之所以会问他家里有没有妻室,她只是想知道,他可以有多么无耻。

    无耻的男人,在面对美女诱惑勾搭的时候,就算已婚,也都会让自己成为隐婚主义,藏起婚戒,隐瞒自己已婚的事实,只为了博得美人倾心。

    她想知道,龙龙是不是也在此列。

    事实证明,他可以更无耻:“曾娶一妻,但是她多年无出,我就休了她。现在是单身一人,怎么了,龙老板这么问,难不成你想嫁给在下?若是龙老板愿意下嫁,那当真是在下三生三世修来的福气。”

    真想一巴掌打烂那张俊脸,眼底里原本的柔情蜜意,如今却化作了浓黑的沉痛和愤怒。

    看着自己等了两年,盼了两年,就等来这样的陈世美,她心如刀绞,却也瞬间想的通透了,笑的没心没肺:“你们男人啊,真讨厌!不过你三生三世的福气,换我一杯交杯酒,你也该心满意足了。现在你可以选择离开,或者坐下吃顿午饭。”

    听到她赶自己走,龙龙嘴角不经意露出一丝笑容:“龙老板,你把我的心魂儿都给勾走了,就打算这样作数了?不打算对我负责!”

    “呵呵!心魂儿?公子,你的心魂儿可真是脆弱,我什么都没做,就让勾走了。”紫晓楠笑的鄙夷,对龙龙,已经算是彻底的死心了。

    “谁说你什么都没做,你个小妖精,谁让你出现在我生命里的?今天,你是不负责也得负责。”

    说完,略显粗鲁的一把扛起紫晓楠,推开房门,大步往里走。

    “放开我,各位,谁能救我,我定当以身相许!”

    紫晓楠慌了,没想到龙龙非但是个负心汉,还是个强取豪夺的流氓。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发生些什么,紫晓楠用膝盖想都能想到。

    而且如今的他眼里盛满了情欲,这种欲望,紫晓楠以前看到过,知道他要做什么。

    若是他是以前那个痴情种,她不会有半分犹豫,身体空虚寂寞了两年,就等着他来填满,但是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龙龙了,他是个见色心起抛家弃妻的负心汉,她死都不会委身于她。

    奈何她的那点三脚猫的功夫,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她只能求救于一楼大厅里的男人,并以以身相许作为报酬。

    “龙老板,我来救你!”一个玉树临风的公子,足下轻点,只是还没有飞身到三楼,忽然惨叫一声,砰一声落回了一楼,身板砸到了酒桌上,把桌子砸了个稀巴烂,紫晓楠来不及看他是怎么回事,人已经被抗进了房间,房门关上,阻隔了与外界的所有视线。

    “放开我,王八蛋,你放开我,你个流氓!”没办法,那群人估计是指望不上了,因为这屋子里都是銮寿山庄的高手,他们的庄主要对夫人行“坏事”,谁若是敢不实相阻挡,肯定会死的很惨,所以她只能口不择言的辱骂,拳头猛一拳拳砸落在他的后背心,以求自救。

    可是她的这些口头辱骂和绣花拳头,对他根本就起不了作用,他依然我行我素,把她抗到内室,出乎她意料的,他没有把她丢到床上,而是小心的放回了地上。

    紫晓楠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跑!

    提起繁杂的裙裾,她没命的往敞开的窗口跑,只是脚步未及窗口,腰肢上陡然换上一股强壮的力量,把欲逃跑的她,拦腰抱起。

    “逃跑,想逃去哪里?”他轻笑一声,俯下头,一计轻吻,不偏不倚落在了紫晓楠的红唇上。

    美眸因为这个触不及防的吻,猛然瞪大,而后一个偏头,嫌恶的躲开了这个吻。

    “放开我!”冷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的语气冰寒如霜。

    “如果我说不放呢,小东西!”他亲昵的喊她小东西,这称呼让紫晓楠浑身一颤。

    “谁是你的小东西,混蛋,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咬舌自尽!”紫晓楠是怕死的,但是如果要心寒的被他占有,她宁可死。

    “你敢!”他凌了下眼色,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把她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大掌猛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勺,薄唇惩罚性的覆盖上去。

    “唔!”紫晓楠拼命的扭动挣扎着,却不知道,这无疑是在点燃男人的欲火,她坐在他敏感的部位,却还要这么不老实不安分,那小屁屁扭动的像个小蛇妖一样,惹的龙龙吻的气喘吁吁起来。

    “啊!不要动,乖!”大掌扣住她的腰肢,他紧紧的把她制住,力道很大,却不至于弄疼她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娘子为夫饿了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392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