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都市 > 娘子为夫饿了 > 第 24 部分T

第 24 部分T


    “庄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知道龙龙肯定明白其中所有内情,蓝言凌也不想猜测,直接转向龙龙。

    “你们不用躲了,都出来吧!”龙龙抬眼看了一下天空,顿然三个人影从空中落下,立足在了龙龙面前,紫晓楠嘻嘻哈哈调皮的上前抱起龙龙:“牛,嘻嘻!”

    “龙庄主龙夫人,承蒙相助!”蓝天拱手给紫晓楠龙龙道谢,而后看向蓝言凌,“父皇,今日之事,儿臣遭奸人算计,如非龙庄主龙夫人帮衬,儿臣恐怕真的就是躺在那的人了!”

    躺在那的男人,是蓝天的暗卫之一,武功高强,方才门面上一掌虽然蓝建用尽全力,但是那个暗卫依然用功力挡下,如今只是昏迷而已,并未死亡。

    “蓝建,蓝天,到底怎么回事?”蓝言凌大致是看懂了,只是要一个完整的答案!

    蓝天并不打算顾念兄弟之情,把蓝建,蓝瑜瑜,贤妃这些年对自己的迫害,以及这次对龙夫人的利用悉数和盘托出。

    罢了,蓝言凌不敢置信的看着蓝建:“建儿,你和你皇姐还有母妃,当真如此吗?”

    蓝建不说话,蓝言凌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默认了是吗?你默认了!”

    “父皇,不是的,不是像太子说的那样的!”大树后一直在窥看情况的蓝瑜瑜,眼见着弟弟要被处置了,再也顾不得这么多,冲了出来,“父皇,一切都是儿臣的安排,和弟弟无关,和母妃无关……”

    “啪!”重重一巴掌落到了蓝瑜瑜脸颊上,顿然在她那张惊悚的惨白的脸孔上,落下了五个手指印:“瑜瑜,枉父皇如此疼爱你和建儿,如此宠爱你母后,没想到你们母子三人,会做出如此下作的勾当,来人呢,把她们两还有贤妃给朕押入天牢,等候发落!”

    “是,皇上!”

    一场闹剧,如此收场,蓝莲莲吓的双腿发颤,原来皇姐对她好,不是有心帮自己博取庄主哥哥的心,而是要利用自己,庄主哥哥会误会自己是同党吗?不要,她害怕,不是害怕被打入天牢,而是害怕被庄主哥哥误会:“庄主哥哥,我……”

    龙龙转向她,只是轻柔安慰一笑:“我知道!”

    “你知道?”

    “嗯,我知道,不要胡思乱想,我会一直把你当妹妹,回去吧!言凌,蓝天,你们的事情剩下如何,就自己处理,我明日离宫。”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啊,来一次不舒坦一次,下次死也不来了。

    “是,庄主,此去经年,不知何日再见,庄主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便是!”

    “嗯,用得着你的地方,我会让影子来找你!娘子,回去收拾东西喽!”

    接下来的日子,只能属于他和他亲爱的娘子,谁再拿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打扰,小心他翻脸不认人!

    第八十一章 马车激情

    说实话,第一次见龙龙的家人,说不紧张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不过还好一路同行的人不单单就她和龙龙两人,有那两个闹腾的老头老太在,一路上倒也算是转移她一部分紧张。

    龙龙的师娘已经不那么排斥她了,虽然鲜少和她说话,即使和她说话,语气也是冷冷淡淡的,但是至少没有再开口一句小丫头,闭口一句死丫头了。

    一路上有龙龙师傅这个活宝在,气氛倒也热闹,而且从龙龙师傅那里,紫晓楠可是听到了关于龙龙的趣事。

    比如说他刚开始拜师的时候,因为急于求成,不愿意每天从基础的练起,曾经被师傅惩罚下十二月的冰河赤膊打渔,最后冻的哭鼻子抹眼泪跪下求饶。

    比如龙龙十二岁那年和佟战比武,不小心被佟战切到了重要部位,还好伤口不深,不然就废掉了。

    比如龙龙十五岁的时候和佟战下山,结果被小倌馆的龟公看上,巧舌如簧把两人骗到了小倌馆,两人还当是去住客栈呢!傻不楞瞪的居然还给人家龟公银子。

    比如龙龙十六岁的时候,第一次喜欢上一个女孩子……

    “师傅!”说前几件窘事的时候,龙龙虽然面部有些抽搐,嘴角有些愤恨,但是总归算是默许师傅继续说的,只是这一件,他不愿意任何人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在紫晓楠提起。

    韩尚还不算老糊涂,知道自己讲的可能太多了,所以打了哈哈过去,气氛只是尴尬了一瞬间,就在韩尚这个老顽童的调剂下,又恢复了轻松。

    入夜,韩尚夫妇旁若无人的相拥入眠,龙龙看着因为车子颠簸而一脸倦意的紫晓楠,柔声道:“娘子,要不要靠着我休息会儿,最多还有半个时辰就到了。”

    紫晓楠好笑不笑的看着他小小的不足她拳头大小的肩膀,咧了下嘴:“我怕压死你!”

    “娘子,你瞧不起人吗?我告诉你,别看我小,我终归是个男人!”龙龙的男性自尊受到了极大的侮辱,瞪着一双大眼睛,不服气的看着紫晓楠。

    “好好,你是男人行了吧!”有师傅师娘在此,紫晓楠可不想和他进行他过香艳的话题,忙打住,一把抱起他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她柔声道,“男人,我和你商量个事情!”

    “说吧!”呵呵,这还差不多,这一声“男人”让龙龙男性的自尊大大的膨胀了一番。

    “你走后我想养两只小乌龟!”

    听着她严肃的语气,以为她要说多么认真的事情,原来是这个,当真有些出乎龙龙的意料。

    不过养两只小乌龟给她解解闷,也不错。

    “好,娘子你就算要养两只老虎,为夫也不反对。”

    “咦~”紫晓楠摇头表示害怕,“那东西我才不养,你不怕我被吃掉啊!”

    “你放心,就你这身排骨,白给老虎吃,他还觉得嗑牙呢!”龙龙调侃一声,紫晓楠难得好脾气的容许他的“恶言诋毁”,只是急不可见的白了他一眼,算是警告他。

    “唉,我和你说正事呢,养两个乌龟,你觉得怎么样?”

    正事?龙龙生命里,何时养两只小乌龟成了正事?要是让王胜这大管事和阮天这大管家听到了,估计得吐血而亡,銮寿山庄里里外外大大小小哪一件事儿不比两只小乌龟“正儿”了!

    “我已经表达过自己的意见了,我同意!”真不知道这事有这么严肃,值得她这么正儿八经的和自己打商量吗?不就是两只乌龟,她要养一銮寿山庄的乌龟,他都没意见。

    “那一公一母,公的叫龙凰,母的叫晓楠,你同意不?”

    紫晓楠咧嘴笑的天真可爱,龙龙的笑容却瞬间垮台,嘴角抽搐……

    自己要和一只乌龟同名……

    銮寿山庄的庄主龙凰要和一只乌龟同名,补充,公乌龟。

    比当今圣上和武林盟主身份更要尊贵的男人,要和一只乌龟同名,继续补充,公乌龟。

    额间三条黑线,他自然是一口拒绝:“那怎么行,我可是这天底下最尊贵的人,怎么可以和一只乌龟同名。”

    “这只乌龟不是普通的乌龟!是晓楠的龟相公耶!”

    紫晓楠不死心的试图说服龙龙。

    “不行就是不行,若是传出去,我的名誉都要扫地了。”

    切,紫晓楠不以为意的瘪瘪嘴,古代人真是难伺候,和动物齐名怎么了?

    想她姐姐家的哈皮狗,名字就是他姐夫的小名,也不见姐夫多不乐意,甚至每天给小哈皮洗澡的时候,都会亲昵的喊:“兄弟,今天惹老婆大人生气没?”俨然人狗合一了啊,多大方,哪里像龙龙一样别扭!

    情侣夫妻之间,养个小宠物互相叫成对方的名字,多自然多有情调的事情,不懂得浪漫,哼!

    “算了,你当我没说,但是小乌龟我还是要养的,一公一母,母的就叫晓楠,至于公的不叫龙凰就是了,叫……”

    “你想叫它什么?”

    龙龙紧张一下!

    “我干嘛告诉你啊,反正你不乐意,自然有人乐意!”紫晓楠皱着鼻子努了龙龙一下。

    把龙龙丢回他自己的座位,她开始掰着手指自顾自的瞎数:“叫佟战好了,佟战这人虽然冷冰冰的,但是内心一片火热,估计不会介意;要不叫无常,不行无常有白无常和黑无常,到时候两个人为了抢个‘名分’打起来怎么办,那就干脆挑明了,叫白哥哥;或者叫小舞也可以,小舞人也很好,我平时对他也不薄,可能他会愿意小舞龟和晓楠龟双宿双栖也不一定;要不就……”

    “娘子,你可以继续数,继续,不要停!”龙龙一双眼睛瞪的龙眼一样大,笑容狰狞到可怕。

    可惜紫晓楠才不吃这一套,他不愿意和乌龟分享一个名字,大有人愿意分享的人在。

    “啊,我想到了,不如阮天吧!温润如玉的男子,虽然毁掉了半边容颜,但是另外半边,天呢,不能想,要流口水了!”猛吸一口哈喇子,她一脸花痴的样子,就差眼冒爱心了。

    “哦,我还想到一个人,余代,都说医者父母心,他心肯定很好,应该不介意和小乌龟同名,再说有美女晓楠龟相伴,他想尽艳福,应该……”

    “娘子,嘶……呼……”深呼吸一口,龙龙忍无可忍了,脸上的笑容也益发的狰狞可怕,“不如我给你个建议,王胜如何?你把我身边的人都数了个遍了,王胜也不要放过”

    左手食指点在小嘴唇上,一下下有节奏的点着红润的唇畔,她似乎在很认真的考虑。

    龙龙压抑着咬死她的冲动,一双大眼睛狞笑着看着她,等着她的答案。

    思索了好一会儿,紫晓楠皱着眉头摇摇头,把王胜给否定了:“算了,王胜还是算了吧!”

    “怎么就算了呢?王胜也是个不错的人选!”

    “但是我要买一只玉树临风的公乌龟,王胜属于魁梧型,不搭啊!我怕小乌龟不高兴,要不等我哪天看腻了那只玉树临风的小乌龟,换只魁梧强壮的大乌龟来,再考虑下用王胜的名字命名,相公,你觉得如何啊!”

    眨巴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抿着红唇,她天真烂漫的看着龙龙,在对上他那双足能够杀掉她的狞笑眼神后,心情越发的好,眼底里都泛了盈盈的笑意。

    “行,好,你说好就好!”龙龙如何不知道,她这是故意在气自己呢,可明明知道她是故意为之,他就是避免不了的被她气炸了,这个女人,她就是有这种魔力,轻而易举的就能牵动自己的一颦一笑一喜一怒。

    该死的她居然敢用小乌龟,把他身边所有的得力下属,都勾搭了个遍,最后连年过而立的王胜她都不放过,看来不是她想死,就是她活的不耐烦了。

    “哦,既然你说好,那我觉得不如这样,我多养几只公乌龟,和晓楠龟放一起,这样就不用踌躇这只公乌龟到底该叫什么了,你觉得如何,相公?”继续卖萌卖天真,她很喜欢看他现在这幅被自己气的说话都是咬牙切齿的小模样,可爱极了,当真让人爱死了。

    “呼……女人,你知道你是在挑战我的底线吗?你如果想死,我不介意现在就送你上路。”终于按捺不住了,龙龙大大的呼出一口气,也不顾师傅夫妇在同一辆车上睡觉,冲着紫晓楠大吼一声,没把紫晓楠吼愣住,倒是惹的她咯咯咯咯娇笑起来。

    本是有些白皙的脸色,也因为这一通上气不接下气的娇笑,涨的通红一片,让人觉得诡异至极的是,两人闹这么大动静,韩尚夫妇居然还可以相拥而眠,没有半丝被打扰到的迹象。

    “你再笑,再笑小心我咬你嘴巴!”龙龙扑上来,勾住紫晓楠的脖子,眼看着小嘴巴一口就要咬过来,紫晓楠倒是主动捧住了他的脸蛋,不是制止他的靠近,而是傻妹一样冲他露了个笑,然后,主动送上去。

    以前她总觉得和一个三岁的娃娃亲亲是很变态的事情,就算在知道龙龙其实是个大男人后,她依然觉得变扭,可是今晚,他真的好可爱哦,可爱的要命,这是奖励他的。

    红唇触上那粉嘟嘟的嘴唇,她边亲边不可抑止的笑着,笑他刚才气急败坏的模样,为此好几次都没有把好牙关,咬住了龙龙探入自己口内的舌头。

    奶奶的,本来该是他咬她惩罚她的,怎么就反过来变成他受虐了呢?

    “女人,认真点,再不认真,小心我大刑伺候你!”为了怕自已的舌头和身体说再见,龙龙只能暂时脱离她的红唇。

    “不行,认真不起来,想笑!”捧着笑的有些发疼的肚子,她眼泪都快要笑出来了。

    “你……”龙龙只恨自己不争气,当年为何要急于求成,以至于练功走火入魔,走火入魔就算了,为何要为了救统战那小子,送了那么多内力给他,以至于现在想扑倒她狠狠大刑伺候一番,都心有余而力不足。

    气恼之中,他陡觉背心骨一阵热气上涌,趁着紫晓楠笑的捶胸顿足的时候,他悄悄回头,看到师傅居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他,手掌隔着空气放在他的脊梁骨上,送出自己的内力。

    那睁开的一只眼睛,还别有深意不停的冲他眨巴眨巴眨巴眨巴,活像得了眼疾。

    师傅的内力送了点点,就被师娘一眼瞪视着打断,师傅瘪瘪嘴,朝着师娘努努,然后又佯装睡去了。

    龙龙明白,师傅这是在告诉自己,他已经尽力了,师娘要发飙了。

    感念师傅的好意,虽然只是一点点的内力,但是好歹在他体内运转一个大周天后,他有足够的功力,把自己逼成大人模样。

    紫晓楠只顾弯着腰笑的像抽羊癫疯,猛然间脑袋被粗暴的捧起,触碰在双颊上的温度,滚烫又炙热,那大面积的覆盖,分明不是小娃子龙龙能办到的,难道……

    不等她借着车内昏黄的烛光看清楚,红唇陡然被含住,带着惩罚的,重重的用力的吮吸,差点让她感觉到小嘴唇被吸果冻一样吸到肚子里去了。

    “唔,唔!”小手不安的反抗着,瞪大的双眸看清了欺负自己的“禽兽”是谁,她有些吃惊,第一个反应就是一把用力推开他:“身体……”

    “唔唔……”不要吻了,她好担心他的身体,师傅路上也告诉她了,龙龙再强行运功逼大,只会走火入魔的更加厉害,气息逆流,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可是,那含着自己嘴巴的薄唇,却不给她任何吐气的机会,甚至那高挺的鼻子,紧紧的贴合着她的鼻子,把她另一个呼吸的道口儿,都给封闭了。

    肆意的,狂野的,好似几天几夜没吃饭的饿死鬼见到食物般的,蹂躏着她的唇畔。直到她因为呼吸困难脸色涨成猪肝,不停的用小手抡打着他,他才舍得松开她,喘息着粗气,一双黑眸如鹰一样盯着她弧度美好的下巴,然后渐渐向下,燃烧着灼热的欲望。

    “呼……呼……呼……呼……”久违的氧气啊,拯救我吧!紫晓楠几乎是贪婪的,用尽全力的,口鼻并用的大口大口吸气吐气吸气吐气,十个轮回循环下来,她才觉得身体里因为缺氧而濒临死亡的细胞又复活了,当然包括脑细胞。

    “牛,你的身体怎么样?你没事吧?我不要你变大,我害怕,你变回去,变回去。”敢情她把他当变形金刚了,不过脸上的焦急担忧,可是一点都不做假,师傅的话犹然在耳畔:“体内真气消耗过多,正反两股气息正好够持平而已,如果强行运功,正行气息就会削弱,逆反气息便会趁机夺取他的性命。”

    她不要他死,虽然这个吻美好的让人窒息——当真是窒息——但是她宁可不要,两年她能等的,她愿意等的。

    “傻瓜,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你看我现在,像有事的人吗?这几天身体有调理过来,不过我撑不住太久,所以……”

    借口是身体调理好了的结果,他可不敢和紫晓楠说,师傅师娘其实早就醒了,不然以紫晓楠的个性,肯定不愿意和自己继续疯狂下去。

    龙龙是不在乎被师傅师娘看到和自己的娘子亲热,毕竟师傅师娘这对老不修,十来年了天天在他和佟战面前大秀恩爱打情骂俏,搂搂抱抱亲亲摸摸,他和佟战都习以为常,学到武艺的同时,也学会了厚脸皮。

    不过龙龙也是有分寸的,他自然不可能趁机要了紫晓楠,一则时间不够,师傅输入的功力正在渐渐流失,怕是撑不住一刻钟(15分钟)了,二则他没有现在秀春宫的嗜好,更不愿意紫晓楠的身体给任何人看到,尤其是男人。

    紫晓楠闻言,面色一喜:“真的吗?那就好,呵呵!”

    笑的有些傻呵呵,龙龙却爱极。单指勾起她的下巴,靠近,这下温柔多了,不再如之前把她压的脸都扁了。

    轻轻的啄吻,从她的眉宇到明眸,从明眸到琼鼻,从琼鼻到双颊,从双颊到红唇,然后,停留在上头,没有再往下,另一只大掌,轻轻的揽住紫晓楠的腰肢,摸索着她瘦弱的腰杆,唇畔悄悄的退开了她:“我不在,要好好吃饭,把自己养胖一点,知道吗?”

    紫晓楠鼻子一酸,离别之情油然而生,哽咽着点点头,她怕自己当真哭出来,眼眶倒是已经湿润了,悬而欲泣,楚楚可怜。

    “我不在,不许让人欺负了去,知道吗?”吻一下她的唇,他继续叮嘱。

    “嗯!”点点头,眼泪夺眶而出,在粉嫩的双颊上,划出一个美丽的曲线,然后,落入两人吻合的唇畔。

    “我不在,晚上睡觉如果害怕,就让青衣或者萍萍陪你,知道吗?”

    “嗯!”

    “我不在,如果太想我了,不能哭知道吗?”

    “嗯!”

    “我不在,不许一个人去水里洗澡,你不会游泳,我不放心,知道吗?”

    “嗯!”

    “我不在,做的东西不能给别人吃……”

    “记下了,小气鬼!”带着哭腔嗔了龙龙一声,她送上红唇,这回换她堵住他的呼吸,生涩的吻着他,甚至主动把舌尖送入他的口腔。

    男性的温热气息,包围了整个丁香小舌,舌尖在他湿濡的柔软的口腔内游走,却被他的灵舌一把捕捉住,纠缠着不让她四处点火。

    可是,这样主动的却又生涩的,泛着处子香甜味道的她,怎么可能不点起他身体里的火苗,下腹下方的灼热,几乎要爆炸,尤其是当马车颠簸一下,两人身子不由自主的碰撞一下的时候,他几乎开始疼痛。

    紫晓楠面色潮红,小手怯生生的往下去,却在快要触碰到他那里的时候,被他一把抓住,他暗哑了声音,发出一丝懊恼的低吼,老天啊!这马车里,为何还要有两个不实相的人在啊!

    紫晓楠愣了一下,随后也注意到了车上还有别人,虽然她并不知道韩尚夫妇已经醒了,但是女儿家的矜持,就算是来自二十一世纪开放的现代女性,也不至于开放成这样,在狭窄的马车内,当着大家的面,上演这样香艳的场面。

    被他阻止的手,顺势换上了他的腰,不敢再做出不规矩的动作。

    只是唇上的吻,却因为刚才没有得逞的温存,变得激烈起来,好似两人都在发泄某种欲望和情绪。

    龙龙几乎要把紫晓楠压到车板子里去,目的只有一个,让自己的下半身更加有效的触碰到她的身体,紫晓楠虽然有些磕的疼,但是却顺着他,双手触碰着他的腰肢,她心里美美的。

    好壮的老公,腰上一点赘肉都没有。

    小手继续往上,检视龙龙的好身材!

    好宽阔的背啊,如果从后面抱着,把小脸熨贴上去,肯定好舒服的。

    再放上!

    肩膀也好想靠靠,虽然硬了点,但是肯定很有力,能让她靠一晚上,甚至一辈子。

    最后,小手手腕交叠着挂到他的脖子上,她开始期待,自己有一天,也能像小龙龙挂八爪鱼,挂树袋熊,挂猴子一样挂自己身上那样,整个人挂在龙龙身上,圈住他的脖子,双腿缠住他的腰肢……

    啊呀,不能缠腰,会方便他使坏的,讨厌讨厌了,怎么办,越想越色了,身体好烫,好想要性福一把……

    “牛……额……”刚想要提议一把我们要不下马车先,找块野地解决生理需求,双臂夹着的,却不是那张俊美绝伦,颠倒众生的脸蛋,而是一颗粉嘟嘟的小脑袋。

    “娘子,呼……为夫又变小了,娘子你刚才要和为夫说什么来的?”

    紫晓楠眼角抽搐,以为今晚能性福一把,让龙龙临走前给自己种个娃,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没,没什么!”现如今,就算想有什么,也只能没什么了。

    “娘子,好像就这样亲你一晚上。”就算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接吻,他也愿意。

    会死人的好不好,不是说有对情侣接吻接了三个多小时,最后窒息而死了吗?紫晓楠身子一阵哆嗦,她可不想这么窘,接吻接死,如果是“性”福“性”死,她倒勉强还可以接受。

    “以后会有机会的。”

    她可不想打击龙龙,让他知道自己对死亡的恐惧,超过了和他接吻的乐趣。

    “娘子!”龙龙面色有些忸怩起来,欲言又止的看着紫晓楠。

    “嗯?”询问的看着他,紫晓楠不知道他这是要干嘛。

    “娘子,那个公乌龟……”

    公乌龟……

    他不提,她都要忘记了。

    “公乌龟怎么了?”

    “如果母的是叫紫晓楠,那公的只能叫龙凰,听到没?”收敛了忸怩,他几乎是强制的,命令的,不容置喙的看着紫晓楠开口。

    “怎么了,不介意做乌龟了?”紫晓楠促狭的打趣道。

    龙龙恨恨的看她一眼,他若是再介意,恐怕她这只母乌龟,都打算搞个三宫六院七十二龟宠了。

    “你不能虐待它!”瞪完紫晓楠一眼,龙龙计较起来,“晓楠龟吃什么,龙凰龟就要吃什么。”

    自称龙凰龟,怎么这么别扭外加想死呢?

    龙龙已经听到了背后几不可闻的轻笑,更加有了轻生的念头。

    “知道了,但是你要是不乖,我就罚你吃屎,我吃肉,你吃屎。”紫晓楠当真可以评选十大恶妻了,一点都没有给龙龙留面子。

    龙龙额间三条黑线,咬牙切齿的给紫晓楠纠正:“不是我,是它。”

    “一样的,在我心里,你就是它,它就是你,它是你的替代品,想你时候我就看着它,每天把它喂的饱饱的,和晓楠龟放到大太阳下散步,然后念书给它听,给它讲故事,再带它和晓楠龟去游泳……”

    完全是把乌龟宠上天了,龙龙吃味,对他都没这么好,小乌龟,居然敢霸占多项他的专属,不过听着紫晓楠天真可爱的抬头描述着要怎么对待照顾龙凰龟,他心里头泛着丝丝的温暖,这丫头,想必是把对他的思念,要全部寄托到龙凰龟上去了。

    分别近在眼前,如果可以,他宁可选择挨上师傅十掌,也不愿意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寒山修炼两年。

    他从来不怕寂寞,甚至说没有事的时候更喜欢一个人待着。但是自从她出现后,他开始尝到寂寞的滋味,分分秒秒的分离,有时候都能成为煎熬,只有确定她在自己身边,他的心才能充实起来。

    他轻笑,果然爱她之深,已经深到股子里去了,视她之重,重到了生命力。她就像有魔力般,吸引着他心甘情愿为她沉沦,牵肠挂肚,恋恋不舍,就算当年的绾倩,也从未给他这样的感觉。

    呵,也是,绾倩和她,完全是不同的类型,虽然她不久绾倩美丽温婉,但是似乎她的可爱烂漫,才是他真正追寻的美。

    紫晓楠呵,我的小丫头,要安心等我回来,别让别人发现你的美,把你拐跑了!

    卯时一刻,马车颠颠簸簸的才算停下,龙府的人早就得到龙蓝飞鸽传书,得知少爷要回来,早从子时就开始列队等候,足足站了三个多时辰,疲倦却在看到有马车缓缓靠近的时候,顿然消散一空,一个个神采奕奕,精神头十足的挺直腰杆,然后,在龙龙下马车后,非常有仗势的齐齐高呼:“少爷欢迎回家!”

    龙龙沉着一张脸,不屑的抬头看了眼红底烫金的龙府两字,回头看向紫晓楠:“娘子,到了,这府上如果有谁对你不客气,你尽管不用客气,知道吗?包括龙蓝的爹还有……他的那些女人们!”

    紫晓楠面色急不可见的僵了一下,她知道的,为何龙龙要停顿一下,因为他爹爹的那些女人里,有一个特别的。

    她知道,要他彻底忘记绾倩是不可能的。

    对于男人来说,初恋永远是美好的,不管后来如何,不管当初是否撕破脸皮,不管感情是不是无疾而终,这份美好,却是一样难忘的。

    她并不苛求龙龙能忘却绾倩,只希望再看到绾倩后,龙龙的眼神里,不要流露出伤害自己的情愫。

    微笑点头,她道:“放心了,我是谁,我是你娘子耶,我怎么会让人欺负了去。”

    “嗯,看到他,可以不喊!”

    这“他”,自然指代的是龙龙的爹了,紫晓楠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其实当真不可能一点都不介意,从龙龙和韩尚的对话中,她是知道的,龙龙是因为绾倩和父亲闹翻,之后再也没有喊过他父亲。

    让她因为另一个女人造的孽而不认自己的公公,这于她的心,是一种痛苦的煎熬。

    这一声爹,龙龙可以不喊,因为或许他还在因为绾倩的事情记恨他爹一辈子。

    可是紫晓楠不可能不喊,她不愿意去承受绾倩在这对父子之间造成的间隙所留下的后遗症,这些与她无关,她是龙家的媳妇,龙龙的爹就是自己的公公,她非但要喊,还要喊的热热络络,虽然没什么意义,但是至少自己心里舒坦些。

    冗长的红地毯,从她们下车的那刻起,就有两个强壮的下人开始铺设,场面只隆重,不亚于那些明星走红地毯。

    紫晓楠平复了下心情,有些事情,不需要自寻烦恼,毕竟现在陪在龙龙身边的,是她,而不是绾倩,甚至于,绾倩永远只能停留在过去,再也搬不上台面了。

    这么想来,心情就好多了,踩着红地毯,由着龙龙牵着自己的手往里走,路过一个个下人的时候,她有些紧张,好多人,而且好恭敬,虽然皇宫里的人对她也很恭敬,但是仗势比起龙府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紫晓楠笃定,龙府所有的下人都来了,左右两列,居然能从门口一直延伸到百米后的客厅。足足有两百米长,如果以一个人半米的占地空间来计算,左右两边加起来,呼呼,有八百多人……

    就算是租来跑龙套的,也花了不少银子吧!

    她以浮想联翩,舒缓媳妇见公婆的压力,一进客厅,她蒙了。

    女人,花花绿绿的一群女人,放眼看去,除了主坐上的那个老头是个男人,这一屋子,只剩下女人的身影,女人的笑容,女人的衣衫,女人的娇笑,女人,女人,女人……一望无际的女人……

    “这些……”目瞪口呆的紫晓楠,都忘了自己是来见公婆的,要懂得礼数。

    “不用理会!”龙龙对之已经见怪不怪,这些女人,顶多只是一部分而已,更多一部分,遍布整个蓝月王朝,各个角落里都有。

    紫晓楠低下头来,脑子里噼里啪啦,稀里哗啦把这些女人都给确定了下:“妻妾?嗯,年纪大一点的可能是。女儿?嗯,年纪小一点的……或许是。丫鬟?穿的未免也太好吧……不像。”

    龙龙牵着她的手,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主坐上的男人面前。

    “这就是龙蓝的爹!”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把自己的爹介绍给紫晓楠!

    紫晓楠都替他尴尬了一把,周围的女人本来都是笑着的,谄媚的谄媚,真心的真心,妒忌的妒忌,羡慕的羡慕,如今都敛去了笑容,噤若寒蝉,因为她们知道,老爷要发作了。

    果不其然:“凰儿,你太混账了。什么叫龙蓝的爹,老子不是你爹吗?”

    老头子脾气有点,这个世上紫晓楠只看到韩尚夫妇能对龙龙大呼小叫,这“龙蓝的爹”是第三个。

    “你以为你有这个资格?”龙龙冷冷看着面前的男人,语气冰冷的像是从地窖里蹦出来的。

    眼看着气氛僵了,紫晓楠这个和事佬忙出来打圆场:“牛,你少说句。那个,那个……”

    那个了半天,她始终喊不出“公公”两字,只一脸抱歉之色的看着龙龙的爹,算是替龙龙道歉。

    见她模样和善,龙天然横眉怒目的样子顿然舒缓:“你便是紫晓楠吧,方才吓到你了吧!”

    “没事,没有吓到,呵呵!”紫晓楠不知道如何答话,只能干笑。

    说实话,吓没吓到,郁闷的了。

    想自己若是敢用龙龙对他爹那样的死人态度和自己的老爸说话,脑袋估计是不想要了。就算不立马搬家,也会凌迟处死,虎头铡伺候。

    “来人呢,还不给少爷和夫人看座!”龙天然的一股威严,比皇上还更有气势!

    紫晓楠刚想说谢谢,龙龙比她先开了口。

    “不必了,我是带我娘子来给母亲还有祖父祖母上香的,上完就走!”龙龙并不打算在这逗留片刻,师傅师娘再过四天就要回山了,自己会跟着回去,一路由二老护送,避免路上宵小之徒算计,所以剩下的四天,他只想和紫晓楠度过。

    紫晓楠心里有点点甜,他说上完就走,就是说这里没有任何值得他留恋的东西喽!

    知道他爱的只有自己,不再留恋其他任何人事物,紫晓楠倒是劝了起来:“牛,多住几天吗,这个房子好好看哦,要逛完得好几天,我想留下逛逛。”

    紫晓楠知道,这个理由,很瞎。

    龙府再如何富丽繁华,怎么比得上皇宫,当然更比不上銮寿山庄。

    龙龙看了她一眼,不知道为何在看到她眼底里那抹想让自己留下的期翼后,他居然软了心:“想留下?”

    嗯嗯!以点头回答,她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那就留几天,只是你们,不要打扰我们!”他眼睛冷冽的一扫屋子,最后停留在一处,瞥了一眼,便离开了,没有半分眷恋,徒留下那双人群里的美眸,暗沉暗沉再暗沉了下去。

    绾倩本是满心期待着凰能来,因为王胜以銮寿山庄的名义下令过,不许她靠近庄主,如果是凰自己主动靠过来的,那是不是就表示,她还有机会可以接近他?

    只是他的眼中,为何她再也看不到自己的身影?

    低下头,忿忿的咬着自己的下唇,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那原本属于自己的眼神,现如今温柔似水的落在另一个女人的身上。

    那原本属于自己的掌心,现如今片刻不离的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

    那原本属于自己的宠溺,现如今全副送给了另一个女人。

    她不甘,她自私的认为龙龙应该是自己的,甚至在听说自己的名字是銮寿山庄噤口不能提的禁忌后,心里更是笃定,龙龙是爱着自己,怕听到自己的名字心痛。

    只是不甘又能如何?

    “死心吧,好好做你的龙府第不知道多少房小妾吧,他已经完全不爱你了,你看他的眼睛里,还能找到你残余下的什么东西?怕是连一根头发丝儿都没了。”

    暗自告诉自己要死心,可是为何,为何这心它却总是不听话,总是会出来反驳她:“或许是装的,碍于这么多人在,装作对你冷漠,你们有那几年的过往,你们曾经爱到生死不离,轰轰烈烈,凰不是薄情的人你最该清楚,他怎么可能彻底忘记你,彻底一搏试试,不要就这样放弃。”

    低首垂目,心思千百回的流转,最后,她终于说服了自己,再试最后一次,如果这次失败了,她便再也不敢奢望了。

    龙府,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里,都存留着她和龙龙的美好回忆,她就不信,在銮寿山庄打动不了他的心,在这个处处都充溢着两人过往的龙府,会勾不起他半分回忆。

    他们的桃花树,在隐秘的树桠里,还刻着两人的名字。

    他们的假山洞,第一次的亲吻就是在那里。

    他们的清清泉,一起在那打过水仗的。

    他们的……

    他们的……

    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树,一山一水,一屋一宅,只要是没有变动过的地方,都承载了他们太多的回忆,她巨细靡漏通通记得,甚至可以如数家珍般尽数道来。她就不信,记忆力比她更好的凰,会忘却了。

    第八十二章 隔代遗传

    是夜,月明星稀,暖风习习。

    紫晓楠和龙龙洗漱嬉闹了一番,正要上床睡觉,忽闻一阵悠扬的笛音,紫晓楠好奇的了一声:“咦,大晚上的谁还有这个雅兴吹笛啊!”

    龙龙听闻笛音,那熟悉的乐曲,让他脸色一变:“娘子,我出去一下就回来。”

    “去哪里?”紫晓楠再怎么愚钝,也感觉到了异样。

    “呵呵!”龙龙只是轻笑不答。

    紫晓楠心里更是忐忑了起来,但是马上就抚慰自己:或许就只是出去透透气而已,不要管的太严。对于男人,老妈以前不是教导过,要松弛有度吗?就让他去吧。

    于是盈盈一笑:“去吧,呵呵,早些回来!”

    “嗯!”龙龙对于她的大方感到欣慰,穿好了本来脱掉的外衫,踩着小步子朝门外去。

    龙龙出去后,紫晓楠低声嘀咕了一句:“不会是去会旧情人了吧!”这个念头让她心里隐隐透着不安,如果当真是去见绾倩了,那他们会做什么?

    这笛音难道是他们幽会的暗号?为何一听到笛音龙龙就说要出去一下?她们难道会旧情复燃?本来初恋就是难忘的龙龙是不是也一直忘不掉?

    乱七八糟的想法充斥着紫晓楠的脑袋,惹的她心里头酸酸的,醋缸子打翻了一发不可收拾,连同着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酸意。

    其实她大可以跟踪龙龙去的,但是她怕如果龙龙不是去幽会的,不是去见绾倩的,那自己跟踪的不信任的行为,多让人寒心,所以胡思乱想了一番,她深呼吸了一口,躺回了床上睡觉。

    睡着了就好了,搞不好一觉醒来,龙龙就已经在身边了呢!

    金桂树下,绾倩一袭湖蓝色纱裙裹身,衣衫并不出挑,可以说有些太达简单素雅,整件衣服只在袖口出绣制了一圈金银小花,其余便是通体的蓝,印着月色,合着晚风,衣袂翩飞,倒让她看上去美若月宫仙子。

    如瀑的长发没有任何束缚,倾斜在背后,玉手执着一柄玉笛,指尖灵动着,吹出一曲动人悠扬的曲子,这曲子调儿舒缓,绵柔清幽,带着点薄薄的愁绪,好似一个深闺女子的幽怨一般。

    所有的一切,绾倩都是刻意安排好的,身上的湖蓝色纱裙,是当年和龙龙在一起的时候,龙龙送给她的,龙龙说她的肤质细腻白皙,天生丽质,湖蓝色最适适合。

    而她散下的发髻,也是因为龙龙说过,爱极她一头黑墨长发,当她刚淋浴完未来得及擦干头发盘起的时候,背影美的迷人。

    玉笛是龙龙送的,绾倩精通多种乐器,龙龙送过许多名器给她,但是后来多数都被老爷拿着弄毁了,只剩下这杆玉笛因为目标小,藏的很好,所以幸免于难。

    至于曲子,本来是琴曲,是龙龙亲自谱写的,但是她手里只有笛子,所有把琴曲改成了笛曲。

    估计挑拣了离龙龙房间很近的这颗金桂,她背道而立,等着那人来。

    心思全部都灌注在倾听动静上,不多会儿,身后传来了一阵窸窣的脚步声,她心下欢喜了一阵:果然还是来了不是吗?那就是说明他也还记得这曲子,他知道她在召唤他。

    佯装什么都没有发现,她继续投入在吹笛之中,身后的脚步声越发的靠近,她心里欢喜的要命,眉眼之间都染上了笑意,只等着龙龙过来唤她。

    那脚步声在离她身后五步之遥站住,她回过头,满腹欣喜,只是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娘子为夫饿了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392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