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都市 > 娘子为夫饿了 > 第 21 部分T

!“你不说,我就不玩!”龙龙咬着牙齿,皱着鼻子回话。    “行啊,不玩拉倒,这辈子我都不会理你!”紫晓楠无所谓的看了他一样,转身就顾自己接着往前走。

    龙龙急了,生怕她当真不理会自己,紫晓楠的牛脾气,龙龙可是见识过好多回了,以前可以装可怜来博取她的同情心,现在身份都已经给她戳穿了,他再怎么装可怜都无济于事。

    好吧好吧,他认输,他妥协,他投降。

    小步跑上去拉着紫晓楠的手臂,他讨好的笑的像个小弥勒佛:“娘子,我玩,我玩还不成。”

    “真玩?”紫晓楠冒着贼光的眼神,让龙龙不寒而栗!

    “真……玩!”这个真字,当真是难以启口。

    “嘿嘿,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哦?”紫晓楠拿男子汉大丈夫的身份来压龙龙。

    既然都出口玩了,他也就没想过要退缩,这娘子未免也太小看人了吧!

    “当然,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只要你不玩的太过分,我绝对不会后悔!”先保证一番,好给自己留条后路,意思是你要是玩的太过分了,那就是你不对了,我就要后悔的。

    “不过分,一点都不过分,我不过是想做会儿娘,刚才不是有个人说我是你娘吗?嘿嘿,我上辈子加这辈子,活了年纪一大把,都没当过娘,你让我过过瘾,我就当作今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明天照样儿给你做好吃的,把你当作亲亲的好相公。”

    不过分?这真的不过分吗?该死的这个小女人,她是不是根本就不知道过分两个字怎么写?当她儿子……

    “娘子……”开口就要厉声拒绝,紫晓楠却已经看到了端倪,再做和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猛一把抱起龙龙,高声喊道:“喂,前面那位大哥,你撞到我儿子了,怎么不道歉啊!”

    敢情好啊,她还拉着整一条街的人一起来玩这个游戏。

    龙龙整张脸都黑了,路人纷纷侧目,见这小孩被撞的脸都黑了,于是齐刷刷看向紫晓楠冲着喊的方向,非常有正义心的帮忙喊起来:“喂,前头的人,看你把人孩子都撞这样了,怎么不道歉赔礼。”

    这么一喊,前头无数人回过头来,左右互相看看,每一个都一副是谁啊,反正不是我的模样。

    见事情闹了起来,紫晓楠更喊的欢:“儿子,刚刚是哪一个撞了你,娘给你讨回公道。”

    “娘……”

    “诶!怎么了,是不是很疼!”活生生的把龙龙喉咙口的那个“子”字,堵截在了嗓子眼,紫晓楠心里暗爽,嘿嘿,死丫的,看我不耍死你。

    “我……”

    “怎么了,儿子,是不是手被撞脱臼了。”

    看着龙龙越来越黑,咬牙切齿的样子,紫晓楠就是得意,就是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路人看着龙龙咬着牙关的模样,还以为这个孩子撞的不轻,有个嫂子赶紧给紫晓楠提了个醒儿:“小娘子,你看看是谁撞的你儿子,我们帮你抓了一起陪你们去医馆。”

    许是见龙龙和紫晓楠衣着不菲,所以大家都有心讨好。另一方面也是见两人长的惹人怜爱,一个粉嘟嘟,一个娇弱弱。

    “算了,那人可能跑了,这个嫂子,你知道医馆在何处吗?我担心我儿子手被撞坏了,要去医馆看看!”紫晓楠玩起来,便忘了腹饥,非要玩个够本才会收手。

    “呦,这街上可没有,要到隔壁那条街去了!要不我给你领路吧!”那个嫂子热心道。

    “没事,我自己过去,谢谢你啊,嫂子,儿子,不怕不怕,手手疼是不是,娘这就带你去看大夫,看完后再去找你爹,让你爹收拾这个人去。”紫晓楠柔声安慰着,自己年纪看着不大,但是对孩子却是温柔至极,母爱泛滥。

    大家都赞她小小年纪,这娘做的真是尽职,目送了两人离开后,大家还窃窃私语起来,讨论紫晓楠会是哪个官家或者富家的小妾,不知道几岁被迎娶进去的,自己看来也就十七八,就有个三四岁的儿子了。

    紫晓楠听着这些议论,看着龙龙脸黑的和墨汁一样,笑个不休起来:“哈哈哈,哈哈,太好玩了有没有?”

    “有你个头!这下开心了?”龙龙小手狠狠的圈着紫晓楠的胳膊,意图掐死她。

    “咳咳咳,手松开点,谋杀亲娘啊!”紫晓楠咳嗽两声,伸出一只手去掰他的小爪子。

    “你还没玩够,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是不是讨打?”龙龙气急,才不松开手,反而更加用力的圈住紫晓楠的脖子,脑袋也趁机埋到她耳根边,用力的,带着惩罚的,咬住她的耳朵。

    “嘶”疼痛让紫晓楠倒抽了一口冷气:“你个王八羔子,松开,松开!”她小手不再抱着龙龙,龙龙熟门熟路用双腿圈住她的胳肢窝,又像八爪鱼一样挂在了她身上,嘴巴里是一刻都不放松,就这么死死的咬着。

    “痛了,松开了,你这个龟儿子!”想必是紫晓楠认为咬的不够重,想尝尝什么叫做被咬死的滋味,哪壶不开提壶,居然还敢提“儿子”两字。

    龙龙自然是变本加厉的惩罚她!

    “啊……”一阵杀猪似的叫声,顿然从街头传向了街尾。

    一炷香后,医馆里!

    “姑娘,会有点疼,你稍微忍一忍!”年轻英俊的大夫,与紫晓楠只有一指之隔,那俊脸几乎要凑到紫晓楠的脸上,手里拿着棉花棒和一瓶橙红的药水。

    龙龙在一边,小拳头握的紧紧的看着紫晓楠和大夫之间的亲密接触,恨不得一拳头把那个挨的这么近,气息都快要吐到紫晓楠檀口里的大夫打到外太空去。

    紫晓楠气着他,下手没轻没重,居然真敢咬破她的耳朵,虽然只是一点点破皮了而已,但是真的好痛。

    “姑娘你这是叫什么给咬了,这牙齿印很是奇怪啊!”大夫行医多年,也没见过有人耳朵被咬的。

    “狗,疯狗,儿子,是吧,一条像你这样大小的疯狗,对吧!”恶狠狠的瞪着龙龙,她话一出,龙龙的眼神本还带着几分忧心,如今也变成同样恶狠狠的瞪着她。

    她是嫌他咬的不够重吗?居然还敢把他当儿子。

    他本来是愧疚的很,没想到自己气的疯掉了下口失了轻重,但是现在他更觉得这小女人是罪有应得,咎由自取,如果不是狗屁的大夫在场,他非要在她全身咬出那样的伤口来,疯狗是吧,他不介意彻彻底底的疯给她看。

    “对!”皮笑肉不笑,咬着牙齿看着紫晓楠,他一字一句从牙齿缝里蹦出来,“娘,很疼吧,叫你不要去惹疯狗了,你非要惹。”

    “呀,原来不是姑娘,是夫人啊!失礼失礼!”见紫晓楠有儿子,大夫惊讶的忙改口,随后笑了起来,还真有几分姿色,看的人挺着迷。

    紫晓楠气鼓鼓的看着龙龙,忽然心生一计,收敛了脸上所有的愠怒,换了一副花痴的模样看着眼前颇有姿色的大夫一脸娇媚的娇柔作态道:“经常被人误会成姑娘,我已经习以为常了啦!大夫你这医馆女病患是不是特别多。”

    “咦,夫人如何猜到的?”年轻英俊的大夫惊奇的看着紫晓楠。

    傻冒大夫,是头猪都猜的出来,那些花痴的小媳妇大姑娘,看着他这张脸,估计都成了自残高手了。三天两头这破那烂,这跌伤那摔伤,无非就是为了来“看大夫”。

    “呵呵!”咯咯娇笑一声,她伸手妖媚的对大夫招招,“你凑过来,我告诉你我怎么知道的。”

    年轻大夫果然乖乖的凑过脑袋了,只见紫晓楠在他耳边吐气几句,他一张俊脸憋的通红,忙摆手:“夫人你这是笑话我呢!”

    “没有笑话,说的都是我的真……心……话!”话虽然是对大夫说的,眼神却是促狭的看着龙龙,一字一顿故意把她和大夫之间的气氛搞的十分暧昧!

    龙龙当真忍无可忍了,这女人她的字典里,果然没有过分两个字。

    虽然知道她是故意做给自己看呢,但是当看到她和一个陌生英俊的男子如此面贴面,唇贴耳的喃喃细语,言辞间还尽是暧昧,他当真是忍无可忍了。

    好,要玩是吧,这世上有一句话叫做你要玩,我奉陪到底。

    他倒要看看,谁才是最后的大赢家,最后到底是谁和谁服软,谁被谁气死。鹿死谁手,各看本事。和男人玩暧昧来气自己,好,他会告诉她,什么叫真正的暧昧。

    掩去了所有的气恼,他知道他越是动气,越是合了紫晓楠的心意,有时候先动气的那个人,绝对会是输家。

    所以,他不会再让紫晓楠得偿所愿,换了天真可爱孩子气的笑脸一张:“娘……”

    他甜甜的叫,紫晓楠让他叫的心里发毛。

    “干,干嘛?”颤抖着声问,她直觉他开始反击了,只是他会出什么招?算了算了,她不要多想,多想反而乱分寸,到时候来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

    “娘你一个人在这没关系的吧,我现在好想爹爹哦,想去找爹爹。”龙龙嘟嘟着小嘴,在外人看来无论身段模样,还是样貌表情,都是个三岁的惹人疼爱的小孩子。

    “爹爹!”他耍什么把戏,难道是看自己和英俊大夫太暧昧了,所以故意搬出爹爹来,告诉英俊大夫她是个有妇之夫,觊觎不得?嗯,应该是这样吧!

    紫晓楠自认为揣测的有道理,所以反倒应和起龙龙:“好吧,你去找你爹吧,娘这里和大夫也有好多话要说。”

    “夫人要和我说什么吗?”年轻英俊的大夫显然搞不懂现在的状况。

    “到时候我们进诊室,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呢!”紫晓楠暧昧的对着大夫眨眨眼睛,以为龙龙会气绿了脸,却看他一脸依然是天真的小笑脸。

    “你们大人要聊天我好无聊的,算了我还是去找爹吧,娘看完病也来我和爹爹这里哦,我们在万芳阁!”

    紫晓楠明显感觉到给自己上药的大夫,手猛然颤抖了一下,龙龙已经离去,紫晓楠呷味着三个字,然后,杏眼圆睁,猛瞪着龙龙走远的背影,啪一掌用力拍在桌子上,震的桌子上的药箱哐当一阵响:“混蛋……”

    年轻英俊的大夫被吓的手里的棉棒应声而落,本着医德,他又取了新棉棒,安慰的上前:“夫人,你这有伤在身,伤口是被疯狗咬的,不能动怒,怕狗毒蔓延。”

    “万芳阁,是不是青楼?”她回头盯着年轻英俊的大夫,眸子里再无暧昧之色,更多的是让人头皮发麻的恐惧之色。

    “夫,夫人,男人花心在所难免,再者这万芳阁里的女人又太有手段,能让男子流连忘返,夫人你不要太多动怒,身体要紧,身体要紧!”

    大夫口拙,不知道怎么劝,越劝越惹的紫晓楠怒火焚身,龙龙这个死小子,他居然为了敢逛妓院,虽然可能是被自己气的,但是他这一招,当真令人发指。

    也不管耳朵疼了,她一把揪住年轻大夫的衣领:“怎么走?”

    年轻大夫被吓了一跳:“夫人,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我问你,怎么走?”紫晓楠一双黑眸,好似要把面前的大夫吃掉一样,恶狠狠的满是凶光,可怜的大夫,又不是他得罪的紫晓楠,为何受苦的却偏偏是他。

    “还是哪个男人的小妾,去闹事的被那男人下令抓回去打?”

    ……

    万芳阁,露天阁楼上,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伺候在龙龙身边。

    龙龙饮着茶,一开始还悠闲自得,现在却有些烦躁起来:“这个女人,她当真不在乎吗?我等她这么久,她还不过来。”

    “庄主,要不要属下出去寻找一下,或许夫人迷路了!”事实证明,如果龙龙能稍微稍微稍微那么一点点的考虑到紫晓楠会迷路的情况,紫晓楠就不会那么惨了。

    “不必,她绝对是在和我杠呢!万芳阁这么出名,那么好找,她随便问问人就能找到。”龙龙继续品尝,笃定了紫晓楠对自己的不在乎。

    他哪里知道,他亲爱的老婆大人确实迷路了。

    他哪里知道,他亲爱的老婆大人确实随便找人问问了。

    只是他哪里知道,她这随便找的人问问,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来。

    “别追了,你们别追了,我真不是万芳阁的人,牛啊,救命啊,我不玩了,头发都要被人扯光了!”后头这些女人,体力都是超群,也是她们每天晚上要伺候男人,体力能不行吗!

    眼看着紫晓楠已经精疲力尽,头发都让扯了好几把,外套也让揪住,为了脱身,她不惜舍弃外套,来了个壁虎断尾,露出了里头菲薄的里衣,在街上疯婆子一样狂奔,路人都不明所以,继续对她评头论足。

    跑的精疲力尽,她忽然看到了希望。

    万芳阁,到了到了到了,如果龙龙真在里头,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所以快到万芳阁门口的时候,她就开始大叫:“牛,我不玩了,救命啊,救命啊!”

    无奈身后如雷轰顶的声音更响:“抓住她,别让她跑了,抓住她!”

    完全掩盖了她的声音。

    露天阁楼上,龙龙心急如焚的等着紫晓楠,越等越气,楼下又传来阵阵聒噪,更惹的他心烦意乱:“还不来,这个死女人!烦死了,外头这些女人闹什么?叽叽喳喳的。”

    “庄主,属下还是去看看吧!”白无常继续提议。

    这次龙龙不再坚持,因为他已经开始胡思乱想了,“是不是被那个人面兽心的大夫强行留下,然后……”“是不是遇到了人口贩子,然后……”“是不是被自己气坏了晕倒在路上,然后……”“或许最好的可能,是她回府了。”

    “去看看!”龙龙不敢想那些坏可能性了,如果发生了任何一个不好的可能,他都能把自己一巴掌打死去。

    “是,庄主!”白无常领命,飞身跃出露天阁楼。

    可惜啊可惜,他飞啊飞,飞啊飞,目光一直在远眺,他要是舍得低头一下,会马上发现她亲爱的夫人,就在屋檐下!

    一个误会万芳阁推卸责任要惩罚自己杀一儆百,一个对自己见死不救请君随便。

    “喂!”

    “啪!”一个大嘴巴子在紫晓楠开口为自己申辩的时候落了个结实。

    上辈子还没被人打过大嘴巴子,这辈子更是没有人敢扇自己过,銮寿山庄的庄主夫人,是个人都得恭恭敬敬的给自己跪拜叩首,今天却无端端受了这等屈辱。

    紫晓楠是什么人,她不是菟丝花,软弱的任人欺负,自然是扬手还了玉红一巴掌:“你凭什么打我,我只是迷了路问了你下万芳阁该怎么走,你是不是让男人睡多了,脑子有问题,我告诉你,我丈夫可是銮寿山庄的庄主,我是高高在上的庄主夫人,你要再动我一下,我就把你这整个飘香院给揭了!”

    从来她也不愿意拿身份来压人,更不用说威胁人,但是今天,她就用了,因为她恼了,她发誓眼前的婆娘再敢动自己一下,就真的揭她们屋顶。

    “哈哈哈哈!姐妹们,听到没,这个女的,是个傻子,你是龙庄主的夫人,我们还是龙庄主的娘呢!居然敢打我们玉红姐,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姐妹们,给我打……”玉红身边的一个女人,嚣张的笑了起来,身后的人跟着嘲笑起紫晓楠来,气的紫晓楠那叫做七窍生烟啊!

    “你们,你们……”

    手臂上,陡然传来一阵拉扯,紫晓楠回头看,居然是刚刚见死不救的绵绵姨!

    拉着她干嘛?难道是为了证明她们万芳阁是清白的,打算帮着飘香院的婆娘们绑住自己,把自己推出去让人打,天呢,她这是怎么就有这么倒霉啊!

    第七十八章 休夫另嫁

    “你,你你你,你要干嘛!我,我,我我我告诉你哦,我丈夫真的是銮寿山庄的庄主龙凰哦,你们不要合起伙来欺负我,我,我我我……呜呜,我……呜呜……牛牛,小牛牛,呜呜……救命啊!”

    眼看着自己要小命不保了,紫晓楠很丢脸很没骨气的吓哭了。

    挨打好痛的,保不准还会被打死,不要,呜呜,她不要死,她才刚谈恋爱,她才第一次来葵水,她才刚刚从小女孩蜕变成大女孩,女人的滋味她都没有尝过,呜呜,她不要死了,救命啊她不要死。

    玉红一看她死到临头了还嘴硬,上去就要还她一个巴掌:“贱货,居然敢换手打我!”

    只是重重挥下去的手,却被一双纤细有力的素手控住。

    “玉红,我这万芳阁,岂容的你放肆?”

    “哈,绵绵姨,露出狐狸尾巴了吧!还说这丫头不是你万芳阁的人,这就护短起来了。”

    “哼!不管这丫头是不是我万芳阁的人,你现在闹事的地盘可是我万芳阁,李富李贵李吉李祥,送客!”绵绵姨不怒而威,嘴角挂着的那抹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外围看热闹的人,男人都是看着绵绵姨垂涎欲滴,想拍手替她叫好,这个女人气场太强了。而女人则小声的在一遍碎碎念:“狗咬狗,一群狐媚子。”

    “芬儿芳儿馨儿香儿。还不招呼客人?”

    一语吩咐罢,长得高大威猛的四个男人和清秀可人的四个女人,前后齐刷刷的在大门口出现,各司其职。

    那四个粗壮的男人挥手赶着飘香院的女人们,而四个女人则是挥着手帕一声声勾魂的朝着人群召唤:“大爷,公子,进来小坐啊!”

    飘香院的疯狗们,在李富李贵李吉李祥的驱赶下,知道再闹下去赚不了便宜,只忿忿的指着万芳阁的门匾道:“绵绵姨,别以为后头有几个高官,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们飘香院,可不是好欺负的,你给我等着瞧。”

    放完狠话,玉红率众姐妹甩袖而去,而门口的客人被芬儿芳儿馨儿香儿一招呼,也知道这是绵绵姨在告诉大家,看好戏的可以滚蛋了,想进来的有银子的就进来,人群遂一哄而散。

    紫晓楠一直搞不清楚这演的是哪一出,不禁弱弱的开口问了句:“你不会是觉得我是那边派来闹事的奸细,要关起来打我吧!”

    “哼!”这一声哼笑,不是冷笑,而是有几分的神秘!

    “我认得你!”她开口,徐娘半老的脸上,这么近看才发现,刚还以为她是化了淡妆,这会子才发现妈的,天妒人愤啊,根本一点妆都没有,但是却半根皱纹半丝白发都找不到,保养的未免也太好了点吧!不是粉黛而倾城,估计最适合用来形容眼前的女人。

    “认,认得?”更让紫晓楠瞠目结舌的,还是她的话。

    不会吧,难道是认错人了?紫晓楠自认为人低调(事实上她今天想高调来的,人家都不买账),好吧就算她是有点名气,但是一直待在銮寿山庄和皇宫里,这宫外的人,怎么会认识自己?

    “我女儿画过你的画像!”绵绵姨说着,对身后的人使一个眼色,来人会意,马上去了一幅画像过来,一展开,紫晓楠差点吐血!

    “什么,这画……你女儿是谁啊!怎么,怎么把我全身的衣服都扒光了!”

    对,画像上的人是紫晓楠本尊没有错,她虽然很少照镜子,但是这种黄瓜脸她还是认得的,更重要的是画像的右下角落款:銮寿山庄庄主夫人紫晓楠!

    可是,这画画的人,也太该死了吧,居然,居然给她画了张裸体,虽然这裸体的身体部位,凸的凸,凹的凹吗,明显比紫晓楠的身材有料多了,但是这盗用她的长相是侵犯肖像权,还有画成全裸,这罪更是不可饶恕,传播不雅照,这分明是对自己人格的侮辱和尊严的践踏。

    绵绵姨知道她情绪会失控,很是淡定的让人把画卷起来:“小女杨烨,年纪尚幼,画工拙劣,见到龙夫人本尊,倒是比画里要漂亮些。”

    杨,杨,杨烨……

    紫晓楠华丽丽的想晕倒,可惜她不是柔弱的小姐身子,想晕都晕不过去。

    不过她更想晕的事,这画不会有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人看过吧!

    勉强镇定了下,她紧张兮兮的凑近绵绵姨:“这画,没传播出去吧!”

    “自然没有,若是传播了出去,我这万芳阁百十来个姑娘的性命,怕是随我一起葬送在龙庄主手里了。这是小女涂鸦之作,当作重礼在我生日那日献给我,我素来爱收集天下名媛贵女的裸身像!”

    紫晓楠当场石化,这世上怪癖多的人见多了,收藏也见多了,她素来觉得那个喜欢收集各种各样女士内裤的男同事已经够变态了,没想到,我只是没有遇到更变态的而已。

    这个青楼老鸨的癖好,当真让人汗毛倒竖,一个女人,还是个看上去很正常的女人,居然喜欢收集别人的裸体画像,更重要的是,她是个青楼老鸨,最为重要的是,她的家人都知道她又这个癖好,还以此作为礼物送给她庆生。

    呼,呼气,吸气,放屁,紫晓楠再小心肝被连续冲撞了好几拨后,总算淡定下来,没传出去就好,没传出去就好。看来銮寿山庄庄主夫人的名号,还是很好用的,这女人虽然收集自己的裸画,但是还不至于有这个胆子肆意传播。

    “毁掉吧,这画像不是我,我身材很烂,搓衣板一样,这画像造假了,没有收藏价值的!”纵然她说了不会随意传播,但是这不代表她不会传播,哪一天如果銮寿山庄倒了,这画像照样会四处传播。

    绵绵姨听她言,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然后夸了她一句,紫晓楠听完后却想哭。

    “怎么会想搓衣板,哪里有那么平,顶多是个荷包蛋!”

    额,话说这个绵绵姨,你是在夸人损人,算来不和你计较这个,还是劝说你把画像毁掉:“杨烨她娘,真的这画像作假了,而且我不喜欢自己被人当作收藏品,你要是不毁掉,我就和我相公说了哦,想必世上没有一个男人能允许自己的娘子被人画了这样的画像,以供欣赏的!”

    看来还得摆谱一次,高调一次,现在对方真是知道了她的身份,应该会买账了吧!

    “那我等庄主亲自和我来说,再把画像毁掉,可能庄主并不介意别人把自己妻子的画像当珍宝一样的供养。”绵绵姨边说着,边对身后的婢女挥手,“送回我房里去,放回盒子里。”

    “是,绵绵姨!”婢女应声下去,紫晓楠眼看着自己的裸画被送回去珍藏,那叫一个急,不行,得找龙龙,让他去说,把这画毁掉。

    “绵绵姨,刚才我相公说要来你这,请问他想在人在何处?”紫晓楠一出言,一屋子所有人都看向她,男人逛妓院,原配杀上来这种戏码。虽然见怪不怪了,但是如果对象换做是胜过皇上的太阳一般的男子和他的夫人,就好看喽。

    “哦!难不成方才的三岁小娃,就是传说中的龙庄主。”绵绵姨也是听说銮寿山庄的庄主练功走火入魔,变成了三岁小儿的样貌,只是没想现在这三岁小儿,居然会是她万芳阁的贵宾。

    小半个时辰前,一个锦袍玉带的小孩和一位白衣胜雪的男子进来万芳阁,也没点姑娘就说要喝酒,点了最贵的露天雅间,半晌也没吱声,她派人进去请示,出来后那丫头只是手里拿着厚厚一沓银票,说里头的主儿说了,时候还没到,姑娘们先备着,别上!

    上下打量了紫晓楠,她大致明白了,这时辰想必就是说的眼下这个龙夫人了,阅人无数,加上情场老手的她能看不出来,龙庄主想必是要故意气龙夫人呢。

    虽然不知道这对小夫妻何故要互相斗气,但是她收了人的银子,自然要成人之事,于是当紫晓楠开口问龙龙在哪里的时候,她笑靥如花的使了个缓兵之计:“龙庄主正在楼上呢,来人呢,还不去告诉庄主,夫人来了!”

    “我自己上去就可以,不用去禀报!”紫晓楠一听龙龙真的在楼上,急着绕过绵绵姨上楼。

    “唉,龙夫人,稍安勿躁啊,我这店子里的规矩,二楼是不让良家女眷上去的,你这不好坏我规矩吧!”

    紫晓楠才不管她什么规矩不规矩的呢,这个龙龙居然敢拿逛妓院这一招来对付自己,好呀待她找把见到,当场让他变成小龙龙老太监,让他兴风作浪胡作非为。

    “龙庄主对不起,奴婢办事不利,没有拦住夫人!”婢女诚惶诚恐的道,并不知道这只是龙庄主欲擒故纵,请君入瓮的戏而已。

    龙龙一挑眉,装作一副不满意的样子:“你们这么多人,却连个手无缚鸡之力,只会做饭烧菜的女人都拦不住?找你们绵绵姨来!”

    “牛,你想死吗?”紫晓楠听到他说自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只会做饭烧菜的女人,一股血气上涌,差点直接喷出来。

    龙龙斜睨她一眼:“是你勾搭别人在先,你不守妇道凭什么要我为你守身如玉?我从医馆走后,你要用这么久才能过来吗?看你衣衫凌乱,云鬓散乱,不会是刚在那和那年轻英俊的大夫缠绵了一番吧!”

    龙龙从她推门而入的时候就不经意的皱了下眉头,看着紫晓楠的样子,再推算她这么久才过来,他不由的开始当真怀疑起,她是被那医生耕耘了一番再过来的。

    这个想法让他气急,遂无凭无据的开始口无遮拦。

    “你!你……”紫晓楠眼前有些黑,身子恍惚了一下,水仙忙惊呼“庄主,夫人她……”

    “闭嘴,我不需要你来同情我!”看样子,他是当真假戏真乐在其中了,以前每次气她,都不会玩到责骂过分的境地。

    但是今天,他居然左拥右抱,小手还放在两个美女胸口上方,离那丰满的贲张只有一点点的距离,而且一屋子衣衫凌乱,桌上本盘狼藉,看样子想必是在她陷入“追杀门”事件,狼狈逃跑,拼命朝他呼救的时候,他正沉醉在他的温柔乡里。

    看着她被自己气的险些晕过去,龙龙心口扎疼一下,难道是自己误会她了,也是,她的葵水还没有干净,怎么可能和男人做那种事情。

    “娘……”好想上去抱住她,告诉她对不起,我玩大了,不该误会你的。

    却只听的紫晓楠一阵狂笑,笑的眼泪直流:“有首歌叫做是个男人七个傻八个呆九个坏,龙凰,我本来因为你是最最特别的那一个,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一厢情愿的把你当成了那唯一一个。

    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喜欢我,你如果只是喜欢我做的饭菜,大可以只把我留下来给你当厨娘。你喜欢的女人,应该是绾倩那样温柔美丽,应该是这两个美女一样楚楚动人。

    但是当听到你的甜言蜜语的时候,我就在想,或许你是个不介意我的容貌不介意我的身材不介意我的才华不介意我的背景的男人,看来我当真是瞎了眼睛了。

    美人在怀,岂能坐怀不乱,男人吗,都这样,是吧,绵绵姨?”

    赶巧绵绵姨因为那丫头的通报上楼,一时搞不清楚状况,还以为要继续配合龙庄主气气龙夫人,于是勾了个为难的笑:“男人都这样,龙夫人我劝你还是先回去吧!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

    “哦!知道了!那我走了!谢谢你,绵绵姨,你又让我上了一课。”偷偷抹掉眼泪,她不想让自己看上去太凄凉,她的尊严已经在自己的老公妓院,甚至和妓女们假戏真做的时候,被践踏到了脚底。

    她不能再待在这里,她怕多留一刻,自己的心肝就要断了,保持着风度,嘴角挂着笑容一步步的下楼,龙龙起身去追,当真意识到自己玩火了,可脚步才离开桌子,一道白影不合时宜的挡住了自己的去路:“庄主,属下一路寻来,不见夫人,医馆的大夫说夫人在你走后不久就跟着离开了,说要来万芳阁找您!”

    “她人已经在万芳阁了!让开!”龙龙一把拨开白无常,嫌他碍事。

    “哪里?庄主,夫人在哪里?”白无常忙到处寻找,只听的龙忿忿跺脚:“你什么时候出来不好,偏这个时候,还不快去追,夫人刚出万芳阁!追啊!”

    白无常自知犯罪了,忙拱手:“属下这就去!”

    说完撒脚往外飞,龙龙功力没有调息过来,不能使用轻功,只能埋着小步子拼命跑,只是这般跑,怎么可能跑得过紫晓楠。

    从万芳阁出来的那一刻,她就崩溃了,彻底崩溃了,疯狂的跑,跑到一处不是很繁华的街道,她颜面嚎哭起来,像个刚被人强暴了的小女孩,因为她的这一身打扮,真是不得不让人想入非非。

    哭得累了,她注意到路人的指指点点,一把抹掉泪水,吼一句:“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神经病!”

    “切,泼妇!”

    “西,你才神经病。”

    ……

    路人都鄙夷的朝她挥挥袖子,一副嫌弃的样子。

    紫晓楠自己看着自己的糟粕样,都觉得对不起紫家的祖宗,老姐在和姐夫结婚前,被男人甩过三次,每次回来嚎啕大哭,都被老妈用擀面杖揍得很惨。

    “你爹你妈还没死呢,你哭什么,这世界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好找!没出息的东西,丢光了我们紫家的脸。”

    每当老妈这样恶毒一痛骂后,姐姐的哭声会更像杀猪一般,撼天动地,紫晓楠自认她不是姐姐,她比姐姐放得开,她是谁,她可是新时代的事业型男性,男人只是生活的点缀,要拿得起放得下。

    况且还没失身,她有什么拿不起放不下的?

    擦干眼泪,骂自己几句丢脸,她心痛的要裂开,面上却已经回复了平静。

    她得先把自己拾掇一番,于是找了个当铺,把身上所有的金银首饰都当了,黑心老板看她急着用钱,坑了她的首饰不少价值,她也没有想心情没有力气和人计较。

    落草凤凰不如鸡,虎落平阳被犬欺,就是她的典型,纵然知道自己被讹了,她也只能你逆来顺受,原本价值一千多两银子的首饰,换下来只剩了三百两,她忍了。

    换了银子后她随便在地摊上买了件朴实无华的棉布衣服罩住了狼狈的身体,因为被那群飘香院的女人疯追,她的外套都不见了,她总也不能穿着里衣到处晃悠。

    至于为何又三百两银子在手,她才买了件棉布衣服,那是因为多余的银子,她打算当盘缠用,离开,离开京城,离开和别的男人一样用下半身思考的龙龙。

    又买了梳子,让摊贩嫂子帮自己梳理了一个普通的发髻,她如今走在街上,看上去和所有的女子无异,唯独稍微夺目点的,是她脖子上狗链子粗细的银链子。

    等换了新环境,也要请工匠取下来的,就算会伤到脖子也要取下来,她不要存留任何一点,关于他的记忆。

    心灰意冷的买了点生活用品和食物,她打算的挺周到,然后看着河上停泊的小船,她上了其中一弯:“师傅你这船最远去哪里?”

    “姑娘我这是夜游京城的船,去不了多远,出不了城的!”看着紫晓楠包袱款款的样子,船夫一眼便瞧出了她要远行。

    “如果我给钱,你去吗?”这个世上,有钱能使鬼推磨,紫晓楠掏出一锭三两的散银子,知道对船夫来说,每天就赚几个铜板这点银子也是价值不菲了。

    “去,去!”船夫果然见钱眼开,一双眼睛,顺便还偷偷的看了看紫晓楠腰间鼓鼓的荷包,出手这么阔绰,看来是有钱人家的小姐,都这么晚了打扮成这样出城,难不成要跟想好的私奔?

    龌蹉的猜测着种种可能,船夫又不怀好意的看向了紫晓楠的荷包,紫晓楠满心都想着龙龙的背叛,龙龙和四个貌美如花的女人的亲人,龙龙以前甚至可以为绾倩死,心口绞痛绞痛,忍不住抱着膝盖埋首进了双膝之间,轻轻的啼哭起来。

    桥上,龙龙和白无常正焦急寻找着,龙龙只看了一眼桥下的几处客船,觉得并无异样,便片刻不停的继续往前寻找,他才走,紫晓楠就抬起头来,用力抹一把泪:“开船吧,出城,送我到城外最近的村庄!”

    紫晓楠还是考虑周到的,不是一味的赌气逃跑,她不能让自己一个人落在荒郊野外,得找个有人气的地方先歇一夜再说。

    “好叻!”船夫见她抬头,终于收回了落在她腰间的贪婪目光,拔掉了固定船只的船蒿,然后将船蒿一头顶着岸边,缓缓把船推离了河岸,驶到喝中央,他放落座,看起船桨划船。

    “姑娘这是要去哪里?”他稀疏平常的和紫晓楠搭话。

    “投奔亲戚!”紫晓楠只给了他一个虚假的答案,因为她不想让人知道,她是被老公背叛了,想逃离伤心之地。

    “哦,姑娘亲戚是哪里人?”

    “不知道!”紫晓楠真的不想说话,她只想一个人静静。

    看出来了这姑娘伤心的很,不想和人说话,船夫也不多言语了,河岸上穿梭着各种各样的客船,上头都是观夜景的人,有的三五成群,有的成双成对,有的一家几口,总之河道上的热闹,不会比街巷上的少。

    船缓缓的行了一炷香的时间,因为和换成船队走了不同路线,所以到了分叉口之后,河岸上越发的冷清起来,那船夫冷不防问了句:“姑娘可通水性?”

    紫晓楠不疑有他,摇摇头:“一窍不通!”

    “哦,那要是落水了可就麻烦了,你要抓稳啊!”他说着,不知道使出了个什么巧妙的劲道,船只居然轻轻晃动了一下!

    吓的紫晓楠都没时间伤心,小命第一啊,忙抓住船舷:“师傅,这船怎么晃荡了起来,你驾的稳当些吧,吓人!”抬眼叮嘱驾船的,却见他一双贼光闪闪的眼睛,忽然打在了自己的腰间荷包上,紫晓楠猛然意识到为何他要问自己通不通水性了。

    心里一慌,一瞬间她有些六神无主,但是很快镇定下来,她还有时间,淡定,呼,淡定!

    为何说还有时间,是因为身边还零零星星有几只船经过,而热闹的环城河道也不是很远,现在她要是落水,扑棱水花外加大喊救命的声音,肯定会引来人,所以想必这船夫即使要对自己不利,也不能急于一时。

    不动声色压下惊恐,实则她的腿脚在发软,死亡面前,不是人人平等,是人人惊悚,她也是人,也不会例外。她很想和周边的船只呼救,但是周围偶尔才来一只船,现下并没有船经过。

    她若是大声朝着环城道上呼救,只怕她连落水的扑棱和求救声都别想发出来,直接会被这个船夫用船蒿杵死在水底。

    镇定镇定,见机行事,这人不是贪财吗?看来她只能舍弃钱财就保命了。

    之前三百两银子太重,当铺的老板给她的是五张五十两的银票,还有这一荷包碎银子,看样子这个男人以为她的钱都在身上,所以才会一个劲的盯着她的荷包看,财乃身外之物,既然他觊觎荷包,她就来个故意把荷包落水,让他下去捞,然后趁机逃跑。

    只是她这个法子有个弊端,她不会划船啊!

    算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划船在电视里看多了,而且刚才看船夫划船,不是也差不多看懂了怎么划吗?左边三下,右边三下,用力用力,加速加速,应该就可以了!

    吞咽了一口口水,她故意用力的叹息了一口。

    “唉,师傅,离京城越远,我心里就越发的难过,我生在这长在这,从小没离开过京城,如今家道败落,父母亡故。母亲临终前给了我书信一封,镯子一只,让我去五方城郊县投亲,我把镯子当了换银两。

    那千杀的掌柜的还看我年幼孤苦欺负我,一直镯子只当了这五十两,我不事生产,有没有一技之长,如果投亲不成,这五十两住店吃饭赶路,很快就会耗尽,唉,师傅,我命苦啊!”

    说着,还抹起眼泪来,关键是她的眼泪,还真的能落下来。

    船夫一听,心中大暗喜悦:“嘿嘿,原来有五十两,我还说?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娘子为夫饿了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392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