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都市 > 娘子为夫饿了 > 第 15 部分T

    “娘子,你认识她?”这傻笑倒惹的龙龙奇怪了,以为紫晓楠和蓝瑜瑜有碰过面。

    耳畔温暖的呼吸,有效抽回了紫晓楠的思绪,一双大眼睛,扑闪着惑然的看着龙龙:“嗯?”

    “为夫是在问你,你认识她?”龙龙肥嘟嘟的小手指向还半蹲着福身的蓝瑜瑜。

    因为紫晓楠一直呆呆的看着蓝瑜瑜笑,而龙龙一只看着紫晓楠呆呆的笑,所以谁都没有开口让蓝瑜瑜免礼。

    蓝瑜瑜这样半蹲着身子虽然对于科班出生的她来说,也不累,练功时候可比这累多了,但是她却觉得受到了莫大的耻辱,心里忿忿嘴角却依然要勾着美好的笑容。

    “不认识!”紫晓楠摇摇头,看向紫晓楠,又回转头看龙龙,“干嘛这么问?”

    依然没有叫蓝瑜瑜免礼!

    “没有,看你对着她傻笑,以为你们认识!”龙龙大概知道了,紫晓楠的傻笑只是傻笑,没有任何意义,就是不知道这丫头刚刚盯着蓝瑜瑜在想什么,一个劲的顾自己笑弯了嘴角。

    “我哪里有傻笑!”紫晓楠嘟囔一句,朝着龙龙翻一个抗议的白眼。

    “好好,你没傻笑,是为夫傻笑,总对我翻白眼,小心成白眼婆。”龙龙皱了皱鼻子,努了紫晓楠一下。

    “白眼婆怎么了,白眼婆你就敢不要我了,再说是你欠白眼,又不是我愿意翻你白眼。”紫晓楠不甘示弱回敬过去。

    两人你一眼我一语,如往日般斗起嘴来,完全把一直半蹲着身子福身在桌子对面的蓝瑜瑜当作了空气。

    长时间的蹲身,让蓝瑜瑜双膝开始有些颤抖,额间冒了细细密密一层汗珠,脸上伪装的笑容也顶不住了,眼神深黑一片,有些愤恨的看着心无旁人,吵的不可开交的紫晓楠和龙龙。

    太过分了,简直太过分了!

    “瑜瑜给龙庄主,龙夫人请安!”她提高了嗓音,大声的提醒两人自己的存在。

    “别烦!”不料换来两人异口同声的喝止。

    “牛你再敢啰嗦一句小心我不给你做饭吃!”紫晓楠继续和龙龙较真。

    “你不给我饭吃小心我饿死你相公,让你心疼死!”龙龙也不怕肉麻,而且把自己在紫晓楠心里的地位估计的有些过高了。

    “我……”

    “瑜瑜给龙庄主,龙夫人请安!”蓝瑜瑜最后一次,忍着满腔将要爆发的怒火,更大声的道。

    紫晓楠的话被打断了,才猛然发现屋子里还有第三个人。

    而且还是一个脸色有些很难看,笑的比哭还难看的女人。

    “啊呀,怎么把你给忘记了,咦,你怎么蹲着,坐啊坐啊不用客气!”紫晓楠这人生来没什么架子,虽然听说了这个三公主为人不友善,但是在她还没有得罪到紫晓楠的头上来前,她对她还是客客气气的。

    “既然龙庄主和龙夫人有事,瑜瑜就不打扰了,改日再来!”语气里怎么听着有点火药味道,那么不友善呢!

    “那,好吧!”紫晓楠干干的应了声,看着蓝瑜瑜走,她嘟囔了一句,“那脸怎么看着像我欠了她八百万一样。”

    “呵呵!”龙龙轻笑一声,意味深长的看着蓝瑜瑜远去的背影。

    方才紫晓楠可能是真的没心没肺忙着和他斗嘴,所以才没有喊蓝瑜瑜起身,而龙龙怎么可能和紫晓楠一样没心没肺,他之所以一只让蓝瑜瑜福身蹲着,无非是想用这个方法给蓝瑜瑜一点暗示,让她知难而退。

    至于知什么难,退什么,龙龙想,就算蓝瑜瑜不清楚,那个让蓝瑜瑜前来的男人应该也知道,有些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出手帮忙的。

    甘瑜宫,蓝瑜瑜寝宫,一阵哐当瓷器砸烂的声音自房间内传来!

    镜头拉近,只见一个一袭暗红色丝绸长裙的女子,如今满脸怒色,愤然的操起花几上的花坛子,用力的往地上咱,陶瓷碎了一地,里头的一株万年青也砸的离了土,折断了树枝,树叶子散了一地,一屋子顿然一片狼藉。

    “学他做什么?一生气就砸东西,这习惯最是让我厌恶!”女子不远处的一张椅子上,坐着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看来才十七八岁光景,如今一双俊眸不悦的看着地上的狼藉和暴怒的女子,满是厌恶。

    “我这时让气疯了,你不见那两个人,完全把我当空气,我蹲的脚都要酸了,她们在那你一言我一语亲亲我我,看的我犯恶心,我蓝瑜瑜长这么大,何曾受过这等屈辱!”蓝瑜瑜说着,猛力一章击打在桌子上,桌上的瓷器丁铃当啷的晃动起来,配合着主人的怒气。

    “姐姐,母妃告诉我们,成大事情,必要忍人所不能忍之痛,吃人所不能吃之苦。母妃对我们姐弟的期望,姐姐难道忘了?”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气定神闲的道,似乎蓝瑜瑜的怒气完全感染不到他。

    那种深藏不露,不符合年龄的沉着冷静与淡定,让蓝瑜瑜自愧不如,也沉下气来。

    “我当真是被气疯了,建,你放心吧,姐姐明天还会再去一次,就算受到再大的侮辱,就算让我蹲一整天我都不会再赌气回来!”蓝瑜瑜小手疼爱的抚摸上她唯一的亲弟弟,蓝建白皙光洁的脸颊。

    蓝建压住了她的手,轻笑:“不必了,姐姐。”

    “怎么了?”蓝瑜瑜果然是没有发现龙龙故意忽视她的存在的意义。

    “龙庄主那,是指望不上了,我只愿他不要出手阻拦便是,如果他胆敢挡住我们的去路,就不要怪我见佛弑佛,见神杀神。”蓝建语气依然那么淡然,可是蓝瑜瑜却是被他那淡淡语气里透出来的浓浓杀意给吓了一跳。

    “建,什么叫指望不上,姐姐今天还没有开口套他的意思呢!”蓝瑜瑜显然还是不太明白,她今天根本就还没有开口说什么呢,蓝建怎么就知道龙庄主那指望不上了。

    “姐姐以为他让你请安请这么久,和那个龙夫人闹的不可开交真的是无心的吗?”蓝建挑眉轻笑,看着蓝瑜瑜。

    “难道……”蓝瑜瑜终于算稍微开窍了一些,一双眼睛里,盛放着怒火,难道是故意的?

    蓝建点点头,疼爱的揉着蓝瑜瑜的双腿:“姐姐受罪了,世人都传这个男人高深莫测,精明的一眼就能东西一切。或许他早就洞悉到了我们的计划。”

    “怎么会?”蓝瑜瑜掩着自己的檀口,不敢置信,就算父皇和皇后都没有半丝察觉,这个龙庄主才来了几天不到,怎么可能察觉的到。

    “虽然我不敢完全确定这个男人是不是知道了我们的计划,但是我可以完全确定的是,从他对你的态度,应该是并不想插手这件事,只是警告我们不要去烦他,如此我们已经该庆幸了。如果这个男人插手了,而且是站在大哥那,我们是输定了。”蓝建平静无波的眼眸里,总算出现了几丝拨动。

    蓝瑜瑜一颗心,也随着他的话先是猛揪紧了一下,随后又慢慢放松,她是极信赖这个弟弟的,只要是蓝建说的话,她都深信不疑,这当然也要归功于蓝建无人可敌的聪慧。

    其实他猜的完全正确,龙龙只是来游玩的,不想插手这些麻烦的事情。这种皇权纷争的麻烦事,人生经历一次就够了,他现在有了心爱的娘子,才没有这个空再为别人浪费时间。

    在蓝建蓝瑜瑜姐弟会话期间,居住在贤结宫的她们的母妃贤妃,听到了一个让她震撼的消息。

    “什么?这个消息是真的吗?”她捏着水晶葡萄的修长手指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回娘娘,千真万确,听说人是龙夫人的结拜姐姐,太子殿下今日一早亲自派人送旨到太傅府,笑成袁少傅这几年伴他左右,教了他不少知识帮了他不少忙,他做次月老,要给袁少傅牵一门亲事。”一个二十来岁看上去很精干的婢女如实把听到的汇报上去。

    “怎么可能,他不是喜欢袁少傅,怎么可能亲自赐婚!”贤妃端庄的身子,有些颓然的往后靠了过去。

    本来以为最大的筹码,现在一瞬间崩塌了,让她怎么不震惊。

    如果太子亲自给袁少傅指婚,无意太子喜欢袁少傅的谣言就不攻自破了,她们这四年潜心设计的所有一切,也随之化为了乌有,都做了白功。

    “娘娘,您不要紧吧!娘娘!”那宫女见贤妃身子如同一滩软泥一样倒下去,脸色苍白到难看,忙紧了步子上前询问。

    “如何能不要紧,多有的心血都要化作了流水,如何能不要紧!”贤妃喃喃着,眼神显得有些空洞。

    五年前先帝逝世,皇上登基,她因为诞下了蓝建和蓝瑜瑜,所以被册封为贤妃。

    从一个小小的太子良娣贵升为权倾后宫的贤妃,她一开始还守着本分,安分守己,心态也端的平稳。

    但是有一次皇上宠幸她,无意间感慨了一句太子生性顽劣,一篇古文背了几十遍都记不下来,不如蓝建事事聪明,而且为人稳重,有王者之风,如果不是比太子晚出生十来天,这太子的位置就是他的了。

    皇上是说的无意,贤妃听的人却起了心思。

    之后她一直开始比较太子和自己的儿子,比来比去,越发觉得不公平。

    那个脾气暴躁,动不动就摔东西的太子,哪一点比得上她的儿子。

    尤其是想到她的儿子只比太子晚出生了十来天,蓝月王朝素来立太子离长,如果少了这十来天的功夫,那太子的位置是不是就是蓝建的,而以后太后的位置,是不是就是她的了。

    她那端正平淡的心,不免开始烦躁起来。

    终于有一天,她把当作已经十七岁了的蓝瑜瑜叫到房间,把自己的烦躁抱怨一股脑儿说与了蓝瑜瑜听,并安排了蓝瑜瑜从那时开始刻意接近太子,与太子交好。

    安排蓝瑜瑜和太子交好,在外人看来,也便是贤妃变相的在讨好太子,自然也就完全降低了皇后对她以及她儿子的防范。

    另一方面,让蓝瑜瑜接近太子,也是为了掌控太子的一举一动。

    如此一举两得,既降低了皇后的防范,又能够理清太子身边的人脉,于蓝建的夺位计划来说,无疑是如虎添翼。

    蓝天生性爽落,很快就落了蓝瑜瑜的圈套,和蓝瑜瑜虽不是同母所出,但是更胜同母所出的姐弟,关系好的让外人羡慕。

    两年前他的成人礼前五日,听闻皇上要在成人礼后给自己纳太子妃,他喝的酩酊大醉,蓝瑜瑜当时是来劝酒的,却无意中听到了一个于她们夺位计划非常有利的消息,那便是太子好男色,而且喜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太傅之子袁少傅。

    这无意是一个莫大的惊喜,蓝瑜瑜随后禀告了贤妃。

    贤妃于是在太子成人礼当天放出太子好男色的谣言,以想要撼动太子的地位,却没想到谣言并没有传到皇上皇后耳朵里,而且很快给打压下来。

    这事一直让她郁郁,所以当两年后太子为了袁少傅打死太子妃后,她又开始暗中大做文章,散播谣言。

    皇上皇后怕是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她们一直不动声色在等着抓获的谣言散播者,其实近在眼前远在天边。

    只是现在如果太子真的亲自给袁少傅赐婚,那所有的谣言,岂不是都不攻自破了。

    “我没事,让我休息会儿,秀秀你先下去吧!这消息暂时不要告诉二王子。”贤妃抚着额头撑着玫瑰椅的把手闭上了眼睛。

    来禀报的宫女秀秀不放心的看了她几眼,终诺诺应了声是,下了去。

    太傅府,袁太傅跪在门口接旨。

    “袁太傅,这门亲事你可满意,你放心,那姑娘绝对是个美丽的人儿,就是现在不在京城,如果袁太傅同意了,我们再把人接来,不然害了人白跑一趟,龙夫人那不好交代的!”蓝天嘴角勾着笑容,一字一句都是理儿,心头却一直都很不安,真的可以吗?不会弄巧成拙吗?

    “满意满意,殿下您亲自赐婚,是子清和我袁家莫大的荣幸。”

    袁太傅正为儿子的婚事一筹莫展了,上次袁子清被救回来,皇上召见他进宫询问他袁子清可有意中之人,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儿子已经二十多岁了,再不娶亲他都抱不上孙子了。

    而且他也听到了传闻喜欢自己的儿子,他还真怕袁子清和太子之间有什么关系,所以才迟迟未婚,没想到太子竟然会亲自赐婚,这样也就破了他心里的疑虑,他自然是欣喜开怀,满口答应。

    “那接旨吧!”蓝天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圣旨卷起,放到了袁太傅手里,稍事愣了一下,他随后又笑道,“本该问问袁少傅愿不愿意的,但是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袁少傅又是个孝子,想来太傅你替他接下这门亲事,他应该不会反对才是。”

    “自然,子清能娶到龙夫人的义姐,那是他的福气,他高兴还来不及,只是他人在宫里,不知道有没有得到这个天大的喜讯!”袁太傅跪着接过了圣旨,满脸堆笑,儿子要娶亲,娶的还是这么一门好亲事,他做爹的真是发自肺腑的高兴啊!

    “袁少傅身上的伤口用了上好的金创药,也好的差不多了,我已经派人接他回来了,现在估计正在回来的途中,袁太傅,我先回宫了,回头你告诉他这个喜讯也一样!”蓝天其实多么想多留半柱香时间,他多想看袁子清一眼,甚至多想和袁子清说一句话,听听袁子清的声音。

    但是龙龙夫妇叮嘱过他,不能和袁子清碰面,所以他只能忍着相见却又无法相见的痛苦上了马车,对着赶车的太监道了声回宫,马车便徐徐转动了车轱辘回宫。

    袁子清坐在鹅黄色的轿子里,从被风吹起的轿帘中,看到了一辆宫廷中的华贵马车缓缓驶来,看着马车去的反方向,好像就是他的家,是谁刚去了他家吗?

    风静了,轿帘又落了下来,他便也不再张望,是谁去了他家,一会儿回家问问不就知道了。

    轿子在太傅府门口停下的时候,袁太傅和袁夫人都等在门口,好像知道他和子芳会回来一样。

    “爹,娘,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爹,这是很忙?圣旨吗?发生什么事了?”袁子芳一下马车,就聒噪的问开了。

    她自幼习武,虽然长的是个女孩子,但是心性脾气却很是男儿气,豪爽义气,又干脆利落,为此太傅夫妇到现在都悔的肠子都青了,悔不该当年允许这个丫头练功习武。

    他们没有办法扭正袁子芳大咧咧的男人个性,只能要求袁子芳在人前好歹有点女儿家的气质。

    袁子芳也允了二老,所以在别人看来她就是个官宦家的大家闺秀,一举一动都和他哥哥一样文质彬彬,只是这份文气,一回到家就打破殆尽了。

    看着她猴急的问了一串字,袁家二老颇是无奈,但是却唯独这次没有数落她,因为二老心情很好。

    “呶,自己拿去看不就知道了!”元太傅甚至好心情的把圣旨递给了袁子芳。

    袁子芳打开从头看到尾,眼睛渐渐瞪大:“不会吧!昨天还和哥哥闹的那么僵,今天居然给亲自给哥哥赐婚,难道是察觉到自己昨天太过分了,赏赐个美人给哥哥赔不是,哥哥,太子殿下亲自给你赐婚了,姑娘家好像还是龙夫人的结拜姐姐,身份比公主还高,你好福气啊!”

    袁子芳边说着边把圣旨摊开在袁子清面前,让他亲自高兴高兴。

    没想到!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没想到却看到袁子清整个人怔在了原地,脸色一片苍白,目光不敢置信的看着刚才擦肩而过,如今只剩下一点点小影子的宫廷马车。

    刚才的马车,他应该记得的,那个是太子专用的雪銮车,车子虽然是宫廷马车的设计,但是车顶覆盖的不是涂抹了金漆的牛皮,而是羽绒的雪白车顶,遥遥看去,车顶好似覆盖了一层菲薄的雪花,所以车子叫做雪銮车。

    只是匆匆一瞥他没有想到会是太子。

    他更是没有想到他会亲自给自己赐婚,听到这个消息,他不是应该高兴的吗?

    太子会给自己赐婚,不就说明他想通了,打算放弃了两人之间这段不伦之爱,可是为何,心口好痛,好压抑,眼眶好酸,有种想落泪的冲动。

    “哥哥,你怎么了?”袁子芳秀脸上,是掩不住的担忧,见袁子清目光呆滞的看着她们来时的方向,好似要望出个人儿来,她便更是担心不止。

    这一声呼唤,总算唤回了袁子清的心神,他勾了勾唇角,想安慰袁子芳自己没事,开口才发现声音居然嘶哑哽咽了:“我……”为了怕被人看出什么,他忙装作咳嗽,“咳咳咳,咳咳,我没事!就是身体本来就没有痊愈,一路做轿子过来颠簸到了,伤口有些疼。”

    “子清,娘的好孩子,赶紧进来,来福来顺,赶紧来搀扶少爷!”袁夫人紧张的道,看着袁子清苍白的脸色,做娘的她当真是心疼不已。

    袁太傅也沉重着脸色:“子清,已经到家了,休息休息就没事了,再忍忍!”

    “是,爹,娘!”袁子清顺从的让来福来顺半搀扶半抬着自己进了房间,把他小心的安置在床上。

    看着自己熟悉的房间,看着房间里很多件蓝天赏赐的宝物,他鼻翼酸涩的要命,眼泪眼看着就要忍不住,他忙压抑住:“爹娘,子芳,还有大家你们先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早上起的太早了,这会儿有些犯困了!”

    “好的好多,你休息你休息!”袁夫人从袁子芳手里取了圣旨放到袁子清的床头,“圣旨是给你的,你收着,我们出去了,来福来顺会在门口守着,你有什么事就喊他们,知道吗?”

    “知道了,娘!”袁子清弯了弯唇角应到,不敢去看那道放在床头的,明晃晃刺眼的圣旨。

    待所有人都出去后,他终究是再也忍不住蓄在眼眶里,随时都会落下的眼泪。

    “殿下,为什么我会哭?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是因为太高兴你终于懂事了?还是太高兴能和銮寿山庄攀上亲戚?”他喃喃自语着,取过了头边的圣旨,缓缓展开。

    心里好似带着一丝期许,期许这是蓝天开的玩笑,他那么调皮,总是戏弄他,这次或许也是在戏弄他。

    可又带着一丝罪孽,为什么会期许自己是被耍了,他不该报着这种心理的。

    他应该期待蓝天是真的懂事了,真的知道了男人之间是不可能有爱情的,真的对自己断了念头。

    五位参杂的打开圣旨,看看上头的黑色苍劲的大字,以及绝对不是开玩笑的太子印,他的心口猛然揪疼,一阵一阵,眼泪落的更急更快,他讨厌死了现在的自己,可却又没有办法这样的自己。

    怎么办?难道他是真的爱上了蓝天?不,不可能,他绝对不可能爱上一个男人!

    梨花斋,紫晓楠好整似暇的剥着荔枝,然后塞进龙龙的嘴巴里,看着龙龙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她嗔笑了一声:“吃的真有够甜的。”

    “很好吃,娘子剥的更好吃!”龙龙孩子气的笑起来,弯弯的眼睛好可爱,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那扑闪扑闪的长睫毛。

    “贫嘴!牛,和你说个正事,你打算去哪里给我弄一个漂亮美丽大方的结拜姐姐来?”这次计划,万事俱备,只欠一个十八岁的漂亮姐姐。

    “娘子不用操这个心,天下之大,我龙凰要找个女人还找不到!”龙龙此句明显是显摆他很厉害,但是表达的方式很欠扁。

    “对,你堂堂龙庄主,要找个女人有什么难的,燕瘦环肥,高低矮胖,村姑闺秀,你都是顺手拈来。”紫晓楠很是吃味的道,剥着荔枝的手,也停止了为龙龙效力。

    “娘子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说过了普天之下我只爱你一个!”龙龙忙腆着脸讨好。

    “过去现在未来,只爱我一个?”紫晓楠得寸进尺的道。

    龙龙沉默了,当真沉默了,因为他不能对她说谎,却又不想对她说实话。

    在遇到她之前,他把那二十多岁的爱都给了一个女人。

    紫晓楠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虽然说不知道他过去的女人是谁,但是她还是很识相的不再问,有些问题,并不是刨根问底才会得到痛快,反而刨根问底自取烦恼。

    她也没有真的要求龙龙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人生里,干净空白的像匹白娟,就等着她来勾勾画画,所以龙龙如果能保证给她现在和未来,她就“勉为其难”的不去计较他的过去。

    “放宽要求,你给我保证,现在和未来,你只爱我一个!”她这算自己找台阶给自己下!

    这个倒是不难办,龙龙露出了娃娃特有的甜美可爱的笑容:“嗯,所有的爱全部给你一个人!”

    “嘻嘻,这还差不多!”本来稍微尴尬僵持了一分钟的气氛,又回归温馨。

    “娘子,我听王胜说了,你胜出第一轮比赛后,曾经说自己是个乞丐,但是上次我们一起玩手指游戏的时候,你又提到了老家,为夫虽然不介意你以前的身份,但是还是想了解下你,你是哪里人?家中可有父母亲人?为什么会沦为乞丐?”

    龙龙并不是没话找话,这些他早就想问紫晓楠了,一次都未曾听到过紫晓楠提到家人,只在上次玩游戏的时候听她提了一次家乡,而且只是那么一句带过,所以紫晓楠对于他,一如他对于紫晓楠,都是个谜团。

    他想知道她的全部,前提是她肯如实相告。

    紫晓楠最怕就是被人问到她的家世。

    她总不能坦言我来自二十一世纪,一个先进的发达的电气化时代,我家里有老爸老妈老姐三枚,老姐还有个老公和儿子。

    她怕别人当她疯子,更怕龙龙当她是个疯子。

    shit!

    本来可以说自己从懂事起就是个乞丐,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也不知道父母几何,但是郁闷的是她那天玩手指游戏的时候,居然会无意间和龙龙提过老家两个字。

    这么一来,她就“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家乡在何处,“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家乡在哪里,也就“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家里有什么人。

    算了算了,让她转动小脑筋,赶紧来现场胡编乱造一个吧!

    嘿嘿,有了!

    “我的家乡在很南很南很南的南方的一个偏远的小镇的偏远的小村,家里本来有爹娘也一个姐姐,但是有一年老家发生了瘟疫,我们举家逃难到大城镇里投靠亲戚,没想到亲戚已经搬走,我们身上的银子又用光了,我饿的不行偷了两个包子,被抓住送了官,一关就是两年,爹娘姐姐都失去了音讯,我也沦为了乞丐。”

    紫晓楠短时间内想到了这个古老的,在电视剧里被演烂了的桥段,而且说的声情并茂,还很配合的抽噎了几声,挤出了几滴晶莹的泪珠。

    不过那种电视里演烂的桥段里,一般都是发瘟疫,然后逃亡,然后投靠亲戚,然后亲戚搬家了,然后盘缠用光了,然后爹娘饿死了,然后“我”沦落为了乞丐。

    她不敢大逆不道的把她爹娘姐姐给活生生“说死”了,所以把桥段的后半段,稍事修改了一下,也成立,至少看着龙龙心疼的眼神,她就知道她成功的骗到他了。

    “娘子,你受苦了。”

    龙龙从来不曾想过,这么乐观善良开朗的紫晓楠,曾经经历过这么多的坎坷,听着紫晓楠的过往,他的心口一阵阵的揪着疼,小小的眉头紧紧的皱起,温柔的抬手揩拭她的眼角的泪珠。

    “没关系了,反正现在雨过天晴了,我只希望我爹娘和姐姐过的好!”紫晓楠是真心的祝福二十一世纪的父母和姐姐,当然还有小侄子还有姐夫,能过的幸福快乐,不要因为她的离去而黯然神伤,不要太想念她。

    想到家里人,想到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本来是为了配合谎言伪装的泪珠,多了几分真实,鼻子一酸,眼泪便啪嗒啪嗒落了下来,给她这场戏大大的增加了可信度。

    看平时不轻易落泪的她哭的这么难过,龙龙的小心肝更是被她牵着疼,上去抱住紫晓楠的脖子,他在她耳边一遍遍的安慰:“娘子,为夫会派人帮你找到你爹娘的,不要哭不要哭,你把你爹娘和姐姐的特征,还有你们以前那个村子的名字告诉为夫!”

    吓!不要啊!

    紫晓楠这才发现自己的情真意切过了头。

    要是龙龙动真格了要帮她找人,她肯定露出马脚,被他知道自己在骗他了。

    要是龙龙知道自己在骗他,肯定会不高兴的。想到他会不高兴,紫晓楠就急着要阻止他帮自己招人的举动。

    “不要找!”

    “怎么了?娘子?”龙龙诧异的看着她,听到自己要帮她找爹娘,她不是该开心的吗?为何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不要找,牛,因为……”紫晓楠脑子里千转百回,好歹她也是个现代人,电视剧看的够多,稍微停顿后,她马上找到理由,“因为我不想听到坏消息,我宁可她们永远都活在我的心里,也不要听到噩耗。”

    龙龙感念她这份心情,小手抚摸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慰:“好,好,不找,不找!就当她们依旧活着,永远活着。”

    呼!

    紫晓楠暗自松了口气,以后还是少和龙龙说起家乡的事情,免得龙龙动了要帮自己找人的念头。

    “牛,你说袁子清收到蓝天的旨意没?”紫晓楠适时的转移了话题,不敢继续停留在自己家乡亲人之上。

    龙龙看着窗外蓝天的寝宫方向,嘴角意味深长的勾起:“以蓝天的个性,应该一早上就把事情办妥了。”

    “呵呵,也是他性子那么急躁!”紫晓楠看着龙龙成功被转移,心中总算完全放松下来,脚受伤了又没地方能去,所以继续只能和龙龙闲聊。

    聊蓝天和袁子清。聊到了喜欢烹饪的现在是紫晓楠徒弟的五公主蓝萍萍,后来又聊到了皇上遗落民间的公主,还聊到了七公主蓝莲莲。后来又由蓝莲莲聊到了今天早上过来请安的三公主蓝瑜瑜。再从蓝瑜瑜聊到了戏剧。

    一个上午就在闲聊中度过,不知不觉到了午膳时间。

    宫女们进屋布好午膳后便退了出去,紫晓楠看着桌子上丰盛的菜肴,对于蓝萍萍的舅舅,倒是起了会一会的心情。

    “蓝萍萍的厨艺,应该是得了她舅舅的真传,我不知道你吃不吃的出来,但是这一道小酥肉,做的和蓝萍萍的如出一辙,就是蓝萍萍稍微还欠点火候,做的没这么肥而不腻,瘦而不柴。”紫晓楠品尝着碗里的小酥肉,俨然就是专家级的点评。

    “谁做的都没你做的好吃!”

    “那是当然1”紫晓楠毫不谦虚,她对自己的别的不怎么又信心,但是厨艺,那绝对不在话下。

    “夸你两句你倒飞上天了。”龙龙调侃道,嘴角却是喊着宠溺的笑容。

    “哼!”紫晓楠得意的对着龙龙微微抬了下下巴,“我就上天你想怎么样?”

    “揪下来,压倒,猛亲!”龙龙言简意赅,三步动作把紫晓楠说的顿然脸红到了脖子更!

    “下流!”她嗔一句,低下头顾自己扒饭,到底怎么了,他就是说说,她身体怎么就热起来了。

    “娘子不喜欢?”龙龙欣赏着她的侧脸,那稍微逗一下就红扑扑的娇羞的模样,真是赏心悦目。

    “不喜欢!”紫晓楠口是心非的回答。

    “是不喜欢被揪下来,还是不喜欢被压倒,抑或是不喜欢被猛亲!如果这些都不喜欢,为夫还有别的让你喜欢的方式。”龙龙不依不饶了,爱极了紫晓楠羞赧的神态。

    “啊呀你烦不烦啊,食不言寝不语你不知道吗?小心噎死,好好吃饭!”紫晓楠一句嗔过去,面色已经一片潮红。

    虽然告诉自己思想不能不健康,但是她似乎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思想,当龙龙说压倒猛亲的时候,她就想起昨天还有前天晚上,那个妖孽一样压在自己身上,温热的气息灌入自己的檀口,肆意的疯狂的搅动。

    而当龙龙说到“别的让你喜欢的方式”的时候,她又开始无限yy了,想象自己被他压在身下,被他贯穿,被他疯狂的爱。

    啊呦,羞死了羞死了,吃饭时间,怎么会想这些。

    她没有发现,她想着这些的时候,脸色红扑扑,轻咬着嘴唇的那娇羞媚态,有多么的让人把持不住。

    完了,他不想吃饭了,他好想吃人!

    第七十一章 晓楠设宴

    第二日的清晨,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一阵秋雨一阵凉,紫晓楠晨起就感觉到了阵阵寒意,早上舞哥进来给自己换药的时候,在龙龙耳边嘀咕了几句,龙龙便脸色凝重的随着舞哥出去,半上午的时候打发宫女来报告,说他今天可能有事回不来了,让紫晓楠一个人照顾好自己,好好用膳,好好休养。

    平日里形影不离,如今一整天都要见不到他,紫晓楠嘴上虽然不说,心里却有些小小失落和难过,为了拂去这莫名其妙的思念情绪,她让小蝶给自己找了把油纸伞,不顾小蝶的阻拦,执意要去宫里雨中漫步,散散心。

    小蝶拗不过他,只能另外找一把伞紧紧的跟随着她,这个金贵的主子要是有一点点的闪失,小蝶知道自己就要提头去见皇上了。

    有小蝶跟着也好,至少有个向导。

    脚踝处已经并不那么疼痛,舞哥的医术确实了不得,就算是现代的先进技术,这样伤筋动骨哪里可能两三天就好的差不多,紫晓楠再一次愿意承认,余代确实是神医。

    踩着翩飞的细雨,提着裙摆,紫晓楠慢悠悠的走在细雨之中的,倒也觉得惬意,这份惬意,总算冲淡了点对龙龙的思念。

    “小蝶,宫里有什么好玩之处吗?”她回过头,看着身后的小蝶轻笑着问道。

    “宫里有不少风景优美之处,夫人若是想去,我们可以先去御花园。”小蝶一面担心着紫晓楠的脚伤,一面也殷勤的为紫晓楠推荐。

    “好吧!”初来的那天从御花园外围路过,看到里头繁花似锦,亭台楼榭,小桥流水相映成辉,她擅做花膳,自然对于花有莫名的喜爱,早也就想去看看御花园里都有些什么花,奈何脚上有伤,龙龙限制着她的行动。

    今朝龙龙不在,她还不得玩个痛痛快快。

    随着小蝶走过青石小巷,再踩着圆润的鹅卵石小径,不多会儿,一座缤纷如画卷一般柔美的雨中花园便呈现在了面前。

    小蝶看出了紫晓楠惊喜赞叹的目光,心生一计:“再过一个时辰就到了午膳时间,夫人若是有雅兴,奴婢可以吩咐人在泉心亭给您设宴!您可以边看风景边用膳。”

    “好啊好啊!”如此甚好,正合紫晓楠心意。

    洛阳的牡丹节,还有广东的兰花展览会,日本的樱花节,紫晓楠都有幸去游玩参观过几次,富贵华丽的牡丹,高雅幽香的兰花,烂漫荼蘼的樱花,当时的花潮花海,如今比起这个百花簇拥的御花园,都稍逊了颜色。

    花园里的花,紫晓楠经书能数出名字,如今已经是初秋,最为盛放的就是各色的菊花,紫晓楠看着这些菊花,忽然心里大动,如孩子一般兴奋起来:“小蝶,今天正午的菜谱,我想自己设计,能帮我把王御厨叫来吗?”

    王御厨,就是蓝萍萍的舅舅,当朝德妃娘娘的亲哥哥王显。

    小蝶欢快的应了声“是”,就把紫晓楠扶进了泉心亭,莲步轻移朝着御膳房去。

    不多会儿,身穿御厨宫服的中年男子,便被带到了紫晓楠面前,给紫晓楠行了个礼,紫晓楠忙摆手让他起来,平时让被人跪倒也跪的习惯了,但是让同行跪自己,这可是相当的别扭。

    “王御厨,今日的午膳,我能自己点菜吗?”紫晓楠平易近人的语气,让王显本来有些紧张的脸色,也放松了下来。

    拱手共顺道:“龙夫人想要吃什么,尽管点,微臣一定不遗余力的达到您的要求。”

    “呵呵,不用这么客气了,你可能不知道,我曾经也是个厨子。”紫晓楠搬出自己的厨子身份,这样就可以让王显更觉得亲近些。

    “微臣有所耳闻,这几日夫人的膳食都是微臣在料理,微臣真是献丑了!”王显敦厚谦虚的笑,一张黑黝黝的脸上,全然是真诚的颜色。

    “挺好吃的!”紫晓楠笑道,确实王显的厨艺虽然比不上她的,但是比下足足有余,至少蓝萍萍的厨艺也算是了得,但是却比王显逊色多了。

    “谢谢夫人谬赞!”王显拱手,依旧谦虚。

    差不多的客套话也讲完了,紫晓楠便切入了正题。

    “王御厨,今日我想吃菊花全筵,你要不要那个笔记下来,我教你几道菊花花膳。”方才就是被这满园盛放的各色的菊花挑起了食欲,奈何脚不能久站所以不能亲自下厨,她只能拜托王御厨了。

    “是,夫人您吩咐便是,只要是关于食物的,在下都能过耳不忘,一遍记住!”王御厨说道自己对美食的爱好,憨厚的脸上才有了稍许得以飞扬之色。

    紫晓楠便也不再说什么客套话,直截了当的把自己想吃的几道菜肴一一传授给王御厨。

    “第一道,菊花饼。王御厨你可要记下了,做法有些复杂。取甜菊花叶,洗干净用刀面拍软,然后加盐腌制。另外取花生油和白面,揉面团擀成薄皮,将腌好的菊花叶平摊在面皮上,然后再加一层菊叶,反复五层薄面皮,四层菊花叶后,用擀面杖擀压使之密合,再用刀将擀好的成品切成菊花叶的形状,放入吊炉烙熟。”

    说完一道后,紫晓楠稍事停顿了下,用询问的目光看着王显,王显费了会儿功夫重复温习了几遍,然后点点头:“记下来,夫人吩咐下一道吧。”

    “第二道,锅菊花鱼片。将新鲜的白菊花去蒂漂洗晾干,然后把草鱼切薄片,取一个铜火锅,放入鸡汁、麻油、胡椒、姜、葱、醋、盐等烧开,然后滑入鱼片,再放入准备好的白菊花,小闷道鱼肉熟了即可。这道菜你要另外给我准备一个麻油蘸料。”

    紫晓楠驾轻就熟的吩咐了第二道菜,王显又在脑子里回顾记忆了几遍,第二道菜也记入了脑中。

    紫晓楠随后又吩咐了第三道菊花炒蛇肉,第四道菊花糕,第五道菊花粥,第六道菊花瘦肉丝,第七道油炸菊花,看着七道菊花花膳,荤素汤菜,糕点粥膳都有了,她才心满意足的呼出一口气。

    “就这些了,王御厨都记下来了吗?有哪里记得不清楚的,可以问我没有关系!”紫晓楠的亲和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现在的王显,已经完全没有刚过来时候那么局促了,反倒把她当做同行,不懂之处敢大大方方的询问她。

    “没有,夫人,都记下了,夫人当之无愧是外界盛传的厨神,您这几道菊花膳,微臣是听所未听,闻所未闻。”

    王显这是发自内心的夸赞,紫晓楠也知道蓝月王朝,瓜果以及花朵很少被用来做膳食,比如瓜果,上饭桌一般只有一只可能:饭后果盘。

    而鲜花的用途更是无足轻重,便是装点。

    她曾经问过蓝萍萍为何蓝月王朝的厨子不喜欢用花做膳食,蓝萍萍的回答让她哭笑不得:“花里有毒,曾经有个人用一品红做菜,被毒死了。”

    “额,那个人还真倒霉,这么多花不用他非要用一品红!”在现代,谁都知道一品红是有毒的啊,非但不能使用,而且也不宜放在室内欣赏,这个倒霉鬼,怎么偏偏就挑了一品红,敢情是觉得红艳艳的放在菜里很增色,可怜了呜呼一条性命,也害的所有厨子都不敢妄自用花卉做菜。

    当初紫晓楠就告诉了蓝萍萍,哪些花卉能入膳,哪些不能,还顺便把能入膳的花的功效分别讲述给了蓝萍萍听。

    蓝萍萍拿了她的小本本认认真真的记下来,紫晓楠也就是从那时候打算,如果有机会,一定要把她引以为豪的花膳文化传?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娘子为夫饿了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392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