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都市 > 娘子为夫饿了 > 第 9 部分T

    “那就好,凰,布子给我,我来擦吧!”绾倩说着就要去接龙龙手里的湿帕子,龙龙巧妙避开,冷冷道:“我来就行。”

    绾倩的手就这么尴尬了一下,脸上的肌肉也抽搐了一下,很是难堪。

    龙龙没给她喘息的机会,又给了她一个更大的难堪:“明天你下山吧!”

    不是商量,是命令!

    绾倩水眸泛了雾气,不敢置信看着龙龙:“下山,凰,你在赶我走吗?”

    “嗯!”龙龙的不否认,让紫晓楠替绾倩尴尬了一下,这孩子,心眼怎么这么白,话不能说委婉些吗!

    绾倩眼里的水汽积聚的愈发的多,不多会儿,一大颗一大颗的晶莹泪珠,扑簌扑簌的掉了下来,落到她白皙的手背上,看着楚楚可怜。

    紫晓楠有些于心不忍了:“其实是我们这几天要出门,所以你先回家吧!”

    “出门?要去哪里?”绾倩眼睛贼亮的看着紫晓楠,实则是在探她们的下一部行踪。

    老爷子不是说了,用尽手段都要把龙龙和龙龙媳妇弄回家来看看,就算龙龙赶她走,她也要死黏着他,寸步不离。

    不过她却开始感伤,心中哀凉:“凰居然赶我走,不是他的本意吧?”

    到此刻,她还执迷不悔,以为龙龙依然爱恋着她。

    “没想好去哪,牛,我们去哪里?”这还真没商量过,龙龙只答应了带她去个好玩的地方。

    “没必要当着外人的面说,这是我们两的秘密旅行!”

    绾倩的眼泪,龙龙不能说完全不为所动,五年前,她就是以这楚楚动人的模样撩拨了少年的他的心弦。

    但是那已经是五年前的事,物是人非,他的心里,已经一点点的埋葬了绾倩这个人,绾倩这个名字,绾倩这个过去。

    第五十一章 妇人毒心

    本来是预算好了和佟战共进烛光晚餐,哪知道后来事态会如此发展。

    所以她当真饿扁了,绾倩看着她贪婪的看着粥菜的模样,嘴角不经意勾起一抹毒笑。

    龙龙命王胜在床上架了个小饭桌,然后小心的扶起紫晓楠,紫晓楠看着美味的粥肚子里鼓声震天,拿了调羹就要去舀粥来喝,忽听门外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晓楠姐姐,不能喝!”

    抬眼望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小姑娘。

    身着着一袭月白色与淡粉红交杂的委地锦缎长裙,裙摆上绣着大片海蓝色的祥云,脑袋上乌黑的长发挽着一个公主髻,上插了一支晶莹剔透的白玉蝴蝶簪。

    若不是那句晓楠姐姐,紫晓楠当真没认出来,眼前粉雕玉琢的好像小公主的女孩,就是初见时候穿着鹅黄小衫子的杨烨。

    她不得不感慨,果然人靠衣装啊。

    只是她怎么会突然出现,紫晓楠可是找了她很久没找见她,而且,她刚刚那一句“晓楠姐姐,不能喝”是什么意思?

    王胜警觉,一眼直直的射向绾倩,绾倩面色大窘,神色不安的低下头,不敢回视王胜。

    龙龙也察觉有猫腻,抬眼问王胜:“这粥,怎么会是由你送过来。”

    王胜便把在路上遇到绾倩之事通通说了出来。

    听罢,龙龙的大眼睛,也射向了绾倩。

    绾倩心中慌乱,面色愈发的引人怀疑,杨烨趁机进来,把粥碗一把躲过,送到绾倩手里:“不如这位姐姐,你先喝几口!”

    绾倩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绿,看杨烨的促狭的眼神,绾倩就知道,自己在走廊里加料的时候,杨烨必定是看到了。

    心里又恨又气。

    只如今,她骑虎难下,她若不喝,眼前的小丫头,肯定说:“你自己的鼻涕口水,怎么不敢喝了?”

    可若是她真喝来证明自己的清白,那该有多恶心。

    虽然是她自己的鼻涕口水,但也足够恶心的了。

    当真是进退两难,杨烨的眼神,一直那么挑衅的看着她。

    龙龙和王胜,也冷冷的盯着她。

    她心一横,拿起勺子,赌气道:“喝就喝,我又没下毒,我为人坦荡荡!”

    吓!

    坦荡荡,这一句惹的杨烨直用眼神无比的鄙视她。

    不过也好,既然坦荡荡,就让大家见识下她是如何坦荡荡的把这碗加了料的粥喝下肚子。

    杨烨好整以暇的看着脸色惨白的绾倩,催促道:“怎么的,快喝啊,如此磨叽!”

    绾倩忿忿的瞪了一眼杨烨:“急什么,这么烫!”

    “你是猫舌头吗?这粥出锅都快半个时辰了,就差凉透了,还烫!”杨烨嘲讽道,“还是说你不敢喝!”继而挑衅。

    绾倩皱了秀美,被杨烨一激,不顾了三七二十一,捧起碗,咕噜噜的把粥喝了个见底,而后拿着空碗朝向大家:“喝完了。”

    一句话后,再也没开口,脸上那种吃到老鼠屎的表情,当真大快杨烨之心。

    “好喝吧!不过我猜是自己的可能没那么好喝,要不我给你弄点我的!”杨烨快活了,也没打算放过绾倩。

    绾倩顾不得仪态了,满脸愠色的看着杨烨,因为她刻意的提醒,她都不敢开口说话,只怕把东西都吐出来。

    杨烨不依不饶,看向紫晓楠:“晓楠姐姐,要不你也出一份力,我们两的调和起来,味道估计是绝佳。”

    紫晓楠不是笨蛋,自然看出了那碗粥里有东西,经过杨烨这一番话,她也大概猜到了粥里有什么东西,不由的看向绾倩,真是瞧不出,白白糟蹋了一张长的像刘亦菲出尘秀丽的容颜。

    绾倩受着大家的注视,有龙龙的怒视,王胜的冷眼,杨烨的嘲弄,紫晓楠的愤然。

    她喝了一碗加料的粥,却没能抚平大家对她的怀疑,反而越发的暴露了自己的卑劣行径,心中恼羞溃然,急火攻心,一口气没憋住,猛吐了起来。

    看着她吐出来的秽物污染了房间的地板,王胜即刻命人把她拖了下去,然后把屋子立马清理干净。

    绾倩被拖下去的那刻,一双泪眼楚楚可怜的看着龙龙,哀哭着:“凰,我真的没有做什么,那碗粥里什么都没放,我发誓。”

    “别越描越黑,我可是两只眼睛看到你擤(这个字念xing)了鼻涕,吐了口水到粥里。”杨烨毕竟是个孩子,见对方到这一刻了还在装可怜死不承认,气不打一出来,一口气把绾倩的卑鄙行径都给公之于众。

    绾倩闻言,脸色煞白,却依然看着龙龙:“凰,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情,晓楠待我这么好,我怎么可能这么恶心她。”

    “如果没放那些东西,你喝是时候犹豫什么?喝完后吃老鼠屎一样的表情是为什么?又吐什么?”杨烨伶牙俐齿,咄咄逼人。

    绾倩百口莫辩,也没的辨,事实就是如此。

    而且看龙龙的眼神,她便知道龙龙也没有相信她。

    她唯一可以仰赖的依靠都没了,自然死了狡辩的心,从龙龙的眼神里,她看到了恨,愤怒和冷酷。

    所有的自以为是瞬间破灭,原来龙凰,真的已经不爱她了。

    绾倩就这么绝望的被拖了下去,龙龙把一切发配权交给了王胜,顺便交代:“佟战留下,这女人给我送回去。告诉老头子,以后再敢送这女人来銮寿山庄,被怪我灭了龙家。”

    “是,庄主!”王胜欣然接受,早看绾倩不爽,如今庄主把处置绾倩的大权给了自己,简直太痛快了。

    第五十二章 烨子成亲

    绾倩被“处理”掉后,紫晓楠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把杨烨拉过来:“烨子,你这些天去哪里了,可找死我了。”也不管被撂在一遍的龙龙,看着她对杨烨的亲昵,脸黑了一半。

    急切的问,她的语气里,掩不住的嗔怨和牵挂。

    杨烨低眉顺眼,一脸的娇羞模样:“没有了,只是去做了件大事。”

    “大事?什么大事?”紫晓楠皱着眉,惊问,“不会又去偷了吧!”

    杨烨满面通红,摇摇头。

    紫晓楠刚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又偷东西去了,才放心下来,却见她又羞赧的点了点头。

    果然,这丫头贼心难收。

    看到她点头,紫晓楠自然少不了一番语重心长的教育:“烨子,我知道你是被生计所迫才会做梁上君子,但是偷窃总归是不好的,牛,不如你收留她们一家十七口吧,銮寿山庄那么有钱,也不差这十七张嘴巴的是吧!”

    有事相求,就记起他了,龙龙不干了:“才不要!”嘟嘟着小嘴,翻着白眼。

    杨烨瞪他一眼,冲他皱了下小鼻子,尔后又羞容满面的看向紫晓楠,微垂着脑袋,嘴角满是幸福的笑容,贝齿轻轻啃咬着红唇,羞赧的不知道如何开口。

    “真磨叽,没事就滚出去。”龙龙不客气道,自从客栈抢食后,她和杨烨就处于水火不容之状。

    之后杨烨肯帮他把紫晓楠骗上銮寿山庄,全是他也答应了帮她把某男人弄到手,达成公平交易。

    如今交易完毕,他自然用不着对她客气。

    “你才滚出去,我和我晓楠姐姐有话说,你一个大男人在这偷听,不害臊!”杨烨反唇相讥,不甘示弱。

    “你脑子被门挤了吗?这是我家,轮得到你对我发号施令,我偷听,我这是光明正大听,你爱说不说,不说滚蛋!”龙龙嗤笑一声,抬起肉嘟嘟的手冲着杨烨挥挥,做一个走好不送的表情。

    杨烨气急,她毕竟是个七岁的小孩,口齿再怎么伶俐,如何伶俐的过一个“老奸巨猾”的大人。

    败阵下来,她又气又恼,喘着大气,狠狠跺一脚,看向紫晓楠撒娇:“晓楠姐姐,你看他!”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紫晓楠无奈的劝架,她只当她们是小孩子掐架。

    紫晓楠从中调和,龙龙杨烨只能暂时休战。

    屋子里又安静了下来,紫晓楠看着杨烨,申请严肃道:“烨子,真不能再去偷了,知道吗?”

    烨子一下子又红了脸,娇嗔道:“我没有去偷了。”

    “那你点头!”龙龙又一句嗤过去。

    杨烨瞪他一眼:“你闭嘴!”

    眼看着两人又要闹腾起来,紫晓楠忙摆出一副大人的姿态,厉声道:“两人有完没完,都给我好好说话。”

    龙龙白一眼杨烨,杨烨也白一眼龙龙,两厢不再继续斗嘴。

    只听的杨烨羞羞答答开口:“其实,也算是偷,我去偷了个男人!”

    “噗!”若是此刻紫晓楠嘴巴里有一口水,估计全给做了喷泉。

    “不害臊,小小年纪偷男人!”龙龙低声嚅嗫一句,声音不大,杨烨却是都听见了。

    暗自发狠的低声回敬过去:“五十步笑百步,谁不害臊!”

    两人一来一回,暗中用眼神过了九九八十一招,紫晓楠都没发现,只顾着沉静在自己的惊愕中。

    不敢置信的问:“烨子,你没逗姐姐玩吧!”

    “没有了!”收回暗杀龙龙的眼神,烨子又换了娇羞无限,真是辛苦她了,脸部表情一分钟转三转。

    “到底怎么回事?”稍事平静下来,紫晓楠目光深邃的看着杨烨。

    杨烨看了眼龙龙,欲言又止。

    她其实很想说你滚出去,但是想来龙龙也是知道这事的,没什么好隐瞒,于是羞答答的开了口。

    “其实也不算是偷人了,只是让那个人答应了娶我,我这次上山,是给姐姐派喜帖的,九月初九,我就要和那个人成亲了,姐姐一定要来哦!”

    杨烨说完,脸彻底红成了大苹果,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满是甜蜜的滋味。

    紫晓楠又一次被骇到了,不过却也没有大惊小怪,毕竟龙龙三岁的娃还娶亲了,人家七岁了嫁人,也就没那么匪夷所思了,古人都早熟,她这么说服自己。

    “成亲,你爹娘同意了吗?”只要人家爹娘同意,紫晓楠也没的反对的。

    “我爹没说什么,我娘同意了!”

    额!

    古人不但早熟,思想也很开明,这么小的女儿,居然还真舍得下心嫁出去。

    算了,人家父母都同意,她也没的说的了。还是关心下对方的人格品德来的实在点。

    “那个男人多大,哪里人?”其实问哪里人有什么用,她连蓝月王朝有几个城都搞不清,不过例行公事的,总得问问清楚。

    “京城人世,二十一岁。”杨烨如实回答。

    果然,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

    先是有她和龙龙老妻少夫配,现在杨烨和她相公又来个少妻配老夫,这个世界太疯狂。

    “额,那他家世如何,人又如何?”紫晓楠继续问道。

    “家世不错了,反正姐姐到时候来了就知道了!”杨烨卖了个关子,不是她不想和紫晓楠说,只是她想送紫晓楠一个大大的惊喜。

    许多年后,紫晓楠回忆起那个惊喜,还意犹未尽,确实有被惊喜道,相当的。

    第五十三章 小娃索吻

    紫晓楠自然是舍不得的很,杨烨可算是她这这个世界遇到的第一个让她温暖的人。

    不过人家忙着准备婚礼去,紫晓楠纵然也再多不舍,也不能坏了人的终身大事。

    从杨烨幸福甜蜜的眼神中,紫晓楠就可以知道,她是有多喜欢她未来的夫君。

    傍晚时分,夕阳西沉,在远处的山头洒下大朵大朵胭脂云,红彤彤的好似一簇簇火焰,带着夏日的余热,撒了最后一份暑气在大地上,而后,悄悄隐没。

    晚膳早就用完,是萍萍准备的。

    龙龙并未太过挑剔,由此可见萍萍手艺比紫晓楠不足,但比起庄上其余的厨子,却是绰绰有余。

    萍萍很贴心的给紫晓楠准备了一盅养身健体的乌鸡汤,紫晓楠很是感激,顺便给她指点了一下这烫熬的几处不足之处,萍萍虚心受教,甚至拿了个小本本和一只炭笔,一一记下,好学的孩子。

    晚膳用罢,撤下之后,紫晓楠被青衣小心的扶回了床边,伺候她宽衣解带,洗漱擦身。

    一边的龙龙看着青衣那着布子的手在紫晓楠白皙的肌肤上一寸寸的擦拭,几度克制不住,有种想躲过布子的冲动,别过头去假装看窗外,他努力的平抚着情绪,深呼吸再深呼吸,才算克制住蠢蠢欲动的欲望。

    “庄主,已经替夫人洁身了,还有什么需要奴婢效劳的吗?”青衣做好一切后,毕恭毕敬的跪下等待龙龙的下一步指示。

    “下去吧!”龙龙背对着青衣,抬起右手摆一下,青衣会意,道了庄主,夫人晚安,退出了房间。

    青衣走后,龙龙回了床榻,看着只着了菲薄肚兜和亵裤的紫晓楠,好不容易克制下去的欲念,又开始汹涌起来,他好像运功变大,然后把她吃的干干净净。

    那一双粉嫩的小手,就这么情难自禁的朝着她粉色牡丹刺绣肚兜下的小小隆起袭去。

    紫晓楠不设防,柔软处被捏个正着,一种猛烈的电流过后,便是务必的恶寒。

    “死小孩,你捏哪里呢!松开!”她用眼神恶狠狠的警告他,要不是她全身是伤,吃了余代开的具有麻醉作用的中药后又浑身无力,她早一巴掌朝着龙龙的脑门招呼过去了。

    龙龙不依她的,一双星眸饱含深情的看着她:“娘子,虽然小,但好软!”

    紫晓楠无语,想死!

    “色胚,你给我放开,不然我捏死你!”她恶言恶语警告过去,龙龙置若罔闻,非但置若罔闻,反而变本加厉,把脑袋埋在了她的胸口,隔着兜儿趁着她的柔软。

    “香香的!”蹭了记下,他得出结论。

    “死一边去!”紫晓楠费力的抬起没有受伤的右手,对着龙龙的脑门一把推搡过去,龙龙却纹丝不动,依然匍匐子在她胸口,贪婪的隔着兜儿闻嗅。

    “啊呀你死开!你是狗吗?”紫晓楠再接再厉的拨弄着龙龙的脑袋,哪知道手心忽的落入了龙龙的钳制中,他的手那么小,都不够环住她的手腕,可他是这么的轻轻抓着她的手,就让她动弹不得。

    “娘子,让我亲一口吧!”他一双眼睛,色迷迷的盯着她的胸脯。

    紫晓楠会意他所谓的亲一口,是要亲哪个部位,自然是强烈抗议:“死色胚,你要敢对我动手动脚,我就灭了你,放开我,听到没,放开!”

    “娘子,首先我没有对你动手动脚,我只是想动动口,其次你灭不了我,因为你打不过我而且你也不舍得!”他还头头是道的分析给她听,直听得紫晓楠恼羞成怒。

    “死色胚,不带这样的,你欺负我一个病人,你好玩吗?”她一口一个死色胚的骂,指控这龙龙趁人之危。

    龙龙抬眼看了她气急败坏的模样,动了恻隐之心,余代说过,不能气她,体内瘴气未除尽,若是动气,容易侵入脏腑。

    虽然好像吻住她稍稍有些敲立的蓓蕾,但怕她真的动气了,龙龙只能悻悻的把脑袋挪开,不无失望的看着她:“真不让亲吗?只一下,我保证!”

    他诱哄着让她心甘情愿给自己亲。

    好笑,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心甘情愿,被一个三岁的奶娃子亲咪咪,她又不是奶妈,切!

    自然,她是毫不留情的摇头:“不!”回答的斩钉截铁。

    “真的只亲一下!”让他过过瘾吗,每次都只是摸。手感是知道了,口感还不晓得如何呢!

    “亲半下都不可以!”依然是不容商量。

    “我小半下呢!”他目光中露着期待,紫晓楠真要被他打败了,这个小孩,他是不是千年大**投胎的啊!这都可以!

    “不可以!”

    “那要怎么才可以?”

    “怎么都不可以!”

    “真的不可以吗?”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你好烦啊,快滚去睡觉!”

    “亲不到,睡不着!”

    “啊呀,你真的好烦,睡不着数绵羊去!”

    “不要,我要数你的身上的汗毛!”

    “额,你别恶心,滚开了,从我身上滚下去了!”

    “睡不着,不让亲,只能数汗毛!”

    ……

    半个美妙的夜晚,被浪费在了争执一个亲亲的问题上,最后紫晓楠实在困的不行,不得不妥协:“好,让亲总行了吧,不过不许亲胸部,只给你亲手!”

    半晚上的奋斗换来个亲亲,他容易不,结果还没换到他想亲的地方,不过和她这么一闹,心情格外舒畅,手就手吧,她的手,也是那么的美味,这可是替他做饭的手啊!

    甜甜一吻,深深的落在她手心,不知为何,紫晓楠的脸,蓦的又烧红了一片,心跳加速,呼吸急促。

    完了,她完了,居然对一个三岁小孩的吻起反映了,肿么办!

    第五十四章 阿米豆腐

    自然能下如此狠令的,不是龙龙,而是王胜。龙龙对王胜下的令,未置可否,显然算默认了。

    王胜下完令后,又觉得太过便宜绾倩,遂又遣人送急函补充一条:往后绾倩若是敢靠近庄主三里之内,杀无赦。

    这条,够狠,直接断了绾倩对龙龙的所有念想。

    对于龙老爷的女人,无论是谁,王胜一律视为仇人。至于伤害过他尊敬庄主的绾倩,王胜对之更是恨之入骨。

    换做是七年前的他,早就不顾一切把绾倩撕做了碎片,哪里还能如此便宜她。

    这七年,他待在龙龙身边,修身养性,脾气收敛了许多,绾倩算是走运了,没和七年前那个龙四夫人那样,被他从中间对半撕开,开膛破肚,血流成河,脏器四洒。

    处置了绾倩,从龙府回来,已经是四日之后。

    酷暑依旧,蝉鸣聒噪,整个世界如同一个偌大的蒸笼,所有人都懒洋洋病怏怏的没有生气。

    唯独王胜,舟车劳顿来回一趟后,依然要马不停蹄的张罗,忙的焦头烂额。

    问他忙什么,自然那是忙他那尊敬的庄主和庄主夫人外出游玩之事。

    自从他那尊敬的庄主练功走火入魔之后,只要身子一变小,功力就只有原先的一层不到。

    江湖上消息灵通的得知这个事儿后,一传十十传百,弄的现在几乎人尽皆知。

    所以原先那些对他那尊敬的庄主以及他和阮天一手撑起来的銮寿山庄虎视眈眈的人,开始蠢蠢欲动,拉帮结社,结党营私,成立了各种各样的暗派。

    这些暗派觊觎着整个銮寿山庄,所以他们伺机而动,把握着“小号庄主”每一次外出的机会,设下埋伏,企图暗杀“小号庄主”,让銮寿山庄群龙无首,成一盘散沙,再好各个击破,接管銮寿山庄庞大的基业。

    这几年王胜明察暗访,掐灭了其中十来个此种组织,这些组织,名字五花八门,无非都以消灭龙龙为主,什么斩龙会,屠龙社,灭龙帮……等等等等。

    但是斩草难除根,王胜不得不防,顾而龙龙每次外出,他都格外小心的操持安排,活像个操心的妈。

    这次外出游玩,王胜是劝过的。

    “庄主,属下并不是不让你去玩,但是可不可以不要如此大张旗鼓,属下怕那些蛇虫鼠辈,趁机捣乱啊!”

    龙龙的回答,让他惶恐。

    “王胜,我娘子难得给我提个要求,你是想扫她的兴呢,还是想扫我的兴?”眼眸一挑,龙龙嘴角勾着一抹询问的笑容,看似无害,实则无形中给了王胜莫大的压力。

    庄主每次用扫兴这个词后,你若是不顺着他的意,他定然能做出让你后悔终身的事情。

    王胜了解他的很,所以立马不敢劝了,双手一拱:“庄主放心,那些蛇虫鼠辈,属下会打点好的。”

    “嗯,那劳烦了!”

    直到看到那嘴角的笑容变得慵懒了,王胜才大松了一口气。

    这次外出,整整筹备了九天才算万事具备,因着龙龙一切从简的要求,王胜只安排了两名武功高强的婢女跟随两人,自然暗卫少不了,黑白无常和影子还有佟战,都在暗中保护。

    紫晓楠是全不知情,以为出去玩一次就和平时旅游一样,打个包,带点钱,上了车,奔目的地就可以。

    若是她知道王胜为此忙的差点岔气过去,知道出去玩一个还要麻烦这么多人,尤其是她心爱的佟战,她是怎么的都不会就图自己一个人快活的。

    不过等她知道,也已经是猴年马月的事了,如今的她,啥都不知情,没有任何负罪感,快活的像个从笼子里放出来的小雀儿般,坐在飞驰的马车上,她乐坏了。

    紫晓楠揭开窗帘,只看到漫天黄沙,外头什么都瞧不见,就被傻子迷了眼,外带吃了一嘴巴黄沙。

    不过这并没有减弱她盎然的兴致。

    “牛,这马车跑好快啊,而且也不颠,下面装弹簧了吗?”看不了风景,她就折回来和龙龙聊天,休养了十来天,她身子已经全部康复,而且因为总是躺着,还丰满了不少。

    瘦削的脸颊上多了点肉肉,看着还是挺有味道。

    龙龙就这么打量着她,也不听她说什么。

    “喂,问你话呢,这马车为什么不颠?”不满的嘟囔着,她抬手推搡了龙龙一把。

    龙龙顺势一把握住她的手,力气挺大,紫晓楠尽然挣脱不了。

    脸猛一阵红,她似乎预见了他要做什么,急忙猛力的抽手,哪知道用力过猛,连带着把对面粉嘟嘟的小人,一同抽到了怀里,好巧不巧,他的脑袋正撞上她胸口的荷包蛋。

    紫晓楠认定,龙龙是故意的。

    他最近总这样,三不五时的喜欢“色色”她,特别是喜欢亲吻她的手心,所以刚刚她才会那么急切的要抽回自己的手。

    “走开了,滚回去坐好!”紫晓楠一点都不温柔的一把推开怀里的龙龙,龙龙却死死抓着她衣服。

    她这一把大力的推,把龙龙推回去之余,因为他拉着自己的衣裳,所以连带着把自己也给带了过去。

    两人玩起了不倒翁游戏。

    话说又是那么好巧不巧,她以非常不雅观的姿势扑到了龙龙身上,而且胸口依然扑在他脸上。

    龙龙满足的蹭着她的胸部,闭着眼睛享受的道:“软软的,香香的。”

    “你,死流氓,小色胚,小变态,你给我放开!”紫晓楠一根根手指掰开龙龙抓着自己的衣服的小手,然后气喘吁吁满脸通红的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胸口突突狂跳起来。

    该死,怎么会这样,最近老这样,每次被龙龙亲了手或者摸了身子,体内就会燃起一小股子火焰!

    “我的天不会是动情了吧?”紫晓楠暗忖,随后脸色剧变,不敢置信的看着龙龙,“他妈的如果是,那我不就是个娈tong大变态了,不要,不要,千万不要啊!苍天明鉴,我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而不是猥琐的心理反应,阿门,阿米豆腐,阿拉法特!”

    第五十五章 开始宠她

    一整日都行在官道之上,一刻不停,扬起漫天沙尘,害的紫晓楠都不敢撩开帘子看外头的情况。

    转眼一日过去,夕阳西沉,夜幕渐临,空气里的浮热消散了许多,紫晓楠实在被这马车颠簸的受不了了,大声抗议起来:“牛,你这是带我出来玩,还是带我去逃难啊!”

    龙龙看着她脸色不大好,关切的问道:“娘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毕竟紫晓楠是大病初愈,伤筋动骨一百天,她连二十天都没到,就出来游玩,确实有些遭人担心。

    紫晓楠白一眼龙龙:“全身不爽,没个地方舒服的,骨架都要给颠簸散了。”

    这马车,这凹凸不平的黄沙路,真不能怪她娇气。

    坐惯了宝马奔驰凯迪拉克兰博基尼的她,哪经得住这般折腾,这简直就跟个小时候去乡下,坐舅舅的拖拉机一样悲剧。

    一听她说骨架要颠散了,龙龙赶忙对着马车外大喝了一声:“停车!”

    “吁……”车夫嘹亮一声后,马车渐行渐缓,最终停了下来,车子一停,紫晓楠只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一阵难受,赶紧撩开车帘,扑到外头就是一阵狂呕猛吐。

    别人晕车晕船晕飞机,她倒好,晕马车。

    龙龙见她吐的厉害,心里一阵疼,粉嫩嫩的小手一下下抚这她的后背,替她顺气。

    “啊呦,坐一次这个,能丢我半条老命去,太难受了,牛,我得下车透透气。”

    说着,紫晓楠抽身离开了座位,步子稍有些踉跄的往外走,车夫候在门口,见她出来,忙拿了马蹄让她下来,龙龙在紫晓楠看不到的地方,朝着车夫使了歌眼神,车夫会意,点点头警惕的看着四周围。

    马车所停之处,为依山傍水的一条小径,看到水,紫晓楠几乎是迫不及待的飞奔而去,也顾不得脚踝上微微的刺痛,趴伏在溪边,咕噜咕噜的往嘴巴里送水漱口。

    夜色暗沉,她只顾着漱口,全然不知身后的危险。

    龙龙跟随下车后,猛见紫晓楠身后提刀的黑影,心差点揪到嗓子眼,手中暗器一处,直直的打响紫晓楠身后黑影,只是那人显然功夫不弱,居然巧妙躲过。

    龙龙急运功要把自己逼回大人模样,却只听的一声闷响,那个黑影不知何时已经悄然倒下。能如此杀人于无形,除了影子,别无他人。

    紫晓楠正喝着水,忽然听到身后一阵男人的闷哼,她狐疑的回头,身后却空无一人,不由的有些毛骨悚然起来。

    “牛,你刚刚听到人声没?”她问话,看向几米开外马车边上的龙龙。

    龙龙对身边的车夫又使了个眼神,车夫会意,忙哈腰对紫晓楠卖笑:“夫人,方才是小人发出的声响,惊到夫人,小人罪过。”

    “哦,原来是这样,可是那声音刚刚就在我耳后!”紫晓楠显然是半信半疑。

    “你忘了,銮寿山庄的人都会武功,这千里传音之术,你又不是第一次听到。”龙龙柔笑着朝她走来,就近贴身保护着她。

    紫晓楠总算豁然开朗,呵呵一笑:“是哦!”

    第一次去荷息泉的时候,龙龙确实对自己用了千里传音,以至于他人虽然在泉池里,声音却好像无时不刻都追随着她,吓的她半死,以为见鬼了,后来才知道这是一种武功,叫做千里传音。

    “娘子,小憩一会儿,我们就上车,晚上官道上不太太平,有草寇出入。”草寇是没有,杀手倒是真的有不少,不过龙龙自然不会告诉紫晓楠,免得她担惊受怕。

    这群不知死活的东西,看来王胜处理的不够干净,幸好身边带着黑白无常影子和佟战,不然这趟游玩,还真是凶多吉少。

    佟战在前头三里左右的地方开路,清除“杂草”;黑白无常在前头一里左右,清楚“残草”;影子则是暗中跟随着马车,随时保护,清除“漏网之鱼”。

    车夫是余代的高徒,名曰舞哥,只略通功夫,派不上保护的用场,但是若是路上有人受伤中毒什么的,绝少不了他。

    这样的阵势,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可龙龙却比以往任何一次出门都小心谨慎,甚至有些杞人忧天,这全是因为紫晓楠。

    他不允许她受一点点伤害,哪怕只是想到她可能会受伤害,他的心里都会不舒服的紧,所以他才会催促紫晓楠赶紧上车,车子里是绝对安全的,因为这马车,可是王胜斥巨资,耗费无数心血,动用大量人力造成的全防卫马车。

    任何一个人妄图靠近,下场只有一个:死!

    紫晓楠是什么都不知情,单纯的依然以为这就是一次普通的游玩。听着龙龙让她快些回车上,瘪了瘪嘴,不情不愿的闷闷应了一声:“哦!”

    她那可怜巴巴的样子,惹的龙龙心疼了一下,现如今,她只消用一个简单的表情,眨眨眼,瘪瘪嘴,皱皱眉头,吸吸鼻子,他的心就能让她牵着走。

    “你若是真不想上车,那我们稍坐一会儿也没关系!不过”他不由自主的放宽了要求。

    紫晓楠知道他这是宠着自己,想着他说了这附近有草寇,她倒是想休息会儿,可也不免害怕,于是起了身,朝着马车走去,路过龙龙的时候,蹲下身抱起了他,温柔一笑:“上车吧,你不是说有草寇,遇见了就麻烦了,我们先走着,等天亮再出来休息吧!”

    看着她的深明大义,龙龙忍不住凑过脑袋去,偷了她一个香香,紫晓楠楞了下,随后“噗哧”笑了起来,拿额头撞了下龙龙的脑壳,嗔道:“你就这么个色小孩!”

    第五十六章 龙龙吃醋

    天际吐了鱼肚白,一抹旭日缓缓升起,照亮了官道两边的树林,清晨舒畅凉爽的空气顺着车窗缝隙投入马车内,带着一阵草木的芳香。

    紫晓楠几乎一夜未免,因为车子太颠了,每每刚睡着,车轱辘碾过一块小石子,一阵颠簸,她又给颠醒了,周而复始几次,她索性不睡了,瞪大了眼睛强撑着等天亮。

    至于龙龙,倒是睡的香甜,紫晓楠无奈的笑看着他的睡颜,摇头叹息:“小孩就是小孩,睡的和猪一样。”

    如今天色已经大亮,车子行的也很慢,外头不再是黄沙漫天,她得以打开车窗,再撩起车帘,瞧瞧外头的景象。

    她们现在依然行走在官道上,官道两边绿荫夹道,高耸入云,早起的鸟儿啾啁盘旋在树顶,天空瓦蓝澄明,宛若水洗。

    除了一望无际的树林,倒也没什么可看的,她看了一会儿,回过头,却不知龙龙什么时候醒的,如今,正睁着一双明净的大眼睛,安安静静的,笑着看着她。

    “醒了?”紫晓楠给了她一个温柔的笑容,伸手就要去取两人备好的干粮布早餐。

    龙龙挡住了她的手,指着外头:“我想吃点热的,我们下车张罗早膳吧!”

    紫晓楠正有此意,自然是十二分的赞同:“嗯,下车,去找点野味来,正好带了蜂蜜,我给你做好吃的。”

    虽然不知道她所谓的好吃的是什么,但是光是听到她要做东西给自己吃,就足够龙龙心花怒放的了,连口水,都来凑了热闹,不停的分泌。

    看他吸口水的馋样,紫晓楠嗤笑一声:“瞧你那馋鬼德行。”

    “我只馋你做的。”龙龙倒是不替自己解释,他就是馋,很馋。

    她修养的这二十来天,他的饮食都是交由蓝萍萍侍弄,虽然说蓝萍萍手艺不差,但是比之紫晓楠,简直是天差地别。

    吃了二十来天“地上的”俗物,再能尝一回“天上的”仙食,他整个人都幸福起来。

    知道他嘴刁,这二十来天蓝萍萍费尽心思准备的食物,他每次都吃毒药一样的皱着眉头下咽,紫晓楠得以看出,他的嘴巴可以有多刁。

    看着他洋溢着幸福笑容看着自己,紫晓楠忍不住上前宠溺的捏了捏他的脸蛋:“下车了,想办法去弄只野鸡来,再抓几条鱼,弄点野菜,我们索性把午饭也弄了,早饭午饭一起吃。”

    龙龙嗯了声,由着她牵着下车,然后对车边的舞哥吩咐:“小舞,你去弄只野鸡来,稍后在那边汇合。”

    龙龙手所知之处,挨着溪边。

    舞哥领命,随后两头分工合作,不消半个时辰,就搜罗了一大堆野生食材。

    紫晓楠让龙龙随便在边上玩,请了舞哥给自己打下手,舞哥早听闻夫人厨艺了得,但是可依然怀疑,就眼前这些东西,一点调味料都没有,能做出什么好吃的来。

    却见紫晓楠已经利落的忙活开,精神奕奕的模样,一点都看不出通宵未眠的痕迹。

    她就是这样,一进厨房,整个人就和打了鸡血一样。

    忙活了小半个时辰,所以一切都准备妥当,她让舞哥帮自己把洗净的鸡肉切成小段小段,然后从马车里取了一瓦罐蜂蜜下来,往已经支起火堆,架好木棍的砂锅里,放入鸡肉块,而后,把整一瓦罐的蜂蜜尽数倒入锅里,没了鸡块。

    舞哥看的是目瞪口呆,怔怔的道:“夫人,不是要熬鸡汤吗?怎么全加了蜂蜜?”

    “不熬,做蜂蜜鸡,你想喝汤,我们就弄个鱼汤好了!”紫晓楠头也不抬继续手里的动作,看着蜂蜜没过了鸡块,她才盖上砂锅的盖子,没瞧见舞哥感动的表情。

    他不过是随口惊讶一问,没想到夫人居然以为他想要喝汤,一会儿要专程为他做个汤。

    感动不到半秒,就被龙龙无情一句打断。

    “娘子,你只消准备我和你的就可以,车上不是还有干粮,小舞吃干粮就可以,是不是,小舞?”

    舞哥顿然从天上堕入地狱,一双满是期待的眼神,暗淡无光,甚至染上了几分可怜兮兮,庄主这明显是在警告他,夫人做的东西,他别想碰。

    他敢说不是吗?

    怕是说了不是,连干粮都没的吃!

    只能低下头,诺诺道:“是,舞哥吃干粮就可以了。”

    紫晓楠看一眼舞哥,又看一眼龙龙,对这个小孩的待人之道,真是不敢苟同。

    不理会龙龙,她热络的拉着垂头丧气要会马车啃干粮的舞哥:“小舞,别理他,这些东西,多数还是你找来的呢,留下一起吃,他要不给你吃,夫人我就不给他做。”

    龙龙本是在一边悠闲的等着吃饭,现在猛的跳了过来,舞哥吃惊,以为庄主怕他分食,要杀了他,连连道:“夫人,庄主,小舞最喜欢吃干粮,小舞愿意吃干粮。”

    他哪里知道,龙龙最介意的不是这个,而是紫晓楠拽着舞哥手臂的素手。

    “放开!”他气鼓鼓的站在紫晓楠跟前,眼睛黑沉的看着紫晓楠与舞哥身体接触的那只小手。

    莫名其妙,放什么?紫晓楠搞不清楚他抽什么风,顺着他的眼睛看去,才发现,他在恶狠狠的等着自己的手。

    “放开!”他再重复一遍,语气依然恶劣。

    舞哥也注意到了庄主杀人的眼神,吓的不等紫晓楠主动放开,早已经抽回了自己的手臂,跳离三步开外。

    手中陡然落了空,紫晓楠表情真是哭笑不得,当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个死小孩,他是在吃醋吗?

    早熟的见过,这么早熟的,她当真是出娘肚子里,两世为人,第一次见着,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学吃醋。

    紫晓楠无语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娘子为夫饿了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392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