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都市 > 娘子为夫饿了 > 第 6 部分T

第 6 部分T


    大手轻轻一揽,她显现坠入池中的身子,被顺势勾入了一个火热的怀抱中。

    印入眼帘的,首先是一件黑色的衣衫,因为黑色吸热,所以当身体熨上他的胸膛时,紫晓楠觉得自己犹如一直贴上了煎锅的饼子。

    紫晓楠正纳闷是谁大夏天居然穿黑衣服,一抬眼对上的那张面孔,让她的呼吸有那么一瞬间,离开了鼻翼!

    那抱着自己,一袭黑衣的那人,居然长的这么好看。

    那刀削的眉峰,高挺的鼻梁,轮廓分明的脸部曲线,还有那菲薄紧抿的唇畔,以及那双漆黑冷然深不见底的双眸,配上他面无表情的神态,只在一瞬间,就把紫晓楠迷的七荤八素起来。

    见她一脸花痴模样的看着自己,冷脸的帅哥一把嫌弃的丢开了她,一句话都不说,大步走开。

    “喂,谢谢你!”紫晓楠赶忙追上去几步,道谢!

    说是道谢,不如想多看那男人几眼,这种在电视里才能看得到的男人,不,是比电视里看到的男人更加帅,酷,够味的男人,居然会存在在现实生活中。

    nnd,不多看几眼,怎么对得起她的眼球!

    冷酷帅哥看了她一眼,只是几不可闻冷淡的从嗓子眼里蹦出一个:“恩!”字,然后继续顾自己大步流星的往前走。

    吃了个大冷脸,紫晓楠一点都没有觉得受挫,这男人,真是够味啊!

    她不依不饶的继续跟上去,还得寸进尺的道:“这位帅哥,就人就到底,送佛送到西,你既然救了我,能不能顺便帮我摘几朵荷花,不然,我肯定又会掉下去了,这不浪费了你救我的一份心!”

    紫晓楠发挥其三寸不烂之舌,试图挽留帅哥。

    哪知道,帅哥只是冷看了她一眼,哼了一声:“哼!”

    哼?哼是什么意思?是答应还是拒绝?

    哈哈,果然是冷酷帅哥,回答都这么有个性,让人猜不透想不明!

    第三十二章 脸上吻痕

    这敢情好啊,这样的男人,才对她胃口,外边冷酷,一般的女人就不敢接近,不会招蜂引蝶。但是内心火热,接近之后就会让人欲罢不能。

    紫晓楠就是其中之一,见帅哥丢下荷花就要走,她又厚着脸皮缠了上去:“这位帅哥,谢谢谢谢,你叫什么名字啊?”

    哪料到帅哥鸟都不再鸟她,兴许还嫌弃她太聒噪了,一个飞身,窜上了一处琉璃瓦顶,几步快走,彻底的把紫晓楠甩在了身后。

    紫晓楠吃瘪,却并未气馁:“天赐美男,岂有不消受的道理。哪天让我逮住了,非要狠狠揩一顿油。”说完,还不忘抹了抹嘴角淌出的口水。

    紫晓楠对男人,并不是没有招架和免疫力。

    想前世她也是个十足十的美人胚子,再加上一手好厨艺外带高的让人眼红的年薪,所以什么暴发户,小开,影视明星,房地产大亨,小白脸,狂蜂浪蝶加起来,都够从地球的这端,排到地球的那端去。

    这里头也不罚富到流油,帅到冒泡者,但她常戏言能入了她眼的还在娘肚子里呢。

    没想到,今天那个娘肚子里的娃居然活生生的站在了她的面前,那样冷酷的气质,那样俊逸五官,那火热的内心,还有那声闷骚的“哼”。

    紫晓楠对男人的免疫力,瞬间亏崩瓦解,她恨啊,恨相逢太晚,这么极品的男人,怎么现在才出现在她生命里。

    唉,有她的小老公龙龙在,她恐怕是有这个贼心,也没这个贼胆。

    忿忿不甘的揩干嘴角的口水,她哀怨的捡起地上的荷花,又摘了一片荷叶当伞遮阳,往回走。

    回了房间,龙龙也在,坐在圆桌边上,一脸木然出神的样子,好似魂丢了半个。

    第一次看到龙龙这么失魂落魄的样子,紫晓楠抱着荷花近前,取了一支盛开的花苞,探到龙龙的鼻翼间摇晃了记下:“喂,牛,你怎么了?”

    龙龙身上起痱子死都不肯褪下去后,紫晓楠就开始喊龙龙牛,牛牛,小牛,小牛牛之类的。

    没想到龙龙居然无视她的存在,抑或是他失魂落魄的太严重了,嗅觉功能,视觉功能和听觉功能完全闭塞了。

    没闻到花香,没看到花枝,甚至也没听到紫晓楠的问话。

    总觉得出了什么事,紫晓楠可不认为龙龙这样的表情属于正常范围。

    靠了近前,她把荷花丢到了桌上,小手探上龙龙的额头,以为他病了,她火热滚烫的手心,有效的把龙龙唤了回来。

    一把抓住她的手,龙龙没看清是谁,只是条件反射的出手,所以力道用的很大。

    紫晓楠不设防,被捏了个正着,痛的呲牙咧嘴的大喊:“放开,痛痛,死牛,放开!”

    听到熟悉的声音,龙龙赶紧松手,一脸疼惜看着紫晓楠:“娘子,怎么是你,很疼吧,你怎么不吭气。”

    靠!

    “是你云游太空了好不好,我问你怎么了你又没回我,我以为你生病了,你这个死牛,力气都是牛劲,好痛啊!手废了!”其实也没那么痛,但是看着龙龙愧疚的眼神,紫晓楠就是想要他更愧疚一点。

    龙龙也知道自己刚刚可能用力多度,忙拉过紫晓楠的手查看:“对不起,娘子,是我出神了,要不请余代过来看看。”

    看他紧张忏悔的模样,紫晓楠不忍心玩弄他了,于是抽回了自己的手,用力的揉了揉,道:“算了,没那么严重了,只是牛,你怎么……咦……”

    本来想问你怎么在这里发呆成那样,突然间,紫晓楠像是在龙龙脸上发现了新大陆般。

    龙龙见她盯着自己的脸,忽然意识到什么,忙抬起小袖子胡乱去擦,紫晓楠一脸促狭戏谑的看着她,贼笑道:“嘻嘻,龙龙,有句话叫欲盖弥彰,你越擦就越有鬼哦,我已经看见了,红红的唇脂印,嘻嘻!”

    龙龙知道擦也没用,紫晓楠已经看到了,但是她脸上这幅得意的笑容,一点都没有吃味的笑容,让他心里不爽起来。

    放下了胡乱揩拭唇印的袖子,他一本正经问道:“娘子,我被别人亲了,你都不生气吗?”

    紫晓楠闻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干嘛要生气,小孩子被人亲亲,很正常的吗!不过我很好奇,是谁有这么大胆子,居然敢亲你。而且你刚刚发呆,是不是在想让那个亲你的人对你负责,以身相许啊?”

    紫晓楠可永远都无法忘记,自己是怎么被这个小恶霸强抢上门的。

    就是因为看他可爱的不得鸟,亲了他一口,结果下半辈子,都断送在了这一口亲亲上。

    所以紫晓楠虽然说的是玩笑话,但是心里却没有排除龙龙又要娶妻的可能,想到他可能又因为一口亲亲而要讨个小老婆回来,紫晓楠的笑,就变弱了,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来。

    龙龙听着她笑容变弱,脸上才勉强有了笑容,似乎把紫晓楠看的透透的,反过来玩弄她:“如果我说我要娶那个亲我的人,娘子会不会反对?”

    果然,死小孩!紫晓楠心里的不是滋味越发的不是滋味起来。

    本取了一朵荷花,一头要朝龙龙砸下去,但是目光触及到荷花的那一刻,眼前忽然跳出了那个冷酷的帅哥!

    她心里算盘噼里啪啦剥了一番,最后大方道:“娶吧!我不介意!”

    殊不见,龙龙在听到她的回答后,那一张粉雕玉琢的笑脸,已经鼓的如同两个虾球,而眼神里,也盛满了怒意,脸上乌云飘飞,身侧的小拳头,也紧捏到了一起。

    第三十三章 绾倩魔障

    “牛,你告诉我是庄上哪个姑娘,你要是不好意思开口,我去帮你说!”她稍有些小兴奋道。

    “你……”

    “叩叩叩!”

    正欲发作,却被陡然的敲门声打断,他恶声恶气的道:“谁啊!”

    “凰,是我!”一个娇柔的声音自门口传来,那一声亲昵的“凰”,听的紫晓楠愣了一下,随后,贼笑的看着龙龙,满目的玩味。

    龙龙被她看的恼了,道:“笑社么笑,还不去开门!”

    紫晓楠可不怕他,笑的越发的放肆起来。

    不过笑归笑,她心里对龙龙还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个早熟的小孩,这么小就是个多情种子,处处留情,人家女孩子都找上门来了。

    这要是长大了那还了得,恐怕到时候整个銮寿山庄,要改名怡红山庄了,姑娘一把把随手可捞,piao客只有龙龙一人,而人老珠黄的她,注定被他遗忘在角落里,做一辈子的烧饭婆。

    虽然她的联想恶俗了一点,但是不可否认,龙龙这种早熟的娃娃,必定多情又滥情。再加上古人不都是三妻四妾,龙龙这种比皇帝还了不起的古人,还不得超越皇帝,弄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后宫佳丽三千人?

    思及此,前途上,紫晓楠已经看不到一点点光明,迎接等待她的,是无尽的无边无际的黑暗。

    所以……

    “好,我马上去开门,正好我去做饭,房间让给你们,牛牛,祝你马到功成。”所以,她自然是毫不犹豫的把龙龙往别的女人怀里推。

    她打算的精明,若是龙龙现在移情别恋了,自己再适当挑衅下小三,小三自然会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非要龙龙休掉自己,如此,不正和了她的心意。

    电视剧看多了,丈夫为了小三休掉正妻的桥段,比比皆是,手到擒来,她也捏一段来学学。

    于是乎,她很大方的抓了桌上的荷花往外走,打算给龙龙和他的“小三”制造一个浪漫的二人世界。

    开门的瞬间,只闻道一阵香风扑鼻,香气不是一般的花香,至少擅长用花入膳的紫晓楠,从未闻过这样的气味。

    仔细闻,这香气有些怪异,紫晓楠闻的脑袋晕乎乎起来,还好捧着一把荷花,荷花的淡雅馨香,稍稍中和了一下那股怪异香味。

    抬眼,两双眸子四目相对,俱是惊讶。

    外头的人惊讶的是:原来传说中的紫晓楠是个如此干瘪放不上台面的女人。明明是结婚了的女人,却不盘发髻,一头发丝,只那么随意的用一条粉色的缎带绑在脑后。不施脂粉不说,连一点金银首饰都不戴,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她满身散发着一股油烟味,怪难闻的。

    紫晓楠惊讶的是,难道大明星刘亦菲也穿越到了古代?

    眼前的女子,那五官轮廓以及似从股子里透出的哀婉可人的气质,和刘亦菲简直如出一辙,如果真有点不同,那就是唇形,她的嘴唇很薄,嘴巴很小,标准的樱桃小嘴。

    不过也是从那嘴巴上来看,紫晓楠就知道了,不过是长的有七八分像的人罢了,眼前的女人,不是她那个时代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刘亦菲。

    虽然知道不是刘亦菲本人,但是紫晓楠依然是吃惊,天底下尽然可以有长的如此相像之人,如实眼前的美女去参加超级明星脸,必定所有的人都会以为是真人驾到,整蛊观众呢!

    “想必你就是龙龙的妻子了吧?第一次见面,我叫绾倩。”

    那女子开口,柔婉的声线,美妙动听。

    紫晓楠也忙回神,不敢再那么肆无忌惮的盯着人家看了,实在是太失礼了,于是,也友好的笑起来:“你好!我叫紫晓楠。”

    “不是要去做饭吗?还杵在那做什么?”龙龙不耐烦的声音自房内传来。

    紫晓楠很识趣的和绾倩道了别,抱着荷花就走了远。

    绾倩看龙龙对紫晓楠的态度,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莲步轻移进了屋子。

    那柔若无骨的腰肢上,系着一条鹅黄色的绸带,进门后,随着她反身关门带起的一丝暖风,绸带飘渺起来,衬的她整个人越发的柔了些。

    “凰,天气太闷了,我心口憋的慌,你能陪我进山里透透气吗?”

    她盈盈启口,语气里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

    龙龙没有应言,只是冷冷问道:“是老头让你来的?”

    “凰,也是我自己想来的,我已经五年没有见你了!”绾倩开口,说不出的哀怨。

    龙龙对她这模样,从来都无法招架,以前是,现在也是。

    原本以为,五年的时间足够将对她的爱恋冲刷的一干二净,毕竟当年,他奋力争取和反抗的时候,她却只给了一双投降和放弃的泪眼。

    那双眼睛,在某一刻,几乎刺穿了他的身体,这许多年,每当午夜梦回,想起那双眼睛,他心口也总是闷顿不痛快的很。

    紫晓楠的出现,给他的生活平添了乐趣,也渐渐的让他忘却了那双眼睛,只是……

    只是当绾倩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从来不曾忘却过,那抹梨花带泪、楚楚动人的容颜。

    所以之前在云思阁,她抱着他吻他的时候,他明明轻易就可以躲过,却好似被用了定身咒,居然鬼使神差的受了她一个吻。

    绾倩,已经成了一个他龙凰永远逃不脱的魔障!

    第三十四章 大厨手艺

    那边两人乘着凉散着步聊着天叙着旧好不惬意,厨房里的紫晓楠,则是忙的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她这一副身板,真不是盖的虚弱,每次进厨房忙活,不出半柱香时间,必定已经开始双手发酸双腿发软伴随上气不接下气的喘。

    虽然她有努力吃饭努力进补努力调养,可却总是吃不胖,可以说是怎么吃都吃不胖。

    要是换做被的女孩子,搞不好百吃不胖还能让她们得瑟一番。但是紫晓楠怎么总觉得自己非常的不健康。

    她总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甲亢。不然甲亢的那些个症状,比如疲乏无力,容易腹饥,多食消瘦这些症状,她怎么会条条吻合?

    要真是甲亢,那就完蛋了,这个时代可没那些先进医疗设备,进口高级药物给她治疗。

    她只盼望是自己杞人忧天了,所以每次给龙龙做饭,纵然累的气喘吁吁,她也当是锻炼这虚弱的身体,强自硬撑。

    这回她实在累的拿不住锅铲了,做完了手头的一道菜后,稍事歇息了一会儿,问身边帮衬的青衣道:“青衣,我们庄上,是不是有一个长的……”

    本要说长的很像刘亦菲的女子,但是她很快刹住,继续道,“……很温婉的一个女人,个头大概和你一般高,眼睛黑黑的也不是很大但是很水灵,鼻子很秀气,嘴巴特别的美,樱桃小口,脸盘是瓜子脸。”

    青衣听紫晓楠一通言语,完全不知道她所描述的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唯一能够想象的,就是那个女人和自己个子一般高,而且很秀气。

    但是庄内秀气的丫鬟多了去了,她实在是猜不到紫晓楠指的是哪一个,于是抱歉的对紫晓楠道:“夫人,青衣不太清楚。”

    紫晓楠有些稍稍的失望,本来还想说打听一下龙龙的“新欢”是谁,结果“情报局”没有相关资料,也可能是她输入数据模糊调不出相关资料。

    忽然之间,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把抬头看向青衣,语气稍显兴奋的道:“我记起来了,那女孩叫个绾倩,虽然具体不知道是哪两个字,发音绝对不会有错。”

    青衣听到绾倩两字,脸上表情僵了一下,脸色变的有些苍白,低头暗声问道:“夫人,轻点,这个女人的名字,是禁词,提不得,要是让庄主听到了,会死的很惨。”

    看青衣这幅受怕神秘的模样,紫晓楠忽的起了八卦心,果然,绾倩和龙龙之间有猫腻,她凑过头去,靠近青衣,神神叨叨的低声问道:“怎么回事?什么情况?”

    青衣摇摇头,不敢再多说一句,只是忙着折手里的马齿苋。

    紫晓楠不依不饶:“告诉我吗,轻点说,别人听不见的!”

    只听得青衣惶恐道:“夫人,您就饶了奴婢吧,奴婢还想多活几年呢!”

    吓!至于那么严重不?

    不过看着青衣眼底的神色,紫晓楠也不好意思再追问了,想上次就是因为自己的小小任性,害的青衣差点被赶出山庄,不想连累无辜之人,紫晓楠觉得晚上亲自问问龙龙。

    帮着青衣择菜,为了让青衣放松,她找了个别的话题:“青衣,这么多马齿苋,这亏你们这么短时间里就能挖到。”

    青衣听她不再追究绾倩之事,松了口气,回道:“山上到处都是,今天只发动了一百多个人去挖,也不算挖的太快。”

    额……

    一百多个人,那还真不算太快!

    “呵呵呵呵!”紫晓楠听完后,只剩下干笑。

    青衣看着一堆野菜,有些担忧道:“夫人,今天晚膳真的都是马齿苋吗?庄主会不会吃的不高兴啊,他好像很讨厌吃野菜,觉得那是喂牛马的野草。”

    “他本来就是牛,再说了,我做的东西,就算是野草也是极品。”紫晓楠可不是自吹自擂,对于自己的厨艺,她可是有百分百的信心。

    再说马齿苋在她那个时代,可是和青菜萝卜一样开始大棚种植的蔬菜,药用价值加上食用价值,马齿苋绝对是蔬菜里的上选之品。

    虽然味道上可能吃不惯的人有些不敢恭维,但是经过了她的手的,真不是她吹,黄莲她都能让它变成蜂蜜。

    大概又择了一大把马齿苋出来,紫晓楠命青衣洗干净,然后让青衣把猪瘦肉洗净,切丝,用酱油、淀粉腌渍。

    她自己走回灶台,吩咐烧火的烧旺火,锅内舀了一勺猪油进去,待油烧热冒出缕缕油烟之后,她抓了一把大蒜茸进去,翻炒几番,蒜茸的香味渐渐出来,看着差不多了,青衣以为她会要洗好的马齿苋,忙递过去,却见她笑着摆摆手:“不炒,这道马齿苋肉丝是煮的。”

    说着她自水缸里舀起一勺清水,倒入爆香的锅内,只听闻“嘶”一声,一股油烟夹杂水汽升腾,而后,锅内归于平静,只剩下一锅清水上,飘着几朵油花和蒜茸花。

    那边盖上锅盖煮水,另一边紫晓楠把青衣腌渍好的肉丝放入沸水中汆了一番,汆到半熟,那边的水也煮的差不多了,她抓了洗干净掐成断的马齿苋入内,待马齿苋煮到六分熟的时候,倒入汆熟的肉丝。

    撒了点细盐和海肠粉(相当于味精了,提鲜效果超好!)简简单单几个步骤,一道色香味俱全的马齿苋肉汤出炉,直把边上的青衣馋的口水直流!

    第三十五章 绾倩勾引

    于是,紫晓楠领了青衣,一路去寻龙龙,走至云影园,她朝内张望了几番,觉得龙龙应该不会在此,正要和青衣离开,猛听见园内传来一阵娇媚呻吟。

    这样痛苦又快乐的呻吟声,就算是不经人事的青衣也知道是怎么回事,脸霎时变的通红。

    紫晓楠亦然,脸上的眼色,都堪比夕阳下的红霞。

    真没想到庄上风气这么开放,天还没黑呢,居然有人在云影园里“办事”,为了避免尴尬,紫晓楠忙轻声对青衣道:“嘘,我们走!”

    青衣也不敢逗留,和紫晓楠前后脚离开。

    两人一路上都红着脸不说话,心照不宣。

    云影园,属銮寿山庄最为精巧别致的一处园子,整个园壁,俱是流光溢彩的琉璃制成,园内种了许多的奇花异草,建了一座亭子梅花亭,飞檐流丹,与周围景色相得益彰,美不胜收。

    如今亭子内,一双男女半裸相拥,女子吐气如兰,媚眼如丝,云鬓散乱,集萃山淡蓝软纱腰带已经松散半解,上半身纱裙滑落到了腰间,露出了白皙如玉的光洁身子和一个撩人的红色鸳鸯肚兜。

    男子半推半就,虽不主动揽住女人,却任由女人躺在自己心口,吐着红色蔻丹的小手诱惑似的拨开他长袍的衣领,探入其中为所欲为。

    仔细一看,这双男女,不正是绾倩和大人龙龙。

    龙龙不动半分,只是由着绾倩上下其手,绾倩撩起了裙摆,将某处贴上龙龙的大腿,轻轻摩挲,自顾自舒服的轻轻呻吟着。

    龙龙是个正常的男人,在面对绾倩如此的撩拨,自然会起了反应,某处开始胀痛。

    若是五年前的他,肯定会毫不考虑的把这么媚态横生的绾倩压在身下,但是现在,他居然会没有半丝如此的欲望。

    他疑惑了,为什么?

    绾倩以为他不反抗这种反应就是认同,于是越发的大胆起来,素手拨开了他的腰带,看着他湖蓝色的长袍缓落,她满眼的娇媚。

    只是当他衣衫敞开,露出里面一片触目惊心的绯红时,她却吃了一惊,受怕的稍稍退离了龙龙的身体。

    因为长痱子,而且长的有些泛滥,所以他胸前背后全部都是红疙瘩,就算他用功力把自己逼成大人模样,但是皮肤始终是他的,这些痱子还是长在身上。

    看着绾倩被吓到退离的样子,龙龙忽的释然的轻笑了一声,拉好了衣服,和绾倩开了个小玩笑道:“我得了疾病,如你看到的,浑身都会长满红疙瘩,而且一辈子都治不好,连余代都速手无策,现在是初期,到了晚期,这种病会持续蔓延,等到了最后,手臂上,腿上,甚至脸上,也会变成这样。”

    绾倩有些尴尬起来,拉了拉衣服,龙龙有注意到,她稍稍的把素手往裙子上擦了擦,这双手,刚刚就是探入了他的衣服里,隔着里衣一通乱摸的那只。

    他终于明白了,在绾倩百般献媚的时候,在她看到自己长满红疙瘩的身体吓退的时候,在她听到自己“病情”嫌弃模样的时候,龙龙便明白了,为何就算身体起了反应,他心里却对绾倩一丝一毫欲念都没有。

    原来是因为,现在的绾倩,早已经不是五年前他认识的那个单纯,善良,可爱,很容易害羞女孩了

    心头一团萦绕的雾云,渐渐消散,很奇怪的是,雾云的背后,他尽然看见了紫晓楠凶巴巴的对着他挥舞着锅铲。

    眼看着天色将暗,龙龙捡起了自己的腰带系好,对绾倩道:“回去吃饭吧!”

    “那个!”绾倩看着他的身体,有些欲言又止。

    龙龙猜透了她的心思,哈哈大笑起来:“你不会是怕我和我一起吃饭,我的病会传染给你吧!放心,余代说了,这病只会传染给和我亲密接触的人,不会通过饮食传染。”

    听到“亲密接触”四字,绾倩脸色苍白了一瞬,满眼恐慌。

    虽然对心心念念了五年之久的女人的如此表现很失望,但是很奇怪,龙龙却不很难过,连失望,也只是一点点。

    原以为绾倩是他永远走不出的魔障,现在他才发现,他走不出的,只是五年前那个绾倩。

    只可惜,眼前的女人,虽然和绾倩长着一样的容颜,但终究她已经把五年前的绾倩消磨的不剩下一丝一毫。

    她如今有些恐慌的脸色,让龙龙好笑起来,打趣道:“哦,我差点忘了,你刚才也算和我亲密接触过,那你赶紧去洗洗手吧,不然可能真会染上呢!”

    “真,真的吗?”绾倩惊慌失措的问道。

    龙龙认认真真的点头:“余代说的,还能是假的,难道你还怀疑余代?”

    他这一句,绾倩脸色越发的苍白:“凰,我,我肚子不饿,不去吃饭了,我先回云思阁了!”

    绾倩几乎是疾步离开,龙龙自然知道,肚子不饿是托辞,她不过是急着找地方洗手罢了。

    蔑笑了一声,看着绾倩消失的背影,他自语道:“原来我们两,早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五年前的你,就算我得了瘟疫,也一步不离的照顾我,现在的你,却被这小小的痱子吓成这样,呵呵,还真是讽刺呢!”

    “龙龙,你在哪里,赶紧滚回来吃饭了!”远处,传来了紫晓楠粗暴的呼喊,久寻不见龙龙,紫晓楠已经没了耐心了,这死小孩,平时吃饭就属他积极,今天都过了饭点了,菜都快要凉了,他到底和绾倩谈情说爱到哪里去了。

    龙龙循着声音望去,入目的是一抹瘦削矮小的身子,夕阳的柔光打在她不是很美的侧脸上,给她染上了一层薄薄的光晕,温暖迷人。

    第三十六章 洗漱用品

    “绾倩就是绾倩,还能是谁?”龙龙反问,然后似乎为了岔开话题,伸出油乎乎的双手,“娘子,擦手手!”

    紫晓楠却哪容易这么轻易被引导开,取了湿毛巾边给他擦手,一面又八卦的问道:“我知道绾倩就是绾倩,只是为什么我提到她,别人都和我说提不得,说你会杀人,这里头有什么故事?说来我听听吗!”

    “娘子,你觉得能有什么故事?”龙龙不答反问,好整以暇的看着紫晓楠。

    紫晓楠闻言,白了龙龙一眼。

    “我要知道我还问你。”

    确实,她绞尽脑汁都想不到龙龙为何不愿意别人提绾倩的名字。

    虽然她猜测可能是龙龙和绾倩曾经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然后因为某种外界阻力,两人分开了,绾倩就成了不能提及的深藏心底的痛。

    但很快她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龙龙才多大点人啊,还刻骨铭心的爱情,好笑。

    她不知道,正是被她否定的这个想法,正是龙龙和绾倩的故事。

    龙龙不想紫晓楠知道自己和绾倩的过去,于是轻描淡写道:“她是我小妈,我爹的小老婆!”

    吓!

    原来是小妈!亏的紫晓楠还一直极力想要撮合龙龙和绾倩,差点造成乱un事件了。

    唉!看来她一番心思打了水漂了。

    “哦!”她有些失望的应了声,居然没有再继续追究“为什么你不许人提起你小妈”这个问题!

    天色已经暗透,伺候了龙龙小祖宗洗簌后,紫晓楠也劳顿一日,浑身酸软,但是睡觉前,清洁工作她还是要做的很到位。

    走到一边专用来沐浴洗漱的小屋子,她舀了一大瓢清水入脸盆,清凉的水汽扑面而来,舒畅淋漓。

    她对这个时代的水质给与高度的肯定,所以喝水她可以毫不避讳生熟,有时候渴的慌的时候,能直接抓起一瓢冷水往嘴里灌,从没拉过肚子。

    可见这里的水,绝对达到了农夫山泉的标准,或许比农夫山泉更标准。

    但是这个时代的清洁用具,她还真是不敢恭维。

    先说洗脸没洗面奶,她在厨房一日油烟扑面,没这种东西她真没法活。

    再说没有牙膏牙刷,只用茶叶水漱口,怪不得这里的人一个个牙齿都不见得很白,估计都沾满了茶渍。

    不过紫晓楠也有自己的奇招,这奇招是她曾经闲着无聊随便钻研的一款天然洗面奶:将木沉香粉、白芷、川芎、瓜蒌、皂荚、大豆、赤小豆去筋去皮,研磨筛尽,制成了她专用的紫晓楠牌洗面奶。

    皂荚、豆粉、瓜蒌仁可以清洁皮肤,除角质,刚好可以去油污赃物;

    白芷、川芎有活血功用和美白作用,虽然她已经白的很沧桑了,但是也说明她血液流通不畅,才会导致面无血色,活血是大大的需要;

    至于木沉香,可以祛风活络,除湿,及消除脸上的水肿,也是她的“洗面奶”里头的加香剂,她最近在考虑要不要把木沉香换成茉莉花粉之类的,肯定更加的养颜。

    龙龙第一次见她用“洗面奶”的时候,还很好奇的问道:“娘子,你往脸上抹什么呢?”

    “说了你也不懂,反正是能让我变好看点的东西。”紫晓楠随意一句丢过去。

    结果第二天,龙龙就问她要了配方来,命庄里的人日夜赶工,给她弄了两大水桶这种“洗面奶”过来!

    “娘子,这是不是也能让你的乳fang变好看点?”

    他说话时,目光灼灼的打量着紫晓楠胸口的飞机场。

    紫晓楠嘴角抽搐,有种想砍死龙龙的冲动,她顶多是没胸,至于很丑需要美容吗?

    “牛,你不要太欠扁!”她当时撂了一句狠话给龙龙,龙龙立马双眼湿润,委屈的嘟嘟起粉嫩的红唇。

    “娘子凶我!”

    直接紫晓楠无力招架,求饶:“小祖宗,我哪里凶你了!”

    “你就有凶我!”龙龙含泪哭着指控,模样楚楚可怜,任谁见了,都会觉得紫晓楠是个十恶不赦的女人,居然把这么可爱的小孩惹哭了。

    “好了,就算我凶你,你可别哭,我以后都不凶你了还不成!”她讨饶。

    每次遇见龙龙这幅“德行”,她只有讨饶的份,而他也似乎捏准了她见不得人,尤其是见不得小孩子哭的弱点,一怎么的就用这一招,屡试不爽。

    想着龙龙这个坏家伙的时候,紫晓楠嘴角无奈的勾了抹笑,用手抓了一把“洗面奶”往脸上摩挲,洗完脸后,她从一个小盒子里取了一支模样奇特,类似牙刷的东东出来。

    不用怀疑,这类似牙刷的东东,就是牙刷。

    这当然也是她受不了只用茶水漱口而发明的牙刷。

    这自制的牙刷,柄如短簪,由玳瑁制成,刷毛是白色马鬃,由白色丝线锁固在刷柄上。

    虽然想着是马鬃的时候,有点恶心,但总过于不刷牙让人来的好受些吧!

    打开小盒子边上的一个更小的盒子,里头盛放着些白色的细末,其实仔细看,再品尝下,就不难发现,不过就是普通的细盐。

    枯瘦的左手捏了一点细盐,密密的撒在她的“牙刷”上,她认认真真的计时三分钟刷起牙来,牙刷到一半,外头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伴随着一个浑厚有力的男声:“庄主,你歇下了吗?”

    这声音,怎么听着有点熟悉呢?

    第三十七章 王胜色胚

    “庄主,您让属下办的事,属下已经办妥了,人明天早上就会到,庄主要不要先看下那人的画像资料?”外面那个让紫晓楠听闻熟悉的声音,汇报道。

    “嗯,放门口吧,天色不早了,你下去休息吧!”龙龙依然是懒懒的打发着门外的人。

    “是,庄主,那你好好休息,属下告退了。”

    一段对话,从始至终,男人都是恭敬的在门口回话,紫晓楠有时候觉得龙龙真的很不近人情也很没礼貌,怎么连门都不让人进。

    不过她现在忙着刷牙,也没空搭理。

    刷完牙,本要泡进浴桶里洗个澡,浴室的门却忽然被推开。

    脱的只剩下一条亵裤的紫晓楠,本能的护住自己平坦的胸部。

    待看清了来人,她嗔怒了一句:“进来不会先敲门啊!”

    一面怨一面拉起浴桶边缘的外衫,护在胸前。

    龙龙看着她的动作,促狭的笑了一声:“遮什么遮,你浑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

    一句,紫晓楠差点吐血,额间冷汗一滴,嘴角抽搐。

    感慨:“龙龙,人可以早熟,但是不要这么早熟成不成?”这台词,显然不适合一个三岁的小奶娃。

    哪知道龙龙感慨更深:“娘子,人可以没胸部,但是不要像你这么没胸部成不成。”

    吓!

    这个色胚,三两句又牵扯到她的胸部!

    紫晓楠真为自己的胸部叫屈,长的小已经够懊恼了。但她的小胸部长自己的个,到底是招谁惹谁了,三天两头要被一个三岁的小奶娃调侃。

    有句话叫做士可杀不可辱,紫晓楠的胸部亦然,听龙龙说她没胸,她气鼓鼓的一把扯开挡在胸前的纱裙,努力挺立挺胸。

    真的,她非常努力,但是结果却是挫败的,果然龙龙说的对,她是没有胸部。

    眼前的这两个小小的隆起外加粉色的两粒小珠子如果能称之为胸部,那龙龙肥嘟嘟胸口的两点小红莓,也能排上号了。

    事实面前,她顿然失了底气,却还在嘴硬:“这不是胸部吗?我怎么就没胸部了!”

    龙龙好整以暇左右上下把她的胸口研究了一番,然后,一脸惋惜的点点头:“唉,娘子,你不要自欺欺人了。”

    一句话呕死个紫晓楠!直接被打击到语塞!

    她再一次开始严重怀疑自己的智商,为何会屡屡败在一个三岁娃娃手里,每次都是气鼓鼓开场,更气鼓鼓的收场,中间外带被调侃加被戏弄。

    龙龙坏笑的看着她,不过好像发了慈悲心,不打算继续耍弄她,捡了被她一把扯掉的纱衣道:“好了,娘子,我们不玩了,穿上吧!”

    谁在和他玩,他把人气个半死这是哪门子玩。

    “你……”正要发作,骂一句你可以去死了。

    话匣却被龙龙有效关闭:“娘子,我给你找了个帮手,以后你给我做饭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帮手?”紫晓楠都没发现,自己轻而易举的就被龙龙从一个话题带到了另一个话题,连带着情绪,也从上一个话题被带到了下一个话题。

    看她疑惑的样子,龙龙窃笑,真是个好控制的小女人,三两句话就能转移她的注意力,嘻嘻!

    “嗯,帮手,王胜送了她的画像和资料过来,就放在门口,我是进来和你说一下,让你出去取下!”龙龙务必认真的眨巴着一双水汪汪如天际繁星的眸子道。

    “王胜?”刚才外头的那个男人,原来就是传说中的王胜,紫晓楠虽然只听青衣和龙稍微提起过一下,但是她对这个传说中的王胜可是记忆深刻,“没齿难忘”。

    要问她为何对一个陌生的男人有如此深刻的记忆,她就开始咬牙切齿。

    就是这个该死的王胜,就是他给龙龙找的那些乱七八糟的黄书,还骗龙龙说是很好看的故事书,害的她每晚都要脸红心跳的给龙龙讲童话故事。

    听她歪着脑袋疑惑的问,龙龙以为她是不认识王胜,于是王胜给介绍了一番:“王胜算是我的左右手,庄内的所有大事都是她在打点。庄里的人都喊他王管事,他……”

    “我没兴趣知道他谁!”尚未见面,紫晓楠就直接把王胜归入了待教育的不良分子范围内,一般以她的个性来说,和不良分子从来都是划清界限。

    龙龙没料到她态度会这么无礼,紫晓楠在庄内人缘很好,因为她天生就有那么一股子亲和力,对下人从来都没有动粗或者大呼小叫过,甚至连差遣人都极少。

    对王胜,她怎么倒是一副我不愿意认识他的模样。

    只是想了一瞬,龙龙那聪明的小脑袋瓜就知道了个种理由,嘴角不由勾起了一抹邪笑:“既然娘子没兴趣知道我就不说了,不过这次王胜肯定又从山下给我带了好多本好看的故事书,之前那本上的故事不是讲完了,我又有的听新故事喽!娘子,你要讲给我听哦!”

    果然那个王胜!紫晓楠咬牙切齿中,并十二分的笃定,他必定是个老色胚,龙龙的在早熟,都是让他教育的。

    人说上梁不正下梁歪,虽然王胜不是龙龙的老子,但是以龙龙的介绍来看,王胜也算是龙龙很重要的人,朝夕相处潜移默化中,龙龙肯定会受了他的影响,所以成了个小色胚。

    看着她一副要把王胜咬碎的表情,龙龙暗自笑意更甚,带着一抹不经意的邪恶和戏弄!

    第三十八章 风光往事

    其实说句实话,厨房就是她的天地,以前一天不进厨房,她就脚底板痒,手心痒,浑身痒。

    如今给龙龙做饭,倒并不是压迫的事情,不是她犯贱,而是做菜就是她生命的一部分,她把那当事业,当爱好。

    以前在酒店上班,工作量要远大于现在的,慕名而来的食客,往往能让她从早忙到晚不得停歇,于是后来她很大牌的辞职了,原因:太累!

    听闻她辞职的消息,蜂拥而至的酒店差点踏平她家的门槛,争破个头,争破个脸高薪聘请她。

    她不缺钱,就缺个快乐,做菜能带给她快乐,但是若是这份快乐成了痛苦,她会毫不留情的舍弃,管它带来的收益有多高。

    于是乎她为了既快乐又有钱赚,定了个拽翻的条件:一天只做30道菜。

    即便如此,聘请她的酒店还是数不胜数,遍布海内外,但考虑到家人,最终她签订了国内惟一一家七星级大酒店就职。

    (ps:北京盘古七星酒店就是七星级的,我听说国外有八星级大酒店,貌似里头房间一个洗手池就要几万,奢侈啊,奢侈啊!)

    “标”下她的酒店,在她还未就职前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娘子为夫饿了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392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