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都市 > 社长天下 > 社长天下 正文 第2章 崔氏豪门

社长天下 正文 第2章 崔氏豪门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抵达了韩国的仁川机场。

    走出海关,崔基灿三人就被早已等候的崔家的管家给接走了。一路无话,汽车很快的从仁川进入了汉城市内。崔家的住宅位于瑞草区,这里是汉城著名的高档住宅区。由于地处江南,而且地域宽广,所以很多有钱人都选择在这里居住。

    崔家的住所距离三星集团的本部很近,这一代也是韩国的豪门世家的集中居住地。不少的顶级豪门都住在这附近,因此,当车辆进入这一地区的时候,明显可以看到行人少了许多。而且,安保人员不时地从街面上走过。

    回到那个从小长大的院子,只是爷爷打了一个照面,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话,就被迫中断了。崔基灿风尘仆仆地赶回来,显然没有多少寒暄的时间。刚刚洗却一路风尘,管家就来通报,说李m博代表和外公到了。

    崔武龙和崔基灿前去招待客人,nainai便将崔正源带到了二楼的客厅去。年过八十的nainai,已经三年没有见到自己的长孙了。现在的她,一刻也舍不得放手。饱经岁月的双手摩挲着崔正源的脸颊,“正源呢,抱歉了,好不容易回来,应该好好的欢迎你的,可是事情太重要了,希望我们的长孙能理解哈”。

    崔正源将nainai的手裹在自己的双手里,看着三年不见的老人越发的迟暮,可是对自己的疼爱却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少,心中的暖流就不停的涌起,“没关系呢,nainai,这次回来就不走了,以后孙子有的是时间承欢膝下,就怕您嫌烦呢”。

    这一刻的老人,显得特别的唠叨。什么在中国想不想家啊,能不能吃到正宗的韩国料理啊,有没有被人欺负啊,林林总总地问了一大堆。

    崔正源很有耐心地一一回答,还讲述了不少趣闻轶事,逗得老人笑个不停。直到崔正源要洗澡换衣服了,nainai就下去招呼客人了。

    回来自己以前的房间,崔正源发现里面的摆设还是从前的样子。宽大松软的大床上,虽然被子和床单、枕头、枕巾等都是新的,但是颜se,还是自己钟爱的白se。床头的小柜子上,还摆放着一张照片。上面崔正源、崔始源和崔智源三兄妹,紧紧地抱在一起,笑的是那么的阳光灿烂。此时的兄妹二人,应该在课堂上抓耳挠腮的,迫切的想赶回来见到归家的哥哥吧。

    正对大床的书桌上,原来老旧的台式电脑,已经换成了最新的品牌。上面一尘不染,散发着金属的se泽,显然是刚刚更换不久。侧面的衣柜里,摆满了全新的衣物。

    三年里,崔正源的个子窜到了一米七六,原来的衣服根本不能穿了。提前得知他要回来的家人,为他准备了足够的新衣服。

    浴室里面还是如同从前异样的橘黄se,连灯光都是这种颜se。这是崔正源最的浴室se调,在这样的光线下,能让他的心情格外宁静和感觉温暖。摆放整齐的浴具,还没有拆封,今天才开始开始它们的使命。

    梭巡了一圈,回到卧室内。拉开窗帘,让温馨的阳光洒满室内。崔正源倚在窗口,看着院落那一大群的黑西服墨镜男们,神情jing惕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原本郁郁葱葱的草地,被这些家伙们的侵入,弄得凌乱不堪,再也没有了以往的自然气息。这些大人物们啊,一举一动,都是劳民伤财。

    不愿被这些突兀的入侵者搅乱了好心情,崔正源回身走进浴室。三年没有回来,就连蓬头里散落的水花,都格外的舒服。崔正源痛痛快快地洗了个凉水澡,换了身休闲的衣服。

    再次走到窗户旁边的时候,正好看到院落的大门打开,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子骑着一辆山地越野自行车冲了进来,背后那鼓鼓的书包,衬托的男孩就像乌龟一样,原来崔始源回来啦。他早就知道自己今天回来,所以一放学就往家里赶。即使学校离家不远,但是酷热的下午,他骑得又那么急,英俊、坚挺的帅脸上全都是密密的汗珠。

    三年没见到了,看着生龙活虎的弟弟,崔正源也很想念他,转身就“咚咚咚”地跑下楼去迎接。刚刚冲下楼梯,崔正源就一个急刹车,冷汗从脑门上“刷”地流了下来。

    只见大厅内不下二十个黑西服墨镜男,都冷漠的注视着他。尤其是把守会客厅门口的两个黑西服,手都伸到了腋下,话说,大叔你们想干什么!!!!

    看到是崔正源,事先得到资料的jing卫们,知道这是崔家长孙,便纷纷转身干自己的事情去了。崔正源擦掉冷汗,向门口奔去。话说,别这么吓人好不好,小生怕怕。

    刚刚打开门,一个壮硕的男孩就撞进了自己的怀里。待看清面前的人,男孩那张阳光的脸上,喜悦就窜了出来,一把将崔正源抱住,叫道:“哥,你终于回来了,想死你了”。

    一声大喊,将房间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看着黑西服不善的表情,崔正源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连忙制止住表弟的激动,“来,我们到上楼说”。

    崔始源喊完也知道不对了,今天家里来了这么多不速之客,肯定有大事,再看所有人都是严阵以待的样子,尴尬地吐吐舌头,就跟着崔正源“噔噔噔”跑上了二楼。

    二人来到崔正源的房间,关起门来将外面隔绝,就抱在一起又叫又跳,一只持续了几分钟才停下来。看着崔始源鼓鼓的身材,就连身高都快和自己一样了。

    三年前,自己走的时候,这小子才到自己下巴的位置,长得好快啊。想想前世的资料,崔始源的身高可是能达到一百八十三厘米的。就算其中有虚报的成分,一米八是少不了的。照这个趋势下去,自己这个做哥哥的,岂不是比弟弟矮了一头。想到这里,崔正源就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靠,你小子吃什么长的,怎么都快和我一样高了”。

    崔始源嘿嘿直笑,“就是那样长的啊,倒是表哥,你没怎么长啊,难道在中国吃的不好嘛”?

    “谁说的,在中国吃的不要太好哦,跟你说啊,那些美食是你见都没见过的”。崔正源炫耀的说起全聚德烤鸭,稻香chun的热干面,后海的锅贴,东来顺的清真火锅等等,如数家珍。博大jing深的中华美食文化,岂是单调乏味的韩国料理能比的。

    即使是崔家这样的豪富之家出身的崔始源,也没有听过这么多好吃的。再加上崔正源的口才本来就很厉害,在他的细细描述下,那些食物的优点,就像化作了实质一样飘进了崔始源的鼻子里。把个还没见过市面的崔始源馋的,险些口水都掉下来。

    崔始源正沉浸在美食中无法自拔,蓦地看到表哥戏虐的表情,就知道他是在逗自己玩。那些美食虽然好吃,但是也没有像表哥说的那样,天上没有地上也无的,从小一起长大,对于表哥的小花招,崔始源早就熟透了。心思一转,计上心头,“这么多美食,表哥你都不长身高,难道是你的生长版停止了吗”?

    表弟现在的身高绝对给崔正源带来了压力,闻言果断暴怒,一下子扑到崔始源身上,将他压在身下,双手在崔始源挺直的头发上乱揉,“呀,小子,混起来了吗,敢戏弄你哥哥我了”。

    崔始源不甘示弱,反身开始寻找崔正源的弱点开始攻击。结果两兄弟在地板上翻滚嬉闹了半天,才力竭休战。

    崔正源也懒得爬起来,就这样歪着头,问:“智源呢?她不是小学吗?怎么回来的比你还晚”?

    “智源的学校今天有活动,所以要晚一些,她刚才还在电话里抱怨呢,说好想早点回来,也不知道她最亲爱的堂哥给她带了什么礼物呢”?

    “呀,这个丫头,难道她的表哥还没有礼物重要吗”?

    看着表哥装出来的愠怒的表情,崔始源又开始了哈哈大笑。笑够之后,崔始源的目光渐渐柔和,“哥越来越帅气了,就是比起hot和神话也不差了”。

    “切,我比他们强多了”,崔正源大言不惭,“他们都是化妆的,看看你表哥我,纯天然的啊”!

    “呀呀呀,崔正源你真是太过分了,去了中国三年,没有爷爷nainai管教,真是太猖狂了”。

    还给他的是崔正源“你能把我怎么地”的痞样,真心把我们纯洁的始源正太郁闷到了。

    停止了笑闹,两个少年就在这个安静的房间里交流着彼此分别三年的变化,就连时间都忘记了。

    一直到表妹崔智源冲进房间,久别的三人重新聚在了一起。崔正源拿出了给弟弟妹妹的礼物,让两兄妹惊喜连连。

    送给崔始源的是一枚用金子做的幸运签,这时他在beijing白云观求的。上面有隶书刻着”运通亨达“四字,代表了崔正源对弟弟的期许。

    送给崔智源的则是一个白玉观音的雕像。雕像小小的,上面有个小孔,可以用链子带在脖子上,是正宗的和田玉雕成的。整个玉石呈ru白se,纯净没有杂se。贴在肌肤上,冬暖夏凉,有凝神静气的效果。

    正说着话,nainai走了进来,“三个小家伙,聊完了吗?我们该吃晚饭了”?

    崔正源扭头向窗外看去,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看样子爷爷他们这个会议开的蛮久的。

    来到餐厅,就看到在主位上坐着两个老人,一个是爷爷,另一个就是只在照片中见过的外公,平时很忙的叔叔和婶婶也在。

    崔正源虽然没有和外公见过面,但一点隔阂的感觉都没有,先给爷爷nainai、叔叔婶婶行过礼,就扑到外公的怀里,“外公”“外公”的叫个不停。吃饭的时候,也一个劲地给外公布菜、倒酒。

    外公对于十六年都没有见过的外孙也是想念的紧,就让他坐在身边,眼神更是舍不得从崔正源身上挪开。

    席间,崔正源又将长辈们的礼物拿了出来。每一个礼物都是他jing心挑选,虽然不是很贵重,但都很符合长辈们的品味。因此,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赏。

    送给爷爷的是一方端砚,爷爷一直练习书法,这个礼物最合心意,拿到手里就没放开过。

    送给nainai的是一套四库全书,nainai以前是文化学者,对于中国的古文化有很深的研究,至少崔正源这个灵魂深处的中国人都自愧不如。

    送给叔叔的是一把荣昌折扇,扇子正面是郑板桥的墨竹图,背面是伟大领袖的《沁园chun.雪》,这个礼物很符合叔叔成功人士的派头。

    婶婶的是景泰蓝,她是出名的艺术家,见到这个礼物也是欢喜的不得了。

    最后,崔正源珍而重之的将一幅画卷送给外公。画卷展开,“道之永久”四个大字透纸而出,磅礴之气扑面而来,一向文雅的外公也是肃正的表情欣赏着。

    这幅字是崔正源在初二的时候,偶然的机会,在一个偏僻的胡同里,看到一个云游僧在练字。前世丰富的阅历,崔正源马上就感到云游僧的字不一般,最后用一顿丰盛的素斋,才求得了这幅字,如今送给外公,正中下怀。

    良久,外公轻轻吐了口气,欣慰的表情看着自己,“正源啊,你这次很好。要保持恒心,切记不可骄傲,努力做的更好啊”。

    崔正源一愣,马上明白了,外公说的是自己做的策划一事。转头看去,潘景贞轻轻点头。看样子,刚才的会议上,大家终于达成一致,最后的结果要见分晓了。

    崔正源谦逊道:“都是长辈们教导的好,我也不是懂的太多,能够给家里面提供帮助,也算是尽了我一份力,以后,也不会让长辈们失望的”。

    外公重重地拍拍崔正源的肩膀,“不错,年纪轻轻,能够不骄不躁,将来啊,必能成就一番事业”。

    晚餐时间不长,外公就离开了。临别之际,外公又是对崔正源反复嘱托,要好好学习,注意身体,要和自己多联系等等。

    看着外公带着最后一批黑西服,急匆匆车队消失在黑夜中。“外公好忙呢”,崔正源对身边的妈妈说道。

    潘景贞的眼睛还没有从外公离去的方向挪开,叹气道:“这次出国,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崔正源劝慰道:“妈妈,你要担心。外公气运不凡,将来还会更上层楼的”。

    潘景贞瞪着儿子,没好气地拍着他的脑袋“你什么时候学会算卦了?我也不希望你外公能怎么样,只要平平安安的就好。每次他去那些危险的地方,我和你外婆、阿姨都提心吊胆的。只是他这人醉心工作,怎么劝也不听”。说到后面,潘景贞神se黯然,转身回房间了。

    崔正源看着母亲萧索的背影,真想对母亲道出未来外公的成就。可是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他怎么敢说出口呢。只好无奈地在心里宽慰道:“妈妈,别担心,将来你一定会看到外公是多么的伟大”。

    潘基w,韩国著名外交官、政治家。2006年10月9ri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投票通过潘接替科菲·安南,成为第八位联合国秘书长。

    有这么一位强力的外公,崔正源对于自己将来的筹划,更加有信心了。只是现在没有人能想到,这个清癯、文雅的老人,将来的成就会如此夺目。

    有了这么一位强力的姻亲,崔家毕竟更加辉煌。;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社长天下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1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