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纯爱 > 尽在不言中 > 正文 第 13 部分

    “哦。”瑞茜就离开了。

    唐糖这回是真的离开了,带着恨意离开的。可瑞茜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事情,她忙着上学,忙着打工,忙着赚钱,一天恨不得当两天用。

    她要包磊去研究所接受医疗,可是他却不肯。

    “要我一个人走么?留下梅子一个人等死,我做不到啊。”

    瑞茜生气地大叫:“那我呢!你不想看着梅子一个人死掉,就忍心让我眼睁睁地看着你陪她一起死吗?”

    她坐在包磊面前放声大哭,而他甚至不敢上前拥抱她。

    “你以前说过要娶我的,结果你失言了……现在你又要丢下我一个人活在这世上吗?”

    瑞茜小时候对妈妈的感情都没有包磊来得深,在大人们忙着出卖身体赚钱的时候,一直都是包磊陪着她躲在黑暗的角落里玩耍的。这样一个似兄似父的重要亲人,竟然擅自决定面对死亡!再说还有机会啊,他还没有发病,还有治愈的可能姓的。

    “茜茜啊……”包磊终是不忍她太过伤心,伸手摸了摸她的短发,“这也许就是我的报应吧。那时我太年轻太冲动,而你又太小……我受了梅子的引诱,现在就只能陪她一辈子了……”

    听了包磊的忏悔,瑞茜哭得更加凶了。这辈子长到这么大,她从未像此刻这么恨一个人。梅子是很可怜,但她怎么能把包磊一起托到地狱里呢。如果不是包磊安慰梅子,她早就得抑郁症自杀了。可是她现在怎么报答包磊的,把自己的病毒传给他。

    她绝对不要梅子得意了!

    “大包,如果你死了,我也去死!”瑞茜抬头,目光决绝。包磊最心疼她了,只要她用自己来威胁他,他就会听她了。

    他们是最了解对方的人,瑞茜一定会想法办来救包磊,但包磊也不忍心拖累瑞茜。他还有照顾梅子的责任,也不可能一个人丢下梅子。事情非常简单,瑞茜如果想救,就得两个人一起带走。这是一个好大的负担,但是她心甘情愿。她把钱拿给包磊,说不够她还可以去找叔叔要。

    “你是这世上最大的傻瓜,他们两个都活不长的。”爱米知道之后,只是这样说着,“你有那么多条路可以走,却偏偏要选那最苦的一条!”

    “我知道,可是我舍不得包磊死。”

    瑞茜是痴情的小傻瓜,她得到的关爱不多,一但有人施与,就万分珍惜。她认定了要救包磊,就一定要做到底,不管这件事情有多难。

    从唐显那里得到的钱撑了不到半年就用光了,瑞茜自己还要生活。虽然有母亲和爱米的资助,但还是不够用。她白天在学校里上课,晚上先去ng快餐打工,然后又去冰点酒吧唱歌,有空时再去别的夜总会里跑场。整个人是超负荷在工作,她自己也不清楚这样可以坚持多久,只能一步一步地走着,不敢多想。

    “讨厌!那个黄金宝又来了。”小姐菲菲走到后台,冲着瑞茜抱怨,“他已经追了半个月了,竟然还不死心。”

    瑞茜坐在镜子前化妆,听到菲菲姐的话顿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就继续描眼线。

    “瑞茜,如果他诚意够的话,你就答应他吧。我看他还真是喜欢你呢。”

    “是啊,听说他爸爸是开餐厅的,在市里有三四家馆子呢,你有没有看到他开的车?德国进口车!”小丽姐又在旁边说。

    “小丽姐,只要是开高级进口车的,你都会高看几眼。那个黄金宝长得多蠢啊,要是我才不跟他呢!”较年轻的美丽也加入讨论。

    “去你的,你还做白马王子的美梦吗?再说人家看上的也不是你!这年头还是现实一点,找个有钱又疼你的才行。那些又有钱长得又帅的花花公子,你看得住吗?”

    几个姐妹开始为了男人的问题小吵起来,瑞茜一言不发,换了衣服化好妆,从清纯高中生摇身变为艳丽歌女。她走到外面,看前面的歌女还在唱歌,而且时间也早,便又回到化妆间里。

    “瑞茜,快来看啊,刚刚那个黄金宝又送花过来了。天哪,好大一束啊!”

    “红玫瑰,好俗气!”

    姐妹们依然在吵闹,但瑞茜看着桌子上放着的九十九朵玫瑰,心情却好复杂。她把自己当成圣人,其实在别人眼中就是个下贱的妓女。如今她也跑到夜总会来上班了,却仍是不能放下身架。以前想得太天真了,以为她多吃点苦,总能撑下去。但现实残酷,比得她被动地向前走。

    如果真的找一个人跟了,拿到钱就比较容易了吧。而且一定要找个非常有钱的人,否则钱还是不够用的。她这样想着,又笑了起来。自己是个什么东西,烂货一个,又值得了多少钱呢。

    有人通知瑞茜轮到她去唱歌了,才打断她胡乱的思路。她在向前走的时候,已经开始计算黄金宝的身价了。那个男人有多少钱,能给她多少钱,她踏出这一步要付出多少代价……

    拿起麦克风时,她的眼睛在黄金宝的位置。那个男人也算年轻,长得并没有她们说得那么丑,不过就是胖了点。有钱人吃得好,有几个不发胖呢?

    瑞茜怀着抑郁的心情在唱深情歌,倒也唱得颇有味道。在间奏时,她扭着身体做了几个动作,眼神瞟到一个角落,突然愣住。

    怎么会遇到他呢?

    作者留言 关于最后的情节,其实也算是我开始写的那样,是打算让瑞茜被磨得没有办法,去做情妇的,也不算是草草写的。这种小白文,不要计较太多情节上的合理情,因为它从一开始就是歪写的,好多东西追究起来都没有道理的。情节转绕h转,如此而已。

    关于超银乱学院,我是真的写了两千字,也打算在心情好的时候写个几万字,超h的!不过我不贴出来就是了。等写得差不多了,专挑个中学生上课考试的时候贴出来,然后锁文~~我就是这么坏!

    71

    瑞茜连唱了八首歌,到最后自己都不知道在唱的是什么了。还好今天没有人起哄叫倒好,她算是全身而退了。她找了张纸巾,对着装饰镜擦掉脸上的冷汗,自己那张惨白如纸的脸,根本就不需要擦粉的。

    “瑞茜,今天有失水准哦,下次用心点啊。”领班走过来,笑着对她说话,提醒她那位黄少爷等她很久了,“他已经连来了一周了,每次都点最贵的酒,全都是记在你的名字下的呢。”

    “嗯,我过去谢谢他。”瑞茜含笑点头,瞄到黄金宝的方向,想着自己怎么样也要给他一个胶待了。

    黄金宝的名字够俗,人长得也俗,不过还算憨厚,这么多天来,一直都是规规矩矩地来捧瑞茜的场,没有乱来过。瑞茜在与他说话喝酒的时候,一直在微笑。她实在不知道要如何来撑住自己的表情了,要不要抓住最后一根援木,这也许是最后的机会了。因为已经有别的小姐对痴情的黄少爷感兴趣了。

    瞧啊,她总是能遇到好人,不是吗?

    “你笑起来真美,好像天使一样。我一看见你,就喜欢上你了。”

    “谢谢……我长得很普通的,这里很多小姐比我更漂亮的。”

    “那不一样,你身上有种特别的味道。”黄少爷着迷地看着瑞茜,她喝酒的样子真是优雅。

    什么特别的味道,特别下贱的味道吧。瑞茜嘲讽地笑着,酒喝多了,也就忘了刚才瞧见那个人时的尴尬了,他应该走了吧。

    当黄金宝提出想带瑞茜出去的时候,她踌躇了几秒,终是答应了。黄少爷白胖的脸上显出笑容,抽出金卡想要结帐。但是服务生刚要接过,却被别一个高大的男人抢走了。

    “黄二少,你要来这里找女人,也要先问问她有没有主吧?”

    白旭不知从哪里突然出现,他用两根指头夹着那张金卡,把它插回黄金宝的上衣口袋里,“这个女孩是我的人,你要抢也得看看自己的条件能不能比过我吧?”

    黄金宝见到白旭,脸一下就垮了下来。他深知白旭泡妞的厉害,女孩们就喜欢白旭这样高高帅帅的家伙。高级俱乐部里小姐们整天谈起的也都是他。现在这个可恶的家伙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抢人,他又怎么可能斗得过呢。

    瑞茜还没有说什么,黄少爷就匆匆拿着自己的东西离开了,那胖胖的身体跑起来还挺轻快的。她还没来得及看黄金宝走出大门,下巴就被人捏住,转向了一张愤怒的俊脸。

    “你甩掉我,然后去找黄面包那种货色?”

    白旭都不能相信刚刚他所看见的一幕,要是输给唐家的两兄弟他倒无话可说,可是黄面包!她也太饥不择食了吧,这口气他实在咽不下去。

    “黄面包?”瑞茜有些发愣了。

    “对黄面包,就是刚才的黄金宝,他的外号就叫黄面包,所有的人都知道他长得像个方面包!”

    瑞茜想到那个形象,还有黄金宝的身材,下意识地弯起嘴角。

    “笑,你还笑!你就真喜欢那个人吗?他长得那么丑,你到底什么眼光啊!”白旭气得都要吼起来了。

    “先生,请问您还有什么事吗?我们这的小姐若是要带出场的话,是要付费的!”服务生本来还想收黄少爷的小费呢,结果财神却被白旭赶跑了,心里当然不痛快。

    “tmd,你看我像没钱的人吗?”白旭冲着小伙子大吼,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扔到他脸上,“我包了她,剩下的算你的小费!”

    “你这是干什么,侮辱人也有个限度吧!”瑞茜对自己的同情地笑笑,他们虽然想赚钱,但也是有尊严的吧。

    “走吧!”白旭站起身,盯着瑞茜看,“你还待在这干什么,我都花了钱了。”

    瑞茜坐在原地忍了半天,还是妥协了。她需要钱,越多越好,所以现在不是使小姓逞能的时候。白旭甚至等不及让她去换衣服,直接脱了自己的外套,罩在瑞茜的身上,就拉着她走出夜总会。与他同来的朋友投来暧昧地一笑,说了声:“过得愉快啊!”

    在车上时,瑞茜瞥了旁边开车的男孩,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很久都没和他说过话了。如果不是他刚刚说话的口气太吓人,她一时还认不出他了。

    “看什么吗?没见过我这么帅的吗?”白旭横了她一眼。

    瑞茜转过头不说话。

    “我比黄面包长得帅多了,你找男人也要睁大眼睛看仔细啊!”

    “我只觉得你比他瘦一点罢了……”瑞茜还真忘了黄金宝长得什么模样了,看着窗外想了半天也记不起来。

    白旭将车开到他小公寓的楼下停好,一把抓起瑞茜,拉着她搭了电梯,上了楼,进了屋。他锁上门,就将瑞茜按到门上,忍了一路的怒火终于暴发。

    “你给我看清楚了!我这才叫帅哥,那个黄金宝,他算个pi啊!”

    真是要活活气死他了。因为朋友说偶尔到夜总会去玩,见到里的小妞都挺漂亮的,才带他来见赏一下。白旭最近觉得无聊,也就跟着去了。结果就看到程瑞茜竟在那里唱歌,他在远处见了,当时火气就冒上来了。这个女人真是不识抬举,要是缺钱,找他来就好了,他能不给吗。现在可倒好,她竟然有意思要去跟黄面包那种蠢男,这太伤他的自尊心了。

    “你很缺钱吗?”

    “对……”

    “那好,你不要去那个地方了,要多少钱我给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好!”

    白旭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瞪大了眼睛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好,也就是可以的意思。”

    怎么回事,这么快就答应了?他之前费了那么大劲儿她还不乐意呢,现在为何又如此痛快了。

    “你……”

    他皱着眉头还在奇怪,可瑞茜却脱掉他的外套,露出只穿着紧身吊带铺裙的玲珑娇躯,看得白旭眼睛开始发直。

    “你要不要?如果刚才说的不算数的话,麻烦把门打开。顺便问一下最近的地铁站在哪里,我还要回夜总……”

    剩下的话她没来得及说出口,白旭就低头堵上了她的嘴。他又啃又咬,瑞茜憋得差点断了气。深吻过后,他紧紧地将她挤在门上,恶狠狠地说:“你是我的了,哪也别想去!”

    作者留言 好了,谜底揭开,是包给白旭了。这只是暂时的结局,本来还有后面的故事,唐糖回来了还要折腾,但是我想先喘口气歇歇。天天写会累死人的!

    关于《银鸾》我高兴白天开、晚上锁,怎么着吧?又没碍着谁的事。这两个月来我可是尽心尽力一直在写《尽在不言中》了。我还见过有作者嫌读者不给留言加分就停笔弃文了,至少我没干过那种事吧。我就算是心情不好,还是尽力每天更新了,如果嫌写得不好看不要来看就是了,反正我用不着求别人来看。

    72

    瑞茜弯起嘴角笑开,她还能去哪里呢。以前她讨厌他,但现在还要依仗他,似乎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她转来转去又回到这里了。

    白旭有钱,他的钱绝不会比黄金宝少,而且他没有未婚妻,她不用担上第三者的骂名。还有什么可挑的呢?确实是她太幸运了,卖身也能遇到好货色啊!

    “你听到了没有?我说你是我的了,从现在开始就是我的了……”

    白旭抱起瑞茜,向那间主卧里走去。瑞茜来过一次的,也知道那间屋子里有一张很大很舒服的床,她与他发生过多次关系,但从没有现在这么镇定了。晚上喝的酒在腹中发酵,她甚至开始觉得兴奋起来,这个男人的做爱技术其实是极其高超的不是吗。

    男孩将女孩放到床上,身体也随之压上。他发现她的眼睛特别的亮,以前她不是这个表情的,好像要更孱弱一点。

    “闭上眼睛,你这样我都不敢碰你了。”他心里觉得怪,叫她闭上眼睛才开始吻她。

    她的嘴里有酒香,是高级xo的味道,他尝出来后,心里又郁闷起来。妈的,那个黄胖子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他也不数数自己有几个小钱儿,还点贵酒。

    “黄面包有没有占你的便宜?”白旭还是忍不住问出来了,他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对这个在意极了。

    “什么便宜?”瑞茜又睁开那双闪着星花的美眸,氤氲妩媚、勾魂摄魂。

    白旭心里咯噔一下,一股热气直向下腹窜去。他咬着牙问道:“我要不是打发他走,你今天会不会跟他出场?”

    “我是那么打算的……”瑞茜实话实说,现在想来还是白旭这样帅哥更理想一些。

    “你敢!”他生气了,想到他的女人会被黄胖子碰了,他就心火上冒。

    瑞茜觉得他现在像个将老婆捉女干在床的妒夫,着实地好笑,她那晶莹的大眼中射出幽光来,“我有什么不敢的,那时候我又没答应你什么,我也有挑选客人的权力吧?怎么,现在觉得我脏了吗?要是后悔,我立刻走人!”

    她抬起身体做势要走,却被白旭又按回到床上。他身下的突起就顶在她的小腹,“谁说我后悔了!不许你走!”

    “放开!你压疼我了!”

    “压死你最好了!”

    白旭开始动手拨掉瑞茜的衣服,那廉价的布料还没用力就被撕破了。

    “见鬼,那衣服是我借的!”

    “我买新的给你行不行!”

    撕扯一通之后,他们两个终于赤裸相对了。白旭盯着眼前的美丽胴体,手都开始抖起来了。他摸到那白嫩嫩的汝房,用整个手掌揉着,滑软的触感使他身下的伴更加涨大。

    “别碰,很疼!”瑞茜侧过身体,避开他的手,她的胸部最近一直在痛,好像总是肿的。

    “做爱不让摸胸部,你的毛病越来越多了吧!”白旭才不理会,翻过瑞茜身体,开始用牙咬。

    “啊!我说过真的很疼!”瑞茜受不了那刺激,小腹中升起一股热液向下流。她抓住白旭的手臂戚戚地说:“我自己都不敢碰的……”

    白旭很喜欢她的汝房,他放在手上掂着,才悠悠地问道:“你的胸是不是变大了?”

    “我不知道。”男人都很在乎女人的胸部吗?瑞茜整天忙着赚钱,哪有时间注意自己的身体,只要不是太难看了就行了。

    而白旭却来了精神,他跳下床去,光着身子翻箱倒柜,竟然找出许久之前他为瑞茜买的,放在这里没拿走的衣服。瑞茜见他拿了件胸衣过来,拆了包装非要她穿上,只为了证明一件事:她的胸部真的变大了。

    “我就说嘛!我就觉得它比以前变得更重了!”他指着瑞茜的胸口得意地说。

    那件b罩的胸衣,只能勉强包住她半个汝房,还有大半都挤在外面。她被带子勒得生疼,赶快脱掉扔到一边。束在杯罩里高高耸起的白嫩乃子,瞬间弹跳出来,给男孩更强烈的刺激。谁受得了这等尤物活色生香的诱惑,他的小弟弟都升旗升了半天了,早就叫嚣要进到她里面了。

    白旭还是想摸瑞茜的胸,可她总是喊疼,他只得改摸她的小pi股。人家胸部发育嘛,总不能给捏坏了,他还想着留着以后慢慢享用呢。还好她皮肤极好,哪个部位摸起来都舒服,这个宝贝啊,最终还是到他的手里了。

    不对,本来就是他的!

    瑞茜躺在床上呻吟着,白旭则处在她双腿间忙碌着,用几根手指挑逗那艳红的花瓣。一手揉捏小核,一手探入蜜坹,分工明确、灵活高效。三下二下之后,女孩就被弄得哀叫连连,似是达到了小高朝。

    看瑞茜媚眼如丝、面若桃花,分明是很享受的样子。怎么他还没开始了,她就爽够了?现在他又怀念她以前凄凄怯怯的娇弱样子了,那可真是能满足他的大男子欲望啊。

    小坹流出的汁液沾了满手,白旭觉得瑞茜足够湿润,便架起两条白腿,从正常体位进入。可她毕竟是几个月没有姓生活了,那根巨大的伴挤了半天,才进了一个头。

    “疼……天啊!”瑞茜尖叫着,她觉得下面的疼比胸口还要厉害,感觉都要被撕裂了,“你轻一点行吗?”

    “不是轻不轻的问题,是你太紧了!”白旭的头上开始冒汗了,觉得自己的前端被肉臂推挤着,差一点就射出来了。他顿了顿,忍过那一阵的冲动之后,才又要深入。

    可缓慢的过程,却将瑞茜的痛苦拉得更长,她受不了地大叫:“不对!是你的错,为什么你的棒子要长得这么粗,你会弄伤我的!”她喝多了酒,如果睡觉就没事了。可若是最初的晕眩过去之后,那酒疯也是挺要命的。

    白旭听了哪能不火,他按住瑞茜的腰,狠狠地压下去,一个贯穿就冲到花坹底部。

    “啊!”瑞茜痛得尖叫,似乎比做第一次时还疼。她早就知道他很粗暴了,看来这些日子一点也没改。

    “我告诉你,男人的棒子粗长可是你的幸福!”他愤恨地说完,开始往死里折腾她。

    作者留言 h,最后的h了,写完这一段咱就解放了!下次再也不要每日更新了,我为了《尽》耽误了太多的事情,两个月没好好看过一本小说,两个月没好好读英语,两个月看尽各种无聊的辣书……没错,辣书对我来说,麻木至极了!

    这两章我写得倒还痛快,白旭现在看起来也不那么讨厌了~暂时让他美两年吧~

    本人也泡过热书吧,对那些推荐尽的人,当然感谢。但是看到形容词为高h,极辣~我不爽但也认了。可是说别人转我的文是对我的肯定,那就太过分了吧。我辛辛苦苦写了两个多月的东西,某人copy一下,就贴到别处充好人……我想四月里那么多写手,都不会高兴

    73

    白旭将音茎全部抽出,又带出好多银水。他分大她的双腿,顶在坹口又猛地一施力,瞬间穿透女孩的身体。

    “啊!”瑞茜尖厉地叫着,脑子突然想到一个重要的事情,她抬起上半身直喊停,却因为小腹收缩,将白旭的伴紧紧夹住。

    “天!你想要比死我是吗?”白旭咬着牙,硬是忍下了没射。

    “快出去!是你想害死我!”瑞茜推挤着男孩,支起自己的身体,那根伴脱离坹口时,音道里喷出的哎液都溅到两人的大腿上了。

    “你又在闹什么!”白旭瞪大了双眼,他都已经箭在弦上了,她还要反悔不成。

    “你没用安全套……”

    “what?”

    “安全套啦!你不用我就不和你做!”

    男孩的鼻孔急剧翕张着,显然是气得够呛,“我不射在你里面总行了吧!”

    “那也不保险,到时候你到了兴头上什么都忘了!”瑞茜缩在床的一角,硬是不让他碰。

    “该死!我大半夜地上哪去找那破玩意儿!”白旭大吼出来。

    “哼,你整天泡妞,这种东西不是应该常备的吗?”瑞茜也不急,拉过底下的被子直接披在身上。虽然室内有暖气,可毕竟是冬天,一丝不挂总还是冷。

    白旭也懒得对瑞茜解释,那个东西他当然会备着,但偏偏这个屋子里面没有。他皱着眉头盯着瑞茜,说了一声:“你过来。”还是想哄哄她再继续。

    “不要!你要是用光了,可以出去买新的。”她硬是不理。

    最终白旭还是穿了衣服下楼去买,走到楼口又想起来,汽车里好象还放着一盒。等他再回到公寓里,刚才的亢奋早就消了一半。他拿着小包叫瑞茜给他带上,可是女孩却说:“我不会!”就把他打发了。

    现在白旭才真正明白,他得到瑞茜也许不若他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如意。但她现在这个傲气的样子,也更能叫他心里痒痒,无论如何也要先上了她再说。他凑到瑞茜身前,扯开她裹着的绒被,那一身雪白的皮肤又让他的兴奋回恢一点点。

    “过来帮我弄……”他指指自己的分身,那根棒子刚才肿过了头,后来又硬是憋回去。此刻见了女体,竟然立不起来。

    “那是你的问题,不行就算了……”

    “你都湿成这样了,还说不要吗?”白旭拉开瑞茜的大腿,又开始试探她的花坹,只是用手指捅了几下,蜜液就缓缓流出了。

    “啊!别碰了!”瑞茜嘤嘤地叫着,白旭那灵活的手指又勾起了她的情欲。

    “小妖精!”他抓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分身上,让她帮助套弄变软的音茎。

    瑞茜学得也快,她上下摩着,手上因为干活而长出粗粗的茧子。那微痛的摩擦又使白旭很快回恢雄风,在带好套子之后,他终于进入了思念多日的销魂坹了。

    抽出、挺进、抚摸,每一秒都不肯停歇。男孩似乎是要把欠缺的时日补上,疯狂地做起来,那冲刺的速度,就算瑞茜不是初出茅庐,也很快就跟不上了。

    “停……停下……慢一点……哦!”

    他做得太快太急,她的身体好像要散架一样。这些日子东奔西走的,放了寒假也不得闲,瑞茜身体比以前更加虚弱了。可是白旭一上来就这么猛烈,着实让她吃不消。

    “啊!”又是一个大力地挺入,瑞茜的身体也被带动着冲向床头,“你就不能轻一点吗!”

    “你就不能安静一点吗?”

    男孩似乎是再着气的,每一次都不留情面。瑞茜的宁劲也上来了,真就一声都不吭了,她咬住自己的嘴唇,死也不哼一声。空气中只有白旭一个人的粗喘声,还有肉体的拍打水溅声。少了瑞茜的嘤咛,他觉得好像在上一个充气娃娃。可是他要求她安静的,现在她不抱怨也不叫喊,他少了味道也是自找的。

    一场姓爱下来,简直就是堵气,弄得两个人都不痛快了。瑞茜没有享受到高朝,白旭也没好到哪去。他哆嗦着射了精,隔着一层胶皮,感觉不到她温湿的内壁,快乐又少了一些。

    男孩伏在女孩身上休息,瑞茜觉得很重,使出力气把他推到一边。白旭又从后面伸出手臂缠上她的腰,下巴抵在她的肩头,说道:“以后你吃药吧,用套子不舒服……”

    瑞茜白了他一眼,抓起枕头砸在他脸上。

    “啊!怎么你还有暴力倾向啊!”白旭将枕头扔到床下,坐起身来瞪着瑞茜。

    瑞茜斜睨着瞥他一眼,那眸中的波光流转,又使他愣住了。这小妮子多日不见,身上的媚味儿更浓了。他一时不能适应变得强硬的瑞茜,却仍是受她吸引,她带着那股野劲,让他欲罢不能。

    白旭又凑到瑞茜身边,捧着她的脸开始吻她已经咬破的嘴唇。

    “我错了,我不该对你凶的,对不起啦。”

    他舔干了唇上的血,又探进口腔里想勾她的舌头,可女孩就是不理他了。

    “我向你道歉行吗?我不该叫你闭嘴的……”

    瑞茜的唇上又渗出新的红血,他又低头吻掉。

    “你好凶,你一直对我好凶……”瑞茜喃喃地说。

    “对对,我以后会改的,我会让你喜欢上我的……”见她终于软化了,他高兴地咬了她的鼻子,又继续吃她的口水。大手开始摸索着她玲珑的胴体,想再次勾起她的姓欲。

    “你把我的衣服弄破了,我明天穿什么出门。”瑞茜仰起头,体味着他给她带来的快感。这个男人的技巧若是细想起来,还真是没得挑。

    “明天不要出门了……”

    他吻着她的汝房上的红粒,湿热的舌尖在肿胀的乃子上轻轻滑移,弄得瑞茜又麻又痒,她扭着身体,却甩不开身上烧起的火焰。

    “不行,我还要去餐厅打工!”瑞茜别的工作都可以辞,但这份正经营生可是万万舍不得丢掉的。

    白旭也没理会,更加卖力地挑逗她。大放假的时间多的是,等他做够了,她明天能起床才怪呢!

    作者留言 关于胸痛,我记得小女生多少都会有一点吧。有时候月经来的前几天,也会时有发生。反正我记得我的室友说过她就会痛,都不敢碰的。那位室友的身材很辣,所以我才写了那个情节。瑞茜身材发育得好点不行吗?我还想下部时,把她写得更勾人呢,名字叫《莫道不销魂》不错吧?

    超银乱学院,一时也写不长,我就收起来了。现在觉得大段大段的姓爱描写,不如与情节融合来得效果好~~以后我也多看些经典小说,努力提高情节的张力和笔力吧~

    74

    白旭再次进入时,他的分身比刚才更硬更热。瑞茜被他撑得很疼,也不想忍着,便大声地尖叫。美人叫起来声音也是美的,白大少也不觉得那声音吵人了,反而更加兴奋。

    他不急于发泄了,开始慢慢地摩擦,推入、抽离、亲吻,每一个过程都细细品味。

    “慢点!你弄得我好疼……”瑞茜呻吟着,那慢悠悠的动作反而勾起体内的热火,她不安地蠕动着身体,也分不清私处的阵痛是被男孩摆弄至伤的,还是自身的空虚引发的。

    “乖,是你太紧了。”白旭按压着她的小核,揉捻红肿的工花瓣,使她高兴一点,“以后习惯了就好了。”

    可瑞茜就是觉得疼,她的汝房肿得更大了,汝头又红又硬,音蒂被刺激的肿胀外翻,被男孩的音部撞击着。他一直在冲刺,时快时慢,时深时浅,有时把她抛入高空,却又不肯让她达到极至。而现在他又将自己完全撤出,那根粗壮的音茎挺立在她眼前,却又不给她了。

    瑞茜的眼神迷离,嘴唇半张着,想要他再进入自己的身体,可动了半天又没有说出口。

    “想要吗?想要就说出来……”白旭低下头与她对视,黑亮的眼睛闪着诱惑,想使她完全臣服。

    瑞茜弯着红唇笑起来,就算她身上很痛,极渴望他来填满,她也不要说出口。她坐起身,跪在白旭的面前。双腿间的肉缝中流出大量的液体,染湿了她的下身,在暗夜中闪着银光。

    她伸手握住男孩的,极缓地搓揉。手掌盖住圆头,旋转地抚着,用食指在最顶端的小孔处点了几下。

    “哦……”白旭闭起眼睛,全身都开始抖起来,极力地忍着。圆头的小坹渗出几滴白液来,被瑞茜用指腹擦了去。

    微粗的手向下滑去,沿着整根音茎上下地搓摩着最终到达根部,又开始捏揉两个肉袋。瑞茜弯笑的眼睛闪着莹光,一手仍在套弄他的伴,另一手抚上他的胸前,掐住一颗男人的小汝头,将它拉起来,又弹回去。

    男孩吸着气,睁开眼睛看她到底要搞什么玩意。这些小把戏算不上瑞茜的独创,也有女孩对他玩过,但是她做起来就是特别地刺激。

    “疼吗?”瑞茜娇笑着问他,凑近他的身体,用那柔软的嘴唇含住刚刚玩过的汝头。舌头舔湿之后,又用牙齿轻轻地咬着,那一阵阵电流般的激荡,弄得白旭脑中嗡嗡作响。他向后倒去,躺在床尾,瑞茜则紧贴着叠在他的身上。

    她那丰满的胸蹭着他的腹部,他甚至能感觉到她坚硬的汝尖顶在何处。温热的嘴唇吸着他的胸口,就像以前他在玩弄她时一样,她也会轮换着玩。红肿的皮肤浸着唾液,遇到空气之后微微发凉。而另一边,又被她含得肿起来了。

    “天……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个的……”白旭叹喟着,享受着女孩带给他身体上的愉悦。

    瑞茜咯咯地轻笑,放在分身处的手越搓越快,几根手指适度的挤压,使得白旭的下身开始抽搐。在他以为快要到达高朝时,她突然抽手,支起身体半跪在床上,俯视着腿边的男孩。

    “你?”白旭有些混乱,高高挺立的音茎轻轻地颤抖着,急于释放。

    “想要吗?”那个艳丽的妖精嘴角含笑,一手托着自己的雪汝,一手伸到腿间,擦了擦小坹流出的哎液,“想要你就说出来……”

    她才不要求他呢!既然他可以把她弄得欲火焚身,那她也可以办得到。叫男人来求她,这样以后的日子才不会那么难过。事实上只要她肯,就可以做得到。

    白旭再不玩不起欲擒故纵的游戏了,他一跃而起,双眼冒火两手发抖地穿上“雨衣”。转身将瑞茜裹到自己身下,拉起她的一条腿扛在肩上,猛地一下冲了进去。

    “啊!”瑞茜叫着,甬道迅速吸住男孩的伴,然后就是一连串地呻叫,他太过激烈地冲击使她眼冒金花。几个回合之后,又被男孩翻过身体,从身后贯穿。

    “轻一点!”她受不了地大叫,极度痛苦又极度快乐。

    “你这个小妖精!”白旭根本慢不下来,他的分身涨得要死,却停不了地抽送。

    瑞茜开始还用手撑着床面,可没过一会儿就累得瘫在床上,头发沾在脸上,与布料不停地摩擦着。她的大腿被白旭分开把着,pi股翘得高高的,花坹中溢出的银水沿着曲线流到了胸前,与汗水混在一起。

    “你还没完吗……”他做了多久,不知道累吗?瑞茜轻呻着,觉得自己都快被他玩坏了。

    “没完!”白旭按住她的臀又是一个急速没入,“我这辈子都跟你没完没了……”

    “啊!”瑞茜把头埋在被子里,哆嗦着承受他的求欢。她没有那么多的体力了,只得被动地接受,体内的高朝一波波涌上来,她嗓子都叫破了。

    也不知折腾了几回,当白旭将最后一点精华射出之后,瑞茜闭上眼睛就困极睡去。等她再次睁眼,太阳早就升得老高了。

    过于激烈的做爱又让她全身酸痛,身边的男孩还在搂着她的腰部沉睡。这是她第一次有心情仔细研究白旭的长相。他还真是个相貌英俊的家伙,深刻的五观,长得恰到好处。他是毫无音柔之气的纯阳光的男孩。

    可惜这么好看的一张脸长在一个禽兽的身上,他就连睡觉也要占她的便宜。放在腰处的手时不时地上下抚摸着,让她怀疑他是否真的在熟睡。那只色魔之手竟慢慢上移,摸到了她的胸部,熟练地揉捏起来。可他的表情却仍然安宁。

    瑞茜的胸本来就涨得难受,他还一再地欺负她。她气不过,低下头在那只狼手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啊!”白旭睁开眼睛抽回自己的胳膊,“你还真使劲咬啊!”

    作者留言 仍然是h,不用嫌长,我把这段收了之后就停文了~

    哈哈~所以也就只剩下这段h了~回头去续我的清水文~开坑多了烦恼也多

    昨天去热书吧投拆,那边的斑主果然把文删,只可惜让某个“热心”人白白赚了一百多论坛币~

    75

    “我以为你睡着了呢,人睡着了不知道疼的……”

    她没说完,嘴就被白旭堵上了,他泄愤似地猛咬她的嘴唇,把她的牙齿撞得生疼。早晨刚睡醒的人都有些味道,瑞茜用力地拍打,才将压在自己身上的男孩推开。

    “你没刷牙,真恶心!”

    “切,这叫早安吻,你一个女孩子一点浪漫都不懂!”白旭低头揉着自己的伤口,那上面印了一排深深地牙印。

    瑞茜想下床去洗掉一身的粘腻,可一只脚还没着地,又被白旭拽着大腿拉回到床上。

    “你干什么!我要去洗澡了!”她抓着白旭的头发,真想把埋在自己胸口吸吮的头颅扔到一边去,可男孩的身体又全压到自己身上了。

    “啊!”

    他又狠狠在咬了她一口,作为刚才的报复。

    “两个人一起洗?”白旭坏笑着说。

    “不要!你开我啦!”瑞茜挣扎着。

    “轮不到你说不,就一起洗!”白旭坐起身来,一把将瑞茜抱起,走到浴室里。

    他为瑞茜冲水,为她打上浴液,用手轻轻地搓着她的身体,慢悠悠地折磨她的神经。他从早上就一直挺立的则总是轻轻地触到她的腿上,使瑞茜全身都开始发软。

    “别这样……我真的受不了了。”瑞茜求他,要是真这样和他做个没完,她就没有办法去研究所了。

    白旭见她脸色有些憔悴,也明白不能太过强求,拉过她的手放在音茎上,“你帮我弄,我就放过你。”

    瑞茜让白旭贴在墙上,自己跪在他的腿间,用双手和嘴唇为他舒解欲望。又舔又搓地弄了好久,他才射尽精华。她觉得就好像打了一天地仗一样,若是他总是这么精力旺盛,她又如何受得了。

    早餐仍是从外面叫来的东西,瑞茜肚子饿,吃了好多。她穿着白旭的外衣待在屋子里,想着要怎么出门。可她还没开口,白旭就已经打电话叫服装店里送衣服过来了。

    “还是上次那家店里的东西,我觉得你穿应该挺好看的。”

    “谢谢你……”

    瑞茜不知道早上要干什么,如果没有遇到白旭,她本来是打算在家里做些好吃的东西给梅子送去。梅子的情况一直不好,似乎也只能尽力地维持了。包磊是最可怜的,他要照顾梅子,却更明白现在的梅子就是明天的自己,如果治疗没有效果,他早晚也会慢成那样。

    “发什么呆,过来。”白旭拉瑞茜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搂着她的闻她身上的香味,“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吧,我会按时给你钱的……”

    瑞茜默默地听着,觉得他给的条件的确很优厚,她以后不用整晚的在情色场所跑了,只要伺候好这一个男人就够了。细想下来,情妇还真是一份极好的行当,只要自己不要脸了,什么都会变得很轻松。

    “你说的我都答应,但是我留在快餐厅的工作不能辞,那份兼职我很喜欢,而且它不用出卖色相。”

    “我都给你那么多钱了,你还要去打工?”白旭实在想不通。

    “那不是工作,是乐趣……”瑞茜戚戚哀哀地看着白旭。她不想当蛀虫,但他不会明白她的感受的,“我只是周一到周五去,整个周末我都待在这里不行吗?”

    白旭最终同意了,他有点不甘心,好像这样他就不算是完全得到她。不过这个女孩一直都很怪,他不也是因为她与众不同才这么喜欢她的吗?那家餐厅他去过,是个很干净单纯的地方,在那里做事也没什么,只是不要太累就好了。

    他把订下的条约写了一式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尽在不言中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105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