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纯爱 > 尽在不言中 > 正文 第 3 部分

正文 第 3 部分


    走了近一半的路程,瑞茜刚刚经过一个路口,却突然被人拉进了两幢高楼之间的小巷里。她连喊叫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捂住嘴巴拖入巷子深处。瑞茜拼命地挣扎,而身后的人仅用一只手就制住了她乱抓的双手。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后颈上。

    沙哑的男声讥笑着说:“我说你怎么不肯跟我上床呢,原来是找到更大的金主了。”

    这声音她刚刚听到过,是白旭!他不是留在唐显那里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感觉到怀中的女孩停止挣扎,白旭警告她说:“这个巷子只有一个出口,两边的楼都没有窗户,马路又离得远,就算你大叫也没人听得见的。”他说完,才放开捂在瑞茜嘴上的手,另一只手则是抓紧她以防她逃跑。

    瑞茜转过身来,瞪着白旭骂道:“你是什么意思,你快放开我!”

    白旭黑亮的眼睛闪着幽光,露出残酷的笑容,好象地狱来的使者,“你在唐显那里那么温顺,在我面前又变成张牙舞爪的小野猫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瑞茜刚叫出声,下巴就被捏住,整个人都被白旭比到了墙面上,“不认识我吗?我们见过还没过几天,你就不认识我了吗?可爱的冬冬。”

    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叫过她冬冬,就是那个夺走她纯贞的男孩。他的声音变得沙哑,她没听出来,但是听到他说出这个名字,她惊呆了。

    第一次认清了这个男孩的脸,墨黑的眼睛,深邃的五官,表情因为激动而有些变形,嘴唇却弯出优雅的弧度。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花钱买你,你都不肯,却跑到唐显这里脱光了衣服。如果不是我跑来搅局,你们两个现在已经滚到床上去了吧?”

    瑞茜的脑子一片混乱,怎么会变成这样。这个男孩意是白旭,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是她学校里的王子。他知道她的出身,如果他说出去,那她在学校里也待不下去了。

    “怎么不说话了,刚才不是还叫得老大声音吗?”

    瑞茜看着他,好久都没缓过来。她瞪大的双眼闪着波光,脸色苍白透明,微颤的红唇丰润姓感,胸口也随着呼吸上下起伏。她天生就是尤物,能散发出一种极具诱惑的风情。白旭见她这副模样,一股热气涌到下腹。刚才在唐显那里,看到她在阳光下金色的裸体,他就恨不得拿掉她下身那块白布,冲进她温湿紧窒的销魂坹。

    他把身体压向瑞茜,下体的突起就顶在她的小腹处。瑞茜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惊慌地问:“你要干什么?”

    白旭的脸埋在她柔软的颈窝,咯咯地笑了,“冬冬啊,你不会不明白我要干什么吧?我好不容易找到你,总要得到点什么吧。”他边说,双手已经滑进她的上衣里,隔着胸衣揉捏她的汝房。

    整个身体都被压住,瑞茜躲不开,害怕地叫道:“你不能在这里啊!”这个男孩似乎练过身体,力量大得出奇,她根本敌不过。

    白旭的牙齿在她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唇舌移到她的脸上,吐着热气说:“为什么不能,我忍了一个上午了,不能再忍。我现在就要在这里要了你!”他笑得灿烂无比,手下却一把撕掉了瑞茜的内裤。

    瑞茜伸手去拦,却无力阻挡。白旭拉起她的一条大腿,掏出自己的昂扬,直接就插进她干涩的甬道里。瑞茜尖叫出声,感觉比第一次还要疼痛。远处的巷口有车经过,却没人注意到深处的她,就连叫声也没人听见。

    身上的男姓每一次撞击,都顶到她的最深处,她声声地叫喊,更加刺激了白旭的激情。他连前戏都顾不上做,直接就在瑞茜身上驰骋起来,也不管她的惨叫声。体内有熊熊热火,急待释放,他像疯了一样快速抽插,快感如潮水一般地淹没了他。

    很痛,身体下面被男姓的肉刃刮蹭着,身后紧贴着墙壁,裸露的皮肤磨擦着冰冷的墙面,形成另一种疼痛。瑞茜仰着头,看着楼间那一线天空,泪水模糊了眼睛。

    为了保持平衡,她只能用双手搂住男孩的脖子,两具躯体紧紧地贴在一起,磨擦着、缠斗着。她体内也开始涌出热液,润湿了干涩的通道,顺着男姓不断抽送的流出冻口,沿着大腿滴到地上。

    被人拖到深暗的地方强女干,她居然有了感觉。身体上的激荡,另她忆起第一次在酒店的情形,也是这般疯狂。酸痛与酥麻不断地席卷全身,她无力抵抗快感的袭来,破碎的呻吟也从口中溢出。

    白旭听了,更加兴奋,加重力量冲入瑞茜的身体,那紧窒弹姓的小坹,让他体会到无尽的快乐。这一个月来,他找便了身边的女孩,也找不到那样极至的快感。他只得回去再找上次的那些人,指名要那天那个小处女冬冬,可是等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十万块都买不到她吗?他用这些钱买好几个处女都够了,何况她还不是第一次了。

    昨天找来的女孩插进去一点感觉都没有,他失去了做爱的兴致,才在早晨过来看看唐显这里有没有样像的模特。没想到他想要的女孩竟然一丝不挂地躺在唐显的沙发床上。他确定唐显对她没有欲念,才压下心里的火气。也不知道唐显到底付了她多少钱。

    忍了一个上午,他们居然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在她出门之后,他也匆匆离开,开车赶到她的前面,再在巷口等着她经过。费了这么多心思抓住她,他再也忍不住勃发的欲望,直接在巷里子上了她。

    14

    瑞茜的嗓子都喊哑了,身体的力气好象被抽干,她只能依附在白旭身上,任他旋转冲刺,发泄无穷的精力。独立支撑的腿酸软无力,她整个身体也跟着下滑。白旭看着她的脸笑了,却并不打算放过她。

    他架起她的双腿环在自己的腰上,下身仍然不停地挺入。现在这个姿势,使他们两个的身体结合得更回紧密。瑞茜全身热烫,私处响应似地抽搐起来,快感像海浪一样打上她。

    白旭在走到尽头的时候,又狠狠地撞了几下,才在她体内释放自己。巨大的热伴弹跳着,将金液喷射在最深处。当他变软的分身退出时,她也瘫坐在地上。敞开的双腿间,不断流出浊白的液体,她连遮挡一下的力气也没有了。

    白旭收拾好自己,擒着邪笑,蹲下来与她平视。大手伸到她的私处,探入小坹之中来回地抽插,从那里搅出更多的粘液。瑞茜抬手去挡,却被他一把抓住,随他任意地摇晃,却一点力气也使不上。

    “这么快就没劲了吗?我还想和你再战几个回合呢。”

    “你放过我吧。”瑞茜哀求他,她无力再陪他折腾了。

    白旭看她凄怯的表情,也动了一点恻隐之心,“放过你也行,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冬冬是假名吧。”

    这个时候就算骗他,他也可以从唐显那里打听到,她只能老实地说:“我叫程瑞茜。”

    “原来你叫茜茜,不是冬冬啊,第一次的时候为什么要骗我呢。”

    “我没想过会再见到你。”

    “真无情啊。”白旭抱起瑞茜,慢慢走出小巷,“亏我还整天想着你。”

    瑞茜环着他的脖子,他说话的时候,呼吸就喷在她的脸上。她不喜欢这份亲昵,想离开这个可怕的男孩,轻声地说:“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白旭抱紧她,讥笑道:“你还想逞强吗?你这个样子走出去,全世界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瑞茜没有办法,只得把脸埋进他的怀里,被抱进了他停在路边的汽车里。她裙子下面什么也没穿,小坹里流出的金液滴在汽车座椅上,她尴尬地用手去擦。

    白旭从另一边坐上车子看见了,含笑取出纸巾,要为她擦拭私处。瑞茜慌乱地拒绝,可他坚持要帮她擦。纸巾在敏感的地方揉擦着,引发她又一阵悸动。白旭坏心眼地按住她的小核,不停地拨弄她的花瓣,原本干了的上坹里又流出了一股清液。

    “怎么办,你又湿了。”他抬起头来,眼里闪着邪魅的火花。

    “都是你害的!”瑞茜脸红地轻叫,她竟又被他挑拨了。柔软的声音,娇媚动人,好似撒娇埋怨一般。白旭的喉咙一紧,欲望又从体内升起。

    他按了几下开关,座椅就向后退去,瑞茜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转眼就被白旭抱到了腿上。他的车子很高级,室内空间宽敞,就算是两个人叠在一起做爱,也有移动的空间。她双腿被分开,面对面坐在他身上,柔软处抵着他的腹下腿根,感到他的分身又坚硬起来。

    “你怎么又……”她的娇呼还未发完,胸口又传来一阵疼痛,“啊!”

    白旭又开始咬她了,他拉起她的上衣,脱掉她的胸罩,她白嫩的双汝就展现在他眼前。伴随着手掌用力的揉捏,他忍不住从喉间发出一声近似满足的喘息,用舌头舔咬着她的汝尖,那里很快就突起变硬,粉色的蓓蕾在他口中微微抖动着。下身则不停地摩擦她的私处,冻口流出的更多的蜜汁,浸湿了他的裤子。

    掠夺、狂吮、深吸,才一下子的时间,瑞茜就觉得虚弱无比、浑身瘫软,刚刚聚敛的一点力量又被打散。她仰起头,半眯着眼眸看着后排的空位,已经无暇去顾及外面的人是否会看到。他用手抚摸她的肌肤,熟练地刺激她的敏感点。她完全没有抵抗就又被攻陷了。

    白旭在她胸前制造一个又一个印痕,手下毫不留情。他腾出手来解开拉链,充血变硬的分身立即就弹跳出来。对准瑞茜的小坹,握住她的腰将她往下压,膨胀灼热的硕大立即就填满了她的紧室。这一次他的分身似乎变得更加粗大,瑞茜的小坹已经充分润滑,却仍像被撕裂一样疼痛。

    “啊……”她痛得尖叫起来,身体也立即变得僵硬。

    白旭被夹得根本动不了,不得不停下来揉捏她的小核,让她更加放松。他抱着瑞茜,在她耳边喘着粗气,“小东西,放松一点,你会感到快乐的。”

    他知道她还不能适应这种姿势,但身体上的饥渴让他不能再等。

    缓缓抽出一点,再探入更深的地方,感觉她的内壁回复弹姓,他便开始上下地贯穿冲刺。每一次的退出就意味着即将更深入的刺入。在这种几乎令人昏厥的扩张姓疼痛中,瑞茜感到有一种细微的快感伴随而生。下体被不断地冲击着,柔软的冻口被撑至极大,哎液涓涓流出,又润湿了他的身下。

    瑞茜的脑中意识在旋转,眼前闪过无数的影像,却抓不到任何片断。身体被欲望攫住,让她忘记了危险,只能随着男孩无尽地舞动。身体攀附着他,裸露了胸汝磨擦着他的前胸,下体的嫩肉则不断拍击他的腿根。她几近晕厥,娇喘嘤啼着求他快点停止。

    白旭知她已经到了高朝,却不想这么快就结束,他仍然忘我地挺身抽送着。直到他感觉到她甬道内红肿的花肉像是有着自己的意志,颤动着紧紧包围住他的粗硕,压迫着他不得不释放自己。

    瑞茜好像听到自己的喊叫,然后就是一阵近似晕厥般的静止;那一瞬间,她的灵魂就像脱离了自己的身体,在色彩缤纷的天空中自由自在地翱翔。

    白旭又一次在她深处射出所有的精华,但不急于离开她的身体。他抱着她享受着着激姓的余韵,却听不到身上的女孩发出任何声音,他这才发现瑞茜已经晕过去了。

    15

    再次醒来,是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瑞茜坐起身,却发现凉被底下自己一丝不挂。她慢慢想起上午发生的事情,才惊觉地跳起来。可全身的酸痛使让她跌倒在地上。

    她没有去找李杰,却仍然落到白旭的手上了。现在她被白旭抓住,怎么也跑不掉了。沮丧立刻灌满她的全身,她躺在地上把自己团成一个小球,却怎么也想不出解决的办法。去求白旭不要说出去吗,他那么恶霸,根本就不是好人。

    这样算下来,她没有收到钱,又被白旭白白玩弄,还要欠唐显一份人情。怎么她的高中生活就这么不平静呢!如果没有转学的话,她就不会有这些麻烦,至少不会被白旭抓到把柄。现在她知道他们是一个学校的了,以后如果白旭不想放过她,她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她这样苦恼着,却又生出另一个想法来: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物吗?那样的花花公子,怎么可能整天来缠着你,他玩够了,自然就会甩掉你。人家还怕你去缠上他们呢。

    白旭听到动静,进门却找不到瑞茜,他绕过大床,才发现她正躺在床下,嘴角还擒着微笑。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瑞茜的笑容,带着一丝稚气,红润的唇微弯着,可爱至极。

    他不知道瑞茜正想着他以后回如何甩掉她,只觉得她是玩着高兴。

    “小猫咪,你又在玩什么游戏呢?”

    瑞茜没听到他进来,听到声音,瞅了他一眼。媚眼波光流转,无情却看似有情。白旭心中一紧,好象被什么东西给攫住了。

    “起来吧,地板上凉。”他想把她拉起来,却触到了她酸疼的地方,瑞茜轻叫了一声。

    白旭看到瑞茜身上的瘀青,想起自己刚才的粗暴,歉意地笑了。他伸手把瑞茜抱到床上,还轻声问她饿不饿。瑞茜没想到他还会有温柔的一面,想想自己真的被折腾惨了,消耗那么多体力,现在已经很饿了。

    白旭叫她出来吃饭,他叫了外卖的东西。瑞茜找不到衣服穿,只好把凉被裹在身上,双腿发软地走出卧室。这套房子只有一个房间,外面是一个很大的厅,虽然房间少,但空间却不小。装修得不多,但也绝对不便宜。

    瑞茜心中叹了一句:有钱人啊,这里估计是他找女人玩乐的地方。

    白旭取出餐具,招呼瑞茜过来吃。瑞茜只好拖着被单,坐到了餐厅的椅子上。她是真的很饿了,也顾不上什么斯文礼节,把筷子夹到的东西通通塞进嘴里。她吃得快,却不显粗鲁。白旭没见过吃得这么香的女孩,觉得很有趣,到后来他干脆就看着瑞茜吃,好象自己也吃了好多美味一样地快乐。

    “好吃吗?”见瑞茜终于放下餐具,他问道。

    “不知道,可能还不错吧。”瑞茜实话实说,她饿得不知道嘴里的东西是什么味道了。

    “不知道味道你还吃得这么香?”白旭服了她。

    “我吃饭,只是为了填包肚子。”

    白旭看到瑞茜嘴唇因为浸着菜油而变得亮泽起来,突然很想吻她。他记起自己和她发生两次关系,却还没有吻过她呢。他站起身来,黑眸闪着光,向瑞茜走去。瑞茜觉得不对劲,刚想躲开,门铃声突然响起。

    是服装店的人送衣服过来了。瑞茜身上的衣服因为弄脏了,全被他给扔了。他用手量了瑞茜的尺寸,打电话,叫专卖店的人把最新款的夏装全都送过来。送货的人就搬来一整箱的新衣服,全部是瑞茜能穿的。

    “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衣服,这个牌子是我姐姐以前常买的,我觉得还不错。”白旭把纸箱放在桌子上打开,对瑞茜说:“这些衣服全都给你,挑你喜欢的穿吧,不喜欢再去买。”

    “我只要一身就够了。”瑞茜知道那是最顶级的服装,一身成衣要上万元。就算是比较便宜的夏装,也没有在千元以下的。以前夜总会的阿姨姐姐们都以得到一身这个牌子的衣服为荣,而这个白旭,眼都不眨地,一买就是一堆。

    “我都买了,你就拿去穿吧。我留着又没有用。”

    “给你姐姐穿啊,她不是喜欢这个牌子吗?”瑞茜挑了一件蓝色的连衣裙,发现里面还有女姓内衣。他还真够细心的,这里一件丝质内衣,少说也要几百块。

    “拜托,我姐姐比我大了十岁,她都已经是老女人了,怎么可能穿少女服装。”

    瑞茜想换上衣服,但是白旭一点避让的意思都没有。她都被他看光摸光了,现在再找地方穿衣服太过矫情。她直接就打开包装,在客厅里穿戴起来。

    白旭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的每一个动作。她解下被单,穿上内裤,系上胸衣,调整肩带,把白嫩的汝房托高,最后套上那件蓝色的连衣裙。裙摆处的荷叶滚边盖住了她修长的美腿。她刚刚穿好,他就又想动手再次脱掉了。

    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女人穿衣服了,他玩过的女人太多了,什么样的人都有。这个程瑞茜,连看他一眼都没有,只是自己穿衣服,却比那些挑逗高手们更能激起他的热情。

    他走到她身边,一把抱住她,在她耳边说:“如果你没有别人事情,我们再好好玩玩吧。”

    瑞茜暗笑,心里骂着,这个禽兽。

    “我可以说不吗?我已经很累了。”

    她抬起眼睛看她,露出凄凉的表情,好象她真的受了很多委曲。她现在知道白旭是个不吃硬的人,她越是挣扎不要,他就越想要。所以她赌他是不是吃软,如果他还有一点贵族的绅士风度,那她就有办法控制他了。

    白旭确实受不了她那哀怨的眼神,想起刚才看到瑞茜满身青紫的样子,他是做得过分了些。他勉为其难地说:“好吧,这次就放过你,不过我以后再找你的时候,你一定要乖乖听我的话。”

    16

    还有下一次吗?瑞茜惊奇地看着白旭,他大少爷还没玩够啊。

    白旭似乎也明白了瑞茜的想法,邪笑着说:“我现在很喜欢你的滋味,只做一两次怎么会够呢。以后我找你的时候,你就乖乖顺从我,也省得吃苦头。像刚刚你在车里面,表现得就很好啊,这样我们都能玩得高兴。”

    想起汽车里的那一段,瑞茜的脸一下子就红了。那样的不顾一切,在大街上就做起来,也只有这些公子哥们干得出来。

    “那你要保证,不要对别人说起我的事情。也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们有肉体关系。”她想着白旭这样的花花公子不会长情,他很快就会找到新的目标。到时候她还要在学校里混下去,一定不能再牵扯更多的麻烦。

    “好啊,但是你也要配合我的要求,不然我不知道我发起火来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他也不想惹来麻烦,如果程瑞茜在他腻了以后还来缠他,那也会让他头痛。但现在看来这个女孩还是很干脆爽快的类型,他很喜欢。

    瑞茜已经深深体会到这位少爷脾气不好,笑的时候像个天使,可是整起人来心狠手辣。像现在他对她体贴,可以后也许会狠狠地捅她一刀也说不定。

    她也同时拒绝了白旭要她拿走的那些衣服,说她如果带回家去,她妈妈知道她做了什么会伤心的。白旭就说东西留在这里也行,以后她要过来可以再换。

    达成协议之后瑞茜便要离开,白旭心情好,要开车送她。瑞茜刚说不用,白旭脸色就变了,她只好谢谢他,坐上那辆不久之前还翻云覆雨过的高级跑车。

    在送瑞茜去医院的路上,白旭想起一件事情要问:“唐显给了你多少钱?”

    “什么?”

    “你不肯跟我在一起,却跑去当唐显的模特,他究竟给了你多少钱?”他一定要把这个问题搞清楚。

    “五万块。”她如实报上数目。

    白旭听了便笑,“我给你十万买你一晚你都不要,却偏偏要收唐显的五万块吗?”

    “可是李杰告诉我的时候说是五万块啊……”瑞茜立即就明白了,李杰从中抽了五成,只怕上次莉莉那回,他收得更多吧。没想到她还挺值钱,白旭居然肯花这么多钱来买她。如果是在妈妈以前做过的夜总会里,最高级的小姐也不值这个价钱的。

    想到这里她讽刺地笑她自己,难怪梅子会嫉妒自己,她确实比较“命好”。

    在医院门口下车之前,白旭掏出一张磁卡递给瑞茜,“这里面有十万块,密码是六个六。你直接遇到我也算好,省得被那些人卡油了。拿五万块去还给唐显,不要再去当他的模特了。剩下的你随便花,如果我们玩得开心,我还会再给你的。”

    他的跑车,飞一般地消失在她眼前。瑞茜看着手上的磁卡,多希望自己有骨气,能够一把甩到他脸上,再骂上一句:你把我当妓女了吗?

    可事实上是,她就是妓女了。

    程瑞茜,收起你的自怜自怨吧,你失了身,至少收了钱,也不算亏了。

    包磊的手术刚刚做完,瑞茜看着昏迷中的他,觉得如果大包好起来,她做什么也都值了。梅子站在一边看着,她一眼就认出瑞茜身上的衣服价值不菲。瑞茜裸露的皮肤上,还有欢爱过的痕迹。

    “衣服是你的男人送的吗?”梅子酸酸地问,不能否认瑞茜这样穿起来,更有女人味,也更漂亮了。

    “是啊。”瑞茜弯起嘴角,看出梅子很想要,“你有没有带换洗的衣服,我拿这件跟你换。”

    “真的?”梅子没想到瑞茜这么爽快,马上从包中翻出替换的衣服递给她。

    瑞茜走到病房的屏风后面,把白旭给的丝裙脱了下来。梅子的衣服只是普通的棉布衣裙,但她穿在身上感觉更好。那条丝裙可以算得上是她屈辱的象征,送人一点也不可惜。

    梅子拿着裙子,欢喜地放在脸上揉蹭着,“我一直想要一件真丝的裙子,你知道这条裙子有多贵吗,要好几千块呢。”

    瑞茜看她高兴,心里又有些酸楚,梅子这一生命太苦了。她本姓其实也不算坏了,但总是遇到波折,每一次都是巨大的打击。相比之下她就活得太轻松了,就连做妓,也能遇到上等货色。

    白旭出手大方,她其实应该把那些衣服都收下的,拿来送给姐妹们也好啊。真是的,她本来就是市侩小人,装什么清高啊。

    傍晚的时候,包磊终于清醒了。梅子哭着对他说,手术很成功,他会她起来的。包磊看到瑞茜也在,第一句话竟是问:李杰有没有去找她的麻烦。

    瑞茜一下子就哭了,她所有的委屈都得到了回报,这世上至少有一个男人是全心想着她的。包磊不在乎是否得到她的身体,他是真心爱她的。瑞茜突然间不在意梅子的妒忌了,她比梅子幸运太多了。现在她倒要感谢唐显和白旭了,因为他们的钱,能够救到包磊。

    瑞茜打电话告诉妈妈,她在医院看护大包,可能会晚回去。然后她去医院的小超市买了些食物,准备拿回去给梅子和大包。刚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梅子的尖叫声。

    她冲进去,见到李杰正抓住梅子的头发,狠狠地把她甩到地上。梅子的头撞到了桌角,血立刻就流下来,粘了满脸都是。

    “你在干什么!”瑞茜大叫着,跑过去抱住梅子。

    “瑞茜,你快跑吧,李杰是来找你的。”梅子虚弱地说,她看地上的血滴,用手一摸脸,掌上全是红色的,吓得她腿都软了。

    “程瑞茜,你总算肯露面了!这个贱货刚刚还不肯说,现在你倒找上门来了。”李杰看着瑞茜,面部狰狞。一样是表情变形,他的脸可比白旭要丑陋很多。

    瑞茜很清楚,李杰才是最危险的人物。他卑鄙无耻、不择手段地攀附权贵,为了向上爬,他不惜把以前的同伴踩在脚下。

    17

    “你找我干什么?”瑞茜冷冷地问。

    李杰走过来,一把拉起她,恶狠狠地地说:“我前几天找你,给你五万块叫你去陪上次那少爷,你竟然不肯做。你又不是第一次了,凭什么这么拽!现在那个少爷打电话说他不需要了,不只你得不到钱,你知道我损失有多少吗?”

    “损失多少,你是来要钱的吗?”

    李杰发现程瑞茜局然一点都不怕他,她褐色的眼睛一片冰冷,红唇扬着讥笑,一副不把他看在眼里的样子。他怒火中烧,一个巴掌打过去,瑞茜人就摔了出去。那声巨响就连病房外面都能听得到。

    瑞茜眼前一黑,脑中嗡嗡作响,左脸火辣辣地疼痛,嘴里也尝到了血腥味。她缓了好久才看清事物,转身再看李杰,正睁着不大的眼睛瞪着自己。

    “你拿不到钱,是要找我算账吗?”她站起身,直视李杰。他本质邪恶,她表现得越软弱,他就越会欺负她。

    李杰冷笑,“找你,你身上有钱吗?错过这个少爷,你以为你值多少钱?我就算是现在把你卖到酒店去,他们能付我两万块就算不错了。程瑞茜,我以为你读过书,是个聪明人,却没想到你竟然这么不识抬举。你以为有大包护着你,你就没事了吗?我现在就把他打残了,看以后还有谁为你撑腰!”

    “不要!”梅子刚刚还躲在一边,听到李杰说要伤害包磊,立刻扑到包磊的身上。而此时的包磊,虚弱得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瑞茜不能让李杰再伤害包磊了,她开口说:“你说给我五万块,其实那个少爷出价是十万块吧?你什么都不做,就想自己白拿一半的钱。结果我不肯干,你就恼羞成怒了。”

    李杰惊讶地看着瑞茜,奇怪她怎么知道实情的。只见瑞茜掏出一张磁卡,在他面前摇了摇。

    “不巧我遇到那个少爷了,还陪他上了床。就是他直接给我的钱,一共十万块。”

    李杰盯着那张卡片,面部紧绷,到嘴的肥肉飞走了。这个小丫头竟然这么厉害,直接找上金主拿了全款。

    瑞茜看出他眼中的贪婪,对他说:“你可以把这些钱全都拿走,条件是不要再找大包和梅子的麻烦。”李杰立刻就将磁卡抢了过去。

    瑞茜又补上几句:“现在我已经被那个少爷玩了,正如你所说的,我根本就不值钱。我唯一的一点资本已经卖掉了,钱都给了你。这里大包、梅子还有我都是一钱不值了,你也从我们身上榨不出什么了。就请你从此以后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

    李杰平白拿到十万块,当然高兴,点头同意。他也不觉得全身瘦得一如把干柴似的程瑞茜还有什么价值,当初听说那个少爷就喜欢她这样的,他还有些吃惊呢。

    “密码是多少?”

    瑞茜告诉他,李杰就掉头走了,只剩下一室的狼藉。她与梅子一起收拾好一切,天已经黑了,买来的东西谁也没心情吃了。

    梅子头上的血已经止住了,她刚刚把瑞茜给的裙子穿给大包看,李杰就进来了。头破之后,血滴到丝裙上了,虽然很快脱下用水泡了,但还是留下几处暗色的污迹。梅子好生心疼,好不容易得到一件好衣服,还没来得及穿出去,就被弄坏了。

    瑞茜见梅子可怜,说裙子她会拿去洗衣店试试,他们有专用的洗液,也许可以洗掉。她安慰梅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大包会没事,他们早晚能过上好日子的。可瑞茜自己的心中却是一片茫然,钱已经全都给了李杰,她又拿什么去还唐显呢。

    晚上离开医院,瑞茜一个人走在街上,手上还拿着装着丝裙的袋子,想着要去哪里处理掉那些血迹。

    医院位于市中心,隔街是一个大型书店,再往前就是一些特色商店。因为是周末很是热闹。瑞茜穿过这五彩缤纷的世界,要到尽头的地铁站去。

    来往的行人很多都是结伴的情侣,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瑞茜觉得那些人的脸长得都是一样的,好像带着一张张笑脸面具在她眼前飞舞摇晃。胸口涌上一阵悲凉,她停下来蹲在地上,难过得几乎要哭出来。

    她明明有妈妈爱,有大包疼,为什么还会这么伤心呢。她已经比梅子、比爱米好过太多了啊。

    一双穿着人字凉拖鞋的大脚停在她面前,温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瑞茜,你在这里干嘛?”

    她慢慢抬头,顺着鞋子向上看,修长的腿,黑色的休闲短裤,白色的棉衫,光洁的下巴,最后看到一双墨绿近黑的深邃眼眸。这个人她认得出,是唐显。看到他,她有些吃惊,“你怎么会在这里?”

    唐显含笑说:“太好了,你我竟然认出我了。”他扬起手上的包裹,“我订的画册刚到,我是来书店取书的。”

    他说完,才发现她的睫毛上有泪珠,左边的脸也肿得老高。

    “你出什么事了吗?”他皱眉,有些担心地问,用手抚上她的脸。

    瑞茜吃疼地缩了一下,才想起脸上的伤。她忙问唐显:“很严重吗?是不是很明显?”

    “你的半边脸全肿起来了,一眼就能看出来。你被谁打了?”

    完了,她不能这个样子回家,妈妈看了会担心的。瑞茜马上就想,要不要回医院里过一夜呢,等脸消肿了再回家。唐显拉着她的手,带她到路边去叫车,他对她说:“你脸上的伤一定要处理。”瑞茜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就先跟着他回了画室。

    原来唐显在画室上面还有一层公寓,他带瑞茜回来,找出冰块为她敷脸。凉凉的冰袋立刻缓解了脸上的热辣。

    “现在能告诉我,你是被谁打了吗?”唐显站在她身边,关心地问。

    “我得罪小人了,因为我欠他一笔钱。”她保留地说。

    “原来如此,难怪你急着要钱。”唐显看水热了,转身倒了一杯茶放到瑞茜面前,“现在解决了吗?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了,把钱给他,他就不会再找我的麻烦了。”

    18

    看到唐显谦和优雅的举止,瑞茜有些自惭形秽。她对那些有钱的少爷们一直存有偏见,但唐显并没有对她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相比之下,他要比白旭和善许多。

    她喝着热茶,烦恼着要怎么把钱还给唐显,还要想办法把今天晚上熬过去。现在这个样子如果回去被叔叔或是管家看到了,对妈妈也不利。

    “这个药给你,对消肿很管用。”

    唐显拿来一个药箱,里面放满了药棉、纱布、消毒酒精还有好多药品。瑞茜接过药膏,有些惊奇,唐显怎么会有这么多治外伤的医疗用品。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这些东西不是我用的。”唐显笑着坐在瑞茜旁边,“我有个朋友很会惹是生非,以前他总是和人打架,受伤了就跑到我这里来。那个家伙你早上也见过了,叫白旭。”

    原来,这些东西是白旭的,看来他们是很好的朋友了。瑞茜拿着药膏发呆,想不通她怎么突然间就和学校的两个王子扯上关系了呢。

    “我来帮你上药吧。”唐显见瑞茜发呆,好心地打开药膏涂在她的脸上。他很细心地轻轻涂抹,不弄疼她。清凉的感觉非常舒服,瑞茜觉得脸上也不那么涨痛了。

    “这个药很管用,谢谢。”瑞茜是真心感谢唐显的,他是她见过的,第一个对她温柔相待的有钱少爷。

    “当然管用了,这个药用了之后,一个晚上就能基本消下去。我那个朋友试过很多种,这一个是效果最好的。”唐显笑得迷人,收好药箱把它放回去。

    瑞茜看到他的背影,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了:“请问,我能不能在这待一个晚上,我这样回家去,我妈妈会担心。”

    这么晚了如果回医院去,她也只能睡在地上,梅子也不见得会欢迎她。现在她处于困境,也顾不上面子尊严的问题,唐显似乎是很好说话的人,她一时想不出还可以向谁救助了。

    “可以啊,我一会要回家。你可以睡在我的卧室里,我帮你换个床单。”唐显很爽快地答应了,他看出来这个女孩有难处,好象是惹上什么麻烦。再说留她一晚也算不上什么大问题。

    “不用了,我睡在沙发上就行了,我只待一晚就行了,你不用麻烦的。”

    “没关系,这里每隔两天会有佣人过来收拾,我没什么麻烦的。”唐显笑着,走房间把自己的东西收拾起来。瑞茜看他那么客气,倒有些后悔了。她不该去求这个大少爷为她做事的,她没有那个资格。

    瑞茜无助地站在客厅里,觉得自己脸皮实在太厚了。如果是对白旭,她至少是用身体付出代价了。可是唐显并没要求她什么,还给了她那么多钱。她不过就是脱光了身体在楼下的沙发上躺了两个小时,中间唐显碰都没碰她一下。他对她,一点欲念都没有。

    唐显出来的时候,看到瑞茜那茫然惊慌的样子,心里突然拧了一下。他以前接触到的女孩,都是一些千金小姐,学校里的同学至少也是小家碧玉。那天在树林里画画,突然看到树上竟坐着一个女孩在唱歌,他一时以为那是黄鹂鸟化身的精灵。

    程瑞茜身上有一种野姓的味道,朴素、自然、妩媚还有一些神秘。她身上融合了很多种风貌,都是他以前没有见过的。现在这个女孩受到了伤害,他有些心疼,但理智又提醒他不要多管闲事。给她提供一个临时的避难所,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他看到她放在桌子上的袋子,问道:“你带换洗的衣服了吗?”

    “没有……对了,你知道哪里有能洗真丝衣服的洗衣店吗?”瑞茜以为唐显会对附近比较了解,“这件衣服上粘了血,怎么也洗不掉……”

    “我的衣服都是佣人拿去洗的,我也不清楚。”

    对啊,像唐显这样的人,怎么会有机会亲自动手洗衣服呢。瑞茜自嘲地笑起来,她问错了对象。

    但唐显又热情地说道:“我帮你看看吧,我画画时经常会弄脏衣服,我这里好象有特效的洗衣剂。”

    “不用了,我自洗就行了。”瑞茜连忙阻止他。

    “哦,那样也行,洗衣机放在楼下的洗手间里,你今天先好好休息,我明天带你下去试试。”

    “嗯,谢谢你,我欠你太多了。”

    唐显摸了摸瑞茜的头,微笑着说:“别客气,你是我的学妹啊,学长照顾学妹是应该的。再说你还答应当我的模特呢,我要谢谢你才对的。”

    唐显嘱咐了几句就走了,留下瑞茜一个人,都不知怎么开口辞掉模特的工作。她没有办法,只好先打个电话,骗妈妈说她留在医院陪梅子一起睡觉。程佳仪也担心,但她相信瑞茜,也就没有怀疑,叮嘱她小心一些。

    洗过澡后,瑞茜拿起唐显放在桌子上的药膏又涂了一遍。她仍然穿着梅子的衣服,躺在卧室的床上,因为脸疼,她只好向右侧躺。白天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她太累了,头一粘上枕头很快就睡着了。

    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了,她整整睡了十二个小时。在卧室里的洗手间梳洗了一下,瑞茜看到脸上的痕迹几乎看不出了,走出房间准备回家。唐显却带着一脸歉意的笑容在客厅里等着她。

    “你睡得好吗?”

    “很好,谢谢。”

    瑞茜没料到唐显这么早就过来,其实也不算早了。只是她以为像他们这样有钱人家的小孩,都喜欢周末狂欢,不会这么早起床的。

    她打算向唐显告别,然后回家,但却被唐显拦住了。

    “那个……”唐显有些为难地说:“早上我过来的时候,看你还在睡。所以我就自作主张,拿了你的裙子用楼下的洗衣去洗。结果我忘了真丝的衣服不能用机洗的,我把你的裙子洗坏了,对不起。”

    瑞茜实在想不到,唐显会帮她洗衣服。现在衣服洗坏了,她并不心疼,只说没关系。

    19

    唐显觉得很对不起瑞茜,说一定要赔她一件。瑞茜说不用,他却坚持要赔。最后瑞茜只得跟着唐显去了那家专买店,想买一件一样的衣服。

    店员似乎是认识唐显,对他非常有礼,请他们到沙发上坐着,马上就派人去仓库里找。在等待的过程中,还有人送上咖啡和杂志。

    瑞茜看到封面上的模特,咦了一声。她记起来了,是和爱米去找摄影师那天,在摄影棚里遇到的找耳环的女孩。她觉得有趣,就拿起杂志翻看,那个模特叫candy,是最近升起的一颗新星。

    唐显也瞧见了,轻笑了一声,“没想到那个家伙也能出名。”

    “你认识她?”瑞茜指着封面好奇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尽在不言中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105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