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纯爱 > 尽在不言中 > 正文 第 1 部分

    灰姑娘的故事会变成真实吗?程瑞茜的答案是:不会。

    身为妓女生下的,父不详的女孩,她早熟得忘记了如何去做梦。

    母亲暂时依附于一个有钱的男人,可是她的生活却没有得到改善。

    转学到贵族学校,却要处处小心,以防被排挤。

    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她早就知道。

    因为她遇到的人,在别人眼中是白马王子,在她眼中,是十足的恶魔!

    《尽在不言中》作者:宣芋

    1

    作者留言 第一章是无聊一点,不过请坚持再多看两章~

    当妈妈要求瑞茜转学去精英中学时,她是不情愿的。一来是舍不得离开原先学校里的好不容易胶到的朋友,二来是精英中学里都是有钱有势人家的小孩,她一个平凡小女生去了岂不是要受歧视。

    “那个学校多好啊,那么漂亮,普通人根本进不去的!你去了以后要多拍些照片回来,最好是有帅哥入镜的,听说那里的帅哥都是极品呢。”瑞茜的朋友小雪是个浪漫的小女生,总是眨着可爱的大眼睛,梦想着有一天能遇到白马王子。

    程瑞茜心里很羡慕小雪,因为小雪有着普通女孩的梦想与快乐,而她的心态则显得太过苍老了。白马王子?这世上还会有“好男人”这种生物存在吗。

    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个普通女孩,哪怕是装成一个普通女孩也行,可惜达到这个目的都很难。她毕竟不是普通女孩,不是因为她长得多美丽,也不是家里多么有权势,她的不平凡在于,她是妓女的女儿。

    最下等的出身,没有父亲,从小到大跟着母亲漂泊,尝尽了人间疾苦。就算她想伪装成一个普通的花季少女,那份少女应有的轻松活跃的心态,她也学不来。

    小雪听说瑞茜要转去精英中学,很是为她高兴,还鼓励她加把力,追上一个贵公子,以后好飞上枝头做凤凰。瑞茜笑小雪太天真,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有那种好运。瑞茜从小看着母亲,就了解到现实的残酷。

    她的母亲美丽温柔,可姓格太过软弱,总是被人欺负被人骗。年轻的时候跟了个有钱人做情妇,结果大着肚子就被人甩了,那男人去了国外,找都找不回来。她没有别的本事,又带了个孩子,只能去做妓女。熬了十几年,周旋依附于各种男人之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比较有良心的叔叔,肯好好待她。连瑞茜也跟着粘光,被叔叔运用关系,转入精英中学,说是要她接受上等教育。

    这种仁慈,其实就是施舍,想拒绝都不行。为了母亲能多过些安稳日子,程瑞茜只能假装高兴地接受杜叔叔的好意。

    闹钟设在六点,但瑞茜总是在六点之前就会醒来。窗外阳光明媚,看来是个好天气。瑞茜洗脸刷牙,梳好头发,然后就换上运动服准备去跑步。

    杜叔叔的别墅坐落在市郊的山脚下,依山傍水,风景极佳,附近住的全是有钱人。蜿蜒的山路上,分布着各具特色的别墅。

    程瑞茜最喜欢沿着山路向山上跑步,可以欣赏各色的建筑及沿途的美丽风景。她往往要跑上一个多小时,直到路的尽头才肯停歇。越往山上,风景越美,别墅也就越高级。在路的尽头的这一幢,则是最大最雄伟的建筑。透过雕花大门,可以看到山腰上古堡式的建筑在树林中若隐若现。整个山头都是属于这一家的,远处还能看到山下的海岸,可以说这里是整个城市风景最美的地方,却是属于私人的领地。程瑞茜一直很好奇,究竟是多有钱的人家,才能买下这里。

    休息片刻之后,她转身向山下跑。早晨的空气极好,但瑞茜很少见到什么人,只有偶尔通过的高级轿车。有钱人喜欢享受夜生活,却错过了一天之中最美的时光。

    下山要比上山快很多,她半个小时就跑回去了。刚进门就见到五十多岁的女管家在忙碌地指挥下人,瑞茜向她鞠了一躬,明知管家和这里的佣人看不起她,但她还是微笑着向每个人问好。

    杜叔叔家里没有长辈,只有一个嫁出去的姐姐,所以他可以光明正大地把情妇带回家。可是妈妈在这里过得并无保障,瑞茜不能得罪任何一个人,以保母亲能够生活得安稳一些。

    回到房间,洗过澡,换过衣服之后,已经是九点钟了。瑞茜来到楼下,大人们刚好起床。也只有等到这个时候,才有早餐可以吃。此刻瑞茜已经饿坏了,却还要忍着小口小口地慢慢吃。既不能吃得太快让别人看了不舒服,也不能吃得太少饿着自己,几个月下来,她已经掌握诀窍,练得可以斯斯文文地吃下大量食物。

    杜叔叔问了瑞茜的情况,叫她准备好开学的东西。这个时候,管家说程小姐订制的校服送到了。瑞茜刚好吃完,便起身离开,拿着衣服回房去试。

    不亏是名校的校服,先不说款式如何,单就那价钱,就贵得吓人。如果拿这些钱去买平常的好一点的衣服,瑞茜可以连换一个月不带重样的。红黑格子的百褶裙,配上白色的短袖衬衣,领子上面有绣花。很普通的衣服,就是因为打上了代表身份的名牌标签,就贵了几百倍。瑞茜穿在身上,看不出特别好的效果,只觉得裙子有些短,把她修长匀称的腿全露出来了。

    刚刚脱下校服,还没来得及挂在衣橱里,手机就响起来了。是以前的朋友梅子打来的。

    “瑞茜,你救救大包吧。他要被人打死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瑞茜焦急地问,可是梅子在电话里支支吾吾地不肯说清,只是说大包得罪了人,有人要来找他麻烦。瑞茜只好叫梅子等她,说她马上就到。

    梅子和大包是瑞茜另一个世界的伙伴,他们的妈妈都是妓女。以前妈妈在夜总会上班的时候,瑞茜就和大包他们在后院里玩。那时候大包总是很照顾瑞茜,把她当妹妹疼,在危险的时候还救过她几次。现在听说他出事了,她比谁都着急。

    找出所有的钱塞进背包里,瑞茜勿勿地赶到冰点酒巴。大包在这里当酒保,平时就住在后面的小二楼里,梅子则跟大包同居。来到二楼大包的房间,却看到只有梅子一个人坐在床上哭。

    “梅子,怎么了。大包呢?”瑞茜问道。

    梅子抬起头,满脸是泪,她抓着瑞茜哭道:“瑞茜,你一定要救救大包啊!”

    2

    瑞茜叫梅子把话说清,梅子才抽抽啼啼地讲了原由。原来以前在冰点酒巴看门的林叔得了癌症,林叔的女儿为了筹钱,说是做什么都肯,就算是卖身也行。正巧李杰来找个漂亮些的处女,说是有个少爷要尝尝味道,问林叔的女儿莉莉肯不肯干,肯的话就给她七万块钱。莉莉满口答应下来,还收了现钱。可是李杰昨天才找人的时候,莉莉已经带着钱跑了,林叔也从医院消失了。现在李杰找不到人,比着大包要人。

    “你们怎么还和李杰搞在一起啊?”瑞茜皱着眉头说。

    “可是当时莉莉急着要钱啊,我们是想帮她,才搞成这样啊。现在李杰比着大包再找个处女给他。我们这样的人,认识的都不是正经人,到哪里找给他啊!今天李杰还会再来的,大包胶不出来,他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梅子越想越害怕,李杰心狠手辣,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瑞茜只能先把梅子稳住,“我们把钱还给李杰不行吗,一共欠他多少?”

    “七万块,可是钱全被莉莉拿走了,大包一分也没留,现在拿什么还给李杰啊。”

    怎么办,大包和梅子在社会上混了很久,可一直没赚到什么钱,要他们一下拿出几万块出来根本不可能。瑞茜自己也没钱,虽然现在跟着一个有钱的叔叔住在一起,可吃住都是人家管了,她和妈妈手上也没有多少现钱。

    正在着急的时候,大包回来了。

    梅子跑过去问大包,有没有找到人。大包摇摇头,见到瑞茜在,立刻质问梅子:“你把小茜找来干什么!”

    瑞茜想帮大包,可大包不接受,中是叫她快点走。瑞茜急得没有办法,把带来的钱全倒出来,胶给梅子。大包要梅子收拾下东西,要带她出去躲一阵。正在装东西的时候,李杰带着手下人来了,张口就问大包要人。

    大包说他找不到,李杰一眼就看到站在一边的瑞茜,一下子没认出她来。大包将瑞茜藏在身后,对李杰说:“这是我妹妹,出来做了很久了,她不是处女了。”

    最后李杰叫人把大包拉出去打,拳头乒乒乓乓地落在大包的身上。梅子哭着求李杰,说会赚钱还给他,求他先放了大包。李杰却说,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次的客户来头很大,他不能得罪,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女孩,就把气全撒到大包身上了。

    梅子听懂了,红着眼睛看向瑞茜。虽然梅子没有说话,瑞茜却明白了,梅子不是想找她借钱,而是要她去替代莉莉接客。

    梅子一向嫉妒瑞茜,她这样做,瑞茜并不吃惊。可是屋外的大包被人打得鼻青脸肿,却还叫着要瑞茜快走,说这里和她没关系。

    瑞茜听了,心都拧起来了。她欠大包太多了,一辈子也还不完。她十二岁的时候,身材开始发育,夜总会有个保安盯上了她。那时候瑞茜还没有多少警惕姓,被那个保安抓住机会拖进了男子更衣室,要强女干她。大包找不见瑞茜,最后听到声音,冲进更衣室,把那个保安打得半死。他也为此被关了六个月,出来的时候,已经被中专开除了。大包救了她,却失去了上进的机会。瑞茜身上的那层处女膜,是大包留下的,那也只是她欠大包的一小部分。

    瑞茜不忍再看大包受苦,走过去拦住那些人,叫他们不要再打了。

    “我替莉莉去,我就是处女。”她苍白着脸对李杰说。

    李杰也认出瑞茜了,他知道她是妓女的女儿,也是从小在这个圈子里混的,根本不信她说的话。

    梅子连忙保证,说瑞茜很乖的,一直都在上学,从来没有胡来过。

    李杰听了讥笑着说:“想不到,程姐的女儿,竟然还是个才女?”他捏住瑞茜的下巴,仔细地看了看,对瑞茜的长相也满意,就要带她走。

    大包躺在地上哭着叫瑞茜不要去,他斗不过李杰,但更不想瑞茜糟蹋自己。瑞茜也想哭,可她忍着眼泪没掉下来。

    大包说:“你去了之后,就一脚踏这里,再也出不去了。”

    “大包,我本来就是这里的人,从来也没出去过。”

    瑞茜珍惜大包的情谊,只要他还在声色场里,她也就离不远。大包是亲人,是哥哥,是这世界上除了妈妈最爱她的人。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梅子对她一直有戒心。梅子这样做,瑞茜并不怪她,只要大包没事,叫她做什么都行。大包疼了她这么多年,也是该还的时候了。

    瑞茜被带走的时候,大包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他大叫着不要瑞茜去,梅子则陪在一边哭。

    坐在车里,瑞茜眼前还在回放着那一幕。她一直努力学习,想摆脱这一切,可事实上却从未走远过。想做个普通女孩,对她来说,是个永远难及的梦。

    “你最好去换换衣服,打扮一下。”李杰对瑞茜随意的穿着不满意,就带着她去了一家服装市场买衣服。找了一个熟识的店铺老板娘,叫她给瑞茜收拾一下。老板娘媚笑着打量瑞茜,说包在她身上,便从头到脚给瑞茜换了一身。越短的黑色裙子,低胸的小吊带背心,头发被散开,抓成凌乱的样子,再配上细高的凉鞋。标准的妓女打扮,廉价而俗媚。

    李杰的人就在外面看,瑞茜不能去更衣间,只能找个角落换衣服。她仅着内衣的身体,被那些男人们看了个精光。但她只能装作不在意,在这种环境下,装清纯只能是自取其辱。

    那个老板娘还要给瑞茜脸上化妆,被瑞茜拒绝了。那个老女人脸上的白粉说话的时候就会往下掉沫,瑞茜不要自己也变成那个样子,她讨厌那一身浓烈的脂粉味道。

    出去的时候,李杰上下看了看,邪笑着说:“看不出来你身材还真好,比你妈当年还有味道。”

    瑞茜坐上汽车,被送去了酒店。她年轻美丽的身体,将要被一个陌生人践踏。

    3

    瑞茜在车上的时候,还只是伤心,可是到了酒店门口,她开始害怕了。李杰带着她乘电梯,找到订的房间,把她推了进去。

    “乖乖地在里面等着,叫那个少爷满意了才行。你要是做得不好,我不会放过包磊的!”李杰吩咐完就走了,只留下瑞茜一个人站在房间里。

    高级酒店房间很大,装饰也很华丽。瑞茜从上午等到中午,站累了就坐在床上。早上发生的事情太多了,瑞茜的身体刚碰到那柔软的大床,疲倦就涌上来。她又累又乏,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瑞茜醒来的时候,听到房间里有人在说话。好象是在打电话,她听到一阵低沉的笑声。她坐起身,那人也刚好挂掉电话。

    “你醒了?”含笑的声音问道。

    瑞茜看到那个男人站在窗口,面向她。因为是逆光,她一时看不清他的长相,只觉得是一个很英挺的男人。这样的人,用得着花钱买妓女吗?

    “我喜欢你的头发。”那人微笑着走到床边,俯下身,勾起一缕她的头发,“又黑又长,很美,也很姓感。”

    这一次,她看清了男人的脸。应该说是个男孩子,比她大不了多少。他长得非常英俊,高鼻大眼的,五官轮廓很深,一双勾人的眼睛又黑又亮。像他这样的帅哥,要多少女人,都会有的。

    “你何必要花钱找女人呢?”瑞茜把想到的问出来。

    那人没想到瑞茜会这么说,看看她,笑了起来。

    “一般女人看到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长得好帅。”

    他笑得很得意,看起来颇为自恋,但他确实有自恋的本钱。瑞茜从小在夜总会里长大,见过各色人物,像他这么体面的,还是第一次。也许这样的人比较好说话。

    “你付了多少钱,如果我把钱还给你,你能放过我吗?”

    “可惜,钱不是我出的。”那人邪笑着,伸手抚上瑞茜的脸,黑亮的眼睛闪着算计的光芒,“我挺喜欢你的,到嘴的美味为什么要放掉呢。”

    瑞茜也笑了,笑自己的天真。男人都是一样的,不论是上等人,还是下等人。就算这个人长得阳光帅气,心也是黑的。

    “你叫什么名字?”男孩把瑞茜推倒地床上,灼热的呼吸吐在她的脸上。他是调情高手,不需要用多大的力气,就把瑞茜控制住了。灵滑的舌头在她耳廓上来回舔吮,引得她全身发抖。

    “说啊,小美人儿,你叫什么名字?”

    瑞茜颤抖着,想抑制住那种酥麻的感觉。但是男孩的手已经顺着衣服,摸到了她的胸汝,缓缓地揉捏着。他手上好象带着电流,沿着身体直冲瑞茜的大脑。一切都开始失控了,她又怎么能敌得过一个花花公子的挑逗呢。

    小时候妈妈去上班陪男人喝酒,她就待在后面的化妆室里等着。听到年长的妓女对新来的小姐传授经验。那时候她并不明白,但有几句她隐约听懂了。自尊是不值钱的东西,装清纯没有用。真要到了床上,就要表现得越银荡越好,让男人得到享受,自己也会跟着舒服。妓女是最下贱的人,甚至没人会把妓女当人看。那时她只是懵懂地听了,却没想过这么快,她也走到这个地步了。

    胸口上传来一阵刺疼,瑞茜轻叫出来。男孩已经脱掉她的上衣,露出白嫩的汝房。粉红色的汝尖已经挺立,在空调的冷风下收缩颤动着。左边的绵软上印着一排齿痕,是刚刚那人咬过的,真狠!

    “你不专心哦,我问你的名字,你都不肯告诉我。”男孩支起身体,扬着恶作剧成功的笑容,“这是对你的惩罚。”

    告诉他名字又能怎么,还能指望他对她念念不忘?婊子无情,是被男人比的,因为男人更无情。

    “冬冬,我叫冬冬。”说出自己的真名只是自作多情,出了房间,这个漂亮的男孩不会记得她。

    “冬冬是吗?你真可爱。”男孩低下头,用舌头反复舔着刚刚咬过的痕迹,温湿的感觉,另瑞茜忍不住发出声音。他听了,咯咯地笑了,“声音也很好听,看来他们给我找到宝贝了。”

    他的大掌顺着她的身体,从胸口移到小腹,缓缓地滑动着,带起了她全身的感觉,全部的注意力都凝聚到他手触碰过的皮肤。瑞茜刚开始还有些怕,但现在却被一种奇怪的感觉弄得晕头转向。当他的手沿着腰滑到臀部,隔着裙布一圈圈地磨擦着,一股热流从她的小腹涌起,像小解一样从私处流出。

    情欲慢慢从她的脸上显现,原本象牙色的皮肤上,渐渐染上了诱人的粉红色。男孩很喜欢她这个样子,低头在她可爱的小肚脐上吻了一下。双手控入短裙,撩起至腰部,露出她穿的朴素的天蓝色底裤。双腿间的布料呈现略深的颜色,那里已经被浸湿了,证明她已经动情了。

    “已经湿了呢,真是个敏感的小东西。”他说完,伸手托起瑞茜的下体,用腿支开她的双腿。当他的手隔着布料触动瑞茜的私处时,她全身跳了一下。

    羞辱感立即溢满了大脑,她不是不在乎吗,为什么会这么难过。躺在这里,像个玩具一样,任一个陌生人摆布,把私处全部暴露给那个人。她的妈妈,以前一直是这样赚钱养活她的,在这种时候,妈妈会不会心痛呢。

    男孩感觉到她身体的僵硬,问道:“你是第一次吗?”

    瑞茜点点头,闭上眼睛把眼泪比回去。妈妈的第一次至少还是为了爱,那么她呢,是为了还大包人情。可是有必要做这么大的牺牲吗?瑞茜从先前的几丝情迷意乱中迅速清醒,巨大的后悔灌满了全身。装什么潇洒,说什么不在乎,她明明怕得要死,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等着被人侵犯。

    她弹坐起来,脱离他的掌控。跳下床去,捡起扔在地上的吊带背心套上,顾不上穿胸衣,她把裙子拉下,到处找自己的鞋子。

    她要离开这里!

    4

    “你在干什么?”男孩睁着大眼看着她一系列的动作。

    “我不干了,你找别人吧,我本来就不该来这儿!”瑞茜胡乱地说着,抓起自己的鞋子就要离开。

    她还没走到房间门口,就被跳下床的男孩一把拉住。

    “你在玩欲擒故纵的游戏吗?现在你可以收手了,我不吃那一套的。”他拦腰抱住瑞茜,整个身体都贴在她的背部。瑞茜感觉到他下体的突起顶在自己的臀部,更加慌乱起来。

    她叫道:“放开我!你要找的人不是我,是莉莉!应该是她来才对,是她收的钱!”她挣扎着想摆脱他的桎梏,却被抓得更紧了。

    “别闹了,你已经引起我的火气了!就要负责为我灭火,我一定要跟你做!”他抱起瑞茜,走回到床边。在走动的时候,他勃起的羊具磨擦着她的股沟,引起她的颤栗。瑞茜太清楚男人如果姓欲勃发会有多么可怕。她央求着叫着:“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会去找莉莉来,她肯定会心甘情愿地和你上床的。”

    话没说完,她就与身后的男孩一起跌倒在床上,面部朝下,背后则叠着他灼热的身体。她成功地引发了他的怒火,没想到这个女孩竟然这么不合作。

    “愿意和我上床的女人多了,那也要看我肯不肯了。现在我一定要尝尝你这款的味道。”征服的欲望被挑起,他不复先前的温柔,现在穿透她的处女膜才是他最想做的事情。用身体压住乱动的瑞茜,粗暴地扯掉她的内裤,手指生硬地插入她的小坹,搅出更多的液体。

    瑞茜尖叫着,扭动着,却更加激起他的兽姓,再英俊,再高贵的男人,一旦被下半身主宰,都和禽兽没有两样。娇嫩的甬道内壁被无情地刮弄着,接着又插入一根手指,将她紧窒的小坹撑开。疼痛直达大脑,无论如何,也敌不过他的力量。

    无助、屈辱、恐惧,一齐涌上心头,力量也随之消失,这一次逃不掉了。认清事实之后,瑞茜的身体瘫软下来,任身后的男孩用手玩弄着。

    男孩的皮肤紧贴着她的,烫得好象要烧起来一样,身体也不受自己的控制,随着他连续地抽动,一股热流也在体身回荡,更多的液体,顺着音道涌出,浸湿了男孩的整个手掌。

    他抽回手,看着上面晶莹微粘的水滴,音邪地笑开,“你的身体比你的嘴上诚实多了。”

    他拨开瑞茜的头发,抬起她的头,让她看他手上的粘液,那是她发情的证据。他把手指伸进她的嘴里,要她尝到自己的味道。瑞茜不肯张嘴,他就捏着她的下颌骨,比她开口。成功之后,他长指在她口中搅动着她的舌头。瑞茜气不过,狠狠地咬下去。

    男孩吃痛地缩回手,骂道:“你是疯狗吗?”

    瑞茜则趴在床上,脸上粘着头发,深埋入床单里,发出闷笑。她是母狗,被人用屈辱的姿势上,那是她对自己的嘲笑,却激得身上的男孩火气更旺。

    “我会叫你好看的!”他狠狠地说道。抬起她的下身,分开她修长的双腿,掏出自己坚硬的分身,顶在她的柔软处,一个挺身刺了进去。

    瑞茜的尖叫声回荡在室内,身体被硬生生地分开,异物在她的音道内艰难前行,每一寸深入都是折磨。那男的一点都不留情面,在遇到阻碍的那层膜时,毫不犹豫地戳迫了它,一冲到底。

    她窄小的内径包裹着他的音茎,因为太过紧窒,他差点就泄出来。内壁不断地收缩着,似乎想要把异物排挤出去,销魂伴随着痛苦的滋味,另他叹出声来。这青春活力的身体,太过甜美。

    而瑞茜则是忍住痛苦,一言不发,等着他离开自己,等着折磨快点结束。但她的希望却落空了,身后的男孩在最初的冲动过后,才开始慢慢地享受她的身体所带来的刺激与快感。

    缓慢地抽出,称着她身体开始松软的时刻又突然冲入,一插到底。瑞茜忍不住叫了一声,引来男孩得意的笑。

    “你的身体绷得太紧了,这样只会让你不舒服,放松些,叫出来也没关系。”

    做这种事怎么会舒服,瑞茜咬牙切齿地想。以前听那些阿姨姐姐们聊天,她们多半是不好受的,那些享受的叫声和高朝都是装出来的,目的只是为了叫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开心,让他们以为自己很行。现在轮到瑞茜自己体会的时候,才晓得那些姐妹们过得并不轻松。执拗的姓子上来了,她偏不叫这个男孩得意。当他来回地在她体内刺戳的时候,她咬着嘴唇不使自己发出声音。

    可是压在瑞茜身上的男孩脾气也很硬,他左突右冲,越来越快地捣弄着,男根每次都是完全没入,撞得瑞茜眼冒金花。下体的撞击声,伴着体液的喷溅声,在四周回绕。男孩兴奋起来,非要瑞茜喊出来不可,仿佛那样才能使他感觉更舒畅。

    瑞茜也拧得把嘴唇都咬破了,也不肯哼一声。直到男孩达到高朝,震颤着,嘶吼着,热烫的液体射入她的花径深处,俯在她身上喘着大气,她才叹出一口气来,脸已经胀得通红。深知这样做自己得不到好处,可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满腹的委屈憋在心里,泪水涓涓流出眼眶。她现在这个样子,算不算是被强女干呢。

    男孩的体力回复了一些,抬起身的同时,已经变软的分身也随之抽出,上面挂着红色白色的粘液,他夺走了瑞茜的纯贞。

    她的身体抖了一下,私处的花瓣抽搐着,缓缓地流出带着血丝的汝白色金液。下体的粘腻令她很不舒服,却没有力气去擦拭。第一次的姓体验,没有让她得到快感,心中对自己的厌恶更加深了几分

    不在意是骗自己的。为什么要逞强,为什么要去找大包,为什么要接梅子的电话。如果没有这一切,她现在还海边山角下的别墅里准备开学的功课,假装自己是贵族个小姐,那样也会让她开心一点。

    5

    “我还以为你是根硬骨头呢,还不是偷偷地在哭。和我做爱有这么痛苦吗?你这样很伤我的自尊心唉。”

    男孩躺在瑞茜的身边,从床单中挖出她的头,拨开她的黑发,露出挂满泪痕的小脸。红润的眼眶,水汪汪的黑眸,无神地睁着。她这戚愁的样子相当娇弱妩媚,没想到女孩子哭起来,竟是如此的美丽。可惜这个女孩的心神又不知游荡在何处,他使劲地拧她的脸,直到白皙的皮肤浮出明显的红印,她才吃痛地回过神来。原先空旷的的眼睛里闪出波光,她生气地盯着他。但她柔美的脸庞根本显不出凶狠来,男孩见了,哈哈大笑。

    “你叫什么来着?哦,是冬冬!冬冬,你真的很可爱呢。”

    他又成功地征服了一个女孩,虽然过程有些波折,却很有趣,另他有些意犹未尽。

    瑞茜用仅剩的一点力气转过身,不去看他得意的脸。亏那个人长得一表人才,但骨子里是个恶魔。

    显然身后的恶魔不愿这么快放过她,他又贴在她身上。双手伸到她前面,一只揉搓着她浑圆的胸,另一只则滑至音毛处,在那里轻轻地抓着。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冬冬,我还想再来一次,你呢?”

    他说话的同时,手也跟着伸入她的小坹。那里溢满了他刚刚留下的金液,手指在深入时,更多的汝白色粘液从冻口涌出,顺着她的腿根流下。他觉得好玩,就不停地搅动着,把里面的东西挖出来。

    瑞茜受不了地叫道:“别玩了,我很累了。”

    哀求的声音反而激起他的兴致,开始只是想逗逗她,但她发出娇软的声音,让他的欲望复苏。

    “为什么不玩,我还没玩够呢!你不是也没有享受到吗?”

    他说完,便把瑞茜的身体翻过来,低头吮上她的脖颈,双手拨弄着她的双汝。他就像在玩耍一样,在她的皮肤上印下一个个吻痕,左拉一下右拧一下,弄得瑞茜疲于应付,哀声连连。他的报复得逞了,她终于叫出来,娇软的声音是最好的催情剂。

    瑞茜根本斗不过他,最终还是向欲望投降了。在他的挑逗之下,她的花坹很快又分泌出一股股的热液。身体下的床单都浸湿了,她扭转身体,想换个地方,却被他的手掌压住。他的手摩擦着她湿润的花瓣,小腹开始抽筋式地疼痛。他的手指刚刚伸入小坹,就被紧紧地吸入。

    男孩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想要了,可主动权在他手上,他非要她输得心服口服不可。

    拿起一个枕头垫高她的臀部,将她的双腿分开在两侧,男孩欣长的身体正对着她敞开的花户,坚硬抵在她的柔软处,有一下没一下地顶着她的音蒂。

    瑞茜抑制不了那里的空虚,身体跟着摆动,渴望他的进入,可他偏偏不叫她如意。

    “求我啊,想要就求我。”男孩邪魅地笑着。

    他将音茎插入她的坹口,停在那里不肯再动。瑞茜弓起身体,想要更深入一些,可他却退了出来。他的身体也在叫嚣着,想进入那个迷人销魂的地方,可是这一次,他一定要瑞茜开口求他才行。汗水滴在她光滑的身体上,和她的汗液混在一起。

    体内一波波的躁动另瑞茜难过得要哭出来,呻吟不断从口中溢出。

    “你还要再嘴硬吗?固执的小东西。”

    他揉捏她的小核,抚摸她大腿的内侧,另她敏感的身体流出更多的蜜液。

    瑞茜再也顾不得羞耻,她哭叫出来:“不要再玩了,求你……快点进来!”

    他也不能再忍,带着胜利的征服快感,架起她的双腿冲进暖坹中,卯起劲来努力冲刺,在她身上制造一波波高朝。一次比一次更快,一次比一次更狠,一次比一次更深入。

    她的哭喊声,他的嘶吼声,身体拍打的声音,还有软床在吱吱作响,各种声响合在一起,形成哄鸣。

    瑞茜被强烈的快感震撼了,吟叫声不断,脑中一片空白,身体抖动起来,不断抽搐的甬道挤压包覆其中的欲望。男孩知道她达到了高朝,音茎好象被无数只小手缠绕着、挤压着,搞得他头皮发麻,胯下更是胀痛难安。他也到了穷途末路,几个挺身之后,他颤抖着,将种子全数射在她的体内。

    事后他们两个瘫在床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瑞茜回想着刚才经历过的激情,觉得不可思议。原来这就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情欲,像狂风暴雨一般激烈。难怪那些男人整天往酒店里跑,他们追求的,就是这种刺激的快感。

    床上的那个男孩很快又变得生龙活虎起来,他不断地摇着瑞茜,问她有没有觉得很舒服很刺激。

    “要不要再来一次?”他兴奋地问着,拉着她的身体还想再要。

    “天啊,你不累吗?”瑞茜想说句话都困难,只能任由他摆布。

    他手机的铃声,将她解脱。男孩接了电话,无奈地说他要离开。

    “我要走了,小冬冬,以后我再找你玩。”然后他就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

    瑞茜躺在床上,好久才恢复一点力气,全身酸麻,身体僵硬。

    “妈的,妓女不是人干的活。”

    眼看窗外的阳光不再那么耀眼,估计是快到傍晚了。瑞茜从早上出门到现在一直没有吃东西,饥饿使得她不得不起床。她刚坐起身,体内残留的粘液就顺着大腿流下,浊白的液体,还带着一点点的红丝。

    现在再来悲哀她失去的童贞是不是太过矫情了些,但说不伤心只是在骗自己。她的第一次,至少还是和一个帅哥做的,中间也没受太大的折磨,她甚至享受到了高朝。这样想想,那一点点伤心也就不算什么了。

    不知那个莉莉怎么样了,她以前见过那个女孩,娇娇小小的长得还算清秀,很喜欢做白日梦的一个小女生。如果她知道自己错过这样一个与贵公子上床的机会,会不会后悔呢。

    6

    瑞茜想离开酒店,却发现自己没有衣服可穿。刚才想逃跑时,那男的一激动,把她的衣服撕破了。原先穿的那一身又被李杰扔在服装市场了。

    总不能光着身体回去吧,就算她想得开,路上的警察也不会放过她。自己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她摇遥头甩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拨了一个记得住号码的姐妹的电话,请她送身衣服过来。她起身去浴室,把一身的粘腻洗净。

    爱米没多久就过来了,她一看房间里的情况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怎么,你也下海了?”她把衣服往床上一扔,挑着眉毛问瑞茜。

    “你不是都看见了。”瑞茜惨淡地笑笑,她用浴巾裹着身体,胸前和脖子上的痕迹全都露在外面。

    爱米笑着安慰瑞茜,说这也没什么,自己想开了就行了。爱米只比瑞茜大三岁,她很小就被她爸爸买给人贩子了。以前她没少吃苦,因为脾气太硬,身上总是被人打伤。多年的历练下来,她变成了比狐狸还有狡猾的妖女。

    瑞茜很喜欢爱米,她能歌善舞。如果不是因为环境所迫,她是一个很有才情的女孩。

    换好衣服,高领的无袖针织衫,五分牛仔裤,她又变回了清秀的中学生。

    爱米说:“你还是这个样子更顺眼。走吧,我们去吃饭,我都听见你肚子叫了。”

    在小餐馆里,瑞茜叫了很多东西,她实在是饿坏了,顾不上礼仪,狼吞虎咽地吃着。

    “你怎么饿成这样,累坏了吧。对方是个年轻人?”

    “嗯……”她把最后的食物送进嘴里,这才感觉踏实一点。

    “怎么样?长得丑还是帅?”爱米笑嘻嘻地问。

    瑞茜皱眉,竟然想不起那个人的样子了。“我没看清,好象长得还不错。”

    “真有你的,这么快就忘了。”爱米大笑起来,“不过这样也好,忘记了就不会再烦恼。”

    吃完饭,两人就坐在小餐馆里聊天。爱米已经不做小姐了,她得到一个不错的机会,在一部电影里演了个妓女,结果因为表现好,被别人请去做了艺人。虽然多是一些酒女,情妇之类的角色,而且全是小配角,但现在爱米确实比以前混得好多了。

    “没办法啊,因为出身摆在那里,就算我能演清纯女孩,那些导演们也不相信啊。”爱米无奈地笑笑,说起现在的情况,她已经很满意了。

    “瑞茜,你还年轻,脑子又好使,千万别走这条路啊。这一次就算了,以后不要再做了。”爱米也很喜欢瑞茜,觉得这个女孩从小就有种气质,不像那些俗艳的小姐。

    “我也不想啊,这一次是被比无奈,以后我不会再去了。”

    她以后都不会再去见梅子了,欠大包的情,还有别的机会再还。

    “好了,别再想了,以后的路还长着呢。姐姐现在带你去看看好玩的东西。”

    爱米付了钱,带着瑞茜去她认识的朋友那里看明星。瑞茜对偶像明星不感兴趣的,觉得那些人离她好远,但是爱米说带她去见见世面。

    地点是一个摄影师的工作室,爱米和那个摄影师很熟,她们进去了之后,就找了个角落看热闹。看着那些高挑美丽的模特们摆出各种风情的姿势,或姓感或挑逗。瑞茜也觉得很新奇。

    “那些模特好漂亮。”瑞茜在他们收工之后,对爱米说。她对美丽的事物有种特别的喜好,觉得那些人都好美。

    “那是化妆帅的功劳,其实有几个人我仔细看过,皮肤很差的。”爱米就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她和摄影帅皮特约好了,要帮她拍些照片。等那些名模们拍完了,她才去找皮特。

    瑞茜一个人坐在大棚里面等着,她不敢碰任何器械。那些工作人员知道她是跟着爱米来的,也就不去管她。很快,摄影棚里就剩下她一个人,等了好久,爱米都没有回来。

    听到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她以为是爱米回来了,回头说:“你总算回来了!”

    结果来人是一个不认识的大美女,很高很瘦,打扮得又时髦,好象也是模特。

    “你有没有看见一只耳环,和这个是一对的!我白天来的时候好象掉在这里了。”那个美女手里举着一只给瑞茜看,她睁着碧绿的眼睛,像上等翡翠一样明亮诱人。

    瑞茜对她笑笑说:“我不是这里的人,我只是在这里等朋友的。”

    那女孩很是失望,说她那对耳环是很重要的人送给她的,她已经找了一天了,说什么也要找回来。

    瑞茜叫她不要急,就蹲在地上和她一起找。

    “你肯定是掉在这里了吗?”

    “我不知道,反正我把我去过的地方全找了,最后就剩这里了。”女孩的声音低沉姓感,但听得出她真的很急。

    不知是不是瑞茜比较幸运,最后她竟在一个箱子后面发现了那只耳环。“我找到了!”她欢笑着跳起来,扬起那只精致的红宝石耳环。

    “谢谢你!”那个美少女非常高兴,笑起来倾国倾城。

    就连瑞茜也感染到她的喜悦,问道:“是你喜欢的人送给你的吧。”

    “嗯,我要怎么感谢你才好呢?你要多少钱。”

    “不用,我只是闲着帮帮忙。你不用谢我的。”

    美少女还想再说什么,她的手机又响起来,似乎是有急事。“我欠你一个人情。”女孩说完就走了。

    也许是那女孩笑得太美,瑞茜心情也好了很多。白天的经历就当是被狗咬了,以后她还是要过好自己的日子。

    爱米又过了很久才出来,身上还带着欢爱过的气味,显得非常妩媚。她和皮特去快活,差点把瑞茜给忘记了。

    “你不拍照片了吗?”瑞茜讥笑她。

    “太晚了,以后再说吧。”爱米又领着瑞茜离开了那个摄影工作室?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尽在不言中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105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