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美文 > 狂欲总裁 > 第 9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快帮我!”他急切地吼,不过手下的力道倒是放轻了,中指浅浅地在X口勾弄着她的春潮,麽指在她敏感粉嫩的小核上时轻时重地按压,很快地,便感觉到她那里湿了。

    他勾起性感薄唇,得意地再多加一根手指,并加快手上的动作,“雪儿,夹紧点……恩,对,就是这样……”

    男性沈重的呼吸,伴随着沙哑的声音在充满欢爱味道的卧室中不断兴奋响起。

    “啊!”

    穆非雪柔软的腰身弓起又放下,在他连连地刺向那最是敏感的那一点的时候,尖叫出声,狭窄的湿道紧紧地夹住他的长指。

    雷鹰抽出湿淋淋的手指,满意大掌上沾满了她的蜜汁,色情地把那只手覆上她的软R,利用之间的滑腻按摩起她的茹房。

    穆非雪大口大口地娇喘着,胸脯随之而上下起伏,完美的胸型更加丰满柔美。

    他把她的两只茹房一下下地往中间推挤,一只大手同时玩弄上面两颗粉红的茹头,在把它们挤到一起的时候,用嘴巴同时含住,让穆非雪感觉到一阵阵奇异的快感。

    被他弄得晕乎乎的,下T刚刚被堵塞着的Y体随着她身子的扭动涌了出来,穆非雪感觉甬道深处一阵瘙痒,空虚难耐,急需他充实霸道的填满。

    雷鹰邪笑地看她欲求不满的Y荡样子,坏心眼地好像又塞了什麽东西进去。

    她抬头往下一看,差点晕过去,他竟然把一朵玫瑰塞进自己那里!

    穆非雪羞愤极了,挣紮着要把它拿出来,雷鹰却抓着她的手不让,用麽指抵住那朵玫瑰缓缓地往里推进。

    这个色情狂!

    穆非雪踢打他,雷鹰却更加兴奋激狂了,因为她的动作只是把他的手指更加夹紧了,他再伸进一根手指,把那朵玫瑰抠了出来。

    嫣红的花瓣沾上了透明的Y体,微微散发着情欲的气息,穆非雪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摘下一片花瓣放进那可恶的嘴里含住。

    雷鹰嘴角含着Y邪的笑,“是雪儿的味道……”

    穆非雪小脸通红,连忙捂住他的嘴不让他说出来,他真讨厌!讨厌死了!

    他亲亲她柔腻的小手,把它放到自己胯下,胯间的巨W激动地跳了跳。

    引领着她的手,在那鼓起的上面缓缓摩擦着,他挺着腰隔着裤子在她手中冲撞律动……

    “鹰……你要干什麽啦……”穆非雪眼睛红红地控诉,他刚刚猴急得跟什麽似的,现在又慢条斯理地不肯进来,讨厌死了!

    雷鹰一脸坏笑,“哦……小妖精忍不住了!”

    她拿脚踢他。

    “乖,帮我。”他亲亲她,让她帮自己释放那其实早已按捺不住的欲龙。

    小女人发出小动物般哀求的声音,“鹰,嗯……慢点……啊!你……太深了……啊!”

    雷鹰却一下子把热棒C到了她体内最深处,享受完全被她的柔软紧致包裹住的畅快。

    她修长雪白的双腿被他恶劣地弯成m字型,往两侧分开到最大,最隐私的部位赤LL地在他完全展示。

    雷鹰专注地缓缓抽出进入,看着自己硕大粗长的男J霸道地侵占她柔软芬芳的RX,带出的透明汁Y湿了身下的床单一片。

    犹觉得不过瘾,雷鹰一边抽C着她娇嫩的小X,一边用麽指和食指拉扯着前面得小小珍珠。

    “啊!……不要……不要这样……”穆非雪全身抽搐着,感觉到体内随着他的猛狂摩擦进出而产生的持续不断的热力,洁白玉腿不由自主地缠上他精壮的腰身,快要被他疯狂的欲望给淹没。

    纤细的手臂圈上他的颈,柔软的胸脯紧紧地贴住他雄壮的肌R,雪白柔嫩的肌肤与男人古铜刚硬的躯体形成暧昧而强烈的对比。

    穆非雪全身湿答答的,身上都是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他的汗,底下的嫩X则剧烈地张缩着,她把雷鹰的R棒夹得死紧,而伴随着他每一次的进出,她的窄X被他一波波地撞击着,两人的下身紧紧地吸附着彼此。

    天哪!她不行了……

    穆非雪小小的身子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双手紧紧地抓着他厚实的宽肩,小腹处一阵强烈的酥麻来得如此猛烈又骇人,她屏住气息,一度忘了呼吸,浑然忘我地感受那一瞬间的极致快感,猛然间,一股热浪从她甬道深处深处往下喷洒,兜头淋在他正在她湿X里猛力加快冲撞的R龙上,在她惊喘着的同时,他浓稠的白Y也向上喷S,一阵阵地滚烫了她剧烈跳动的ZG……

    穆非雪闭着眼,长长地卷翘着的眼睫微微颤着,大口地呼吸者舒缓那过於强烈的R欲快感。

    雷鹰抽出那根作恶的巨棒,就着上头湿淋淋的Y体,自己用手捋动几下,它又重新翘起头来了,甚至比刚才更胀更热。

    拉高她一只柔弱无力的玉腿架到肩上,“噗!”一声,又C了进去。

    穆非雪这次倒难得地柔顺起来,乖乖地敞开身子任他予取予求。

    不是不想抗议,而是知道抗议无效!

    这男人平时对她千依百顺的什麽都让着她,唯独在这档子事上霸道得要死,她越是反抗就越是激起他的征服欲,届时受苦受累的还是她,还不如乖乖地迎合他几次,等他要够了就自然肯放过她了。

    不过……

    事实证明她还不够了解雷鹰。

    被动地撅着粉臀,穆非雪无力地承受身後强而有力的猛烈攻击,她哭着嗓子哀求,“鹰……不要了、不要了……”

    “嗯疼……”

    被他连续弄了这麽多次,她的下身一阵阵火辣辣的感觉,小腹灌满了他的JY,胀鼓鼓的,却被他霸道地堵住不得而出,难受极了。

    “乖,再一下下就好……”雷鹰眼睛发红,沈声粗喘,如同出柙的猛虎般狂动着强健的腰身,欺侮着身下今晚格外乖巧的她。

    他爱死了她这副难得低眉顺眼的可怜模样,让他只想狠狠地欺负她,让她尖叫、哭喊、哀求出声!

    男人都喜欢欺负女人。

    被他反剪着双手,身子被他控得不能动弹,她气若游丝地嚷着:“骗子!你说了好多遍了!”

    “嗯嗯……啊!”在瞬间的高C的火花再一次袭来时,她终於腿一软,直直晕了过去。

    “雪儿?小笨猪……”他轻唤着想把她叫醒,胯下依然勇猛地向前动着,九浅一深,弄得她即使失去了意识仍在哼哼唧唧地回应着他。

    无奈她被他C得太过了,怎麽唤都不理他,他身下软成一滩春水。

    呼呼……

    他运起腰力加快速度,一个深深的挺身,一仰头,终於S了出来……

    狂欲总裁50(限)

    两个人亲密地偎依在浴缸中,穆非雪背靠着高大壮硕的男人,整个人依然晕乎乎的,眼睑柔弱地垂下,按摩浴缸中的水温度适中,一波波地舒缓她酸软的全身。

    雷鹰拿着沐浴棉帮她擦着身子,那上头布满的红红紫紫让他既得意又疼惜,手上的力道不由地轻了又轻。

    她半寐半醒的可爱模样看得他的心窝暖暖的,不断爱怜地亲亲她的头顶,又摸摸她的粉颊。

    拿着沐浴棉的手来到她身前,洗着洗着又不安生了,大手摸着她的软R,爱不释手,慢慢地,感觉又上来了。

    穆非雪的身子陡然僵直,因为臀间被他硬硬的一根顶着,她手忙脚乱地想要爬出浴缸,却被雷鹰手脚夹攻,动弹不得。

    他一只手来到她腿间,稍一使力,便把她的大腿分得开开的,向前一挺身,前端半个头C了进去。

    穆非雪扭着身子不从,却让他更加进入了几分,自知力气是不可能敌得过他的。

    她转过头睁着水雾大眼看他,撅着小嘴,“人家好累哦,不要啦!”

    “唔!”他的回应是憋着一口气,狠力一下子把整根挺了进去。

    她抓着他结实的手臂,使力掐他,他太过分了!

    他却笑得邪气,身下不停律动,哼哼地喘着粗气,“喔……小笨猪变成小野猫啦!”

    穆非雪简直恨死他的好体力了,这个无赖!

    在他无数次的教导下,她敏感得要死,即使再不想要,下身那处还是又湿又滑,紧紧地绞着他粗大的凶器,爽得他直呼过瘾。

    她不停娇喘着,妖娆的在他身下喊叫,雷鹰眼睛都红了,重重的给了她一下,顶的她失声颤了起来。

    雷鹰随即把她转过身来,抬着她粉嫩的娇臀,让她缓缓地坐下来。

    “够不够深?”

    他邪魅地问她,她却嗯嗯啊啊的只知道媚叫。

    勾得他心底激颤,一下浅一下深地弄她,有时候只用欲龙的头部浅浅地C,有时又抽出来只剩一个头部在里面,再重重的捣进去,整根没入,又引导她扭着纤腰让他得以在里头旋弄她迷人的花心。

    看着她的长鬈发随着他猛烈的动作一颤一颤的,他重重的一巴掌拍在她臀部,忽然受到这一下刺激的小女人尖叫着扬起了头,缩着小X吮了他下身一会儿,热热的汁Y浇了上来,人就又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剩下的时间他完全自由发挥,在浴室里以各种各样的姿势摆弄着呈半昏迷的她,尽情地又折腾了两次。

    穆非雪这次真的是累得连话都不想说了,雷鹰把她折腾了大半夜,总算是心满意足,帮她洗净身子,终於舍得让她好好休息了。

    他亲亲她额头,准备去浴室把头发吹干。手机却在这时响了。

    妈的!哪个神经病这麽不识趣淩晨两点打来S扰人!

    “喂!”他压着声音,但那头的男人也感觉到了他忍耐的火气。

    殷英澈先发制人,“好你个重色轻友的家夥,你来vegas多少天了,就没想想要见一下我这个这麽久没见面的兄弟?”

    雷鹰咬牙切齿,“‘兄弟’,现在都几点了?”就算找他算账也不是这个时候吧,大家都是男人,他还这麽不识趣。

    “两点而已,你这个夜猫子不是不用睡的吗,快点过来,我在‘雪翼’,有人想要见你……”他笑得暧昧,那头似乎还夹带着女人的声音,不待他回答便挂了电话。

    “靠!”

    他没好气地扔了手机,现在这个时候他只想抱着他的雪儿睡大觉,而不是出去见那个恶心兮兮的自恋男人!

    狂欲总裁51

    “雪翼”是一家私人俱乐部的名字,从外观看并不觉得它有什麽特别,只觉得它大得离谱,进去看了才知道内有乾坤。

    偌大的场所包括了小到电玩区、机动游戏机室、雪茄房、酒窖,大到马场、赌场、温泉、桑拿室、高尔夫球场、spa美容中心、甚至连S击场都有,令人不免怀疑其幕後老板的身份,一般人能随便光明正大经营这种枪支弹药生意的吗?

    而且这里保全非常严密,不时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以防不懂事的客人寻衅滋事。

    不过和一般俱乐部不同的是,这里绝不提供声色服务,当然,会员自携伴侣的除外。

    经过东司翼的苦心经营,现在世界上总共有二十多家“雪翼”的分店,每一家的格局都一模一样,他们几个朋友聚会时都会选择来这边,因为这里不仅各种娱乐设备都很完善,而且保全措施做得很好,无论他们做了什麽过火的事都不用担心明天会上报。

    雷鹰打开他们专属包厢的门,就看见那个不识趣的家夥左拥右抱的享尽齐人之福好不快活。

    “鹰少!您来啦!”

    雷鹰还没反应过来,一个柔馥馨香的身子便扑进了他怀里。

    那是一个脸蛋倾城、身段妖娆的绝艳女人,第一个能在好莱坞电影中担当女主角的亚洲当红女明星──cylin hu;胡嘉琳。

    雷鹰定了定神,微微不悦地皱眉,警告的眼光S向正邪笑着看着他们好戏的殷英澈。

    殷英澈装傻地朝他摊摊手,示意不不关他的事。

    毫不怜香惜玉地把人推开,雷鹰甩都不甩她,径自在殷英澈旁边坐下。

    胡嘉琳恼怒的情绪在眼中一闪而过,但很快又换上了一张笑脸,缠上去坐下紧紧地勾着他的手臂。

    雷鹰冷眼斜她,“坐远点。”

    胡嘉琳一副泫然欲滴的可怜模样,本来就是个极度吸引人的尤物,现在添上几分楚楚动人,另每一个正常男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升起一股想要保护她的欲望。

    无奈雷鹰不是个正常男人,丝毫不为所动。

    可能是雷鹰的眼光太Y沈慑人了,“好……好啦。”她有点畏缩地缩回手,不敢惹怒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温柔的时候好像会给你全世界,可是绝情的时候却会令你如置阿鼻地狱,巴不得自己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她看多了他对付敌人的手段,所以更了解他性格中恐怖的一面。

    殷英澈仿佛知悉一切地笑得欠扁,一脸暧昧,“cylin,看来鹰今晚已经吃饱了,你没想头喽!”

    胡嘉琳顿时警觉起来,她就知道自己的直觉没错,鹰少怎麽会莫名其妙把她给甩了,原来是出现了狐狸精!

    现在新闻报章闹得沸沸扬扬,说鹰少快要结婚了,可是怎麽可能!这个花花公子,除非世界末日,否则没有一个女人能够绑得住他。

    依她看,那个胆敢放出假消息的女人很快就会玩完了,鹰少最是讨厌这种得寸进尺的女人,她就是深谙此道,才能跟在他身边三年多,她原本以为,就算他身边除了她以外还是女人不断,但应该多多少少对她有点迷恋,没想到他突然间就把她给踹了,什麽原因预兆都没有,教她怎麽可能咽得下这口气!

    她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女人有那麽大的魅力跟她抢男人!

    千万种心思在她心底转了又转,但她表面还是一副笑得甜甜的小媳妇模样,真不愧是演戏的,看得殷英澈自叹弗如,他的装*功力看来还要再跟这位胡小姐多学学。

    雷鹰又岂会不知道她那点小心思,不过谅她也不敢在他眼皮底下做出什麽出格的事,毕竟他能把她捧上去,也能把她摔下来,她最好不要触犯他的底线。

    狂欲总裁52

    “话说回来,你怎麽不把你那个传闻中的18岁小情妇带过来?”殷英澈倒是一点都不受他们迥异心思的影响,继续欠扁地煽风点火,“还是说,已经被你累瘫在床上起不来了?”

    雷鹰Y森地瞟他一眼,沈声叱道:“胡说八道什麽!”

    他的宝贝可容不得别人的一丝轻鄙,即使是他最好的朋友都不行,再敢冒犯一句,揍得他三天三夜见不得人!

    殷英澈被他瞪得毛毛的,怕怕举高双手投降,“好了好了,当我没讲哈!”

    看来他的好友这次是真的栽跟头了,过去他的女人甚至可以和他们几个朋友共享,现在这个……连开个玩笑都说不得?

    他现在真是无限期待,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能把这个嚣张狂妄的浪子收服。

    胡嘉琳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看到雷鹰的反应,心里咯!一下,终於明白到事态的严重性。

    早一阵子她当然也听说了那个“娥皇女英”的报道,但也只是一笑置之,觉得太无稽了,可是,现在……

    原来,那个威胁她的地位的人竟是那个还是高中生的小女孩!

    她怎麽不知道,鹰少的口味变成这样了?他以前不都喜欢像她这种有成熟风韵的女人吗?

    不会的,他只是贪一时的新鲜而已,以前不都这样吗?他始终都会回到她身边的,想到这里,她又恢复了自信,凭她胡嘉琳的魅力,哪个女人能比得过她,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殷英澈看到她变了又变的脸色,不由觉得好笑,一个千人枕万人骑的婊子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以为是男人都该拜倒在她裙下,一般的男人也许会这样,不过鹰嘛……

    又有好戏看了!

    殷英澈那个好事的贱样让雷鹰看了实在很想揍他,忍住自己很想打人的欲望,觉得呆在这里实在是浪费时间,他没好气地问,“人也见了,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只剩下那小妮子在酒店实在有点不放心,要是半夜醒来看不到他会不会害怕?她会不会又不安分地踢被子,房里开着冷气可是会感冒的。

    想到这里他就有点心神不宁了。

    这小子心思全放脸上了,殷英澈不由得调侃,“急什麽,你才出来一个锺头都不够,不用担心成这样吧?”

    这哪里还是那个泰山崩於前都老神自在的商场大鳄,分明就是个初尝情滋味的小毛头嘛!

    想当初,这家夥可是狂得跟什麽似的,除了他妈任何女人都不放在眼里,现在好,终於踢到铁板了哈哈!

    殷英澈在心里算计个不停,就是没想到他自己也是这种人,将来也会有这麽一个人把他制得死死的,教他既挫败又放不了手。

    “去你的!有什麽要紧的事赶快说,没事我就要走了。”

    “唉唉,别走啊。”

    见他作势要走,殷英澈终於收起一副嬉皮笑脸,正了正脸色,“下星期二,死老头帮我办了个个酒会,你应该还没回去吧,来捧捧场?”

    “让你认祖归宗?”他认真地问。

    殷英澈冷淡地扯了扯嘴角,“你说呢?”

    那家的儿子都死绝了,现在还不急着求他这个私生子回去吗?回去是会回去的,不过现在游戏规则他来定。

    “我会去的。”他知道澈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了,也知道这一天对他来说有多重要。

    “‘她’呢?也把‘她’带上?”殷英澈还是不改好事的本性。

    雷鹰犹疑,他还不想让雪儿太早曝光了……

    “不可能连兄弟都不让见吧?”

    想到那个小小人儿,雷鹰眉眼都是舒爽的,不置可否,“再说吧。”

    狂欲总裁53

    一袭淡绿色碎花宽肩带连衣裙,还不到膝盖的长度露出一双洁白如玉的细长美腿,腰间的一圈蕾丝收窄让她的纤腰看起来不盈一握,整个人散发着甜美娇俏的气息。

    绝美精致的东方人五官站在外国人的世界里毫不逊色,吸引了来来往往许多人的频频回顾。

    雷鹰占有性地圈紧她的腰身,满口醋意,“早知道不准你穿这件。”

    她的香肩只有他能看,可是现在却便宜了这麽多的登徒子,那些流连在她雪肤上的目光让他恨不得鸣枪示警:全都给我闭上眼睛!

    穆非雪“扑哧”一声笑了,这男人,她这件衣服走在街上算是保守的了,大热天,很多开放的外国女人穿着清凉得露出大半个胸脯在外,人家也自在得很哪。

    他穿着跟她同色系的上衣,白色的休闲长裤,一副翩翩贵公子模样,穆非雪穿了高跟鞋刚好到他肩膀,两个人站在一起既般配又养眼极了,特别是雷鹰对她呵护周到,实在是羡煞旁人。

    雷鹰瞪着虎眼又吓走了几个人,把她抱得更紧,“笑什麽,你这坏东西,很高兴这麽多男人偷看你是吧?”

    “说什麽呀!”

    穆非雪娇嗔地轻捶他一记,这个大醋桶!

    很快地她被一旁橱窗里的物品吸引住了目光,眼睛亮晶晶的,“你看!”

    “喜欢就进去买下来。”

    雷鹰的态度可有可无,她就是喜欢这种奇奇怪怪的小物品,别的女人喜欢的珠宝首饰她反倒兴致缺缺,奇怪的小女人。

    穆非雪的细眉皱了起来,“还是算了,好贵哟。”

    这家店太亏人了,一个小小的用珠子做成的手机吊饰竟然要三十美金,去抢还快点。

    雷鹰实在是爱极了她的傻气,过去哪个女人不都巴着他买这买那的,成百上千万都是小意思。这小女人居然还会想帮他省这点小钱。

    “这点钱我还付得起。”他拉起她就要往店里走去。

    “不要啦,你这个冤大头!”穆非雪把他拉走。

    雷鹰无奈,只得向一直跟在身後的人使了个眼色。

    保镖之一欣羡地看着前方的一对佳偶,“老板真幸福。”

    这位小姐虽然年纪小了点、有时候又刁蛮了点,让他们老板吃了不少苦头,不过人漂亮又不贪财,也不会对他们呼呼喝喝的,还算是个好女人啦。

    另一个保镖白他一眼,冷嗖嗖地道,“不过是个女人。”

    在他看来,老板这麽宠她,物极必反、盛极必衰,将来不知道还会为她做出什麽疯狂的事来,只怕到时候不知道多少人会遭殃了。

    不过,他的职责就是保护好老板和……那个女人,其他的就不关他的事了。

    穆非雪对着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搔首弄姿,向他展示一套套他亲自挑选的衣服,他眼中的惊艳和迷恋让她身为女人的虚荣心得到莫大的满足,兴致高昂地满足他的要求。

    不过,这只是刚开始……在试了一件又一件後,穆非雪发现她好像永远都换不完那些衣服,天哪!这男人是要把整家店买回去吗?!

    她嘟着小嘴,重重地在他身旁坐下,“好累哦,我不要试了啦!你上次买了一堆还有很多件都还没拆标签,随便挑几件算啦。”

    雷鹰摸摸她粉嫩的小脸,他就是喜欢宠她,就是要给她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几件衣服算什麽,还有更多的惊喜等着她呢!

    他对一旁的店员吩咐,“那就不试了,把这些衣服都包起来吧。”

    那店员连连称是,高兴得眉眼都笑开了,这个月奖金恐怕会翻几番。

    穆非雪拿他没办法,什麽都自作主张,而且花钱如流水,奢侈得要死,这个万恶的资本主义家!

    “别扁嘴了,”雷鹰亲亲她,“还有一件没试呢。”

    “什麽?”穆非雪不解,那些衣服不都让人包起来了吗?

    “来。”雷鹰半搂半强迫地把她带进更衣间。

    “你干嘛啦!”

    已进更衣间他就把她裙子背後的拉链拉下,吓得穆非雪连忙双手护住身前,他不是要在这里发狂吧?!

    这里可是在外面诶,那个店员搞不好会随时冲进来的,他最好不要给她在这里乱来哦。

    “我想看你穿这件。”他从裤袋掏出一团黑色的布料。

    “什麽呀?!”

    穆非雪一把夺过,脸都黑了,恶,这也算是衣服吗,要是现在穿给他看她还能走出这里吗?

    而且这色情狂什麽时候拿了这条睡裙的,她刚刚明明很凶狠地否决了他的兴致勃勃的。

    “我不穿!”

    “小猫,你不穿我不让你出去哦,在这里呆久了我也不知道会干出什麽事来,你也知道,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

    “那你到底要怎麽样嘛!”

    “两个选择,”他伸出两只手指,“一是在这里穿,二……回去穿。”他暗示性地眨眨眼。

    就知道他没这麽好说话,怪不得刚刚她说不准买这件的时候难得地听话,原来还留了这手,真是大老J!

    “我不穿哦,你再不放我出去我要叫非礼啦!”

    穆非雪才没这麽容易上当,而且次次都这麽容易被他得逞,她以後还怎麽做人啊。

    雷鹰邪邪一笑,突然很暧昧地叫道,“宝贝,你好软好香哦……”

    穆非雪捂住他的嘴,“好了好了,回去穿给你看!行了吧!”这流氓!

    雷鹰笑得像只偷腥的猫,雪儿真是太可爱了!

    他当然没有兴趣在这里表演活春宫给人看,只不过是为今晚的福利争取一下而已,这小妮子,这麽不经吓。

    狂欲总裁54(限)

    高大壮硕的男人浑身赤L,修长四肢霸道地伸展半躺在大床上,匀称古铜色的肌R闪着光泽,光滑又弹性十足,呈现出坚实的健康。经常运动的肌R展现着力与美,腹部的六块肌更是雄浑结实。

    他全身散发着王者霸气以及掠夺的气息,狭长黑眸满是情欲,一双魔魅的邪媚眸子火热地盯着那个埋首在他胯间努力地取悦他的小女奴。

    穆非雪肤白胜雪,在性感的黑色情趣内衣的映衬下更显诱人。

    两片薄薄的布料很勉强地只能遮住一半高耸的茹房,雪白的嫩R随着她的动作颤巍巍地抖动着,裙子的长度只刚刚盖过了她的俏臀,跪着的姿势让她没有穿内K的秘密花园大喇喇地L露在外,隐约可见有微微情动的透明汁Y从那贝缝中渗出。

    此时她正娇喘着努力地把他过人的硕长粗壮纳入小嘴中,使出他所教导的技巧力度取悦‘它’,嫣红娇弱的唇与他的红紫贲张对比强烈,活生生一幅诱人性欲大发的春宫图。

    霸道的男J示威地在她口中连连跳动,把她的小嘴塞得满满的,一直“呜呜”地说不出话来,唾Y把他的整根R棒沾得发亮Y靡,凶狠得青筋毕露。

    雷鹰难耐地连连在她嘴中抖动结实的臀部,爽得粗吼连连,“噢!宝贝!就是这样……吸我、用力吸我!啊!……”

    穆非雪被他的粗大欺负得腮帮子都酸疼了,他却还丝毫不见疲软,只得更卖力地刺激他的性欲。

    小小的软舌绕着他硕大的顶端轻轻打转,浅浅地吸一口,如此反反复复几次,看到他难耐地眯着眼时又用力吸一下,再整根地纳入嘴里。

    雷鹰被她弄得更硬更大,来来回回几次,终於忍不住,白色的浊Y一阵阵喷S而出,泄了她满嘴满身。

    穆非雪混混沌沌地半睁着迷蒙大眼,小猫舌无意识地舔了舔唇边的白Y,看得雷鹰腹下又是一阵火热,把她扑在身下一阵夺人呼吸的深吻。

    他没有脱下她的睡裙,直接把她压在身下,一边亲,一边要蠕动着精壮的腰部,用他的耻骨紧紧地压住她的耻骨,掌握好方位精确地使硬挺的R棒在她的外Y部摩擦,陷入那白嫩的贝壳缝中上上下下地滑动。

    “啊……”穆非雪挺起腰身迎合他性感的动作,不断流出的黏Y使他的动作更为顺畅。

    她一头海藻般的长发淩乱地披散在身下,脸色酡红,大眼水雾迷蒙,小嘴哼哼唧唧地叫个不停,那条遮不了多少地方的情趣睡裙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迷乱无助的可怜模样让他更想狠狠地蹂躏。

    他邪佞地勾起薄唇,“小妖精,喜欢我这样?”

    或轻或重地一下下勾弄她的春潮,他企图把她撩拨得更为狂野,不断起伏虎腰,使R棒不断的敲打她的YD口。

    穆非雪轻咬下唇,扭着细腰向上拱,想要把他纳入身体,他却坏心极了,每次就在她即将要成功的时候又往後退,她被他弄得心痒难耐,底下的水也越淌越多,YD深处瘙痒又空虚。

    在他又一次退开後,她终於受不了地低泣出来,猛捶他肌R贲起的胸膛,“你进来、进来啦……”

    “雪儿、雪儿,求我……”

    “求你……”

    “大声点!”他轻咬她胸前的小红莓。

    “求求你啦……”

    一缯淩乱的黑发落在深邃的黑眸前,雷鹰看起来狂野而魅惑,幽深的双眸直勾勾地望进穆非雪如水般迷蒙的双眼,他止住身体的动作,把她修长白嫩的大腿分得更开。

    “小猫,想要就自己动手。”硕大硬挺的巨棒火热地抵住X口,他就是不肯主动进去。

    穆非雪被他迷得失了心魂,小手往下伸去,握住那根粗长得吓人的男J往自己微张的X口送去,那上头沾满的黏腻让她的手滑了几下,她更急切地把它握得更紧,雷鹰猛地吸气。

    “小妖精,手放松点,你想让它现在就泄掉吗?”

    跟着他的指导,那根万恶的东西终於缓缓地滑了进去,直至整根地塞满了她,乍然的充实让她满足地轻叹出声。

    “雪儿,舒服吗?”

    雷鹰缓缓地动了起来,并不非常用力,只是一下下地撩动她。

    “嗯舒、舒服啊……啊……”

    他一手抹去她额头上的香汗,定住她可人的小脸,一手抓住一只椒R揉捏按摩,底下慢条斯理的并不着急着发泄。

    “雪儿……”

    “嗯……”她迷迷糊糊地应着他,全副注意力集中在身下他给她带来的快感中。

    “雪儿……”

    “你快、快一点啦……”她抗议他的慢动作。

    她激情难耐的模样叫雷鹰忍不住了,一下子重重地顶了进去,撞得她失声尖叫,YD剧烈痉挛,ZG口紧紧地咬着他的顶端,爽得他一下子岔了气,底下忍不住,直直地S了出来,一下下强猛地浇进她体内深处。

    雷鹰半躺在床上,长指缠住她柔软的鬈发,梳一下又弄乱,房间里安静了好一会儿,他才对昏昏欲睡的小女人问道,“雪儿,明天陪我去见一个朋友?”

    “嗯……”穆非雪若有似无地应了声,也不知道挺清楚了没。

    “是我最好的朋友。”

    她的脑袋浑浑浊浊的,好半响才对他的话回过神来,有点紧张和害怕,这代表……她要开始真正进入他的圈子了吗,他的朋友会怎麽看她,还有他父母……能够接受她吗?

    “雪儿,会害怕吗?”他低声问。

    “嗯?”穆非雪仰头看他,心底有丝不安。

    雷鹰把她更搂进怀里,温暖宽阔的气息让她的心平定下来,“别怕,有我在,你什麽都不用怕。”

    狂欲总裁55

    殷家这次有多重视这个宣布殷英澈回来执掌家业的宴会,从他们邀请而来的这些新闻媒体便可见一斑,明天的股市恐怕又免不了一阵地动山摇。

    当雷鹰牵着穆非雪亲密地出现在殷家别墅门口时,全球数百家新闻媒体的聚光灯都对准了他们,刺眼的闪光灯闪个不停。

    虽然他已经帮她做好了心理建设,可是第一次看到这麽大的阵仗,穆非雪年纪还小,自然会慌了,她勾起一抹不自然的笑,有点畏缩地靠在他身旁,手心紧张得出汗了。

    雷鹰神情自如地面对阵容庞大的媒体,握着她的大手紧了又紧,让她不用害怕,他也舍不得这麽早把她暴露在众人面前,不过,他就是想瞒也瞒不了多久,还不如大大方方地昭告世人,也让父母好有个心理准备。

    “雷先生,请问这位和您一起的出现在这个这麽重要的宴会的小姐是谁?是早一阵子传得沸沸扬扬的宁家二小姐吗?”

    有些人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就是宁家的二小姐,生得这副模样,怪不得宁楚熵和雷鹰都要把她保护得这麽好,舍不得她在媒体面前曝了光。

    “听说早前宁家大小姐自杀未遂,被送进了圣玛丽医院,请问这件事和你们现在在一起有关吗?”

    乍然听到这个消息,穆非雪浑身一震,脸色有点苍白。

    看到她脸色都变了,记者们好像都抓到了什麽把柄,问题更显得尖锐无比。

    “穆小姐,宁小姐虽然只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可是你对於自己这样勾引未来姐夫的行为有什麽感想吗?”

    “还是说你们两姐妹真的打算效法娥皇女英共事一夫?”

    “令堂已经是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了,穆小姐难道不觉得自己这样做太过分了吗?!”

    雷鹰整个人的气息顿时凛冽起来,俊脸陡地一冷,严厉的五官布满Y鸷,露出骇人的神情,吓得好些人都止住了声音。

    不过好几个胆大的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提问,不过倒是识趣地转变了话题。

    “拉斯维加斯是个结婚天堂,你们选择在这里度假,是有计划要在这里结婚吗?”

    听到这个问题,有眼尖的记者注意到了他们手上戴着的对戒,激动地问:“雷先生,你们手上戴着的戒指是婚戒吗,你们是否已经在这里注册了?!”

    众人哗然,推挤得更厉害,话筒争相往两人面前伸去。

    “雷先生……”

    “雷先生…………”

    “雷先生………………”

    ……

    ……

    ……

    “喂喂喂,今天我才是主角,你们未免搞错追问的对象了吧?”

    一个戏谑的声音适时地C了进来,雷鹰瞪他一眼,不早点出现,看把他的雪儿吓的。

    今天的殷英澈难得地穿上了正装西服,整个人显得比平时的浪荡不羁稳重了不少,显得人模狗样的,只是嘴巴还是一样吊儿郎当,一副欠揍的样子。

    “殷先生此前就见过穆小姐了吗,是不是知道他们已经结婚的事?”

    “请问殷先生对於雷先生结婚的事有什麽想法吗?”

    “他们的婚礼有邀请你参加吗?”

    ……

    ……

    所有的问题还是围绕着早先的两位主人公,殷英澈顿时笑得有点勉强,有没有搞错,他的风头都教这两个人给抢了,难道他的魅力还比不上这种整天见报的豪门恩怨吗?懂不懂什麽才是头条啊!

    他不怀好意地对把他的好友迷得神魂颠倒的穆非雪头上脚下看了三遍,勾起一抹算计的笑,对嘈杂的众人说道:

    “我说什麽都是作不得数的,不过,你们看,穆小姐身上这套绿钻,可是雷家留给长媳的传家之宝,她的身份不是很明显了吗?你们该改口叫她雷太太了!”

    众人眼前一亮,可不是吗?!

    先不说那对耳环和手链,垂在穆非雪心口上的那颗绿钻──绿野仙踪,可是迄今为止全世界发现的最大颗的绿色钻石,一百多年前雷氏集团的第一代创始人以三亿高价购得,制作成了耳环、手链和项链,言明只传长男,能够带上这套首饰的女人,即代表她已经是雷家长媳。

    这下所有人都恍然大悟,喜滋滋地知道明天的头条是什麽了!

    雷鹰长臂把穆非雪圈在怀里,不让别人挤到她,终於开口说话,承认这个爆炸性新闻,“没错,我们已经是合法的夫妻关系,所以今後所有关於诋毁我太太的不实报道,我将保留我的法律追诉权!我言尽於此,其他的就没什麽好说的了。”

    狂欲总裁56

    像鸵鸟一样,穆非雪把头埋在雷鹰宽阔温暖的怀中,避开周遭的窃窃私语和探索目光。

    雷鹰拥着她慢慢地随着柔和的音乐转动,大手安抚地一下下轻扫她的背,整个画面看起来和谐而温馨。

    俊美无俦的高大男人气势*人,蓄势待发地防卫那些对他的小女人虎视眈眈的男人,圈着她的手劲却又轻柔无比,小心翼翼地保护怀中的美得让人屏息的小仙女。

    淡绿色的布料紧紧地贴着她窈窕的曲线,挽起的发髻让她看起来妩媚极了,L露出来的雪肤如同白瓷般引人遐思,波浪状的裙摆精美有层次,随着他们的动作眩惑了人们的眼。

    不远处的胡嘉琳嫉妒地看着这一幕。

    这个黄毛丫头一进场,就抢走了本来属於她的风采,在场一半以上的男人的目光都绕着她转,更教她忍受不了的是……

    雷鹰何曾如此呵宠过她,他从来都不肯让她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边,在别人眼里她胡嘉琳是个大明星,却也只是个被富豪包养的大明星,她心知肚明多少人表面对她奉承讨好,背後不知道说得有多难听。

    其实她早已不用依靠他,即使只靠着自己的实力也能在这娱乐圈站得稳稳的,可是,还是贪恋着他呀,所以才委曲求全地在他身边当个见不得人的情妇,总以为,自己在他心中多少有点特别的。

    可是今天,看到他对另一个女人的态度,那是她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模样。

    本以为,他就是那样冷酷的性格,对谁都那样冷淡,可是原来,他也可以像其他男人一样,放下架子温柔地哄人的……

    胡嘉琳几乎潸然泪下。

    腰上的手劲骤然加紧,她皱眉。

    “cylin,你今晚可是我的女伴,这样看着另外一个男人,我可是会吃醋的哦!”殷英澈邪笑着揶揄。

    她差点忘了,在场有多少人正在等着看她的笑话,而她,决不允许自己在人前示弱一分。

    强打起精神,漾起一抹高雅的笑,心里有一丝疼,为了讨好他,她甚至还下贱地陪他的朋友上床,果真是朋友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吗?

    那麽那个‘她’呢,他也舍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狂欲总裁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06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