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美文 > 狂欲总裁 > 第 5 部分

第 5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为什麽要抱他?为什麽?”大声的吼叫道出心底的怒火。

    他力道强大的冲击使她的身体硬生生地在地板上承受着,钳着她纤腰的大手是这麽地用力,让她无从逃脱。

    他不该是这样的,他的温柔和耐心都历历在目,她的泪水纷繁落下,连连摇头,这不是他、不是他……

    现在的他粗暴癫狂得像一头野兽,让她感觉自己是被强暴的──

    是的!这样没有爱抚、没有前戏的做A不是强暴是什麽?

    顶多只能算是动物的交媾!

    这让她觉得自己好脏、好脏!

    然而被他调教得对他异常敏感身体却违背自己的意志羞耻地慢慢适应了他的强大凶狠,下T渐渐湿润起来……

    慢慢渗出的透明黏Y让两人都不再疼痛,随之而来的是震慑人心的强烈快感。

    “不是说不要吗?怎麽这麽湿了,嗯?”

    他冷酷地勾起薄唇,指尖捻起她一丝蜜Y。

    “啊啊……不要、不要…………”

    她疯狂地扭动要挣脱他的强占,为什麽?为什麽要这麽对她?她到底做错了什麽?

    他们白天的时候还很开心甜蜜的,短短的时间里,他到底为什麽会变成这样?

    “啊你放……放开我……”

    “不放!”他冷酷地握住她尖尖的小下巴,身下持续律动撞击着,“你休想!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毁天灭地的冲天怒火和性感欢愉的糜乱交H紧紧裹住两具交缠的躯体,R体拍打和蜜汁飞溅的昧声在客厅里不断旋荡,男女的喘息娇吟声声交织。

    忽然把她翻过身,雷鹰强迫她跪趴在地上,分开她粉嫩的臀瓣,从身後再次挺进了她,修长的手指甚至亵玩起她股间粉红的小菊X,把中指C进去抽弄起来。

    “啊!”

    从未被人侵占过的密地就这样干涩地被撑开,穆非雪痛呼出声,向前爬行着想要避开他无情的玩弄。

    “不……啊啊……不要用手……碰那里……”她依然哀求着他,他……他怎麽能够碰那里?好脏……这样激狂野蛮的欢爱教她怎麽受得住?

    “不喜欢?”他又C入一只手指扩张那处柔嫩,“那你为什麽把我夹得这麽紧?你那里缩得还厉害!”

    他咬着她小巧的耳垂,声音温柔至极,吐出的话却低贱无比,痛得她心底一阵紧缩,她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身体上的疼痛,还是……

    “痛啊……”

    “痛?有我痛吗,嗯?”

    “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修长的手指配合欲龙的步伐,一同抽出、挤进,把她的甬道撑到了最极致,尖锐的疼痛却又泛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无比快感,这种感觉和他以往带给她的欢爱中是完全不同的,那是一种几近毁灭性的销魂,让她极度怀疑自己下一刻是不是就要死去了。

    “别……别手……啊!啊啊啊啊啊──────”

    她哀叫,双手被他绑在身後抓住,身体被他弯成一个极其Y荡的姿势,就像一个Y贱的女奴,承受她的主人加诸在她身上的一切。

    “不要用手?”

    他抽出硕大黏湿的粗杆儿,抵住她被稍稍撑开的小菊D,喃喃自语:“那用这里呢?”

    不!不要!

    她会死!她真的会死!

    穆非雪全身害怕得颤抖起来,怕他……

    下一刻,她的害怕成真,他真的用力一挺,把那根粗长得恐怖的硬GC了进去,直达根部,完全没在她比小X更狭窄的小菊D!

    “啊!”

    穿心的剧烈疼痛直冲脑门,穆非雪一下子昏死过去。

    雷鹰却仍不放开她,狠狠抽C着,这时候的他真的疯得失去理智了!

    他依然扶着她的纤腰不顾一切地占有,似乎要让两人就这样在巫山云雨中死去!

    抱住她虚软的背,他俯首在她柔嫩的颈间,闭上眼,滚烫的男儿之泪滑下──

    就这样,他把她锁在怀里,变换着各种姿势,在公寓的各个角落,凶狠地占有了她一整夜。

    而昏睡中的穆非雪仍是害怕得不停颤抖着身子求饶流泪,那泪痛炙他的魂神!

    双腿因为下T的红肿合不起来,R白的蜜Y和他的JY混杂在一起从她下T流出,她的嘴上也明显留有他的JY,全身布满青青紫紫的瘀痕和两人的黏Y,狠狠的蹂躏令她奄奄一息,她就像个绝美而破碎的洋娃娃般躺在床上。

    雷鹰一直都没有合眼,从天亮放过她後就这样看着她看了整整一天。

    红肿微湿的大眼睁开,穆非雪看见那双思绪不明的狭长黑眸紧紧地锁住她,教她记起了昨晚可怕的一切──

    下一秒,她迅速地缩在床角,颤抖的身子瑟缩着,睁大眼惊恐地盯着他。

    雷鹰痛苦地闭上眼,“对不起。”

    他疯了,真的疯了,不然怎麽会忍心伤害他最心爱的宝贝!

    她细细的嘤嘤哭泣震痛了他的灵魂,昨晚,她也是这样哭了一整夜哀求他放过她。

    “雪儿……”

    他的声音颤抖着,显得苍白无力,伸手想要抱住她,见她害怕地瑟缩了一下,又颓然放下。

    “原谅我……”

    他哀求地看着他,那眼里有悔、有痛、有着不属於他这个傲视全球的天之骄子的卑微,可是穆非雪只看得到昨晚那双如同禽兽般在她的哭喊哀求下依然冷血森然的黑眸。

    “雪儿……”

    他呆呆地跪在那里,喃喃地唤着她的名字,却再也唤不回她昨天还在对他巧笑倩兮的眸子。

    他的手狠狠握紧,手关节发白,咬紧牙关忍受巨大的煎熬,终於松开手,冲了出去。

    看在我这次更了这麽多的份上~请多拿票票砸我啦!溜走。。。。。。。。。。。

    狂欲总裁24

    光L着刚沐浴完的身子,穆非雪看向镜子里头那个白皙肌肤上布满青青紫紫的瘀痕的女人。

    她的两只眼睛肿得像核桃,很明显的哭过的痕迹,巴掌大的小脸苍白得像鬼,才一个晚上,她竟变得这麽憔悴。

    微勾起嘴角,她对着镜中的自己笑了,笑得好苦、好涩。

    原来……

    这就是他说的所谓的爱!

    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只因她和别的男人拥抱了,就定了她的罪。

    她连连摇头,眼泪潸然而下,这样的爱……

    她不要。

    她不要!

    换上能够把身上的痕迹掩去的长衫长裤,她准备出去买药,昨晚,那禽兽没有采取任何避孕措施。

    而她,绝不要再跟他有任何牵扯了,绝不要!

    打开门,熟悉的情景再现,四个彪形大汉像四尊门神般杵在她公寓门口。

    “滚。”

    她冷冷地开口。

    “穆小姐,请不要离开这里半步,这是雷先生交代的。”

    “我说──滚。”

    她不管他们就要出去,却被他们硬生生拦住。

    穆非雪贝齿咬住下唇,怒眼一掀,把自小就开始学的格斗向其中一个扫去。

    然而,连他们的衣角都还没碰到,双手便被不知何时出现的绳索捆住,那是一种很特殊的材质,她越挣紮就捆得越紧,但却一点都不会痛。

    “你们要干什麽?!”她娇喝。

    “穆小姐,请呆在房里,有什麽需要我们可以为您效劳。”

    “让我出去!”

    她用脚用力地踢他们,其中一个人似乎忍受不了她的胡搅蛮缠,提起她手上的绳子,把她扔到客厅的沙发上。

    “穆小姐,有什麽需要,我们可以为您效劳,请留在这里等雷先生回来。”

    “帮我买避、孕、药回来。”她咬牙切齿地瞪着他。

    过了大约二十分锺,大门打开了,进来的却不是保镖,自然也没有避孕药,是那个禽兽。

    穆非雪看都不看他。

    雷鹰装作没看到她冷冰冰的态度,把手中提着的食物放在茶几上打开,“宝贝,饿了吧,看看有什麽吃的?”

    他夹着一块麻油乌J到她嘴边,“尝尝?”

    穆非雪转过脸避开他。

    他怎能?

    他怎能?!

    在经过昨晚後他竟然可以这样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什麽事都没发生过。

    难道昨晚的事只是一场恶梦吗?

    如果可以,她倒宁愿这样骗自己。

    只是身上的疼痛,这一室的狼藉,再再都告诉她那不是梦,是真的!他真的那样狠狠地伤害了她!

    “看我粗心的,”他放下筷子,解下她手上的绳索,“这样不舒服所以不想吃东西是吧?你看,解下来了,现在可以吃点东西了?”

    他看似耐心地哄她,然而,她知道,他远不如表面上的无害,在经过昨晚之後,她已经了解到了,其实,他就是一只潜伏着的猛兽,上一刻对你温柔地笑着,下一刻能狠下心来咬你一口。

    “听话,嗯?”

    “吃点东西,不然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乖,吃一点。”

    “在生我昨晚的气?吃完再生气好不好?”

    “小乖……”

    “想要我这样喂你吗?”语气渐渐有点威胁的意味。

    他含着一口J汤,贴着她的小嘴灌进去,顶着不让她吐出来。

    穆非雪气红了双颊,一巴掌往那张俊脸呼去,“禽兽!”

    他的脸上浮起红红的一块,长这麽大,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待过他,但他还是笑嘻嘻的,抓起她的小手,“解气了吗?不够再多打几下。”

    “你……”她的心底深深地泛起一股无力感,深吸一口气,“我要的避孕药呢?”

    “吃那东西做什麽,对身体不好。”

    “你说呢?”她眼里的鄙视很明显。

    “没这麽巧的,昨晚是你的安全期。”

    “我要避孕药。”

    “就算有了又怎样,大不了我们结婚。”

    “还是你想现在就结婚?我马上让人去办,我本来就想着早点把你娶进门的,可是想着你还小,又不好太早。不过你肯的话就好办了……”

    “你说生儿子好还是女儿好呢?我看还是女儿好,女儿贴心,而且我想要一个像你的女儿……”

    看着她越来越讥诮的眼神,他说不下去了,“你要我怎麽做才肯原谅我,嗯?”

    她用力挣开他,大声道:“你怎麽会以为经过昨晚後我还会原谅你?!结婚?生孩子?哈哈……”

    他用力抱住她,狠声道,“你一定会和我结婚、会给我生孩子的!你是我的!”

    “我不是你的!放开我,我要出去!”

    “你是!”

    他拉开她的衣服,露出白皙肌肤上的点点暧昧痕迹,“你是,你看,这些都是我留下的,你还能否认吗?除了我还有谁能这样对你?”突地他话锋一转,狠厉地盯着她,“还是说,你让他碰过了?”

    穆非雪已经被气得无话可说了,“放开我,我要出去。”

    “为什麽不回答我的问题?出去,去哪里?我知道了,买药只是个幌子,你是要去找李瑞杰是吧?你休想,乖乖给我呆在这里哪里也不许去!”

    “你这疯子,放开我!你没有权利把我关在这里!”她的视线刚触及电话,但下一刻,电话便被他摔得稀巴烂。

    “想打电话找他?他现在正为另一个女人买醉,没空理你,你对他来说什麽都不是!”

    “乖乖呆在我身边,他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他不能给你的我照样能给你。我们就这样,好好的在一起,不好吗?”

    他苦笑地扯开嘴角,“就算你心里有他,也……没关系,只要不离开我,就好。”

    ……

    “我不是说过我喜欢你,答应和你在一起了吗,为什麽要怀疑我?”她红着眼轻声问道。

    这个问题她想了好久都不明白,只是一个拥抱而已,为什麽就把他们陷入了这样万劫不复的境地?

    “你喜欢我,哈哈,”他苦笑,“可是你却爱李瑞杰!你为什麽不肯爱我,嗯?”

    说到底,就是他心里没有安全感,和他在一起,是他强迫她的;说喜欢他,也是被他*出来的;她总是不冷不热的对他满不在乎,好像随时都能毫不留恋地离开他。他没把握,他该死的对她没把握!

    他讨厌这种脱离自己控制的感觉,只有牢牢地拴住她,他才有一点点安全感。

    “……我什麽时候说过爱他的话了,你凭什麽自大地把自己的猜想视作理所当然?!”而且谁说她不爱他了,她只是……

    “那证明给我看!”他激动地说,“帮我生个孩子,我就相信你。”

    有了孩子,就算她不爱他,也能把她绊住,哪里也去不了。

    沈默了好半响,她才勉强吐出一句:

    “你疯了吗?”

    他竟会想出这麽可笑的办法,她甚至还想着跟他解释,真是太可笑了……

    生孩子……她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麽照顾孩子?而且孩子应该是因为爱而出生的,不是因为他的疑心出生的!他怎麽可以这麽不负责任地说出这种话!

    “我没疯,”他摇摇头,脸上是不顾一切的坚决,“我要你给我生个孩子,不然哪里也别想去!”

    “你做梦!”

    他抱起她,踹开房门,把她扔到床上,狠狠地道,“你会知道这是不是做梦!”

    昨晚的记忆骤然浮上心头,她的小脸煞白,颤抖着身子,“你还想要再来一次强暴吗?”

    强暴?

    雷鹰的心猛地一阵剧痛,黝黑的瞳孔缩得像针那麽细,悲痛地看着她。她是这样看待昨晚的?没错,昨晚他就是一个禽兽,不过,同样的错误他绝不会再犯。

    “不,我不会再伤害你了。”

    她心惊地看着他拿出一瓶不知名的东西,心脏惊恐地跳了起来。

    狂欲总裁25(限)

    大手抓住她的双手高举到头上,他以身体上的优势按住她不让她扭动挣紮,只手脱下她的裤子,他把她白皙修长的双腿分开。

    穆非雪猜到他要做什麽了,她红了眼眶,放弃了挣紮,“雷鹰,你这样和刘牧建有什麽区别?”

    雷鹰的心狠狠地抽痛,现在,在她的心目中他已经沦为刘牧建之流了?

    记得那时候的他认为只有无能的男人才会耍这种贱招来得到女人,可是现在……他也要用这样的手段才能得到她。

    他苦涩地笑了,狭长黑眸深沈地看着她,“也许吧!不过有一点不同,我爱你,你给我记住这点。”

    穆非雪嗤笑出声,“原来你的爱就是这样……”

    他立刻狠狠地堵住她的小嘴,不让她说出更多伤人的话。

    拿来刚刚那条绳子,他把她的双手捆绑在床头,打开那瓶透明的东西,一股诱发人情欲的芬芳扑鼻而来。

    两只麽指扒开她昨晚被他淩虐得微微红肿的贝R,他把那透明的润滑剂涂到那微张的甬道,觉得还不够,又再涂了一点。

    那冰凉的感觉让穆非雪瑟缩了一下,但立刻地,那处竟火辣辣地燃烧起来,她明显地感到身体深处涌出一浪浪的YY,顺着股间和大腿淌湿了床铺一片。

    她的眼神渐渐娇媚若水,雪颊泛起可疑的绯红。

    “嗯……”

    她难耐地扭着下身,感觉全身热得像要燃烧起来了,身体深处奇痒无比,渴望被狠狠地贯穿撞击。

    雷鹰只手扯下裤头,抓着她的小手在那半硬半软的活儿上搓弄几下,那粗长的男性立刻吓人地壮大挺立起来。

    光滑硕大的G头抵住那流出汩汩YY的猩红小X口滑弄几下,穆非雪忍受不住地向上挺起身子,微微把他吸住。

    雷鹰倒抽一口冷气,一个使力,一下子C了进去,把整根硕长没入她的狭小甬道。

    乍然的充实稍稍缓解了她的焚身欲火,但她需要更激烈的冲击来缓解体内的瘙痒。

    “啊动……动啊……”

    她半眯着眼哀求着身上的他,理智早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她现在只想着快点被身上的这个男人马上狠狠地占有。

    “小东西,给你,都给你!”

    他运气腰力,摆动起虎腰,结实的臀部快速地一次次向她的柔嫩撞去,“啪啪”的R体拍打声和“唧唧”的水声荡满整个卧室,他愈发用力地驾驭着身下的女人。

    “啊啊好……好舒服啊啊啊────────────”

    “真的把你C得这麽舒服吗,小妖精?”

    “啊……”

    他力道强劲得快要把她撞飞出去,雷鹰捧起她小巧的玉臀,大手毫不留情地抓捏着她柔嫩而弹性十足的臀瓣,将她更加地压向他的灼热硬挺,狠狠地一次又一次刺进她的身体内……

    “啊啊啊…………”她娇小是身子战栗不已地承受他强大硬G的占有,狭小的花J被他硕大粗长的男性填的满满的,不留一丝缝隙,强烈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地从她的下T处爆发开来,药力的作用更加深了她的敏感,她的ZG深处无可抑制地痉挛着,一抽一抽的夹着他的巨棒……

    “哦好紧……”

    火热的肿胀持续地狂野耸动,硕大的蛋蛋也随着他激烈的动作连连拍打着她湿黏黏的股间,每一次他的抽出都带出一丝丝泛白的透明黏Y,Y靡地沾满了两人的S处和耻毛。

    这般的Y靡亲狎看得他更加地狂性大发,胯下的动作更快更猛了起来……

    “啊……”

    几下快速的抽送,灼热的白浆终於忍不住喷S而出,烫得她的ZG一阵轻颤,跟着他一同奔向极乐的巅峰。

    穆非雪挺着胸脯剧烈地呼吸者,娇颜绝美的小脸上是满满的情欲,看得雷鹰又一阵火热,还来不及疲软下来的男性立马又蓄势待发了起来。

    他不抽出自己的硬挺,依然深深地埋在她颤动着的体内,俯下身,撕开她因为激烈欢爱而变得淩乱的上衣。

    两只白嫩的椒R弹跳出来,他立刻握住一只揉捏起来……

    身上的药效在他的挑弄下很快地又起反应了,她挺起胸脯迎向他的大手,感觉胸前的另一边也需要他的抚慰。

    雷鹰心有灵犀般低下头,含住另一边的茹头轻啃拉扯,直到它变成了深红色才转攻另一只水R。

    “雪儿,喜欢我这样吗?”他满意地看着她雪白的嫩R在自己手中变形,掌心的柔软嫩滑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喜……噢喜欢……”

    药效的发作让她不甘於他在她体内动也不动,她不甘寂寞地扭着腰,享受着与他不断摩擦的快感……

    “你这小妖精!”

    他兴奋得红了眼,腰身律动起来满足她的渴望,再次一下下地撞击她,刚刚S出来的JY因为被他堵住没有流出来而被他撞得在她ZG深处不断激荡,她疯狂地尖叫起来:

    “啊啊快……再快一点啊啊啊…………”

    “小荡妇,再叫大声点!”他红着眼拍打她的翘臀。

    “嗯嗯啊啊……”尖锐的疼痛夹杂着R欲的快感,她摇晃着身子,承受他如同狂风暴雨般的虐爱。

    粗野的戳刺,一遍遍快速的撑大又退出,他强迫着她接纳适应,她在无比的快慰中尖叫扭动,胸R被他毫无顾忌地任意搓扯捻捏,“啊啊啊啊啊小力一点啊…………我受、受不了了…………”

    他硬是更加挤进她最深处的那道小缝,“忍着点,小乖,你会爱上这种感觉的!”

    “不行了……”她摇摆着螓首哭喊着,太强太烈的狂潮火辣辣的,荡得她快要受不了了,无止尽的高C迭起让刚刚才被狂爱过一次的她难以承受。

    “呜呜你出、出去啦!”她不停地抽噎着。

    雷鹰无奈地停下动作,看来她还没习惯他的狂猛,加上他昨晚……她那里应该真的有点受不住了,只得抽出依然凶猛的利器。

    在她的泪水涟涟中,他握住她小巧的下巴,跨到她小嘴上方,把湿淋淋沾满了他们的Y体的硬杵C了进去,浅浅地抽送……

    “唔唔……”

    他的男性又大又长,只进了一半就把她的小嘴塞得满满的,一丝还来不及咽下的唾Y流出嘴角,那画面Y靡极了。

    狂欲总裁26(限)

    绝美的少女泪眼汪汪地含下那条丑陋的巨兽,那上面沾满了R白的体Y,男性的毛发还不时地刺到她柔嫩的肌肤。

    “唔唔──呜……”硬物充塞在她嘴里,教躺在下方的穆非雪呼吸困难。

    她狂摆颈子想要挣脱,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她想要尖叫,却叫不出声,只能无奈的狂吟,承受他可怕而吓人的欲望。

    “不唔……呜唔──唔……唔呜……”

    “雪儿,吸它!用力吸!”他强悍地命令。

    穆非雪闭上眼,艰难地动着小舌头,绕着他红色的G头打转。他男性的顶端就已经把她的口腔塞得满满的,她轻轻吸住它,再将它吐出来,在它的顶端和她娇艳的红唇间拉出银丝。

    这般刺激的画面让雷鹰胯下的坚挺愈发胀大坚硬。

    “啊!”

    他激昂头颅,那硬如钢的RG子在穆非雪的嘴里邪恶的C进又抽出,来来回回一遍又一遍地在她可人的小嘴里翻滚搅动。

    他伸出手,按在她的发顶,往自己硕长的那处压,粗大的男G猛地深入到她的喉咙里,叫她吞咽困难,闪亮的银丝直往外流淌,把他的男G洗刷得亮晶晶的。

    雷鹰抽C得太急太深,如同野兽般狂暴的摧残,教才知晓情欲滋味没多久的穆非雪难以招架,老实说,他自私的掠夺、残暴的蹂躏,压根让她喘不过气来,她的脸色便变得异常苍白,呼吸不了。

    雷鹰连忙把自己抽出,薄唇贴上她的小嘴往她嘴里送气,穆非雪这才缓过劲来。

    可是过了一段时间,身下的药效又发作了,她昏昏沈沈地睁开媚眼看他,觉得难受又委屈,骨子里的倔强让她开不了口求他占有她,只得哼哼唧唧难受地低吟起来。

    “雪儿……”

    见她的脸色恢复红润他才放下心来,她洁白额头上浮起的薄汗让他知道她现在正忍受着情欲的折磨,他拉开她的腿想要满足她。

    穆非雪死死地夹着腿不让他得逞,尽管她下T那处已经泛滥成灾了,她磨蹭着自己的腿窝,那滑腻的感觉让她羞耻又舒服。

    “嗯──”

    “雪儿,没用的,你需要我。”

    雷鹰拿她的倔强劲没办法,曲起她闭合着的玉腿压向她的软R,让湿淋淋的那处暴露在他眼前,强烈的药效使甬道深处的汁Y淌了又淌。

    看到如此诱人的美景,他凸出的喉结明显地滚了滚,头一低,含住她那处啧啧有声地吸吮。

    穆非雪只感到一条软腻的东西在她羞人的那处不断滑动,甚至转进小X口挑弄,很快地,她便明白了那是什麽。

    她扭着蜜桃般诱人的臀部想要拒绝他的取悦,可是身体与意志偏偏相背离,她的动作只是更加地把自己往他嘴里送去。

    那响亮的水声简直要让她无地自容了,然而那销魂的快感更让她沈浸其中、不可自拔。

    颤抖着的花苞鲜艳动人,迭起的高C让那鲜红的小X口轻轻地抽搐收缩,红肿的小花核翕动着引诱他采摘,而他也不负期望地含住那颗敏感的嫩芽吸吮啃扯。

    “呀呀呀呀呀……别、别那里啊啊────”

    他高超的技巧使得更猛更强的一波波高C又向她袭去。

    他邪笑着抬头,松开她早已因无力而分开的白嫩长腿,“这里吗?”

    他当着她的面狠狠地对那敏感到不行的嫩芽用力地舔了两下。

    “啊!……哦哦…………”

    她终於忍不住地狂摆着腰身迎向他。

    雷鹰偏偏不如她的意,双手握住她的纤腰不让她动,“雪儿,要我吗?”

    “嗯嗯……”她哀求地瞅着他。

    “不行,我要你说出口!”

    “呜呜……”

    雷鹰还是不为所动。

    “呜要……要你……”

    “要我做什麽,嗯?”他慢条斯理地问。

    “呜要你──进来……”

    “如你所愿!”

    撑开她S处,他一鼓作气地一下子挺了进去,深深地埋入她湿嫩的体内。

    “啊……啊……用、用力一点……”

    类用哪个开始狂烈地在她体内律动,每一次进出都将她彻底地贯穿。

    “啊……啊……啊……”

    穆非雪Y荡娇娆的叫喊声充斥了整个卧室。

    她的身体在他强劲的撞击下不断摇动,每当他进入的时候,她都会弓起身子迎接他,雪白的茹房随着他的冲击晃荡着,绝美娇柔的小脸似痛苦似欢愉地微皱着,嫣红的小嘴微启,发出破碎的呻吟低泣声。

    雷鹰仍旧不断地在她体内进出,而且越来越猛烈有力,每一次进入都仿佛要把她撑裂,可是R壁不断涌来的摩擦快感又让她疯狂地随着他的步伐回应着。

    她的脑袋一片空白,越升越高的狂潮一波波猛地向她袭来,终於她受不了他的狂烈,身体的快感一下子猛地荡到了高峰,直直地晕了过去。

    雷鹰却仍不知餍足地榨取她甬道内的每一滴香甜汁Y,不断在她红肿不堪的小X内发泄着……

    狂欲总裁27(h,限)

    雷鹰尽情地摆弄已然昏过去的人儿的身体,见她即使在昏迷中仍哼哼唧唧地回应着他,他满意极了。

    俯下头,他贴着她的耳朵轻声问道,“说,现在占有你的是谁?”

    问话的同时,他胯下的动作一刻不停,直直地连连撞击她,在她体内夺取极致的快感。

    “唔鹰──”

    他邪魅的俊脸上露出得意之色,就算她的心还没有完全放在他身上,但经过他日日夜夜的调教,她已经习惯了与她缠绵的人是他,是他雷鹰!别的男人休想碰她分毫!

    从床头柜里拿出准备好的高像素数码相机,他噙着一抹Y邪的笑,把镜头对着二人的私密亲密胶合着的那处。

    那丑陋的粗大硕长每次的进入,都把那腥红的小X口顶得缩了进去,汩汩渗出的蜜汁沾满了两人的S处和耻毛。她动人的小花核在他长久的亵玩下由粉红色转变成了艳红色,随着他的抽C一开一合地翕动着,泛着亮晶晶的光泽……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穆非雪感到自己的身体一下一下地被人用力撞击着,悬宕在上方的他在她昏迷的情况下依然故我地向她索要。

    神智渐渐清明过来,她看到了他手上拿着的东西,立刻羞耻地挣紮起来,“你在拍什麽?!”

    “嗯……嗯……”雷鹰不理会她激动的反应,粗喘着深深地撞击她,不忘用手上的相机拍下她的每一个反应、细节。

    “你……啊啊变态!嗯啊啊────”

    “雪儿,这是情趣!而且你有这把柄在我手上,还逃得了吗?”

    穆非雪简直恨死了这个无赖,但更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和不争气,可是身体又总是与自己的意愿背道而驰,不自觉地回应他的每一个动作,特别是在强效药力的作用下更显得身不由己。

    雷鹰翻过她的身子,掰开她粉嫩的臀瓣,从她身後在她的惊喘中进入了她……

    “啊……啊……啊……”

    她撅着粉嫩的小P股迎向他狂霸的占有掠夺,小脖子被迫向後仰起承受他激烈的狂吻,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放开气喘嘘嘘的她。

    抬着她的小下巴,他打开相机的播放功能,强迫她和他一起欣赏刚刚被拍下的Y荡画面。

    穆非雪看着上面那不堪入目的画面,觉得既羞耻又刺激,身下涌出更多香沁的蜜Y润滑着他们的交H之处,使他抽C得更加顺畅……

    “呀呀呀呀……”

    突地她缩着身子尖叫,被他顶到的那点几乎让她崩溃疯狂,高C的袭来使她全身战栗起来!

    雷鹰邪气一笑,咬牙更用力而快速地往那处让她爽翻天的软R连连戳去!

    “啊……啊……啊……”穆非雪意乱情迷地娇吟着,雪臀也跟着来回向後抬起,享受着他狂妄霸气的抽送。

    窄小的花壁随着硕大男J的抽送,不住地吸吮绞紧他,让他每一个进出都享受到无比的舒畅。

    畅美的快意滋味让雷鹰使劲地淩虐着水X,结实的臀部狂猛地撞向她娇嫩的臀瓣。

    热铁快速冲刺移动,从不同的角度C入花X,磨蹭着敏感滑腻的花壁。

    “呀呀呀……啊……啊────”

    过激的快感让她的娇啼声更婉转动人,娇软得让人浑身酥麻,也更刺激了他的情欲。

    粗硕吓人的男G次次一C到她的体内最深处,被爱Y染得水亮的男性变得更粗大,色泽转为暗红,上头贲张的青筋也更为骇人。

    很快地,迷人的水X又传来了阵阵痉挛,一下一下地收缩着挤压他的硕大男G。

    “不……啊啊……”又一波狂猛的高C袭向她,让她有点承受不住,呼吸变得急促,小手死死抓住他的大手,以分散那过於激烈的快感。

    感觉到她到达了高C顶点,雷鹰抽送得更猛更狂,往那战栗跳动不已的顶点狠力顶去,带给她更多更久的R欲快感……

    “呀呀呀呀呀…………”

    炽热的男性不停在下T来回进出,磨蹭着痉挛褶皱花壁,享受着一阵阵收缩跳动的挤压。

    “啊!你好紧!”他艰难地继续抽送,感觉快要被她挤爆了!

    “啊……不要了……呜……”销魂的快感从深处迅速漫开,无止尽的酥麻战栗贯穿全身,花壁因高C而不住收缩颤抖着,压挤着花J里的吓人粗长。

    雷鹰大手伸到她跟前,握住她的饱满软R用力揉捏,最後大手使力一捏,窄臀也跟着奋力一顶,埋入花X澡处。

    “嗯!”他跟着发出一声低吼,这才甘心释放出灼热的白浆,满满地贯入她湿润的花床……

    狂欲总裁28(h)

    偌大的卧室内,男女的衣服扔了一地,淩乱的床铺以及满室暧昧的气味宣示着这里刚刚才发生过怎样激烈的男女欢爱……

    床上的情景就更显奢Y了。

    高大魁梧的男子慵懒地躺在床上,英俊邪魅的脸上满是餍足的神情;娇小丰柔的女人海藻般的长鬈发汗湿地披散在身後,气喘嘘嘘地趴在他身上,嫩白的肌肤与他的古铜色相映,呈现出一幅温馨亲密的画面。

    然而仔细一看,男人刚刚纵情欢畅的男性依然深深地埋在女人的体内不肯抽出,大掌强迫性地压在她的娇臀上让她动弹不得。

    “呜──”

    她如同猫咪叫春般在他怀中呢喃娇泣,“你出来啦──”

    被他占着的那处酸软极了,而且湿黏黏的好不舒服,可是无论她怎样哀求,他就是不肯出来,硬硬的一根杵在那里,弄得她好不舒服。

    雷鹰抚慰性地用大掌在她的雪背上轻扫,爱恋地一下又一下啄吻着她娇美粉红的小脸,就是不理会她的哀求。

    “唔呜……”

    她不依地躲开他的亲吻,小手无力地捶他,“你出去、出去……”

    那几下对他来说根本不痛不痒,然而心里到底是有点愧疚的,如果不是药效的话她不会这麽虚弱。

    “再让我待一下下,嗯?”他轻声哄着,狭长凤眸却闪过一抹算计。

    “不要、不要!你刚刚也是这样说的!”她不依不饶地扭着小身子。

    “不要动了哦!”他沈声警告。

    穆非雪低估了他旺盛的精力,以为已经做了那麽多次的他早已精尽无力,根本撩不起来了,所以肆无忌惮地在他身上挣紮。

    这只狐狸不要以为她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麽,他竟想用这麽贱的方法让她怀孕……她不会让他得逞的!

    “嗯!”他闷哼。

    软R在他坚实的胸膛蹭来蹭去,底下的湿热R壁磨弄着他对她本来就没多少自制力的命根子,他能感觉到自己胯下又有反应了。

    穆非雪睁大眼,和他一样也感受到底下的猛兽又复苏了,如同气球般一下子胀大,再次把她狭窄的幽X撑得胀胀的!

    她吓呆了!

    抽泣着红红的小鼻子,“呜呜……你不、不要……又来了──”

    老天爷!她才是被下药的那个好不好,这男人怎麽亢奋得好像他才是那个被下药的人?!

    “太迟了!我警告过你的!”

    扶着她柔若无骨的纤腰,他开始疯狂地向上顶弄了起来……

    “呀啊呀呀呀…………”

    她被他撞得快要飞出去了,在他身上摇摆着身子,汹涌的豪R激荡跳动,惹得雷鹰伸出大掌,使劲握住那两只不断诱惑着他的水R……

    雷鹰猛浪的动作引发了她急迫的吟叫,完完全全的胀实感让她享受到夹杂着痛苦的快感。

    “啊……啊……啊…………”

    穆非雪微蹙起修长雅致的秀眉,迷蒙大眼微眯,所有的知觉都专注在下身与他交H处,感受那畅快淋漓的鱼水之欢。

    “小妖精……你好湿、好紧,我快被你夹爆了!……”

    他低吼着说出让人脸红的Y靡话语,身下的动作却一刻也没有停缓下来。

    穆非雪被他弄得绝美的小脸红扑扑的,整个人在他身上散发出极致诱人的风华,看得他一阵心动,拉下她又是一阵没完没了的吮吻……

    他敏感圆滑的男性顶端不断戳刺她软绵却有弹性的R壁,每一次深入都会摩擦到那最敏感的地方,让他忍不住阵阵涌来的快意,低吟出声。

    被他一下下的顶撞,她全身柔软无力,他不断顶弄着的那一点,极致酥麻的快感幅S扩散到她全身上下,她愉悦地抖了起来。

    “不要……鹰!不要弄那儿……啊──”

    被他弄得酸软难受,她感觉到一股好像快要NN的酥麻痒意,她哀求着他,唯恐自己真的忍不住N了出来。

    被她的柔软湿热的R壁完全包裹,细滑的褶皱不停随着他的抽送摩擦着他的粗硬硕大,如同J蛋般硕大光滑的G头更因她的娇嫩而感到舒爽,他哪里肯放过她,不断挺起虎腰,将男性快速贯穿进入她体内……

    “啊……我不行了……”穆非雪嘤嘤哭泣地哀求着他放过她。

    “可以的!你可以的!”他兴奋地看着她在他身上失控,野兽般低喘粗吼。

    她下面的花X像小嘴一般不停地收缩蠕动,吮得他的男性一阵麻痒,让他发狂似的用手紧抓住她两团白脂玉R,将它们揉搓捻捏得变形红肿,下身更加用力的在她花X间大力耸弄。

    粗硬的男性被她体内流出的热Y淋得更加肿大发红,只看到胀红的粗长不断没入她泛滥成灾的嫩R间。

    快速的动作中,他忽然感到背脊间窜上一阵酸麻,於是加速耸弄抽C,在她腿间弄得水声吧嗒,Y秽极了。

    被他C得猛地奔向一个高峰,她香汗淋漓地抖着身子趴在他身上,终於忍不住,鲜红的小核间喷出一股水Y!

    “啊!”

    她纵声尖叫,脑中瞬间空白,除了那一阵极致的快感外,她什麽都感觉不到了……

    雷鹰被她夹得死紧,最後一次狂力C入,他使力将她的茹头握抓得殷红,男性紧抵在她收缩不止的花X中,战栗着抖动着结实的窄臀,也跟着在她体内激S出一股股灼热白Y,满满的注入她深处……

    ********************************************************************************************

    穆非雪感到丢人极了,她竟然……竟然在他面前……

    雷鹰一阵好笑,“小乖,这没什麽的,我们都这麽亲密了,你还怕什麽丢脸?”

    他拿起床单一角帮她擦去下T的黏Y,也擦干自己结实小腹上的水Y,动作自然得仿佛那再正常不过。

    “是我不好,不该把你绑在床上这麽久,嗯?”

    穆非雪还是断断续续地抽噎着。

    “小乖,我不介意。”

    “呜呜……我介意……”

    “都是你、都是你……”她捶打他,不住地嚷着,要不是他把她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狂欲总裁章节列表 http://www.shubao22.com/xiazai/106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